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7 蜀中奇缘—先医己心
    那个天沉峰看着不远,走起来却是颇费时间。

     三人沿着田间小径弯弯绕绕,直走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到达那天沉峰的山脚之下。三人一路有说有笑,却也不感觉多么疲累。夷吾虽然腿脚不太方便,但是平时练武健身,身体强壮,再加之敷了扁鹊那神妙的药膏,好转不少。这几日吃得香睡得好,恢复甚快,勉强也能跟上行程。

     “师姐,你说先生叫我们来采那个沉香木和九死还魂草,是不是治我们的病啊?”

     林未之忽听师姐二字,瞥了重耳一眼,不过知道他性格外向灵动,也不以为意。说道:“先生还没有答应收我们为徒呢,你就在那里瞎叫,先生生气了我看你怎么办。”

     “先生实际上早就默许收我们为徒了,只是嘴上不说罢了。”

     “你怎么知道?”

     “我的洞若观火神功…”

     “切~”

     夷吾微笑着跟着也不说话,忽然看到前方一块巨石横在当前,说道:“你们看。”

     三人细看巨石,这块巨石将整个山脚围了起来,巨石上山峰高耸入云,险峻异常。如果想绕过巨石从后山上去那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看来还真绕不过去。

     重耳咂了咂舌头道:“这山甚是凶险啊,莫说是人,纵使是猴子,怕也难攀上去啊!先生他老人家是为难我们吧。”

     “你那么多废话,如非难事,先生怎么会考究我们一番。”林未之轻蔑道。

     重耳仰头上望,见那山腰有处突出,说道:“要不我们去找些绳索,扔了上去,试着攀爬。”

     林未之说道:“哪有那么长的绳索,即使是有,谁又能扔那么高。”

     夷吾则道:“我们绕着石头往前走一些,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缺口可以登上去。”

     “夷吾大哥说的不错,我们先过去再说。”林未之觉得夷吾建议靠谱许多,于是跟了上去。重耳也笑着跟了上来。

     三人往山峰东北方向走了几里,往上仰望上去,这时看得真切,在极目处,果真有一片石崖平台,上面长了几根沉香,树木不高但枝繁叶茂。众人找到目标,精神为之一振。

     但此处也找不到能登上去的缺口,三人又是沮丧起来。夷吾提议,三人分头行动,沿着山脚再查看一番,众人均觉得只好如此,于是重耳独自往北面查探,而林未之照顾着夷吾往东面查探。

     一炷香功夫,林未之这个方向回来仍然找不到可行之路。两人正在沮丧间,见到那边重耳也跑了回来。林未之着急的问道:“怎么样,找到没有?”

     重耳黯然说道:“唉,没有找到,这如何是好啊。”

     林未之以为真是如此,也是焦急的左顾右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夷吾则对重耳最是了解,佯怒道:“重耳,你说实话。”重耳哈哈大笑,林未之这才知道上当,追上去敲打重耳的脑袋,重耳左闪右挡,在这山间两人相互打闹起来。夷吾在旁边笑盈盈看着说道:“好了好了,我们找路要紧。”重耳这才恢复正经道:“从此处往北面绕几里路程,有一个往下山谷,行到山谷下方隐约能看到一条山路可以直接爬往山腰上。”众人这才高兴的往北面行了去。

     走了几里路,果然如重耳所说的,下到山谷以后,见有条山道上行。那山道上行至一处山林,穿过山林后如柳暗花明盘延伸出,直至山腰,虽然小路坎坷,仍不好走,但毕竟能通行。三人互相扶持着,往山道上爬去。

     一路无惊无险,三人惊叹这壮美的高山绿林景色,互相说着闲话,不一会儿功夫也爬到了山腰上去。

     转了一个弯,正好看到那处山崖平台,那平台上果然郁郁葱葱的长了几株大叶沉香树。林未之走到沉香树前仔细查看,见那沉香树树皮暗灰平滑,纤维坚韧,树叶椭圆形,和书中描述相符,说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大叶沉香了。”她又转到树丛背后,仔细在草丛中翻查起来,查找那九死还魂草的所在。重耳跟了上去,也装模作样的在一侧东望西望。

     林未之笑道:“你又懂个啥。”重耳装作一本正经道:“这不跟你学嘛,这看着已经拜师成功,我琢磨着先生他老人家的本事渊博深不可测,怕跟不上形势,人说笨鸟先飞,我先再师姐着学些基础。”

     林未之笑道:“你倒是有心。这九死还魂草啊,有一种特殊本领。在旱季之时,它能倦缩浑身草叶,行如假死,在雨季之时,又伸展周身枝叶,获取滋养,因此又叫回魂草。神农本草经中称它能祛五脏邪气。”

     重耳惊讶道:“乖乖,这么厉害,死了都能活?”

