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1 蜀中奇缘—误入狼穴
    夷吾呵斥几句,令重耳向她道歉。重耳不敢违拗,只好过来随手作了一礼道:“姑娘莫怪,在下刚才失礼,还望恕罪。”他口中虽然如此说,却显得心不在焉。

     林未之本就豁达,也不再气愤,她又见两人口中言语,不像是普通乞丐,于是说道:“罢了罢了。”

     重耳见他轻滇薄怒的样子甚是好看,于是说道:“姑娘我见你穿着奇怪,但又生得好看,因此才与你开个玩笑。你来自何处?又姓甚名谁?”林未之本想作答,却又不知如何回答,反问道:“你又来自何处?又姓甚名谁?”

     重耳见他反问,倒是一呃,说道:“你不说我也不说。”说完拿起乞讨来得几粒水果就往嘴里送,顿时吃得果汁满流。

     她见他吃得香甜,不禁饥肠辘辘,腹中咕咕直响,不由自主的咽口水。重耳见她如此,会意一笑,递了一个柑橘过去。她本想矜持,手却不听使唤情不自禁去接了,送入口中。有一则有二,后来不待重耳送来,自己倒是去将他们碗盆中水果拿了大半吃了。

     重耳见她模样,有些好笑,说道:“姑娘如此饥饿,难道也是落难之人?”她思忖片刻,一则吃人嘴软,二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说道:“我忘了。”

     重耳惊讶道:“忘了?全部都忘记了?”

     她这才将自己忘记身世的事情为两兄弟说了,自从醒来也就一日时间,并不复杂,几句话就讲了个清楚。

     夷吾说道:“原来姑娘也是想去找扁鹊先生医治失忆之症。可扁鹊只是逢一才去集市行诊,这天色已晚,今日恐怕是不行了,姑娘可去扁鹊先生家中碰碰运气。”

     她说道:“你们也要去找神医医治吗?既然知道神医住处,为何你们又不去?”

     夷吾说道:“我兄弟二人两袖清风,如不找些礼物面见,有失礼数。”

     重耳说道:“我二哥就是如此,姑娘你倒不必如此拘礼,既然求医紧急,直接去找先生就行了。”

     几人又闲聊几句,起身准备回家。重耳见她脸现忧色,知道她的难处,说道:“这太阳就要落了下去,姑娘你独自一人太过危险,要不和我兄弟到我家中将就一晚,明日你再去寻扁鹊先生吧。”

     她有些踌躇,重耳夷吾一再邀请,她又确实无地方可去,只得从权。

     到了两兄弟家中,她才看到这哪里是家,不过是个郊外破烂的废弃山亭。两兄弟不知哪里找来一些破布破席将那亭子围起,勉强能遮挡风雨。夷吾又去找了些破席,单独围出一块,让她睡在里面,两兄弟睡在外面,三人各自睡下无话。

     她在黑暗之中迷迷糊糊,忽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自上而下,压得她无法喘息。她慌忙从地上弹了起来,仍然感觉这股气息让人烦闷无法释放,于是一把拉开席子从山亭里奔了出去。

     她抬头上望,天色阴沉沉的,忽然几朵乌黑的云障聚了过来,罩在她的头上。她心中害怕,拔腿就往密林中逃去,密林枝叶茂密,她慌不择路,见缝隙就往里钻。可那头顶乌云始终无法被摆脱,无论她跑多远都悬浮在她头顶,后来竟是生成黑白相间的点点乌瞳。

     那黑白相间的乌瞳越来越多,密密麻麻似有百道深黑的深眸紧紧的盯着她。

     她惊恐万分,不敢去看,只是吼道:“别跟着我!”可刚一开口,就觉得声音嘶哑,根本无法叫出声来。空中那密密麻麻的乌瞳化作一个怪物,向她压了过来,喝道:“林未之,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因你就在我的眼中,藏在我的体内。哈哈~~哈哈,藏之无用,藏之无用…”那声音幽怨绵长,似近又远。

     她只是在前方奔跑,那怪物紧紧的追赶,最后那怪物化作一幕黑暗如天罗地网向她全身罩去。她猛的一惊,吓得醒了过来。

     原来是场梦,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已是香汗淋淋。

     身旁重耳对着她傻笑道:“我说姑娘,你口中喃喃自语一晚说着梦话,害我睡得迷迷糊糊,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

     她惊魂未定,问道:“我说什么了?”重耳笑道:“你一直在喊‘林未之,林未之’”她口中喃喃:“林未之?”她记得那怪物确实叫她林未之,“难道我的名字叫林未之?”

     重耳笑道:“你也甭管那么许多,既然有个名字你就用,不然没有姓名也是不便。”

     夷吾此时说道:“这位姑娘,这时辰也不早了,我兄弟二人又去集市。你按着昨日我说的路线行去,再在本地询问一番,定能找到扁鹊先生。等我兄弟集满礼品,也随后再去。”

     重耳说道:“姑娘你自便去,如有难事再回来找我兄弟二人。”

     她见这兄弟二人虽然一个行事孟浪,一个稳重少言,却都是热心肠之人,心中感激说道:“多谢二位,后会有期。”

     夷吾重耳回道:“后会有期!”

