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8 蜀中奇缘—铁鹰骑士
    一个时辰的功夫,重耳也就自天沉峰行了个往返。这次回来重耳当然是认认真真将那九死还魂草采了一整萝,其中再不敢参杂任何杂物。此时日已斜下,众人到厨房各自吃过饭,到院落中各自忙着倒也无话。

     夷吾和林未之又将重耳一顿教训,重耳自知理亏,哪敢争辩,只是埋头受教。林未之见这重耳不争不辩,倒不习惯,笑道:“看来还是先生厉害,平时无论如何你都要争个赢,想不到今日先生简单几句话,倒让你改了心性。”

     重耳苦笑一声,经这一事,他反而有些觉悟。从前所学,均是砍砍杀杀的道法,如今自己心性未定,要想改头换面,确实是难。重耳若有所思,去将那九死还魂草洗净,用煎药器具煎好并按照扁鹊吩咐揉成药渣敷到夷吾的伤口处。夷吾立刻感觉一阵清凉,伤口的隐隐作痛感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均是暗叹扁鹊的妙医圣手。

     而林未之按扁鹊说法,将沉木砍开,果然发现每段沉木之中都有小许间隙,间隙中有少量的树脂。她将那些树脂收集起来,也有小半碗之多,但见那树脂透着微光,黄绿粘稠,心想如此药物也只能通过扁鹊之能才能办到了。

     林未之见重耳还在一旁生着闷气,而夷吾刚敷完药草又不太方便,只好自己端着这半碗沉香油走到那铁鹰骑士身旁。那铁鹰骑士半眯着眼睛,痛苦的神色减轻了许多,但仍然躺在那薄薄的被褥里无法动弹。

     林未之心中感悟,这个世上之人既分彼此,敌我分明,但自然之中那些草药却并不分彼此互相挨着生长。无论你是王公贵族还是街边乞丐,用的药物却是如出一辙。自然之中不管是树木花草,均不分彼此不卑不亢的就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这些互相争斗的芸芸众人,岂非可笑。林未之愈发对扁鹊从心底里佩服,原来万物不分彼此,分彼此的是人心。

     林未之将那铁鹰骑士的伤处拨开,见那些烧灼之处虽然封口,可周围脓水点点。她将这沉香油小心翼翼的涂抹在各处,这伤患处甚多,林未之每次上药,均累得汗流颊面。那铁鹰骑士见林未之香汗淋淋,眼中泛起一丝复杂的情绪。

     林未之见他可怜,涂完伤口以后,又去厨房盛了些水和饭菜放到他身旁,说道:“如果你觉得没有那么疼痛,可以吃点东西。”

     那铁鹰骑士眼神木讷,从中透出些感激,对着林未之点了点头,嘴上想说一声谢谢。但他的嘴唇只是怒了努,始终没有说出口。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在这种境遇下,更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林未之看他想说话,但又没有说,只好说道:“你不要说话,先生医术高明,照此治疗,应该很快就能好的。”林未之安慰他说。

     那人看林未之要走,始终想道一声谢,心中着急,终于说了出来,但仍然说不出一个谢字,却说出这样一句无关的话语。

     “我,我排行老五。”

     那人说话有些嗫嚅,看着林未之的神情多出一些善意。许是许久未曾开口,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但声线很细,声音中带了些许稚嫩。

     “排行老五?那你叫什么?这没有名字叫着也不太方便。”林未之也来了兴趣。

     “我没有名字。”

     重耳在一旁磨着沉香木,正自郁闷,听到那铁鹰骑士说话,嘲讽道:“他们那种嗜血之徒哪会有什么名字?都是野蛮人而已。”

     那铁鹰骑士对重耳本就极有敌意,此时两眼圆睁怒狠狠的盯了过去。

     “你吃了我啊!来啊,我和你单打独斗。”因为那九转回魂草之事重耳被扁鹊说骂了一番,他后来一想,这归根结底还是这铁鹰骑士所至。重耳此时气极,站了起来手挽两袖,作势就要打斗的样子。

     林未之瞪了重耳一眼道:“你别再闹腾,磨你的药去,等会先生看到我看你不掉层皮。”

     重耳委屈道:“师姐,你就别维护他了,你别看他现在委顿在地可怜兮兮。这种人平时在战场上,他们那股嗜杀凶狠,你是没看到。”

