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新闻网

《山海经》《清明上河图》花木兰……绘本里的中国元素不是说教

2019-11-18 15:01

数码打印,密室逃脱5,听神经瘤

来源于《山海经》的《白鹿记》、讲述《清明上河图》故事的《清明上河图·十三郎》、以花木兰为主人公的《我是花木兰》……今年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上,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题材的原创绘本格外抢眼,其中不少更是刚面世就签下海外版权输出协议。

“原创绘本越来越注重中国元素的注入,本土化、民族化、中国化成为一种趋势,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越来越多出版者、创作者意识到:越是具有中国文化特点和独特中国风格的绘本,越是能走向世界,向世界展示独特的中国文化魅力。”童书展开幕首日举行的“绘读中国”原创绘本国际研讨会上,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上海市儿童文学研究推广学会会长张锦江提出,立足于本民族的童年生活、文化习性和艺术思维,孜孜寻求符合图画书内在构成的艺术表达,成为当前出版人的一大课题。

中华传统文化不能刻板呈现

张锦江担任文字作者的原创绘本《白鹿记》在本届童书展首发,并与马来西亚亚洲智库有限公司签订了中文和马来文版权输出协议。《白鹿记》取材自《新说山海经·奇兽卷》,原著中,白鹿的故事仅27字:“又北百二十里,曰上申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兽多白鹿。”张锦江先是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和文化功底,在《新说山海经·奇兽卷》中对其进行文学加工,写就7000字精彩故事,在《白鹿记》绘本中又将其精炼成一千多字,文字高度凝练,结构张弛有度。青年插画家马鹏浩以中国风的传统色调为主,经过3年精心手绘,为《白鹿记》的故事赋予了鲜活的形象,同时在绘本中采用了多处创意设计——环衬与扉页参与故事讲述,以两处拉页丰富翻页设计等,不仅丰富了阅读感受,也让阅读体验充满了意外惊喜。

“中国元素确实是一个无限的宝藏,但仅仅有好的故事还不够,对绘本来说,必须文学地、艺术地讲述,这是必须下功夫的。”绘本创作过程中,张锦江感到,如果从主题先行编织故事,用故事图释主题,缺少色彩、形象的动态语言,只有故事的直叙过程,没有耐人寻味的画面,故事再好也会失败。

在不少出版人看来,以中华传统故事为蓝本,蕴含了丰富的历史知识和民族情感,但民族性并非一种刻板观念,中国的好故事不仅应该让中国读者“情有独钟”,也应该让世界读者发现其价值。“我们有深厚的文化传统,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应该有这样的决心毅力来挖掘这座富矿。”上海市作协儿委会主任殷健灵谈到,国内绘本一度以日本和西方为参考坐标,从模仿起步,如今逐渐发展出属于自己的独有风格。《白鹿记》出版方,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长王焰认为,优秀的绘本作品,应当兼具民族传统文化、现代价值与内涵、儿童情感和认知规律,并在艺术表现形式上与国际接轨。

情境阅读让绘本魅力最大化

由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和英籍华裔插画家郁蓉共同打造的原创绘本《我是花木兰》自2017年上市以来,拿下俄罗斯图画书奖和童书最佳插画奖、2017年冰心儿童图书奖、2018年“图画书时代奖”金奖等多个国内外奖项。童书展上,《我是花木兰》英语班及中英双语版首发,进一步让中国经典、中国故事为世界读者所欣赏。

为何《我是花木兰》能得到读者肯定?秦文君把握儿童的审美视角和语言叙述的明快文字,与郁蓉混用剪纸和铅笔画的大拉页、大场景图画,共同成就了这本兼具传统文化与当下时代精神的原创绘本。

中少总社“九神鹿绘本馆”最新作品《清明上河图·十三郎》则更为明显地将文学与绘画两条主线呈现在读者面前:文学主线是一则精彩的古代智童传奇故事,绘画主线即世人皆知的传世作品《清明上河图》。

上一篇:未来四年上映84部 迪士尼的电影野望

下一篇:“神仙姐姐”刘亦菲保持气质的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