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黑龙江新闻网 > 财经分析 > 正文 >

大兴安岭上的绿色传奇

2019年07月12日 07:10来源:未知手机版

生产经营情况,世界上最大的鸟,张挪威

> >

本报记者 赵佳佳 本报通讯员 米何妙子

60年、一个集体,为了一片大森林的绿色永驻接力奋斗、孜孜以求。三代人,饱含着对大自然慷慨馈赠的感恩之情,创造了从开发建设第一天起,60年无重特大森林火灾的绿色传奇,书写了新中国林业发展史上闪光的一页。他们忠诚担当,他们执着奉献,他们用大兴安岭般雄浑厚重的品格为筑牢祖国北疆万里绿色长城写下了兴安务林人的注脚。

这个绿色传奇书写者的名字叫——内蒙古大兴安岭得耳布尔林业局。

大兴安岭,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它北起黑龙江右岸,南至西拉木伦河谷,跨越11个纬度,绵延1400多公里。它是我国地势第二阶梯与第三阶梯的分界,又是我国半湿润和半干旱区的分界,对我国东北、华北的生态环境产生着深刻的影响。高寒高纬的地理特征,使这里的生态环境凸显出脆弱的一面,一旦遭遇灾害极难恢复。而鲜明的大陆性季风气候更使得这片生长着浩瀚森林的区域在春夏秋三季常处于高火险等级。

得耳布尔林业局位于大兴安岭中段西北坡,生态功能区25.5万公顷,隶属于我国面积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得耳布尔为鄂温克语,意为“宽阔的山谷”。1952年,新中国百业待兴,党和国家作出了大规模有序开发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决定。在开发边疆、支援国家建设的号角声中,1958年得耳布尔林业局正式建立。

60年来,无论是马嘶车鸣的火热木材生产时期,还是在全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征程中,得耳布尔林业局始终把森林防火作为压倒一切的重要工作,持之以恒、毫不懈怠,创造了自建局以来连续60年无重特大森林火灾的奇迹。在奋力谱写生态文明建设新篇章的伟大时代中,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功成不必在我

永不褪色的绿色情怀

火,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却又是森林的天敌。务林人深知森林防火的重要意义。今年78岁的呼延银是得耳布尔林区第一代开发建设者,至今谈起森林防火,仍有些激动。“刚建局时,得耳布尔的路是水和着泥巴的‘水泥’路,大家住帐篷、睡小杆铺,吃的是苞米稀汤、酱油拌冻大头菜根和窝头。可别看那时候生活苦,咱职工个个会背‘预防为主、积极消灭’的防火8字方针。”

呼延银老人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春天,风大、草干。一个闷热的下午,局址南面发生了一起火情。全局上下有扑火能力的干部职工迅速集结,带着铁锹、水桶、火钩子和用柳条自制的简陋扑火工具上山打火。由于火情紧急,后勤给养跟不上去,始终奋战在扑火最前线的林业职工贾巴和、解对学等人从扑打火头到清守火场,连续三天三夜未进一口干粮,圆满完成了扑火任务。他们二人也因此成为全局首批火线入党的职工。

林区开发建设初期,森林防灭火没有先进的灭火装备和通信设备,更没有专业服装和充足的给养……但森林防火却是全林区的工作重点,得耳布尔林业局从上到下严格坚守“林区大事,防火第一”的工作理念。人们抓森林防火的目的很“单纯”,那就是保护务林人赖以生存的家园。

自天保工程启动实施以来,木材生产产量逐年缩减,到2015年全面停伐,得耳布尔人对于护林防火的认识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得耳布尔林业局防火处快扑队员万进英同林区大多数“林二代”一样,从父亲手中接过木材生产接力棒的那一刻起,也传承起护林守绿的职责和使命。他认为,防火不仅是为保卫家园,更是关系生态保护建设的大事儿。

“我亲眼目睹了森林火灾带来的惨痛代价,千山滴翠瞬间化为灰烬”,万进英在上班的第二年,黑龙江漠河发生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他作为得耳布尔林业局后备扑火队伍的一员奔赴火场救援,“从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只要自己能干一天就要尽忠职守保护好这片大森林。”从那以后,万进英每年都积极参加援外扑火。后来,他正式申请成为一名专业快扑队员,积极投身到护林守绿事业中。今年他已53岁。

本文地址:http://www.hljold.org.cn/caijingfenxi/13805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