     林未之见他好学,也是高兴,后来林未之问过扁鹊,知道当日自己祛蛇毒的药桨中,既混有这九死还魂草之浆液。林未之正想告诉他这草药用于治疗恢复外伤创口最是有效,忽然看到前方有一丛草叶,那草分枝丛生,草叶扁平浅绿并微微卷缩,正是九死还魂草。

     林未之兴奋道:“就是这个了!”。众人也是高兴,没有想到那么顺利就找到先生所嘱咐的草药,同时感慨林未之的博闻强记。

     这时重耳眼珠子一转,心里想到:这九死还魂草听师姐如此一说,定是草如其名,先生取来八九层用来救治那要死的铁鹰骑士。而沉香木取来多半是给二哥固定伤口,或者治疗自己不眠之症。他心中转了几个念头,心中有了计较,随即说道:“师姐,你看现在已过午时,我们抓紧时间分工采集草药,你与我二哥去取那沉香木,我来收集这个九死回魂草。”

     林未之和夷吾哪里想到重耳那些诡秘心思,当下应承了,各自取药。

     过了一个时辰,各人把自己的所取药材放到药筐里,看那日已偏西,有说有笑结伴下山去了。

     三人按着原路返回,进了院落里,将采的药草木料整齐放置在院落里的地面,然后规规矩矩的并排跪在扁鹊的面前等待发落。重耳心中有鬼,看着扁鹊射来的眼光忽然紧张了起来。

     扁鹊眼中闪过一道智慧的精芒,随意看了看地上摆放的沉香木和九死还魂草,心中已然明了,淡然的说道:“未之,你听好。沉香木性辛微温,具有行气镇痛、温中理气功效,你削些木渣研磨成粉制成木香,在旁边点燃熏焚,香薰之气可以平缓神志,具有提神醒脑、舒缓情绪之功效,亦能安神催眠,治疗重耳那不眠之症。”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重耳一眼,又是说道:“在那沉香木之木芯之中,有沉香之脂油,收集起来涂在那铁鹰之士烫伤处,对于皮肤灼烧的复原具有奇效。而那九死还魂草你去熬来,敷到夷吾的伤口处,这九死还魂草又名长命草,对跌打损伤性出血和特别是刀伤、蛇口伤最为对症。”

     重耳听到扁鹊这一讲,早已听得冷汗淋漓。他本来以为那九死还魂草是救治那铁鹰骑士让之起死回生,采摘的时候在草中混了一些其他草木,而他以为沉香木是为了为二哥固定伤口,却最终反而是为了治疗那铁鹰骑士。自己自作聪明,完全把草药用途领会反了。此时他跪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想要说出实情又不知道如何说,但如若不说又怕夷吾用了那混了杂草的九死还魂草出甚严重的岔子。他滚在地上,心中又是沮丧懊悔,又是担惊受怕。

     扁鹊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老夫行医多年,药物是否纯正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你那小小心思只能骗骗小孩子而已。”

     重耳看扁鹊早已明察,百般懊悔,脸红青藏道:“弟子知错了,请待弟子再行上山去重新采摘了来。”

     扁鹊又叹一声道:“为医者,必当先具佛心。先医己心,而后医人!如若医者都以趋利为目的,关系好的则多剂与人,关系不好的则减量配之,怎么能福泽世人呢?”

     “弟子知错”重耳再次磕头认错。

     众人听得大汗淋漓,均是懊悔不已,重耳懊悔自己自作聪明,林未之懊悔听了重耳的安排,而夷吾懊悔没有阻止三弟的造次,两人均对重耳怒目而视。重耳知道自己犯下大错,也是耷拉着脑袋。

     “再则我木系道法喜条达而恶抑郁,宜疏通而不能满溢。我看你仇怨之气填满胸膺,如何能装的下我木性条达的气息?难啊。”

     “都是弟子的错,和师姐二哥没有任何关系,请师父责罚我。”重耳倒是敢作敢当。

     扁鹊神情缓和了不少,但也不再言语。

     重耳心知犯下重错,沉默着站起身来,背上工具自行回到那天沉峰上重新采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