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4 栎阳暗流涌动—太庙低泣
    这太庙殿堂不大,几方桌几摆在殿堂正中央,席间铺了几张蒲团排的整整齐齐。

     殿堂的东侧木格密布,层层叠叠,每一层摆放了数个神位。那些神位个个铜鎏金底,四边镶金。每个神位牌上写满各任秦国国君先人的姓名生卒。

     越在上层的神位年代越是久远,而在最上层两侧,分别有两副羊皮画卷,分别绘制了炎帝和黄帝。

     黑水走近神位前,在当中蒲团中跪了下来,眼睛只是紧紧盯着最下层右方最近的一个神位,只见神位上刻着:嬴载。其下方是生卒年月,称号。

     黑水紧紧的凝望着嬴载的神位,眸中含泪,柔情款款,似乎除了这个神位,其他任何事物都无法引起她的注意。

     就这么看着看着,黑水眼中泪眼模糊,湿了双眼。自从扁鹊当年嘱下如此奇方,让黑水每日在太庙拜祭哭泣以后,失眠厌食的病情好转。

     近年来,虽然黑水日日忙于政事,不能每日前来拜祭,但只要回到宫中,第一件事一定是到这太庙中来。虽然已经拜祭数百次,但只要前来,黑水双眼都似放了水阀,直至泪干湿襟。

     此时太庙门外那内宰隐隐听到内屋里传来低低的抽泣,心中更加焦急,这一哭不知道又要哭多久了,但又不敢擅闯,君上又已经数次派人催促,但又无任何办法,只能左右踱着步,唉声叹气,焦急万分。

     黑水正自哭泣,独自陷入回忆暗自神伤,忽然屋外一声音响起:“尊上,属下有紧急军报!”

     黑水认得这声音是自己御下左旗旗主白山的声音。这白山统领黑冰台左旗,治军严谨,将一众铁鹰骑士硬是训练得以一敌百,甚是干练。她深知白山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定是紧急军情无疑。于是黑水收敛心神,道了一声:“进来。”

     白山迟疑片刻,推门而入,转身闭了庙门,跪在黑水身旁道:“前方李醯飞鸽传书称道:‘秦缓已死,林女逃遁,道心未得,李醯受伤。’”

     黑水听白山汇报,沉默了片刻。她对扁鹊并非无丝毫感情,但那种感情在心中只是普通的师兄妹的情感罢了,甚至那是仇恨的情感在她心中,即使十个扁鹊身死也不能抵眼前这个神位上那人的分量。当年扁鹊未救赢载,这股恨意在听到扁鹊死了之后都未曾有丝毫缓解。

     可人死不能复生,赢载之死,虽然让她痛不欲生,但赢载的遗愿,她发誓要将之实现,即使奉出余生的精力。

     白山跪身在侧,等着黑水示下。

     黑水感怀片刻,稍缓心神从蒲团站了起来,再次满怀深情的看了赢载的神位一眼,转身离去。

     侍女为她开了庙门,黑水站在太庙门口,语气冰冷:“移驾政事厅。”

     那门外内宰跪在外围,闻听此言,膝下一软,吓得差点趴倒于地,心中惊恐难以言喻。

     而白山听闻此命,则精神一震,赶紧起身躬身在前引道。黑水前拥后簇,穿过数道院门,径直往政事厅行去。

     那内宰心中惶恐,秦公遣他来请黑水,是一个时辰以前的事情,如今人没请到,还不知这后面会耽搁多久,如何不急。他跪在原地思之再三,仍然站了起来,往天音阁方向去了。

     那政事厅位于宫殿正中,偌大的房间宽敞朴素,可容纳百人,秦公常在此召唤百官行那庙堂之谋。

     可近几年来,黑水在此出入频频,倒反而成了政事厅的常客。黑水款步姗姗,径直走到前厅。待她走到政事厅主位前,一改刚才太庙中的柔情,神色冰凉肃穆,一撩身侧的霓裳黑纱,坐入秦公宝座上。

     那宝座銮雕凤羽,其他人是不敢坐的,但厅下众人神情不变,似是习以为常。

     黑水坐定,淡声问道:“巴蜀那方如何。”白山听闻黑水询问,自是明白黑水问的是巴蜀奇兵之事。数月之前,黑水得到巴蜀密哨传来的一处消息,说是在剑门山附近,觅得一处地方,只要挖得数里,就能连通蜀中。如果在那处秘密挖掘一条密道,即可绕过剑门关,直捣蜀王老巢。

