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6 蜀中奇缘—拜师风波
    林未之回到家中,见重耳满头烟尘,一脸的焦黑傻站在桌旁。林未之见他样子,扑哧一声笑道:“我说你是烧饭还是烧自己,弄得一身都是灰尘。”

     重耳说道:“林姑娘你还别说,这数年没烧过饭,没想到自己如此有天赋,首次下厨就做了几道好菜。”说完兴冲冲的向她展示桌上杰作。林未之见他自吹自擂,向桌上望去,见几盘肉菜被他煎得黝黑,故作惋惜的摇头叹道:“唉,你们却不知先生,他甚是在乎这口中乾坤。这色香味三者,必是缺一而不可,如今这味不尚且不说,这观无色,闻之无味…唉,看来你虽有拜师之心,却无拜师之本事,难啊。”

     夷吾在旁微微一笑,知是林未之消遣重耳。

     重耳又不傻,虽然知她调侃,心中却也紧张,拉住林未之衣袖说道:“林姑娘,你可要救我一救。这先生几日以来,均不提收容之事,这可如何是好!”

     林未之不去理他,又去查看夷吾伤口,见夷吾脚上皮肉愈合,心中神奇扁鹊的神药精妙,高兴说道:“你外伤已经愈合,只是骨折处的复原还需些时日。”夷吾说道:“我脚上好得如此之快,多亏了先生之药的妙效,又得林姑娘精心诊治,我夷吾得大难不死,今后如飞黄腾达再来报先生和林姑娘的大恩大德…”

     林未之笑道:“夷吾大哥你又来了。”夷吾笑了一笑。

     林未之又去看那铁鹰骑士的伤口,但见那烫伤处擦了蛋清,虽然有所收敛,可仍然脓水四溢,不见乐观。林未之皱眉心想,看来还得请先生想想办法,随后她又去取了鸡蛋,取出蛋清又给他敷了一遍。

     那铁鹰骑士仍然口唇紧闭,不发一言。可看向林未之眼神中的那股敌意却缓和不少,林未之搽药之时,他静静的看着林未之的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众人各忙各事,不一会扁鹊推门而入,笑呵呵的步入院中。

     众人赶紧放下手中之事,迎了上去。林未之又上前去嘘寒问暖,重耳夷吾候在一旁望着扁鹊,眼中尽是期待。重耳此时心中却是寻思,这扁鹊先生怎么说也算自己师伯,前几日先生心伤不说,可这日见扁鹊回来心情大好的样子,怎能失了良机,于是上前殷勤的替扁鹊卸下药筐,笑嘻嘻道:“先生你疲累了,先坐下休息片刻,待我将饭菜端来,再饮些米酒暖暖身子。”

     扁鹊笑盈盈的坐了下来,疑惑道:“这平日里还未进来,就能闻到未之烧制的菜肴飘香,怎今日却未闻到?”

     重耳心想林未之果然未曾撒谎,扁鹊果然在乎饭菜的五味俱全,战战兢兢的将自己烧制的菜肴端了上来道:“先生,今日林姑娘忙碌,晚生代劳烧了饭,还望先生点评。”

     扁鹊看这一桌饭菜黝黑焦臭,愣了一愣,随即也不动声色,抓起筷子就吃。林未之陪在一旁为他夹菜掺酒,重耳夷吾在一旁紧张的一边吃着,一边查看扁鹊神情。这一顿饭重耳咀之无味,就等扁鹊发话。

     但见扁鹊神色恬淡,脸色并无丝毫波澜。

     等一桌吃罢,扁鹊沉吟一会说道:“你们的心思老夫又何尝不知,想要留下,总要给老夫一个理由吧。”

     重耳一听说道正题,精神一振,眼珠子一阵急转后说道:“先生我二人来到此处和您相遇即是有缘,前日我们和那黑冰台斗武亦是为了为先生出气,虽然自不量力但也是有义,我们对先生早已敬仰是有情,先生收留我们为徒我们为先生出力是有用。既然我们有缘、有情、有义、有用,先生这理由可是充足?。”

     扁鹊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还一套一套的。”

     重耳心中着急,生怕扁鹊就此将自己撵走。此时双眼望向林未之,眼中饱含哀求之意。

     林未之早想为他们说说好话,此时插嘴道:“先生,他们身世如此悲惨,又是诚意十足,你就收了他们吧。”

     扁鹊心中一动,转过头来说道:“未之啊,他们想拜我为师,那你呢。”林未之未料到扁鹊说起自己,略微顿了顿,说道:“我自然是想的。”

     扁鹊闪过一丝笑意。

     “求先生收我二人为徒。”二人察言观色,趁火打铁异口同声喊道,说完拜了下去,几乎五体投地了。

     扁鹊不急不缓道:“你二人身有我师兄传授的赤火正宗道法,怎么想到拜老夫为师呢?”