     实际上重耳说的也没错,铁鹰骑士个个都是擅长竞击搏斗之士,一般的部队如非数量数倍于敌,遇到铁鹰,那几乎是没有任何胜算。而且铁鹰骑士最是以意志刚毅著称,只要领命,即使是断胳膊少腿也要凶狠的以拼命姿态去完成任务。当年陈完那两千骑兵个个身经百炼,可称天下无敌手,陈完敢带着这两千骑兵深入敌营重围,那也是自信自己的这只铁军。岂料遇到铁鹰,那战场局势立即变得凶险异常。

     “你别理他,你刚才说你没有名字?”林未之却未见过那些战场厮杀,她最是怜悯弱者,继续饶有兴趣对他问道。

     “没有名字,我在军中编号是二十七。”原来铁鹰骑士都以编号相称。

     “那你家里人如何唤你?”

     “我,我家里人都死了。”

     林未之默然。那铁鹰骑士补充道:“村里得了瘟疫,他们都得了病,只有我活了过来。”林未之顿时不知道该讲些什么,怎么能想象这名年纪不大的孤儿,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尝过多少酸,吃过多少苦,又当上这铁鹰骑士,在那浴血沙场的生涯里受过多少伤痕,甚至面临异常残酷的死亡。

     望着这名面色青涩但神情刚毅的少年,林未之更生出一份想保护他的感觉。想着自己记不得往事,什么家乡亲人也是一概不知,形同孤儿,顿时与这名少年有一丝亲近感觉,这种感觉又像是早就有的。

     林未之柔声道:“既然你排行老五,那我以后就叫你小五吧。”

     那人见林未之声音柔美,眼中湿润:“多…多谢姊赐名。”

     林未之见他呼唤自己为姊,更觉亲切。一直以来,林未之无亲无故,众人之中,扁鹊是个让人尊敬的慈祥长者,重耳他们比自己年纪大,这小五虽然新识,可年纪比她小感觉又自不同。林未之感动之际不禁温柔的搓了搓小五的头,形如亲姐抚摸弟弟的头一样。

     小四眼神显出一丝温柔,甚至憨厚的笑了起来。

     林未之柔声问道:“你怎么会当铁鹰骑士的?”

     “全村的人都死了,没吃的,就报名参军了。”

     “你为什么不读书呢?”

     “家里的钱都葬父母了,没钱。”

     “那你可以做些其他营生过活,为何一定要到参军杀戮呢?”

     “参军钱多,割一个头就有五两呢。”

     秦军近年通过黑水的大力推行改革,军力大涨。秦国的士兵只要取得一个头颅就能换取五两的秦币,而斩获敌人军官一个首级,就可以获得一级爵位甚至外加田顷私宅。通过这些军功的激励,秦人争当入伍,难怪秦军能和天下争锋。

     林未之却是蹙紧了眉头,小小年纪就嗜杀成性总是不好,说道:“小五,你能否答应姐,以后少杀人。”

     “那对方要杀我怎么办?”小五经历惯了那战场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之残酷,如稍有慈悲想法,可能性命都没有,如果战场之中不杀人,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重耳一直在旁侧耳倾听,听得两人温柔闲语,那心中如猫爪抓挠一般,此时抓住机会就嘲讽道:“本性难移啊本性难移。”

     林未之瞪了他一眼,重耳只好悻悻然转过身去。

     “如果遇到对方要砍要杀,可打伤他就是了,何必非要彼此置于死地。”林未之说道。

     小五茫然的点点头。姬夷吾此时说道:“师姐说得是,如果世间人人都如师姐所想,真会少了不少仇怨。”重耳也在一旁懒洋洋的附和道:“师姐说的对,师姐说的是金玉良言。”心中却不以为然,这刀光剑影中如何能轻易做到既能自保,又能留得对方的性命呢,这世上可能只有圣人能做到了。

     说圣人圣人就到。此时扁鹊从里屋走了出来,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笑呵呵道:“我这院子可是越来越热闹了,想安安静静看会儿书都不成。小娃娃们在聊些什么呢。”

     林未之最是灵巧,笑嘻嘻的走上前去说道:“我们就聊些家常而已,就等着先生出来教诲我们一番呢。”

     “恩,未之乖巧,又甚是良善,如这世间人人都像你这般想,那真如师尊所言,世间清明了。”

     众人都俯首称是。

     “我看今夜月淡风清,最是适合修道运气,你们也跟我一起定定心性吧。”说完就在院中原地盘坐,静心纳气起来。

     众人大喜,知道扁鹊要当众讲道,能亲身听圣人当面讲道修行,那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的福分。众人赶紧照着样子,原地盘坐起来,静听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