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1 同门相残—洛邑闲话
    六年前。

     洛邑。

     时值正月,洛邑城中雪还未化,那城墙砖瓦上尽是白雪皑皑。此时刚开了城门,一名道家打扮的年轻人从洛邑东门官道上缓缓进得城中,官道两旁各路商贾、平民在城门口接受守城官兵的盘查,可进的少,出的多。

     正月的寒风仍然吹得萧瑟,不知是这寒冷的天气还是近日的人心惶惶,洛邑街头人头稀落。想那平王数百年前迁都定鼎洛邑,以定中而经营四方,当年洛邑是车水马龙,热闹喧哗。可如今这繁华的景象已是不显。大周辉煌屹立百年后,日渐萧条。

     那道家打扮的年轻人眉目清秀,一袭破旧的道袍邋邋遢遢,身后背着一块陈旧的木箱,手中执着一帜金幡,上面镌着:指点迷津。那道士本是意气风发,经历远途来到这洛邑城中,岂知那他好不容易排队进城,这才半日,又折返而回。

     原来年轻道士叫辛文子,在南山别院师从道玄真人。这年他道满下山,踌躇满志到处游历,企图觅一处好的依附,以图一展抱负,匡扶天下。可谁知这一路走来,见到如师尊所言,人间到处天灾人祸横行,天不仁,人无德,不免心中失望。这一路盘缠用尽,只好寻了一帜金幡,路途中做些算命看相的营生赚些盘缠。

     这一日辛文子想到洛邑来面见周王,碰碰运气。谁知他到了这王城王宫前,因为这几日有叛军压境,王宫戒备森严,他又哪里进得了王宫。那王宫外守卫见他一身脏衣破袍,就把他撵了出去。

     辛文子无奈,但见这城中萧条,王城破败,王宫上更有不详的氤氲飘舞,似有灾难之气笼罩。他不禁感慨师尊料事如神,忖思着这洛邑也不是久留之地,只好收拾行囊,另图出路。

     正要出城,辛文子兴许渴了,看街边有座茶坊,坊外飘着招牌:四海皆定。辛文子暗道了一声:好彩头。于是他随意找了个座位,对店伙说道:“掌柜的,来杯茶饮。”

     当时茶饮精贵,只有上层人等能享。那精品好茶大多从巴蜀地区长途运来,哪是普通人所吃得起。即使是这王城之中,这茶也是少数人的消遣。

     店伙看他一个穷相师,也不知道有没有银两,随意端了一碗冷水给他,也不招呼。辛文子笑了笑,却不计较,端起碗来就喝。

     街上大多商户已经关门闭户,只剩一些本地老店还开着。这处茶坊也算经营百年,颇有些老顾客。茶坊奉的茶大多为菽、姜、橘的混饮,即便如此,能来的都是有钱人家或商户大贾。

     此时店外寒风夹雪,掌柜的在堂上生了一堆大火吸引众客。店门外正好是洛邑主道,商客还算不少,客人不断涌了进来取暖,不一会堂中就坐满了人。后来实在没有座,掌柜的费尽心思,在辛文子旁边拼了一桌围坐了四人。那四人东一句西一句天南地北的侃着闲话,听着是外地口音,显是路过商贾。

     店外路过一群孩童,那群孩童口中齐唱着:“夏后殷商西东周,各地山川乱悠悠,黑白二气出世来,问鼎天下谁之手。”那群孩童童音稚嫩,唱得不甚整齐,嘻嘻哈哈从店外奔了过去。

     辛文子身旁那四人靠着窗边,听得真切,其中一个宋国口音的胖汉子说道:“听到没有?听说这童谣最近火的很。”另一个鲁国口音略带沙哑道:“你小声点,这年头,说不好就抓了进去。听说昨日东市就有个人因为议论这街井谣言被砍了头呢。”

     宋国口音汉子道:“你怕什么,现在又不是厉王的时候连话都不能说。人人都在议论呢,那人如今自个儿都顾不上,哪里有闲空来管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说完用手往上指了指。那鲁国人道:“说的也是,这如今的世道,也不知道要怎生变化,倒苦了我们这些商户。”说完摇了摇头。

     辛文子听旁桌说起当前政局,脸不变色,有意无意的听着。

     见开了话匣子,桌边另外一个越国口音的商客说道:“谁说不是呢,那日我带了货物返回,谁知货物运不出去,这趟看来要亏空罗。”那宋国人问道:“你从哪条路带货的?”越国人道:“东道不是封了嘛,我寻思着走晋国那条官道出去,谁知刚一过河,又遇到晋国人勤王封道,总不能翻山越岭吧。”

     旁边一个齐国口音的商客道:“这位兄弟说得不错,早几月那皮货还卖得甚好,可谁知碰上那王子颓造反,我那批货可比你多了不少,如今这货堆在城中运不出去,可将我害苦了。”顿时四人轮流叫苦不迭,生恐落于人后。

