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6 蜀中奇缘—初试医术
    这出了趟门出了那么多风波,也许是心有余悸,后来几日也未再缠着扁鹊跟着出去。

     就这样又过两日,林未之不是看看书就是帮着扁鹊做做家务。院里养了两鸡一鹅,没事的时候她就坐在门槛,看着它们发呆。毕竟是少年心性,这几日不出门,又想着出去转转。

     家务并不是很多,喂喂家禽,提两提井水,简单的一日两餐,虽然做的也是不尽人意,但扁鹊乐得一个清闲,青菜淡饭他也吃得津津有味。每日吃饱喝足,扁鹊来了兴致还会在医术书上她不明白的地方指点一二。

     扁鹊作息非常规律,卯时出门,方到酉时方归,回来的时候总背着半兜她叫不上名字的草药。

     她看那草药颜色鲜艳,有的红的刺眼,有的紫的浓郁,还有的长着奇形怪状的彩色花朵。每次她问起,扁鹊只说是本地寻的特产奇草。一本《神农本草经》她也看了大半,这些药物她常与书中三百六十五种记载药物进行对比,有的能找到,有的草药形状奇特,色彩特异,却没有记载。她只是看扁鹊将采之药草晒干研磨,总是精确的按一定的比例成堆成团,放置于不同瓷瓶中存放。

     这一日吃过晚饭,扁鹊独自斟了一小杯,兴致很高,笑盈盈调侃道:“丫头,我看你做的饭菜和老夫比起来,清淡有余而味显不足,养身尚可补益却不足,这几日直吃得老夫浑身通泰,神清气爽。”

     林未之哪里听不出扁鹊话中有话,争辩道:“您老人家也算修道高人,何以那么在乎口中乾坤。内经中说世间万物皆可为药,而是药三分毒,毒药攻邪,还是吃得清淡些好。”

     扁鹊略显讶异,心道这小丫头不过看了几日书籍,就能引经据典,实则慧敏,笑道:“丫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毒药攻邪的下句是‘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菜肴须当五物俱之,五色助之,五味合之才能达到合而益身之效果。”

     林未之却不以为然道:“说这么许多,我看您老人家这些天来不也吃得津津有味,看您那碟碗,吃得比没吃过还干净呢。”扁鹊爽朗一笑,说道:“吃人嘴软,这丫头也学会顶嘴了。”

     次日扁鹊又出了远门,林未之回想昨日扁鹊嫌弃饭菜,越思越恼。想她刚来之时,扁鹊厨房之中无盐无醋,无酱无油,天天吃那青菜豆腐汤,咸菜腌肉碟。这几日来自己至少花样翻新,心中隐隐不服。

     她记得在书房一本偏方抄本中记载了一剂药方,名为茴香豆蔻散。那药方在书中记载具有开胃理气,暖中益阳的功效,在这秋日凉爽时节食用最是合理。不过她最看重的实则‘开胃’二字。林未之见这日天气晴朗,烈日朗朗,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由头,出门散心,顺便碰碰运气。

     那豆蔻和茴香林未之只是在书中看过,寥寥几行,只知一个喜潮,一个喜旱,但到底长得啥样她一概未知。这出了门,她漫无目的的在附近田间山地里瞎找,却又哪里找得到。

     这玉木村处在蜀中平原,到处是田地丘陵,那各种植物倒是长得葱郁茂盛。林未之随意走动,在这附近转了两个时辰仍无头绪,只好准备打道回府,心想说不好今日还得弄那青菜豆腐汤来吃,也无办法。

     正走入一片田野,她见有一处田地梗上围着一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

     林未之心中一惊,有了前日经验,不知道这些人底细,小心翼翼的绕道避开。又走了一截,发现那堆人好像在救治地上躺着的什么人,林未之心想既然有人受伤,怎么也得去看看,怎能见死不救,于是缓缓走去想看个究竟。

     走得近了,看到中间躺着一名老汉。那老汉五六十年纪,一身青布蓑衣,身着普通农汉打扮,此时不知死活,直挺挺的横躺在地上。林未之再看围着的众人中,前日那白衣少年在老汉身周胡乱搓揉,为那老汉救治。林未之见他不时为那老汉捏揉各处穴位,不时又去探他气息,感受脉象。那老汉身旁围了三三两两其他农家人观看,其中一个大婶在旁边抽泣,显然是那晕倒老汉之妻。

     林未之一看乐了,这少年前日还嫌弃人家农家人弄脏他衣服,今日怎么不嫌弄脏手在这里救人。见那少年似乎懂点医术,但他手法并不对证,慌乱中手忙脚乱,不得章法。

     林未之再看此处无遮无挡,虽值秋日,但蜀中此时却烈日炎炎,闷热异常。她再看那老汉面色赤红,呈昏厥状,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断,本能的上去摸了老汉的额头,又抬起他手腕按扁鹊教授的方法把了把脉。

     那白衣少年此时正在为那老汉按摩人中,这许久不生效果,他心中正自烦躁。抬头忽见一个女子又来插手,他见这女子面容不是那日呵斥自己之人又是谁,厌嫌的说道:“你别乱动,没看到我在救人吗?这出了人命难道你负责?”

     林未之被他一抢白,却不去理他,只问旁边另一个农家男子道:“这位大哥,这老伯是怎生晕倒再此的?”

