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黑龙江新闻网 > 科技知识 > 正文 >

李永清:我为什么回到大兴安岭

2019年07月12日 07:11来源:未知手机版

俄车臣一教堂遇袭,2013gdp,火影忍者动动吧

原标题:李永清:我为什么回到大兴安岭(美丽中国·天保20年①)

制图:张芳曼

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精心组织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三北’防护林建设、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退牧还草、水土保持等重点工程”。

今年是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二十年。本版即日起刊登特别策划“美丽中国·天保20年”,记者走进内蒙古大兴安岭、黑龙江伊春、山西岚县和四川攀枝花,通过讲述林区人的故事,展现天保工程20年给林区生态状况、林区人的生产生活带来的巨大转变,对林区新的发展前景进行探讨。

——编 者

选 择

大学毕业后回到林区

今年27岁的李永清(上图,资料图片)是听着林区的油锯声长大的,他是家里第四代在林区工作的人。

“油锯一响,黄金万两”,李永清说,打小就常听父辈们说这句话,那时,林区人的生活主题就是扛起油锯为国家输送木材。

李永清的外祖父孙朝省今年已经74岁了,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根河林业局的退休职工。1956年,孙朝省的父亲孙殿聚从山东老家来到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随后,孙朝省也从老家来到内蒙古,成为上央格气林场108小工队的一名林业工人。多年以后,孙朝省老人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伐木的情景:“大的小的几百年的树,站着咣一下就撂倒了”。

经历30多年的过量采伐,这块绿色宝地陷入资源危机和经济危困。孙朝省退休一年之后,1998年,国家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林区由以往的木材生产为主向生态建设为主转变。

2013年,李永清从内蒙古大学创业学院毕业,拿到内蒙古大学新闻学和法学双学位。毕业时,一家知名公司给了他区域经理的职位,还有一家北京的企业也可以选择,但他都放弃了,选择回到林区——自己的曾外祖父、外祖父、父母、舅舅奉献了青春岁月的地方。

第二年,他考入林业局,被分配到最基层的根河林业局下央格气林场担任护林员。

“我为什么回到大兴安岭?”李永清说,林区生态环境好,现在收入不错,我一个月收入近4000元。而且林区缺人才,尤其缺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回来以后挺受重视的,只要好好干,发展空间挺大。

待他进入林业系统,林业局的职能已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根本性转变。2015年3月31日,随着根河林业局最后一棵被砍伐的松树轰然倒下,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全面停伐。

转 型

变伐木为造林、抚育、保护

“我们伐木可不是为了生产,而是进行抚育伐,是为了让这片林子生长得更好。”李永清说,比起老一辈伐木,现在造林、抚育、保护,一点也不轻松,责任甚至比以前更重了。

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给林区的持续发展带来动力。但林区的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林区逐步停伐的过程中,李永清一家有过不小的担忧。李永清记得,2014年,当上209工队队长已两年的舅舅孙德勇没有活干了,主动申请转到森林管护站当一名普通的护林员,“那些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采伐任务一年比一年少,随之而来的是收入越来越低”。

令人意外的是,后来不伐木了,家人的收入却比过去提高了不少,而且逐年增加。

据介绍,从天保工程试点开始,林区经济危困开始缓解。2017年,国家向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投入的天保工程资金达到近50亿元。

对这些,李永清有着切切实实的感受:现在外祖父每月退休金2000多元,舅舅的工资从停伐初期的2000多元涨到了目前的3000多元。

出 路

原来森林还可以这样“变现”

正是天保工程给林区带来的希望,让已经“飞出去”的李永清有了选择回来的勇气。这几年,李永清接触到的新现象越来越多,他的眼前豁然开朗,看到了未来的无数种可能。

本文地址:http://www.hljold.org.cn/kejizhishi/1380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