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0 蜀中奇缘—金沙破观
    重耳则不管那么多,继续说道:“除掉了世子,那妖女当然高兴。不过还有我两兄弟横在她眼前,我兄弟二人商议着,那妖女定要向我们开刀。果然有一日,晋公再次听信妖女谗言,要将我两兄弟召回国都,说是商议战事。我兄弟二人觉得事有蹊跷,但是公父有令却又不敢违抗,只能心中惴惴回到国都之中。谁知还未踏入大殿那妖女已经心急不耐,找了一众刺客想在路上刺杀于我。幸得我那亲信赵衰报信,主仆数人这才仓惶逃出。那心狠的妖女还不死心,一路派出刺客跟随追杀,我们一行数人夜行昼伏,侥幸逃脱。”

     说道此处,重耳终于平复心情,深深吸了口气,黯然神伤。林未之想要安慰几句,却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夷吾继续接着讲道:“我们准备远离国都,躲避追杀。后来数人辗转经过数国,历经艰险暂时转危为安。但是诸国迫于妖女的淫威,竟是没有任何一国敢于接纳我们。那一日行至楚境旬阳,那楚国大将成得臣不知受了什么好处亦是纠集刺客对我们围追堵截,虽又是侥幸逃走,但众人已是疲惫不堪,弹尽粮绝。众人寻思楚地也不是久留之地,于是商议分头行动,狐偃、赵衰等人北上洛阳周室寻求帮助,而我们则继续西行往这西南艰险之地逃避。

     林未之听得唏嘘不已,气愤说道:“世上哪有这么恶毒之人,赶尽不说还要杀绝。”她知道这一年的逃亡生涯岂能用艰难二字就能形容得完?她对这种不平之事天然愤慨,蹙紧了眉头说道:“如果你们能有一日回去报仇,小女子虽然本领低微也要出一份力。”

     “林姑娘高义!”重耳见林未之如此耿性,心中感激,郑重的站起躬身作揖。夷吾不便站起来,也是感激的双手作揖。

     林未之还了礼。

     一时间三人均是沉默不语,一个气怒,一个惆怅,一个心事重重。

     林未之见气氛沉闷,说道:“你们也不要灰心,先生说过,世间之事周而复始,山水轮换。困难只是暂时的,你们那么年轻,等学得本事,回到大晋,报仇雪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重耳本就洒脱,又欲在林未之面前表现振作,听了此话,也是豪气万丈说道:“林姑娘说得对!来日方长,等学得本事,再回晋都,夺回国政。”

     姬夷心中悲观,脸上忧愁不减,但也没有说什么。

     重耳却是心念一转,心里想着,要学得本事,又有何难。此处就是道玄五圣之一的扁鹊,如果能拜师在扁鹊门下,岂不是柳暗花明?越想越是高兴。

     林未之此时却想到什么说道:“那你这伤势是?”林未之想起来夷吾的脚伤是新伤不像旧伤则问了起来。

     见林未之发问,重耳这时急不可耐,抢在夷吾之前答道:“问的好!我来答。”

     林未之微笑,夷吾也是微微一笑。三人刚才经历一番同仇敌忾之情,相互之间又亲近了不少。现在众人心情均是转好,气氛一下活跃起来。

     重耳想着这林姑娘既然成为扁鹊身边亲近之人,要想拜师,她一定能从中斡旋,想在她面前先表现一番,说道:“我们历经千辛万苦,过关斩将,翻山越岭,一路饱经风霜,栉风沐雨,历经坎坷。”

     姬重耳像是讲评书般手舞足蹈,声情并茂。

     “那一日我们分别之后,我和二哥日日去集市乞讨。这一讨就是月余,前日好不容易集满一摞,寻思着拿来投靠作为见面礼。我们高高兴兴一路行来,见林中有座破观,看那石碑上字样:金沙观。我们见天色渐晚,寻思着在那处歇脚。”

     林未之心想原来又是那个破庙,想起那日之事,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们却见那破庙中隐隐有点灯火,想是已有人居住,我们奇怪这偏僻破庙怎会有人居住,于是小心上前探视。却原来是一群打扮奇怪的贼人在破庙里喝酒吃肉,小声的商议着什么。

     我两人大惊,却以为是刺客追杀我们至此,于是靠近在一方屋柱后面偷听。

     重耳说道:“当时我们只听庙里有一人粗声粗气说道:‘我说参狼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哥千叮万嘱于你,让你不要乱来,这可好,还让别人跑了,大哥收拾你一顿,也是你自己罪有应得。你实在忍不住去找那些烟花楼女子,人家良家妇女,你动那歪脑筋干嘛。’”

     林未之听他叙述,果然是这一帮人。那说话之人听来像是牦牛怪的口气。

     重耳继续说道:“后来又有个声音又说道:‘我说参狼怪,你也不要气闷,要不是马老大用功法将你眼脉伤处封住,我看你命都没有了。不过你这以后少了一只眼睛,以后看姑娘都看不清楚,如何还有乐子。’那叫参狼怪的人哇哇怪叫道:‘黄羊怪,你别要在那里幸灾乐祸,惹火了我,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装到我的眼框里来用。’另外一人不服气和那参狼怪互相吵了起来。”

