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黑龙江新闻网 > 国内热点 > 正文 >

行政改革40年:从放权开始,向服务转变

2018年12月06日 19:35来源:未知手机版

卡拉赞王子炉石传说无法启动游戏,云松大厦,大片名片设计,史密斯夫妇国语高清,再也不绑架了,浯水道限价房

原标题:行政改革40年:从放权开始,向服务转变

编者按

为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开辟了“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些……”专栏,从历数“这些年”开始,重温了“这些人”的往事,惊叹于“这些术”的非凡,目睹了“这些债”的创新,振奋于“这些品”的成长,如今,走到了这组系列报道的尾声——“这些事”。

40年来,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而言,某种意义上改革开放就是最大的大事。以改革开放为背景,各领域的大事要事铺陈开来,密密麻麻、灿若星辰。从本期开始,中国经济导报将连续刊发改革开放40年“这些事”,我们精选了“治理”、“能源”、“生活”、“投资”和“沿革”五大方面,力图展现40年来关乎发展和改革的关键脉络。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张守营

中国改革开放获得巨大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便是中国成功地进行了以治理改革为主体内容的政治改革。在政治体制和政治生活方面,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变化是国家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的变化。“尽管在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治理的主体日益多元化,政府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已经远没有传统政治时期那么重要。但是,在人类政治发展的现阶段,在国家治理的所有主体中,政府依然最为重要,政府是国家治理的主要角色。”吉林大学行政学院教授周光辉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府创新和政府治理改革,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为行政的改革创新。

周光辉认为,在改革开放的40年中,中国的行政改革经过了四个发展阶段:以“简政放权”为重点的行政改革、以转变政府职能为重点的行政改革、以强化公共服务为重点的行政改革、以行政审批制度为重点的行政改革。

“简政放权”

改革开放前,我国实行的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政治经济一体化的管理体制,并由此形成了一种以行政命令为主导的、自上而下单向式的管理模式。这种模式下,一是“集中过多,计划搞得过死……都使得中央部门、地方、企业和职工个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受到很大的限制和束缚”;二是“我们的各级领导机关,都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

于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所进行的行政改革主要围绕“简政放权”这一中心展开,首先实行“放权”改革。在农村,废止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建立乡政权,实行政社分开;在城市,为了“搞活企业”,实行政企职责分开,所有权和经营权“两权分离”,各级政府部门不再直接经营管理企业,撤销行政性公司,企业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与此同时,中央向地方下放经济管理权限、人事管理权限和财政管理权限等。

总的来看,被学术界称为“放权让利”的这套改革,主要在三个层次上进行:一是中央向地方放权,上一级政府向下一级政府放权;二是政府综合部门向企业主管部门放权;三是政府企业主管部门向企业放权。

为了调动地方和企业的积极性,放权的同时财政体制也实行了“让利”式改革。例如,实行中央与地方“分灶吃饭”的财政管理体制,财政支出由中央下达改为地方统筹使用;对企业实行“利改税”制度,税后利润完全归企业安排使用。

与权力下放相匹配的,20世纪80年代初期(1982~1983年),中国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行政机构改革,主要针对国家机关机构臃肿、层次重叠、政出多门、职责不清、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等问题,主题是“精兵简政”,在精减人员、实行机关工作岗位责任制的同时,针对中国干部队伍存在的年龄偏大、文化偏低、缺乏专业知识的问题,确定了提拔和任用干部的“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标准。

可以说,简政放权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和转变政府职能的“当头炮”。

转变政府职能

时间回到1988年,从这一年开始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按照“转变职能、精干机构、提高行政效率”的要求,根据“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的“三定”原则,再次对国务院机构设置进行了改革。这次改革被认为是在突破传统的行政管理模式方面迈出了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其重要标志体现在机构改革的思路视线有了重大转变,转变政府职能成为行政改革的重点和关键。

本文地址:http://www.hljold.org.cn/guonaredian/5505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