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7 蜀中奇缘—新仇旧恨
    战圈缩小,重耳几人更是躲闪困难。那牦牛怪一个扁担砸来,端的是呼呼生风,重耳连忙侧身卸力,饶是他反应奇快,仍旧是一个不慎腿上中了一招,砸得他腿上骨肉生疼,口中哇哇直叫。

     那一众使剑的铁鹰骑士,利用三怪进退攻守的各种间隙,将手中利剑不断往战圈里乱刺。夷吾见脚下青光一闪,也不知是哪一把剑,抬起脚来就躲,哪知另一把剑锋在侧面刚好回勾,夷吾脚上本就有伤,躲闪不及,脚背上被勾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林未之见这战圈越来越小,重耳、夷吾、小五几乎与自己肩背相贴护着,她心中焦急却又别无他法。此时她随手一摸,摸到囊中那块凤凰玉符,心中不知为何想起小白,可又一转念这小白早已举家迁走此时又如何能来相助。心中忖思着现在这种危机时刻,只有先生前来才能解围。可先生如今远在玉木村中,又怎能及时知晓。

     林未之见护着自己三人均已是勉力支撑,这战局稍有不慎就会崩溃。她心中胡思乱想,想着各种念头,又试着按扁鹊教授之法,不断尝试运行体内真气,可仍不得章法。

     岂知这林未之在战圈中焦急,白马怪在战圈外观望也是惊愕。他本想轻易拿住这几个嫩头青,使扁鹊投鼠忌器,却不曾想出了这等咄咄怪事。

     白马怪见自己的手下三怪再加上这数名铁鹰骑士足足战了半个时辰仍不能将对方拿下,心中暗骂,随手掏出一枚黑翎,运上毒气,就朝眼前战圈内激射而来。

     那黑翎是李醯独有暗器,李醯见白马怪道行勉强够了,于是传了于他。

     这黑翎是由水母之毒侵泡七日制成,凡是黑翎之毒所伤之人几秒之内就会窒息而亡,最是恶毒。

     此时只见那黑翎疾入战圈之中,不偏不倚,正好往林未之后脑飞来。

     林未之及夷吾均背向黑翎来得方向,尚未察觉倒罢了。重耳则看的真切,苦于此时架着压力巨大的扁担,无法分身,心中只是叫苦,大叫一声:“师姐小心!”。

     而小五眼中闪过一抹惊惶,他怎会不知那黑翎的厉害,放着前方一拳袭来不挡,回身想去扑挡。小五扑得急了,脚下一个趔趄摔了下去,他索性将自己的头顶伸了过去,挡在林未之后脑之处,见那黑翎飞来,如一流星穿过,他眼前白光一闪,心知无法避开,心中凄然,双眼紧紧的闭上。

     正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众人听战圈前方传来“不可,住手!”。那“住手”二字尚未喊完,前方另一枚黑翎疾驰飞来,往那白马怪发出的黑翎撞了过去。众人只见一颗黑影闪过,速度快得惊人,越过白马怪头顶闪入战圈。

     众人还未来得及看清,那战圈后方又是凌空青光一闪,一道青灰色强光从反方向嗖的一声掠过众人头顶,亦是往那黑翎撞了上去。这道青光来得更快,像是一股青气包裹着一翩草叶,后发先至也进了战圈。

     两个方向来的暗器,加上白马怪发出暗器,在林未之和小五身前半丈处相遇,三者重重撞在一起,但听噗的一声闷响,只是电光石火之间,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白马怪那块黑翎被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得失了准头,只见那黑翎在空中折了个急弯,向那战圈内一铁鹰骑士急速飞了过去。那铁鹰骑士知道黑翎厉害,大吃一惊。他身体壮硕,却也灵活,猛然间见黑翎飞来,身体微侧试图躲闪。但黑翎速度更快,噗地一声射入了那铁鹰骑士的右手臂上,铁鹰骑士惊呼一声重重倒地。他倒地之后,顺着惯性滚了两圈,这才爬了起来,茫然四顾。

     众人只看到这瞬间过后的结果,至于后发先至的两枚暗器如何而来,又如何将那黑翎撞飞,均未看清。众人“咦”了一声,包括白马怪在内,均是惊诧莫名。

     一刹那后,尘埃落定。战圈前后两个方向各奔至一人。

     战圈后方来人道袍飘飘,步态悠闲,竟是扁鹊。而战圈前方来人却是身形猥琐,一双三角眼不太对称的布在眉间,眯成了一条线,那人在战圈外站定,怨愤而警惕的盯着扁鹊。原来这人竟是黑冰台右骑主李醯。