     “当时我们一听里面数人商议的内容,并不是针对自己。想来对方是普通山贼,与己无关,不愿意多生是非,我们正准备悄悄离去。忽然又听到一人说道:‘你们几个别嚷嚷,参狼怪你再敢乱来,小心我阉了你。今日秦缓那厮出诊归来,定要经过我们设的陷阱。那帮铁鹰骑士已经部署在侧,你们赶紧收拾一下,将那些石灰水赶紧去部署,去得迟了错过时辰,我拿你们试问。’当时我们一听秦缓二字,知是扁鹊先生姓名,我们想这一伙人居然是在设计不利于扁鹊先生。我想我们正义之士,怎么能对此视而不见,再则正好没有像样礼物奉献,于是决定坏这帮人好事,也算为先生做点贡献。”

     说到这里,重耳几乎一跃而起,摆了个打斗造型,但多日缺食少睡,脚下疲软不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狼狈得停止了嘴上言语。

     林未之知道那伙贼人的凶残,本来听到惊险地方,正在紧张,忽然看到重耳摔倒,才笑了起来,众人这么一笑,紧张气氛缓和了不少。

     夷吾补充道:“当时我们听到有人敢对圣人扁鹊先生不利,居然还商议用石灰水、陷阱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心中是有喜有忧。”

     “为什么是有喜有忧呢?”林未之问道。

     “喜的是我们无意听到扁鹊先生的行踪,青木医圣扁鹊先生医术精湛,四处游历中不但行侠仗义,而且救死扶伤福泽各方。如能投靠扁鹊先生,定能学得武艺报仇雪恨;但忧的是担心扁鹊先生失足于这些宵小。虽然扁鹊先生圣气盖世,不惧这些狗苟蝇营,但小人龌蹉难防,也应小心为好。”

     “对!当时我们就准备了一个完美的计划。”重耳看大哥讲到重点,又抢了过来继续说道。

     “我们精心设计,由我先引开庙里众人,我二哥则趁机去将那伙人石灰武器收走。不料我两正商量间,一贼人出来方便,慌乱中二哥碰响了一个瓦罐…”

     “重耳,你…”

     “好吧,是我碰的。但这不太重要,事情败露后,自然是双方一阵激烈的打斗。我和二哥运风催掌,极力抗御。怎么料到招子手上硬朗,我们又寡不敌众。当时情况甚是危机,对方四人将我们围了起来,我兄弟二人背靠应敌。那众人头目使了一把大头刀,趁我二哥转身应敌,在侧面一刀砍向我二哥背心。一股劲风在我脸庞吹过,说时急那时快,我使那一招快手牵羊顺手在一瘦子手中抢过一根木棒,手起棒落抢先打到头目刀口,企图一击打掉对方手刀。可内力运去,碰到一股强大黑戾之气。那股黑戾道力反噬而来,情急之下,我划开棍口,一抬腿提向那头目丹田。那头目也是了得,肚子一缩,抽刀回防,顺势向我脚背砍来。可惜我已是手脚并用,来不及收势,索性再运了一股道力至脚尖准备和那厮拼个你死我活。”说到这里,重耳深深吸了口气,端起林未之给他端来的一碗清水,咕噜噜喝了一个精光。

     林未之听得心里砰砰的跳,虽然明明知道他二人平安无事,但还是担忧的问道:“那后来怎么样了?”

     重耳越发是神气扬扬,慢悠悠掌握着节奏,缓了一口气佯装又要开始讲。提了一口气却说道:“额,林姑娘,我这水,没有了。”说完还扬了扬口中喝空了的瓷碗。

     林未之正听得出神,看到如此,明白他在逗自己,顿时气极。生气的瞥过脸去,说道:“你不说就算了,要倒水你自己去倒。”

     重耳不料之前言语不敬林未之不生气,而这小小的玩笑她竟生起气来,只好尴尬的笑笑,继续讲道:“就这千钧一发之时,还是二哥救了我。”说完重耳感激的看了夷吾一眼,夷吾则神色平淡。

     “二哥好像背后生了眼睛一般,一个背身摆尾,先于我踢到了那头目腰间。而那股刀力则连砍在大哥的胫处,借着这一挡,那头目连中两脚,后退了几步。

     见大哥受伤严重,我心中焦急万分。趁着那头目后退,我运气毕生功力,催动一招星火燎原向那敌众推出。这招星火燎原是我师父火德神功中的杀招,何等威力,阻挡对方片刻,也够我兄弟二人跑远了。”

     夷吾见他吹牛自夸,摇了摇头补充道:“那帮人应该目标不在你我,又着急去办大事,只是在后方吆喝咒骂,也不追远。如果穷追猛打,我兄弟二人能否逃出生天,也未可知。我们只想寻到扁鹊先生,提前警示,小心这一帮宵小的暗害。后来我们在这附近打听,才知扁鹊先生隐居在此,这才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