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章 从哪里吐槽才好
    现实职业是护士的26岁女性契约者,她与高管青年是旧友,或者说,是旧的床友。

     对于现在这种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年轻人都会以还不到结婚的地步为挡箭牌,所以南斗骨头啃、北斗**什么的,都是司空见惯的。

     不过护士她真的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能遇上那晚的他。

     那晚真的很让人迷醉,但是早上醒过来之后,整间屋子只有自己,还有床头上的百元钞票让护士感觉有些空虚。

     再次相遇虽然刚开始有些尴尬,但是护士很快就想明白了。

     在这活死人横行的世界,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还是身材长相都不差的女孩子想要活下去的话,如果不依靠他人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高管青年是一个很好的依靠对象。

     护士也不是什么天真的少女,她知道,想要获得高管青年的庇护,必须要表现出自己有用的一面,要不然自己的位置说不定立刻就会被其他更加年轻貌美的女性给挤掉。

     幸好,初始的技能让自己不用当一个废物花瓶。

     技能:《静音结界》lv-,1,静音结界!全听不见!可以形成一个半径为5米的圆形结界,结界范围之中的一切声音都会湮灭。每次释放初始消耗2点精神力,之后每持续10秒消耗1点精神力。技能冷却时间为15分钟。

     第一次看这个技能的时候,多少也玩过一点游戏的护士的第一反应就是,完蛋了,自己的技能和废物没什么区别。

     但是待到高管青年拿出枪的时候,护士知道,自己有用武之地了。

     以马格南为原型的改装枪械眼镜王蛇狙击左轮,优缺点都继承了下来,其中最危险的因素,就是——声音超大。

     一枪下去,跟开了全图嘲讽差不多。

     如果是危急关头用这东西,那区别只是“现在不想死,但是一会儿就要死”和“现在就死”而已。

     但是静音结界的出现,让这把枪有了使用的可能性。

     知道了护士拥有这个技能后,高管青年立刻认识到了护士对自己掌控队伍的重要性。

     甜言蜜语不要钱地甩了过去。

     女人嘛,都吃这一套。(前提是你有颜值和小钱钱)

     释放一次静音结界,最少都要消耗3点精神力,而护士她的精神力,初始4点,100%加强后就是8点,能够短时间内提供两次十秒钟的静音结界。

     而护士的精神力恢复速度非常的缓慢,三四个小时左右才能恢复1点精神力。

     之前高管袭击秃兄的时候,护士的精神力才勉强恢复到4点。(之前在校内用了两次结界)

     这一用下去,护士只觉得头痛欲裂,眼睛都开始冒金星了。

     精神力下降到1点就是这么的危险,如果是0点的话就直接翻白眼没商量了。

     之后,枪就被军曹的碎蛋脚夺走了。

     一方面在心里面痛骂离队的秃兄和军曹,一方面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去路了。

     没有武力威慑那还庇护个毛啊?

     所以,趁着驶入失去,死体还没严重爆发,还算安全的阶段,护士自告奋勇地去收集补给。

     自己私藏一些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应该没问题,如果幸运的话,能够找到防身的武器就更好了。

     带着这样的期待,护士没有一丝防备的直接进入街边的一座小型超市,推开了大门。

     然后……

     一记来自钢管的力劈华山,正中护士的后脑。

     护士眼睛瞬间一黑,剧痛袭来。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估计这一下就要去掉半条命,好点的后果,都是昏迷不醒。

     但是所有的契约者,身体都被主脑数据化了。

     而数据化的意义,就是所有能力,都能以数据栏显示的那样,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普通人的攻击力,会因伤残等原因,越来越弱,输出和蚊虫叮咬没什么区别,但是契约者不是,就算hp只有1点,该打出的伤害也一点都不会少。

     护士的初始体质是4点,强化后是8点,拥有80hp,而那一棍,直接打掉她47点hp,还进入了晕眩状态。

     但是,她还没死,不过,如果她还清醒的话,她会知道,有时候,活着,比死亡还要惨。

     昏迷的她像麻袋一样被人扛走了,扛着她的人,是一个身形臃肿,手持钢管的屠夫。

     暴徒!某种意义上比死体还要危险的敌人!

     男人遇上他们不用说,基本是有死无生,还会被搜尸扒个精光。

     女人遇上他们嘛……估计想死都难……

     ……

     “对面两支警用手枪,三支霰弹枪,而且再次增员了七八个人,不好突破啊。”

     搜查了一圈,发现后门也被堵了的军曹神色严肃。

     看了秃兄照射出来的暴徒属性,其他人都有些沉默。

     不好搞啊,不光火力压制猛,近战拼血猛,组团出来还有属性加强!

     刚刚军曹的那一枪如果不是触发了暴击,或许那个暴徒还死不掉呢。

     “有什么办法可以引他们落单着进来么?”

     马超有些焦躁,虽然之前的尸潮也很可怕,但是它们可没有枪,跑的也不快。

     这些暴徒就要凶猛多了,还他娘的有枪。

     作为现实世界的普通人,枪械的震慑力还是无可替代的。

     还没等其他人做出反应,秃兄突然指着门外的半空中。

     “那是啥?”

     一个高速旋转的燃烧着的瓶子状物体。

     “该死!燃烧弹!大家退后!!!!”

     军曹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是高浓度酒精类饮品做出来的**,而且用枪打碎也没用,反而会扩大燃烧范围。

     军曹本能的一个转身前滚翻,其他人也是有学有样,向网咖里面缩去。

     可是,秃兄没有动。

     他依旧傻傻地看着划着优美抛物线的燃烧弹越来越近。

     危险!

     所有人都冒出了这个念头。

     但是秃兄他捏住塑料勺子就这么向斜上一划。

     清脆的玻璃触地的声音。

     切口异常平整的,还塞着燃烧毛巾的细瓶口孤零零地掉在地上。

     秃兄顺手接住了盛满液体,没了瓶口的玻璃瓶。

     凑过去闻了闻……

     然后这货竟然喝了一口。

     “呸呸呸!!!比医用酒精还难喝!!”

     秃兄把瓶子随手扔出了门外,对着墙角一顿吐口水。

     军曹他们都看傻了。

     我们应该先从哪里吐槽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