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07 同门相残—借气运法
    陈完环顾四周,见自己一众身经百战的亲兵骑卫虽然暂时不至溃败,但对方铁鹰骑士极其擅长贴身游走搏斗,个个出招狠辣,而自己骑卫大多失去马匹,变为步卒杀伤力减半。此消彼长这战局变得不利于己方。

     再看那远处秦军应援的伏兵也黑压压的围了上来。东部右军毕生部虽然毫无动静,战场西面方向烟尘滚滚,似是左军赵夙部驰援而来,申生中军部也堪堪赶到与秦军一处伏兵接上了战。

     见己方围兵到了,陈完心中稍定。他心想这场仗关键还是擒住黑水,如敌方主帅被擒,自己仍有胜算。这战场上局势瞬息完毕,机会稍纵即逝,陈完暗忖只有早些制服了黑水才能扭转局势,于是大喝一声,又往黑水扑去。

     黑水见陈完来势凶猛,也不硬接,挥动银鞭裹住周身,寻机而动。一时间,两人刀来鞭往,一个脚下踏石成齑,手中大刀虎虎生威,一个鞭飞银舞,身姿轻灵,不一会功夫两人就拆了一百来招。

     陈完见这过了百余招不胜,心中焦急。他知黑水虽道力刚猛不如自己,可习得一身上乘的灵动柔顺的灵水功法,只是在自己身周游走,将一条银鞭舞得四处生花。这黑水心知无法在道力上取胜,只要见陈完刀式用到中途,就撤招游走,这一百来回合倒有一半刀鞭并未相碰。这表面上看陈完招招猛烈至刚,将黑水逼得四处游动,可陈完心知自己这样打法道力损耗太大,不多久黑水就会反而占到上风,必要逼她硬碰硬不能脱身才好。

     陈完心中意定,略收心神,暗运神功炙于刀上,那大刀烈焰腾飞,一记火德神功中的火焰刀法连招叠叠向黑水送去。黑水知他火德神功的厉害,运起灵水功法将银鞭护住周身,只是游走躲闪,企图耗他真力。

     陈完十八招火焰刀使完,最后一招招式用老并不抽刀回身,故意在肋下卖了一个破绽。黑水果然上当,此时银鞭被火焰刀逼得不能近陈完身周,黑水只得腾出右手,一掌向陈完左臂推来。陈完早有准备,见她上当,立即弃刀松手,亦是一掌迎了上去,两掌互相对了上去。

     两人此刻均是运上了十层功力,两股真力遇到一起,立刻沾住不能挣脱,形成道力互拼之势。陈完心中暗喜,看向黑水,却见黑水此时并不慌张,嘴角轻轻扬起,神情似乎反而轻松了起来,陈完由喜转惊,暗忖难道这黑水还有什么厉害后招不成?心中不急细想,只是催动真力。

     两人刚一互相粘住,只听身后一身惊呼:“师兄师妹不可!”原来辛文子在营前观看前方战局瞬变,心中又是矛盾又是焦急。这一方是自己尊敬的大师兄,一方是师门中最小的师妹。师妹纵然盗经有错在先,可毕竟同门,又不忍帮着师兄同门相残,心中举棋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辛文子远远望见两人缠斗激烈,终于下定决心上来劝阻。他在师门中轻功最好,几个纵跃在乱军之中左闪右躲就行到两人身前。他见两人忽然两掌相对比拼真力,心中惊惧,知道这比拼真力之事最是凶险,比到最后总有一人非死即伤,于是惊呼劝阻。

     但这两人真力一旦沾上又岂能轻易分开,此时见到辛文子,黑水手上道力输送不停,嘴角一扬轻蔑说道:“原来辛师哥也到了,你是要帮着大师哥一起来欺负我吗?”辛文子则道:“师妹,你这又是何苦。我下山之时,师尊告诉我他对你早已原谅,只要你即刻回头,将经书归还,我想大师哥也不会再为难你了。”黑水脸上闪过一丝诡色,不置可否。

     陈完却怒道:“师弟,你和她多说什么,她这盗经下山十年,如有悔过之心岂能等到现在。”辛文子道:“下山之时,师尊对我说起这《连山奇术》中的巫法精深艰涩,凭师妹的道行无法修行,如非圣境道行,绝不可能发动。还望师兄好生与师妹说理,让她将经书还回就是了。”

     陈完哼了一声,又催动一股至阳刚猛气息过去,心中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多想。辛文子在旁不断劝说,黑水陈完两人却是不理,双方催动各自真力在两人掌间不断蓄积。

     两人本就师出同门,道力更是同宗同源,虽说水火不相容,但此时两股真力气息在两人强大的对压之势下,合而为一,水乳交融。这股道气蓄积到一定程度后,一会从黑水体中推出流入陈完体中,那股强大气息在陈完数道经脉之中轮个大周天后又推出送入黑水体内。如此反复几次,这股道力越来越强,水火阴阳二气互环互抱,两人身周一会冰冷如入冰窟,一会火热如在火炉。

