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黑龙江新闻网 > 黑龙江新闻 > 正文 >

原始林区也有最美“逆行”丨足迹

2019年07月12日 07:11来源:未知手机版

要玩盛世三国,群众路线调研报告,耀皮玻璃招聘

奇乾中队指战员出早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李思默 摄)

距离奇乾中队最近的城镇是山脚下的莫尔道嘎镇。5月8日一早,我从这里出发,一路北上。虽已立夏,但5月的大兴安岭原始林区却难见绿色。起伏颠簸的冻土道路,溪水旁还未消融的冰雪,突然出现的、倒在路中间的树木,都时刻提醒我将要到达的地方是北疆极寒之地。大山深处的奇乾中队会是什么样子?“不通电,不通邮政,手机常没信号,年最低气温零下58度……”“林海孤岛”——这四个字在我脑海中不断盘旋。

奇乾中队木质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李思默 摄)

从莫尔道嘎镇到奇乾大概150公里,但林区公路足足走了三个小时,直到透过层层密林,眺望到远处的山峰上出现的红色“忠诚”二字,我知道终于到了。

在营区门口迎接我的是奇乾中队指导员王永刚,今年是他来到中队的第五年。王永刚说:“我们中队始建于1963年,全称是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莫尔道嘎大队七中队,又称为奇乾中队。我们中队前身可以追溯到解放军骑兵团改编的林务大队,中队在清山剿匪中诞生,在护林防火中成长……”

通讯全靠喊的世外桃源

我跟随王永刚的脚步走进营区,奇乾中队的轮廓立体起来——这里三面环山,一面邻水。鸟叫虫鸣萦绕林间,放眼望去是无穷无尽的森林,蓝天白云下,两排太阳能电池板闪闪发光,红色屋顶、白色墙面的营房整齐排列,食堂的烟囱冒着炊烟……奇乾中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世外桃源”。

不过问题很快就来了,中队负责营区供电工作已有9年的二级消防士王震告诉我,在奇乾生存的第一课是要用平和的心态应对停电。

王震介绍:“从2015年开始,上级给配发了110块太阳能板。夏天太阳充足的话,可以用三天。冬天的话,早上8点半的时候天可能才会亮,下午3点半天就黑了,日照非常短,太阳能板充电时间就非常短,只能够用一天的。”

奇乾中队二级消防士王震负责营区供电工作已有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李思默 摄)

王震说,由于奇乾地处原始森林腹地不通电,太阳能板如果遇上连续的阴雨天,就无法储存足够的电量,营区随时可能停电,而停电也意味着手机没有信号,无法和外界联系,这里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林海孤岛”。但在指导员王永刚看来,现在的“偶尔失联”和之前的“完全失联”相比已经不是同一个概念。

王永刚说:“中队2010年的时候才有信号全覆盖,我很难想象在21世纪的时候居然还有不通信号的地方。中队没有信号之前,距离这里4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通信塔是整个管护区的中转站。中队信号只能在咱们菜窖靠前的空地搜到。那时候大家就把手机这么举着才能收到信号,如果把手机收回来,信号就都没有了。我们就这样举着手机,开着免提通话。当时有一个笑话,就是说通讯全靠喊,手机挂在树上打。”

奇乾中队指导员王永刚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李思默采访

老队长腌了17缸酸菜

除了电力供应,食物匮乏也是奇乾中队指战员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上世纪七十年代,中队仍然住的是木刻楞房子,吃的是高粱米、大碴子,喝的是又苦又涩的冰雪水、沿流水。曾经亲身经历过那段艰苦岁月的奇乾中队“老班长”王海提起往事,不无感慨。

“一人一马一杆枪,天当被地当床,野菜雪水充饥肠”是1963年奇乾中队组建时的样子

(央广网发 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本文地址:http://www.hljold.org.cn/heilongjiangxinwen/13806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