     可当日在政事厅前,太师百里奚以秦兵疲惫,多线作战导致兵力不足为由,坚决反对对巴蜀用兵。黑水无奈,除了铁鹰骑士她此时手中并无兵权,于是只得在铁鹰中选了些人,暗中募得民夫,组成巴蜀奇兵,独自行事。这队奇兵昼伏夜出,暗中在剑门山处日夜挖掘。

     白山此时上前答道:“回禀尊上,因上月北部十六部族叛乱,栎阳空虚,巴蜀奇兵暂时撤出,现驻扎于边境。”

     黑水不置可否,沉吟片刻又问道:“楚军那方如何。”白山又答:“楚军大军现已压至旬阳,属下已派出密探,严密监控。”

     黑水神色依然平静,道:“晋军如何。”

     白山精明干练,似是早已胸有成足,答道:“晋军方面倒是没甚动静。晋国近年乱政于骊姬,晋国朝政内分为两派,一派趋向骊姬,一派暗附公子姬重耳和公子姬夷吾。两派暗中角力,虽然现在骊姬势大,但据属下观之,支持两个公子一派却是根基极深,未来晋国庙堂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黑水眉梢一挑,心中一凛。争夺巴蜀,不过是为了粮草,而北狄叛乱,也不过是乌合之众;齐国虽强,却远在山东;楚国虽广,但君昏臣庸;其他中原小国,却是不足挂齿。唯独这个晋国,居于国中,地广人众,人才辈出,兵多将广,不能小觑。再则当年虽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但使用巧计,又有铁鹰骑士团配合,再加上自己的黒域大阵,这才重创了陈完。

     黑水暗忖要实现赢载的梦想,必要先越过晋国这个最大的畔脚石。幸而近年骊姬作乱,晋国不暇顾及秦国,秦国压力才减少几分。她暗暗思忖这其中关键,定要落在白山所言的两个公子身上。

     黑水思索良久,心中暗自推算片刻,说道:“你说着姬重耳和姬夷吾两兄弟哪一个更适合担当晋国国公?”

     白山一时没有明白黑水用意,说道:“根据线报,姬夷吾虽然稳重,但更显名利之心,姬重耳虽然莽撞,但聪明伶俐,豪义仁厚,当然姬重耳更适合担任。”

     黑水笑道:“那你说哪一个担任晋国国公对我大秦最有益处。”

     白山闻之思忖片刻便即明白,说道:“尊上此计果然玄妙,当然是那姬夷吾更适合了。”

     黑水此时已在心中将姬夷吾和姬重耳各自卜了一卦,此时更是胸中有数,说道:“即使不知晋国朝政鹿死谁手,我们也得早作准备。”

     原来此时除了扁鹊和林未之知道重耳夷吾两人身份外,其他人并未得知两人的行止。

     白山眉头锁紧,说道:“可这姬重耳和姬夷吾两人流亡已久,不知现下躲藏在何处,这件事情委实不好办。”

     黑水说道:“这又有何难,最近周王广发公文,邀请各国国君到洛邑会盟,这两个小子说不定就会去了。”

     白山并不知其中关节,疑惑道:“两个公子既然流亡躲避骊姬,而这洛邑会盟骊姬为了正名,定会前去,两个公子怎会冒险前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黑水微微一笑道:“骊姬的目的是去找周王正名,两位公子受她迫害以久,亦会去找周王主持公道。”

     白山思忖片刻,果然想通此中关节,跪下道:“尊上妙招!如此一来,我们则可先下手为强,将那两位公子纳入麾下,操控晋国朝政。属下即刻前去准备,派人前往洛邑,守株待兔。”

     黑水诡异的一笑道:“这件事情倒不必你去做,能做好这件事情的另有其人。”

     白山问道:“尊上指的是?”

     黑水未答,说道:“扩军的事情又怎么样了?”

     白山答道:“属下已将扩军的事宜准备妥当,校场建地、马匹渠道、招兵文书、兵器打造等均已待命。只是这扩军十万,需要银两费用巨大,属下已将各项开支明细报予户部。可是今日户部回文以国库空虚为由驳了回来。”

     黑水眉头一蹙,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白山察言观色,道:“这户部尚书伯服如此不识抬举,要不让右旗派人去…”

     黑水知他用意,摆手止住道:“此事不急,一则这伯服甚得君上的信任,暂还不能动;二则他又是太师的人,太师之左派势大根深,现在仍不是翻脸的时候。再则现在国库空虚,我也是知道的,看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黑水又道:“明日你去筹备个酒局,务必办得风风光光,我要宴请个人。”

     白山问道:“尊上要宴请的是?”

     “公子瑩”

     见黑水不再有其他吩咐,白山跪下拜了一拜,领命出了政事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