     西羌四怪见李醯驾临,纷纷退到其身后,恭敬的跪拜行礼,连姜屯长也带领众铁鹰骑士退了回来,齐向李醯行了军礼白马怪见了李醯,急忙脸上挂媚,迎了上去,低头哈腰的说道:“旗主,您老人家来了。”

     李醯斜了他一眼,厉声说道:“我再不来,你都要翻天了!”白马怪哪敢有半句辩解,立刻额间沁汗,哈腰说道:“是,是。”李醯冷哼了一声,道:“以后再和你算账”。

     白马怪被李醯这一训斥,汗如雨下,不知如何弥补,只是在一旁低声将此地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向李醯讲述。李醯听在耳里,脸上却是喜怒不显。

     此时那中了黑翎的铁鹰骑士,也是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鲜血淋淋的伤口,脸上惊魂未定。众人知道那黑翎的厉害,奇怪这黑鹰骑士怎么还能站起来,都是讶异,难道白马怪大发善心,暗器上并未上毒?

     空气中却有一股淡淡的草药异香弥漫。李醯望了那铁鹰骑士一眼,眉尖微微一挑,心忖原来扁鹊发来暗器叶草中定是预先混有解这黑翎水母毒的解药,碰到黑翎之时早已将黑翎上的毒解了。

     林未之看到扁鹊,高兴的迎了过去,牵住扁鹊的衣袖说道:“先生,您可终于来了。”重耳夷吾也各自松了口气,走了过来,给扁鹊行了礼。小五则退了两步,站到林未之身边。

     扁鹊打量众人,见除了林未之外,多多少少带有伤痕,但见小五受伤最重,浑身乌青点点。扁鹊看众人均是外伤,暂无大碍微笑道:“我要是还不来,我看你几个小娃儿就要倒霉罗。”

     林未之牵着扁鹊衣袖,忽觉无比心安,眼中涌出泪来道:“先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扁鹊哈哈笑了两声,看向李醯,作了一揖,道:“原来是李太医,多年不见,您胃口可好啊。”

     李醯一听“胃口可好”四字,一股无名火气由下就往上冒,差点就就破口开骂。李醯心中虽怒,脸上仍然勉强带笑道:“巫医秦缓,也是名不虚传啊。”扁鹊听他反讽,也不生气,只是微微一笑。

     这两人一来一回,嘴上已过了一招,均是注视着对方。李醯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双三角眼饱含着怒火,心中郁愤难当。扁鹊却是神色平淡,心中没有任何波澜。

     李醯此时那阴森森的三角眼扫过扁鹊一方众人,当他那不怀好意的目光扫到林未之的脸上之时却停了下来。李醯死死的盯着林未之那张脸,心中惊疑不定,虽然之前有所猜测,可当他亲眼看到林未之之时,心中还是惊惧。

     在这黑冰台一众人中,西羌四怪自是没有资格见黑水,就是那姜屯长也是级别太低,从未见过黑水。此间只有李醯见过黑水,此时他看到林未之,见她那脸形,五官不无一处与黑水相异,只是黑水年纪大了二十多岁,神情中冷若寒冰,而林未之脸庞中略显稚嫩,神情中多了一份柔和和灵气。

     众人见李醯神色阴晴不定,均不知他在想些什么。李醯当年始终想不通扁鹊用何种妖法将黑水的病治好。他那气怒憋闷了十余年,胸中仇怨激奋,此后数年只是修炼道法。他医术本也高超,修道也是直窥八重亚圣境界。只是这修道犹如登山,爬山容易登顶却难,他虽然勤勉,可始终过不了最后一道坎。

     在修道之余,李醯还终日研究毒术和暗器,却又另成一绝。在黑冰台众高手中,李醯最是心狠手辣,办事密不透风,逐渐获得黑水的信任,数年前被黑水提升为右骑主。这次他被派来对付扁鹊,自然心中欣喜,这日日苦修,等了十余年,就等这么一天。

     当年和扁鹊拼比医术败下阵后,李醯始终不明白扁鹊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治病。他暗中派人调查扁鹊,却惊奇的发现原来扁鹊和黑水果然早前是同门师兄妹,他断定两人关系不浅,却只是猜度,不敢确认。如今看到林未之,他自觉自己的猜测十分倒是应了九分,怪不得黑水严令一定要这小女人活着,原来还真是这么一桩。

     当下李醯忖思着等会大战之时,怎么又能治住扁鹊,又能保得林未之周全才是。

     李醯想及此处,狠狠的说道:“秦缓,当日你如此对我,今日我们就来个了断。”

     扁鹊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从始至终,他就没有把李醯当做仇家对头,淡淡的问道:“我又如何的对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