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3 同门相残—勤王之师
    洛邑北,河阳。

     此处西接秦地,东临卫国,北往晋国,南到洛邑,可谓是四战之地。陈完身骑高头骏马,奉了晋公之命,率领一只晋国的勤王部队前去勤王。此时他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带领这数万晋国武卒向洛邑进发。大晋武卒均是红襟作底,衣甲裹身,陈完身后数万武卒浩荡逶迤,犹如红龙盘曲。

     此时行军至黄河以北,这正月天气,咋寒咋暖,黄河水刚解冻不久又是零星的冻上了。眼前滔滔河水在散落的冰块上泛起簇簇浅黄的浪花。

     陈完勒住了马缰,脚下高大的白马会意的嘶鸣一声,停了下来。他身后长蛇般的队伍跟着陆续停了。黄河河畔寒风阵阵,左军老将军赵夙,右军将军毕万列于陈完两侧,副将申生领着一队骑兵列得整整齐齐,并排于后。一众亲兵簇着主帅警戒,那盔缨飘舞连绵数里,军容整肃。

     “洛邑形势如何?”陈完对申生问道。

     “回禀将军,据探子来报,卫国、南燕联军已经到达洛邑以东,此时在偃师杂营,和洛邑对持。”申生答道。

     这副将姬申生乃晋国太子,此次晋公拨了数万军队,以陈完为帅,赵夙,毕万分领左右二军,浩浩荡荡逼向洛邑勤王。士大夫里克又力荐太子申生作为副将跟随陈完,在军中历练。太子申生也是干练,晋公早年聘陈完为太傅传授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及公子夷吾三兄弟礼乐射御,六韬武略,重耳及夷吾年纪尚幼,而申生则年轻气盛又是聪慧,很受陈完喜爱。此时申生脚踏骏马,一身殷红甲胄显得英姿勃勃列于陈完身后。

     陈完又问道:“秦军方面又如何?”申生早已将各方情报摸熟,此时胸有成竹答道:“秦军勤王部队昨日已经到了安邑。想那安邑有重兵把守,秦军定会走水路而下。如今我军先一步而到,等我们过了黄河,拒他于黄河北岸,那这勤王之功就是我晋国的了。”

     陈完听他说得意气风发却不言语,他心中总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此处领了晋公之令来勤王抗卫,岂知秦国不约而同的也发兵来勤王,晋公怕秦人领先,不断催促陈完行军。而根据斥候探子的消息,秦人部队行军优哉游哉,好似散步一般。这哪里像是勤王,陈完只觉得他们在等着什么。

     忽然一快马从行军后方疾驰而来,行至陈完身前翻身下马拜倒:“启禀主帅,秦军一使者送来战书。”

     “战书?”申生吃惊道,这秦军和己军都来勤王,虽然相互隐有敌意。可双方至多为了争夺勤王之功,怎么秦军会主动向晋军挑战?申生赶紧上前一把将战书抢了过来性急的扯开,见那战书上八个大字娟秀有力,似是女人笔迹:欲取古经,回头一战。

     众人看了战书,都是疑惑的看向陈完,均不知这秦军搞什么鬼。

     陈完默然不语,此时看向南岸方向的洛邑,眼中迷离,回想数年前在他下山之前,南山别院之中和道玄真人的谈话。

     “你还是决定提前下山?”

     “弟子考虑清楚了,明日一早就下山。”

     “为师问你,勇者何解?”

     “气之所至,知死不辟,勇也。”陈完想起道玄真人的教诲,犹豫片刻又补充道:“斩白虎战蛟龙,是匹夫之勇。而临大难而不惧且仍具仁心,才称得上是圣人之勇”

     道玄真人叹了一声道:“你对于六韬之术最是感兴趣,自你拜我为师,这二十余年的以来勤修苦练,也颇有所得。为师看你这些年来苦学太公之谋、言、兵,在火脉道行修为上又已初窥圣境,尽得我火德神功真传。以你现在的造诣,却也是可以下山。但你下山之后,切不可躁动心急。为师知你对黑水盗经私逃之事很是耿耿于怀,料你下山后定要去找她麻烦。你生性耿直,为师知劝你无用,还望你今后好自为之。”

     想起道玄真人的嘱咐,陈完眼神中抹过一丝犹豫。自从拜别师尊下山以后,陈完官拜晋国上将军,聘为太傅,位列三公,助一方诸侯攻城略地。可他并无得意之喜,自觉始终未有片功可炫,不敢回到蓬莱面见师尊。

     如今果如道玄真人所言,这天下大乱,正可建功立业。当年小师妹盗取岳麓阁《连山奇术》,私自下山,陈完最为气怒,立誓要将《连山奇术》夺回,归还师尊。那《连山奇术》是《连山》附本,相传是伏羲时一神秘筮人所著,记录上古奇术,当年黑水在南山别院之中数次相求,道玄真人却均是不允。

     陈完收回思绪,眼中逐渐坚毅起来,他望向南岸,眉尖一挑,道:“就此下寨安营。”

     申生脸显迟疑,道:“此时天色尚早,何不趁早过了河,在南岸扎营?”陈完沉吟片刻道:“不急,卫、南燕联军在洛邑东面扎营与朝廷军对持,一时之间,还攻不进去。你增派数支侦查队伍,再往西面探寻。如秦人有任何异动,直接来报。”申生领了命,脚下踏马,奔驰而去。