     旁边那男子说道:“我也不晓得嘛,大家都在割麦子。就听到有人在喊,涂老汉晕倒了,我过来看就是这番样子了。”

     林未之凑近涂老汉细看,见老汉面赤身热,汗**襟。她再去触摸老汉脉门,不禁心惊,这老汉脉象洪大,虽身热但四肢冰凉,就算林未之初学,也知道这是暑邪上扰,清窍闭塞之象。

     那白衣男子紧蹙眉头,始终不信林未之能治病,说道:“你到底会不会?不会就闪一边去,不要妨碍我。”

     林未之皱着眉头道:“你才不会呢。我看你这样按压根本毫不对证,如误了时辰,就来不及了。”

     那哭泣的大婶听来不及了,更是哭得厉害,口中念道:“老头子耶,你怎么说死就死了哦,你把我留下来咋个办嘛。”

     林未之安慰她道:“大婶别急,老伯只是中了暑邪,暂时晕厥,只要现在治疗得法有得救。”

     白衣男子道:“你不懂又胡说些什么。你看这老汉面黄肌瘦,刚才我又问大婶,老汉一早没有饮食,又在田里劳作了整整一个上午,明明是因为营养不良晕倒,怎么会是什么暑邪。我已命人去取人参糖水,再按压人中、百会、风池、印堂等穴,自会缓解。”

     林未之听了心中也是打鼓,自己初学医术,这些不过是自己在书中自学,平时得到扁鹊指点教授倒是闻多识广。可这一肚子知识却从未实战。如果这次真是自己判断错误,那可不好,不过她再仔细看那老汉,心中默背道: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而散。

     思考片刻,林未之心中笃定,再不迟疑,赶紧将老汉扶起,吩咐旁人帮忙将他拖到附近树荫下。周围众人皆是淳朴村民,有人认得这女子曾跟随神医采药,也不想那许多,见有她吩咐就合众力抬起老汉,那老汉身瘦骨轻,不一会就被众人抬起置于阴凉处。

     那白衣少年怒道:“我说了已经做了安排,你还待怎样?”

     林未之手中不停,对他说道:“性命攸关,时间不等人,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的人参糖水取来之前先让我试试,如果不行再换你的方子。”

     白衣少年脸现鄙夷道:“这世道,女子都说自己会治病,真是世风日下啊。”

     林未之眉头蹙紧,心想这少年不可理喻,怒道,:“女子又如何,你不要瞧不起女子,如我这个女子今天真治好了涂老伯又待如何说?”

     那白衣少年嗤之以鼻道:“让你试试也无妨,你要是能治好这晕厥之症…”他想了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反正始终不信这比自己还小的小女子能治病,就说道:“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不过有言在先,在我吩咐的人参糖水来之前你要让他醒过来。”

     林未之笑道:“一言为定。”说完不再理他。

     这中暑形同而病别,林未之又是初学,不敢贸动,只是先叫人将老汉运到阴凉处散开暑气,然后仔细回想各种医书中记载。她思忖了片刻心中已有了计较。

     那蜀中潮湿多水,田野甚多。林未之向旁人要了个陶器,这些庄稼人常在田间劳作,均带有陶碗饮水,倒是不缺。众人看她拿着陶碗东奔西跑到处找什么东西,那白衣少年只是冷笑旁观,也不插手。

     不多时林未之就在一个村民指引下在附近地里找到一些生姜葱蒜。她随意扯了一些,又奔到附近一块田间,那田里的泥浆水被烈阳照了一个上午,温热烫手。林未之掬了一些这水田中的滚热的泥浆水,将那些生姜葱蒜在热浆水中捣碎和匀。

     林未之将那热泥浆水端了回来,到老汉身旁,用手捧着,一半在他脐间拥挤搓揉,一半强行灌到他口中。那老汉被突如其来的泥浆水呛了一呛,吐出一些,另外一小半仍是吞咽了下去。林未之耐心的又喂了一些,不断搓揉他的胸口。

     忙了一会,该做的都做完,林未之担忧的看着老汉,许久不见动静。这一炷香时间过去,见毫无动静,旁观的人大多摇头叹息。那白衣少年冷笑道:“这泥巴都能治病,我今天倒是见识了。”

     林未之心想这都按照扁鹊书中所描述的细节来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是。她想起什么,又在老汉人中穴,关元穴处用那剩下的热姜水按摩。

     这样又折腾了半炷香功夫,只见涂老汉脸色由赤转白,又由白转红,呼吸由本来的粗壮渐渐平缓下来。又过了一会,涂老汉才睁开双眼,悠悠醒转。看他醒后要起身来,林未之急忙阻道:“涂伯,你刚醒来,身子虚弱,躺下先休息一会。”说完在附近找了一些柔软草甸做成简易枕头,垫在老汉头下。

     众人见涂老汉醒转,这才纷纷赞叹林未之这回春的手段。旁边大嫂见涂老汉醒了过来,哭泣变为喜泣,上去抱住他的身子道:“老头子,你醒了啊。终于醒了,真是观音菩萨显灵,观音菩萨显灵啊。”

     涂老汉过得半响,才回过神来,听了旁边那大嫂说,这才知道眼前这俊俏的少女救了自己一命。他一双老眼中涌出泪来,说道:“哎哟喂,谢谢你了哦,这咋个好意思嘛,你一个女娃娃家家的,为了救我这个乡下汉,手都整脏了。”

     林未之听这老汉口中方言,觉得亲切,嫣然一笑道:“涂伯不要多虑,手脏了可以洗,可不能见死不救啊。”那老汉只是唠叨:“我一个庄稼汉子,又没钱,咋个报答你嘛。”

     林未之听了心中一热借用扁鹊用语道:“我杏林中人,个个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哪里会为了钱财。老伯你且回家好好休息,不要过虑。”

     那老汉兀自口中喃喃,被那大婶扶了起来,又对林未之千恩万谢后这才搀扶了回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