     三人随即分道而行。

     别过兄弟二人,她循着山路按着姬夷吾说的方向行走。这蜀国山峦丘陵甚多,翻过一座山,又是个坳,小道蜿蜒盘曲,走了几个时辰她早已辨不得方向。

     此时行到一处山林之中,竟是完全迷了道路。她想找些本地乡民问路,可这山路僻静,始终未能遇到一个山中居民。这一处林木森森,出了一片林又进一片林,幽静的林中偶尔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的声音,林中各种山鸟叫嚷,密林遮日,她心中有些惧怕,只能随意乱转,想要早些走出这片山林。

     可不知这山林范围极大,她又走了几个时辰居然仍然没有走出去,但见这日已偏西,心中不免焦急。她一边找着出路,一边思忖不知是这神医真的住在如此偏僻之处还是自己走错了方向,无论如何太阳落山之前一定要设法走出才是。

     又行了数里,她发现前方有座房舍隐在深处,她一阵欣喜,心想至少有个落脚的地方。她朝着那处若隐若现的房舍行去,这时天已渐晚,霞光透过密林照了进来,显得有些诡异。

     走得近了,她发现原来此处本是个道观,见观外有座石碑,上镌刻着:金沙观三字。可除了这三字看着苍劲,这观外恒墙破败倒塌,庙宇破旧似废弃已久,庙外空无一人,唯独剩下一个破庙仍可遮风挡雨,她想有个地方过夜也好。随着走近那破庙,隐隐有人谈话的声音传来。她心中一喜,只要有人就能问道路,正要迈了进去。

     只听观内有个粗豪的男人声音说道:“何不直接做了他!我们那么多人,还怕他一个老不死的干嘛。”

     另外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道:“我看你小子是不知道他的厉害,能称作道玄五圣人之一,你以为是轻易叫的!”

     她在庙外忽然听到如此言语,心中一跳,背上升起一股寒意,心想这是遇到歹徒了,赶紧一个侧身,躲在庙门之外。

     那粗豪的声音说道:“那怎么办,在这破地方待了大半年,连只鸡都没杀过一个,我这手痒的紧。马老大你也想想办法,这随便立个什么功劳回去也好学人家封官拜爵。”

     那马老大似乎是众人头领,斥道:“参狼怪,你一天就知道个打打杀杀的,现在我们拜入李旗主门下,成了正规部队,要讲究章法。没事你动动脑子也好,还以为在河西时杀人抢劫那套。要立功就要立大功劳。”

     马老大不再理他,向另一个人问道:“黄羊怪,你打听的怎么样?”黄羊怪的声音有些细小,说道:“我已经打听过了,这周围人口中所谓的神医就是秦缓那厮。他每月逢一则去黄龙义诊,平时不是出门采药就是帮人出诊,定是旗主要找的人。”

     马老大思忖片刻道:“旗主命我来探下秦缓的虚实,这人倒是找到了,可这秦缓听说神功深不可测,我们不可轻举妄动,先将摸清那厮的底细再说。李旗主如此信任于你我,可不能将此事办砸了。牦牛怪,你选个时机,将这封信笺送给秦缓,顺便探探他手中虚实,记住,一定要谨慎。”

     那叫牦牛怪的声音声如洪钟,应了一声道:“这啥东西?”

     马老大怒道:“你管它啥东西,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说了你也不懂,老是婆婆妈妈的。对了,你就告诉他这是我们尊主给他的,旗主说只要说了这句话,他定会中招。”

     那牦牛怪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答应了。

     原来这四人早年在河西一带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人称西羌四怪,四人各自按自己部落名字自称白马怪、牦牛怪、参狼怪、黄羊怪。这四人在当地无恶不作,后来一次趁着秦晋互相用兵,兵荒马乱之时,看有个粮队经过,鬼迷心窍起了贪心,约着去劫货车。

     岂料那次负责运货队伍头领正是李醯,李醯随手就将几人收拾了,正要砍杀。这四人哪曾料想遇到个硬茬,跪在地上不断告饶。李醯见这四人各怀绝技,有些本事,就收入麾下。这四人行事毒辣倒甚合李醯胃口,后来这四人随着李醯加入黑冰台,一起主持左旗。

     此次这四人受了李醯密令,进入蜀国办件大事,他知这四人本领高强但却行事不按章法,严令众人定要严守秘密。

     再说她在这破道观门外听这四人对话,心中惊惶,又不知如何是好。她虽然失忆,却也不傻,知道遇到一伙贼人,寻思着怎么逃脱才好。她小心翼翼移动脚步,想要神不知鬼不觉逃开。

     此时听到那马老大又说道:“要办成这件大事,我寻摸着光靠我们几个还不够。黄羊怪,你办事最是稳重,你拿着这块豹符,去梓潼哨点调一队铁鹰骑士来。”

     黄羊怪语带踌躇道:“铁鹰骑士那是右旗的部队,这…”

     马老大说道:“你去就是,如那领官不领情面,就拿李旗主压他一压。”黄羊怪只好领命。

     她在门外小心移动,移到墙角被阻了一阻,她心中慌乱,脚下不慎碰到一个破瓦。那瓦片破旧,本就脆弱,经她一踩,咔嚓一声轻响了一声。

     这破庙旧无人打理,甚是荒芜,那屋顶常有群鸦世代为巢,她踩破瓦片,这碎裂轻响虽然声音不大,却在这静谧的林中异常清晰。那群乌鸦受了惊吓,只听得四处鸦声大噪,千百只乌鸦在空中飞鸣来去。

     马老大听屋外忽起躁动,恶狠狠吼道:“是谁!”

     她心知暴露,再不迟疑,拔腿就跑,往这一个方向只是狂奔,不敢回头。那马老大出了门来,见有个白衣女子正要没入密林,哪肯放过,手起镖出,一根黑翎激射而出。她在前方奔跑,忽听身后嗖嗖破空之声,之后腿上一麻就摔倒在地。

     那参狼怪几个纵越奔了过去,将她如拎小鸡般提了起来,提到马老大身前,笑嘻嘻说道:“是个娘们。”

     她心中又是惊惧,又是激愤,加上刚才奔跑脱力,听到此话就晕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