     那鲁国道:“那郑国边境戒了严,我们这一众回不去,你越国可走楚国过境,你又叫什么苦。”那越国人道:“这位兄弟有所不知,前一日南面官道也是封了,听说是楚国也来勤王,能走的话我还能不走吗。”宋国人道:“按你这么一说,四面八方都有勤王,这洛邑被围了个密不透风。还待说开了春将这批货运了出去,眼看着天气渐暖,货物生了霉气,可如何是好。”说完唉声叹气。

     辛文子听闻,心中恍然。这一路从东至西,别说是商贩车队,就是他这孑然一身之人都被盘查数次才得以进城。辛文子不禁摇头,心想这大周朝廷果然是岌岌可危了。

     那齐国人道:“你担心的是数月之后的买卖,而我那商队数十马匹现在连草料都买不到。如这月出不了城,以后连脚力都得搭了上去。”鲁国人道:“连草料都买不到了?”齐国人道:“你还不知道吧,这朝廷前几日早就将市内所有草料抢购了去,哪里还有。”鲁国人道:“说的也是,这大战一触即发,朝廷收购草料武器也是情理之中。”

     那宋国人对战情不甚了解,问道:“这城内流言四起,这日子没法过了,一会儿说要打,一会儿说讲和,你们谁知道的讲上一讲。”那鲁国人瞥了他一眼说道:“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又能知道个啥,还不是到处听说的。是卫国、南燕造反,又不是我们造反,我们又哪里知道。我只盼着要打早些打,免得这剑拔弩张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宋国人道:“你还盼着打来,万一这打过来兵荒马乱的,刀剑又不长眼,我看你哭都没地哭去。”

     鲁国人说得有些心急,道:“你又怕个啥,年初五大夫造反,还不是被打了回去。这次卫国、南燕再来,我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齐国人也是盼着早点有个了断,说道:“这位老弟的话的确不错,听说楚国、晋国、秦国都来勤王,就算卫国、南燕联合,难道还有秦国、楚国势大?我看啊,这次王子颓也是有来无回。”

     辛文子听他们说到秦、晋都来勤王,心想,听说师兄陈完下山后在晋国被拜为将帅,不知师兄是否也来了。辛文子不禁听得仔细一些。

     那宋国人却嘿嘿笑了声道:“你们真以为四处是真心勤王?楚国就不用说了,什么时候真心勤王过?他自己都称王称霸一方,这次过来岂是来勤王的?”再说秦国和晋国,一向就是面合心不合的,我看这次是凶多吉少喽。”

     齐国人被说得连连心惊,说道:“照老弟你这么说,这次还真会打到城里来?”宋国人摇头道:“这就看你我造化了。运气好,那卫、燕看秦晋勤王兵来了,可能稍许顾忌。就怕那卫、燕早就和秦晋楚串通一气,我看都是各怀鬼胎。”鲁国人急道:“那是来干啥?”宋国人没有说话,手上做了一个砍杀的动作。众人皆惊,倒吸了一口凉气。

     沉默了半响,那越国人才开腔:“这王上也是荒庸,如不是他强占人家园圃,这卫国怎么不造反。”宋人压低声音问道:“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占点地又算什么。”越国人道:“话是如此说,可你道王上占别人土地来干嘛?”宋国人疑惑道:“占来干嘛?”越国人说道:“听说王上饲养很多珍禽野兽,他占了人家耕地用来圈养这些畜生。”鲁国人接道:“这有何稀奇,当初五大夫作乱,不也是王上侵人房舍,占人田产。”

     宋国人摇了摇头道:“唉,这王上确实昏了头了,如今朝廷哪还有什么号召力可言,我看刚才那童谣可真要灵验了。”这时店外一队巡逻官兵列队而过,四人立即噤声不言。店伙此时来给四人掺满热水,道了一声:“四位客官,请慢用。”

     辛文子听了也是暗暗摇头,心想这周王如此昏庸贪婪,也难怪万众离心,四处要造反了。

     沉闷半响,见官兵走远,那鲁国人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说现在这世道,到底还能到哪里去算是稳定。就我那商行,这几年来年年亏损,再不寻个好场所,我看只有下乡种地去了。”齐国人笑道:“你以为种地还是个好营生?我一路过来,看那哪处又不是战事连连,那农家地里哪里等得出来半颗粟子。”

     辛文子在旁边一直听着,却没有答话,此时却感慨这一路到洛邑的路上,果然是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心中叹了一口气。

     听那宋国人道:“不过真要说,晋国兵强马壮,人多富庶,做些营生定能够多赚些。”那鲁国人却不以为然,说道:“我说是秦国好些,我听去过秦国的人说,去的人都可以分田分地。”宋国人辩驳道:“秦国远在边陲,那分的田地也是荒地,拿来作甚。”那越国人却说道:“听说这秦国和晋国同时来勤王,你说哪个会先到?”宋国人道:“晋国近些,晋军又有陈完作帅,那陈完听说和北方戎兵作战,接连胜利,手下有些本事,敢情应该是晋国先到吧。”那鲁国人神秘兮兮道:“那却不然,你们可知道现在秦军主帅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