位置:黑龙江新闻网 > 社会万象 > 正文 >

苇岸逝世20年丨以生活和写作向我们昭示生命之诗

2019年05月19日 18:17来源:未知手机版

中阿经贸论坛

原标题:苇岸逝世20年丨以生活和写作向我们昭示生命之诗

1999年5月19日,二十年前的这一天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唯一能激起人们回忆的是这一天被后来称为股市5.19纪念日,从这一天开始,中国股市启动了迄今为止最为壮观的一轮牛市行情。然而,正是在这一天的18时34分,散文作家苇岸因肝癌医治无效辞世,享年39岁。在去世以前,他于病中写下了最后一则《廿四节气:谷雨》。

按照苇岸生前的意愿,亲友们将苇岸的骨灰伴着花瓣撒在故乡的麦田、树林与河水中。之于我们这个时代,苇岸的一生是短暂的,他生活在“天明地静”的京郊昌平,生前只留下了一部作品《大地上的事情》,又在病榻上编就了自己的第二本书《太阳升起以后》,次年5月出版于中国工人出版社。

?

《大地上的事情》,苇岸>

苇岸曾在《大地上的事情》里说,“想起一些遥远的、渐渐陌生的事物:农夫、渔夫、船夫、樵夫、猎户、牧人、采药人、养蜂人。它们属于已经逝去的世纪,这是一些词和职业,也蕴含着另外的意义:它们是人类与自然之间的桥梁。”终其一生,他将歌颂大地视为是自己的责任,也让他成为了中国当代书写自然文学的先行者。在梭罗的《瓦尔登湖》感召之下,他以独立的立场,保持着对自然的欣赏和审视。

苇岸,原名马建国,1960年1月生于当时的北京市昌平县北小营村,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1982年在《丑小鸭》发表第一首诗歌《秋分》,1988年开始写作开放性系列散文作品《大地上的事情》,成为新生代散文的代表性作品。1998年,为写《一九九八二十四节气》,苇岸在家附近选择了一块农地,在每一节气的同一时间、地点,观察、拍照、记录,最后形成一段笔记。1999年在病中写出最后一则《廿四节气:谷雨》,5月19日因肝癌医治无效谢世,享年39岁。

林贤治将苇岸视为是“二十世纪最后一位圣徒”,而在同为散文家一平的眼中,他同样是一位圣徒,“他的诚恳、温暖、善良,以及他的谦卑、清苦和忧郁。他是罕有的人,清洁得透明,想到他就会想到北方的清晨和田野。放下宗教,由人性而言,他是那种以善、清苦、信念来完成生命的人。”一平认为,《大地上的事情》是一部远超时代的作品,即使今天的我们,依然难以看清,与梭罗笔下原始自然的“瓦尔登湖”不同,苇岸笔下的“大地”更加意味深长,“寓意源远流长的农业文明”。

王家新曾说苇岸是“一位以他的生活和写作向我们昭示生命之诗的诗人”,散文只是他在文体上的贡献。他那充满诗意和哲思的言语,影响了许多活跃在当今文坛的作家、诗人,也因此被人们称为土地诗人。苇岸曾感叹“这是一个剥夺了精神的时代,一个不需要品德、良心和理想的时代,一个人变得更聪明而不是美好的时代”,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人类的增光者”。也难怪宁肯将他视作是“当今市井习气、后现代语境中的一道风景、一座孤岛”,在这个喧嚣的工业文明社会里,苇岸将自己的目光投诸自然生态,漫游四方,守望大地,最终,在离开了土地之后,他又回归了土地。

在苇岸逝世二十周年的今天,一本汇集了林贤治、林莽、树才、一平、宁肯、王家新、刘烨园、周新京等一众苇岸师友的纪念文集《未曾消失的苇岸》,得以经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些从不同侧面回忆和记录苇岸思想、写作、生活的文字,可以让我们再一次认识这位颇有盛名的散文作家。他所提倡的“土地道德”,之于二十年后的我们,依然有着积极而深刻的意义。

>

本文地址:http://www.hljold.org.cn/shehuiwanxiang/9256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