     陈完心中暗想,这半柱香的气息比拼,虽然黑水道力稍逊于己,但黑水灵水功法似小溪流淌源源不断,这灵水功的修为又是机巧灵活,而自己的火德神功修为虽然猛烈刚强,却消耗巨大,如双方相持不下,自己反而吃亏。心念自此,陈完强吸一口气,檀中涌动,将运出气息加强了几分,想早些结束这比拼的局势。

     顿时陈完身周烈焰腾吐,气浪炽烈。那炙热的道力逼到黑水一方时,黑水感到一股至刚至阳的强大气息袭面而来,那气息进入自己体内,几乎没有支撑得住,身子晃了几晃,心中暗想:这师兄功力果然刚猛,如不是自己暗运灵水功阴柔护体,现在可能早已支撑不住。

     黑水将陈完推过来的真力在道心中转了几圈,圆融合并后,不再迟疑,将这两人的强大道力暗运到黒域大法中,向前方推了出去。这黒域大法是连山奇术中的一项上古奇术,黑水引了陈完真力比拼之前就暗自运起。这黒域大法甚是难以驾驭,如非强大的圣境道力的倾注,绝不可能驭起。黑水觉得火候已足,遂将两人纠缠的真力引入这黒域大法中。

     一时间,陈完忽然感觉自黑水体内涌出一股更加巨大劲力,这劲力气息逆转,异常古怪,自己从未见过。陈完暗道糟糕,隐约觉得上当,赶紧收功护住自己气门。陈完心中心念急转,将整件事情前后在心中闪了一遍,为何这黑水主动邀战自己?为何黑水不惜用自身为诱饵引自己正面交锋?为何黑水不惧与自己互较真力?这种种疑惑在陈完心中不断闪过,难道这黑水目的根本不是战场,而是,自己?

     这心中还未透彻,只见黑水一声暴喝,身周黑气暴涨数倍,一股强大而陌生的气势从黑水掌中反推出来,陈完赶紧气运丹田,此次毫不犹豫将毕生功力注入迎了上去。

     岂知自己的真力遇到这黒域大法的劲力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反而自己被一股反噬之力侵入经脉,顿觉心中一阵搅动,烦闷之气上涌,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那股强大的气息从两人掌中弥漫出去,升腾在四周空间,越积越多,在战场上空形成一道乌黑的气团遮天蔽日,如乌云压顶。辛文子惊呼道:“黒域大法!”陈完强行闷了一口血,眼中怒火中烧,愤然道:“你果然在练这经中巫术,我只是想不到以你这等功力也能催动出黒域大法…”噗嗤一声,陈完又喷出一股黑血,显然内伤已深,连说话都显得吃力起来。

     黑水则面露喜色道:“今日我能催动这《连山奇术》中的黒域大法,还要感谢大师兄你至刚至阳的真力相助。”

     辛文子见陈完受伤不轻,再不迟疑,将两掌抵住陈完背上的风门穴,迅速催出自身真力输送到陈完体内。陈完只觉得从风门涌来一股极其纯正、厚重敦实的真力补了进来,胸中烦闷立刻缓解不少,黑水那强大的气息也被挡在掌外。这三股亚圣境界的真力来回纠缠,三人身周十丈内形成一道强大的气障无人能近身。气障之外申生中军部队、左军赵夙部队、秦军伏兵部、陈完亲兵、铁鹰骑士团已经混战在一起,战场上杀声震天,硝烟弥漫,打得难解难分。气障之内三人比拼真力无声无息,却更加凶险激烈。

     有了辛文子的助力,陈完压力顿减,稍缓心神道:“你主动下战书引我来战,又以自身为饵引我进你的陷阱,原来你一直志不在打赢这场仗,而是想引我和你对决真力,然后借我的真力发动黒域大法。我百密一疏,唉,黑水,你好心计啊。”黑水嘴角一翘,笑道:“大师哥功力深厚,心思慎密,哪能中我的计啊,这明明就是师哥你故意成全小师妹罢了。”

     陈完听她暗讽,更是气愤,将那火德神功运得烈焰腾空,再加上辛文子厚重的真气道力,两股真气加在一起何等惊天动地。可这强大的劲力遇到黒域大法的劲力始终如纳入空海中,悄无声息。那黒域大法却如出笼的野兽般饥饿的吞噬着一切周遭的真气道力,吞噬得越多,这空中的黑气就越盛,最后连成一片,在这双方战场上空肆掠,四周飞沙走石,暗如黑夜。这黒域大法一经发动,自会收集天地戾气形成强大的黒域大阵反噬周遭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