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章 伪物、烟花、垃圾扫除
    “我才是这次的主考官!他是冒充的!”

     男子愤怒地指着沙多斯。

     “他是人面猿,一种可以模仿他人面孔的魔兽,你们看!”

     男子将手中的布袋甩到地上,里面赫然有一个长相与沙多斯一模一样的猿猴尸体。

     考生们开始窃窃私语。

     因为跟沙多斯也是头回见面,对人面猿的情报也是初次接触,所以所有人都动摇了。

     “你身上的伤是哪来的?”

     这是秃兄突然问道。

     “是他突然袭击,把我打伤的。”

     男子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愤然回答道。

     “猎人不都是很厉害的人么?会被猴子打伤么?”

     秃兄一脸的问号。

     “对啊,猎人都是强大的人物,职业猎人,而且还是考官,怎么可能被区区一只魔兽偷袭成功呢?”

     酷拉皮卡显然也反应过来了。

     有人带头,就有人附和,从众心理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通用的。

     考生们隐隐对这个自称主考官的男子形成了包9↖,围圈。

     这个男子感觉到气氛不对头了。

     就在他有转身的前兆之时,图图突然扑了上去。

     疯狂乱抓!

     唰唰唰数道残影,男子的脸上顿时多出了数十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男子惨叫着,反射性地一巴掌拍向图图。

     半空中的图图无法接力转身,眼看着就要被打中。

     砰的一下,一只拳头突兀地出现在男子的胸口处,由胸口处开始扩散。

     然后整个身体如同血肉烟花一样,喷洒到空气中。

     一些类似动物皮毛的碎片掉落在地上。

     顺手把图图塞进了怀里,秃兄没事儿人一样转过头。

     “继续?”

     秃兄摊了摊手。

     “啊,咳咳,误会解除了,大家准备跟上我吧。”

     咳嗽了一下,掩饰了自己尴尬的沙多斯说道。

     说罢带路,众人又开始跑了起来。

     “秃兄你好厉害!!!!怎么做到的啊!?告诉我吧!!!”

     跑动着的小杰兴奋地喊着。

     你个死孩子,看到活物在眼前被打成烟花第一时间竟然是问怎么做到的?

     果然是天然黑么?

     “你的手套里不会装了什么奇怪的装置吧。”

     之前已经累了个半死的雷欧力表示强烈怀疑

     因为对小杰感到好奇而半路加入的银发猫眼的奇犽同学开始怀疑自己所学过的暗杀知识了。

     明明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出彩,由上至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是刚刚的那一拳,奇犽知道,自己中了,绝对会死……

     “不科学……按照人类能够击打出得最大力量,再结合猿猴类的身体结构数据,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这种烟花般的效果啊……果然哪里不对。”

     酷拉皮卡你又开始纠结了。

     铲子男已经认定了秃兄这货绝对是转生者没跑了。

     其中要数最惊讶的人,要数“好人”。

     一直忠实地反馈着各种数据的可隐形侦查蜜蜂,在秃兄出拳的瞬间,直接当机了三只,剩下的那只直接给出了“力量测定不能”的反馈。

     “好人”很清楚,自己的侦查蜜蜂属于很高级很贵,但也物有所值的高科技产品,测定个契约者数据什么的基本不在话下。

     当机加测定不能的反馈让“好人”知道了。

     这个光头的力量峰值至少也在150点以上。

     这已经是能与“好人”本身同样级别的力量特长者才能够拥有的力量了。

     而且从出拳的速度上来看,敏捷也绝壁不会太少。

     “好人”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有老对手请人来对付自己了。

     不能轻举妄动。

     “好人”很快就调整好心态,从最开始的高高在上转变为谨慎对待。

     这也是“好人”的一个优点。

     还有一个人将秃兄的行为看在了眼里。

     脸上有着水滴和星星印记,身姿妖娆的西索,注视着秃兄的背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刚刚那个光头,一瞬间的爆发力几乎与窝金持平……不,他要远超过窝金!

     而且,他还没有使用念!

     多么甜美多汁的果实啊!

     啊~~好想……好想现在就吃掉他~啊~~~~

     跑动中的西索喘息着,喘息着,全身上下都透露出兴奋地气息。

     前方跑动的秃兄顿时浑身上下一寒,冷汗瞬间就布满了脑壳。

     为毛有种菊花被瞄准了的错觉?

     先不管秃兄那**的错觉。

     越往湿地内前进,越觉得地形诡异,迷雾也渐渐地变大,笼罩了所有人。

     而且沙多斯口中的珍兽也开始增多起来。

     能够使人产生幻觉的迷雾蝶,潜伏在地底连人带岩石一口吞的潜地灯笼鱼,缠绕猎物的蛛丝会变得比水晶还要硬的水晶蜘蛛,踩上就会发出媲美手雷爆炸的地雷菇。

     考生的人数在飞快的减少着。

     不过,还会更少。

     因为忍不住果实美味的西索已经打算清除点儿杂草,稍稍发泄自己的欲望了。

     “让我来做一些主考官应该做的事情吧。”

     这样说着,舔着手中扑克牌的西索直接冲向了虽然英勇但是毫无意义的考生们之中。

     简直可以说是割草无双。

     普通的考生,连一合之力都没有。

     全部都是要害被划开,一击毙命。

     西索手中的扑克牌化作一道道优美的曲线,肆意收割着生命。

     然后停在了一只红手套上。

     西索眯着眼一看,夹住自己手中扑克牌的正是窥视了半天的秃兄。

     本来还在队列前方的秃兄一脸的尴尬。

     无他,唯迷路尔。

     这货只是单纯的迷路而已,不知不觉竟然开始原路返回。

     “杀这么多人,很开心么?”

     看着地上那么多血还未冷得尸体,秃兄皱了皱眉头。

     和秃兄上个副本虐杀暴徒不同,秃兄对那些对自己有敌意的人毫不留情,但是这种几乎没有理由的杀戮,秃兄不是很喜欢。

     “阿拉~怎么能说是杀人呢……我只是很普通的在处理垃圾而已~~不过……”

     用力抽了一下,发现扑克被捏得死死地西索很干脆地放手,

     然后喉结猛地上下蠕动着,好像看见珍馐美味一样看着眼前的秃兄。

     “我啊,最喜欢看的就是愤怒与奋斗的背后那畏惧死亡的表情,不知道你会带给我什么样的快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