     陈完心中却另有所想,他总觉得此次秦军勤王,意不在周。实际上陈完对勤王之功也不是非常在意。那周王贪婪成性,不得人心,可谓是咎由自取,不然也不会有五大夫伙同王子颓造反作乱了。晋公勤王不过是为了建功立威,称霸一方以令诸侯罢了,这四处勤王之师敢情大多是如此想法。

     翌日清晨,扎营在河边的晋军军营之中,各自煮饭烧菜,炊烟缭缭。各营内士兵轮流吃完早饭,练兵巡逻,柳营试马。

     陈完中军帐旁,森严壁垒,帐中陈完正和众将摆弄着沙盘,绸缪帷帐。

     忽然,中军帐外一骑快马风驰电掣般由远及近驶来,那快马长嘶一声在帐前停当,马上斥候翻身下了马,口中高声呼道:“急报!”那斥候对帐外卫兵亮出令牌,被允进入,直接冲进帐内,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顺势跪了下来,报道:“启禀主帅,前线有紧急战情!”右将军毕万眉头紧锁,正要呵斥,陈完一摆手止住说道:“有何情报,快讲。”

     那斥候也不等战报军情呈上,说道:“今日丑时,秦人不知从何处越过安邑,袭占了我军河阳大营,将我军屯在大营里的粮草尽皆焚毁了。”

     申生大惊失色,怒道:“此话当真?”那侦察兵道:“属下亲眼所见,当时秦军正在大营里点火焚粮,属下这一队兵士均是看得真切。我一众正商议着折返来报,不慎被秦军发现,幸好属下马匹甚快,这才逃了出来,其余士兵则…”

     “唉,”申生沉重地叹出一声,道,“前日秦军还在安邑,那安邑又重兵防护,本以为秦军会循水路下来,没想到……这都怪我思虑不周,小看了那秦军…”申生负责敌情侦查,这大部分斥候被他派往洛邑,却忽视了秦军动向,因此自责不已。

     陈完却摆手道:“太子殿下不用自责,事已至此,那秦人本就凶悍狡诈,是我误算了。”实事求是的说,陈完此次也是隐隐料到秦军会使些手段,因此来之前已经吩咐安邑方面加强城防。不曾料到的是,秦军一下战书的同时就突出奇兵,插入晋国主军背后,火烧粮草,截断行军退路,确实是棋高一着。

     申生将那斥候打发了出去,皱眉道:“这秦人果然是针对我大晋而来的。如此看来,秦军名义上是勤王,实则是卫燕一伙,用意在牵制我军。”

     陈完不语,沉思片刻问道:“我军粮草还剩下多少?”申生答道:“此次我军行得急了,粮草本就不多,如今只剩堪堪五日的量了。”陈完眼神很是凝重,半响不语。

     右将军毕万在旁,脸上显出古怪的神色道:“如此说来,我军粮草只剩五日,这还勤什么王,不如打道回府得了。”毕万自问无论资历能力都不比这中道入晋的陈完差了。此次他屈居陈完之下只作为右军将军本就不太服气,此时乐于见得粮草被烧,无功而返回去,这陈完定要被晋公不满。

     赵夙则道:“毕将军此话孟浪了,我军此次前来勤王,这稍一受挫就要打道回府,回去怎生给君上交代。”

     毕万阴恻恻看向赵夙说道:“那你说该如何办?”

     赵夙倒是说得干脆:“进则跨过河去,既然是勤王就要勤出个样子。退则杀入秦军,夺回粮道。”

     毕万不以为然道:“你这说了等于没说。我看你说勤王,嘴上倒是说得花哨,不过是想自己立功而已吧。”

     赵夙脸上生愠:“你…”这勤王之事在周室衰败以来,早就成了各诸侯国的口号。勤王要功劳要爵位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早不是什么新鲜事,谁还会真心想要勤王。只不过大家心里这么想,嘴上倒不会明说而已。

     申生心中着急,不理众人争论,不等陈完发话,急道:“我军现在唯有进和退两条路可选,其一是强行渡河,到得洛邑与朝廷军汇合,解决了粮草短缺问题,再行图后。其二是即刻退兵,趁着还有粮草一鼓作气夺回大营。”陈完笑道:“看你这语气,是主张后者了?”申生答道:“主帅明鉴,如退兵而去,无功而返不说,如粮道被劫的消息传了出去,军心士气大受影响,必要影响战局。而我勤王之师到了洛邑,自有粮草供应,那时我们再行折返,待那时,我军士气大振定能获胜。”

     实际上,陈完非常欣赏申生的分析,可就算到了洛邑,那周王昏庸,哪有什么多余的粮草。可此时陈完并没有着急,心中隐隐还有一丝兴奋。前番看那战书笔迹,陈完已经猜到秦军主帅就是黑水,如果秦军主帅当真是黑水,那择日不如撞日,所有问题都可在此一并解决。

     “军情紧急,我等是进是退,还请主帅定夺!”申生请示道。左右两军将领齐齐拜道:“请主帅定夺!”陈完此时心意已决,吩咐道:“传令下去,即日起,所有军营的粮草配给从一日三餐改至一日二餐,三日后改为一日一餐。”申生脸现担忧之色道:“虽然减少配给让部队多支撑几日,可如此一来…属下怕是军心不稳。”

     陈完朝他摆了摆手,缓步走向战地沙盘,又思考片刻道:“我自有计较,命令全军即刻休息,今日子时拔营,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往河阳大营行军。”申生看主帅军令已下,只得作罢正要出帐,陈完叫住又道:“你再去斥探,秦军此次主帅是何人。”申生得了令出了帐外骑上一匹快马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