     “我,我们确实是走投无路了。”重耳急得都说不出话来,竟然是带着哭腔。

     “原来是走投无路才会想到老朽。”扁鹊微捋胡须,淡然笑道。

     二人不知如何辩驳,只能伏在地上不言不语。

     “你二人虽然暂时日暮途穷,但身有玄正赤火心法,只要每日坚持研读军事韬略,用功行之经脉,假以时日练得一身文治武功,最终得以大成也是可能的。”

     林未之在一旁也是为两兄弟捏了一把汗,这时忍不住帮腔说道:“先生。”扁鹊瞥了林未之一眼,打断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艺在精而不在博,宁精勿杂,宁专勿多。无所不能实为一无所能,如贪多勿滥只能荒废自己的首业。你们赤火武道至炎至放,而青木医道至通至达。木能生火,虽混合修习能有裨益,但如一门不精,很易走火入魔。”

     “弟子听从先生的教诲!”重耳很是机灵的抢先说道。

     扁鹊一怔,明白这小子想使一招木已成舟,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林未之和两兄弟亦是跟着笑了起来。众人笑罢,扁鹊说道:“按理说,你们还应叫我一声师伯,如今大师兄有难,我这当师弟替他点拨你一二也是义不容辞。可收徒事大,所谓教无常师,我亦可收你们,可也得看看你们的心性如何。今日天色太晚,你们安排休息吧,此事明日再说。”扁鹊将事情交代,起身往里屋去了。

     “恭送先生。”重耳机灵的赶紧再拜了一拜。

     扁鹊摇了摇头,众人一阵轻笑。

     睡下后,林未之听到院落中有声音低吟飘扬,她听那声音幽怨中带有思乡之感,不禁想起小白院中的海棠,心中又一阵莫名愁起。如今常伴慈祥的扁鹊,林未之这段时间以来,心性平和,恬淡满足,本应无任何应该忧愁之事,这样的日子明明无欲无求,可林未之心底深处却有一种奇怪的躁动,那感觉如是有人在远处召唤。

     林未之撵走这忧愁的思绪,觉得就这样的日子非常不错,能和扁鹊常相陪伴,日出而行,日落而息,直至老死这淳朴之地,就是此生所愿了。

     忽然院外传来重耳的怒斥:“我说你这大半夜的,鬼叫个啥,你再叫我用树皮封你口鼻!”那低吟声音这才戛然而止。

     林未之一笑,心想或许是那铁鹰骑士思恋故土,低吟而抒,被重耳喝止。林未之如此想着心事,渐渐进入梦乡。此后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扁鹊走了出来,看到自己院落里横七竖八睡了一地,微微皱了皱眉头,故意重重咳了一声。

     夷吾重耳兄弟飞快起身,再次跪向扁鹊,口中念经般道:“先生早安。”声音拖得悠长。

     林未之听到声音,也是出来给扁鹊请安,随即好奇的和两兄弟并坐一排,想看看先生今天如何安排。

     扁鹊望着三人,锋利的眼光似能看穿众人心中所想,众人被他看得心中惴惴。扁鹊良久方才说道:“看你三人,一个失心、一个失眠、一个失衡,三个问题少年我收来何用。”

     重耳抢着说道:“我们三人年轻力壮,不日就能好转,学得师傅您老人家真经,定能福泽万民。”

     “说远了说远了,强龙先解眼前之困。我看你面色少华,肢倦神疲,定是长期失眠郁结所致,失眠说的就是你。”

     重耳一惊,自从逃亡生涯以来,途中从来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先生能一观见真相,更是佩服,这次居然哑口无言。

     扁鹊不再理会他,指向对面一高耸的山峰,三人顺着扁鹊所指方向。“那峰叫天沉峰,峰下山腰处长有数丛草木。那木为大叶沉香,你们可砍一斤木条用来治伤;大叶沉香不远之处长有蕨草,为九死还魂草,你们亦是各采一斤送来,也是有治病的妙用。”说完不再理会众人,只是坐在对面椅上喝着碗茶,惬意的眯着眼睛晒着太阳。

     众人满腹狐疑,怎么先生今日不说拜师的事情,却先叫去采什么药。但纵有疑问也不敢反驳,只好各自找了药筐绳索工具一类的,结伴向那山峰走去。

     林未之觉得有趣,也拿了工具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