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章 风滚跑
    “大哥!求收留!”

     闯入店内的马超来了一个滑铲下跪,顺势抱住了啃肉包的秃兄大腿。

     这货就没有尊严么?

     秃兄嘴里的肉馅都差点掉下来。

     军曹也反射性地把枪管塞进了马超的马嘴里。

     这根枪管还能要了么?

     “你咋跟来了?”

     秃兄之所以没在离队的时候叫他,正是看到了他当时的犹豫。

     做事太优柔寡断的家伙,之后肯定也是墙头草一类的角色。

     他们的顾虑太多,脑子里全是“稳妥、安全、值不值得”这样的关键词。

     并不是说他们的做法是错误的,只不过秃兄做事要更加直白一些,相对就不是太喜欢扭扭捏捏的家伙。

     “墙头草的角色,队伍是不需要的。”

     虽然军曹抽出了枪管,但是枪口依旧对准着马超。

     唔啊!这帮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马超的内心是崩溃的,之前在车上不是已经同意庇护自己了么?

     但是说到墙头草这件事,马$6,超却又莫名地振奋了起来。

     马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无视枪口的威胁,眼神坚定。

     “哈!?墙头草!我这个人,号称文坛常青树,zheng界洪金宝,突出一个灵活,岂止是墙头草!根本就是风滚跑!360度自由旋转无死角!只要你足够吊!别说有风吹,就算没有风我也能跪着往你那跑!”

     说罢,双腿一屈,再次抱住了秃兄的大腿。

     ……我擦,你丫的还要不要脸?

     面对马超自黑无极限的回答,秃兄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

     从来没见到这么无耻的家伙,想必人类没有进化出尾巴就是防止你这种人到处摇吧……

     “谢谢,啊,谢谢。”

     马超坦然地接受了鼓掌。

     军曹的眼神有些茫然,他有种看到克鲁兹曹长的错觉。

     ……

     “啊!”

     “啊~”*3

     正在大快朵颐的秃兄、军曹和马超到推门进来的两个人后,有些惊讶。

     正是在三人之后离队的桂言叶和毒岛冴子。

     果然补给的吸引力要超过赶路么?

     “你好。”

     毒岛冴子笑容温和,点头示意。

     “幸会。”

     秃兄擦擦嘴边肉汁,双手抱拳。

     桂言叶依旧是生人勿近的样子。

     或者说,她的手就没从锯刀柄上移开过。

     你要干嘛?

     秃兄生怕对面这家伙一个没忍住抽刀砍过来……

     因为关于主脑空间的种种是禁止向副本内npc透露的,所以就算再厌恶,桂言叶还是必须与秃兄交流。

     至少,拿到接下来的线索也好。

     桂言叶和马超的离队是自发的行为,所以并没有触发“分歧”的任务。

     擅自离去使他们的幸存者团队声望大幅度下降,没有特殊事件发生的话,基本也就与主角队伍失去交集了,但是他们同时获得了7天的自由时间,以及“契约者编号000000有着后续任务的相关线索,请尝试与他沟通。”这样的提示。

     虽然不知道编号000000是谁,但是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秃兄那标志性的光头。

     带着“应该就是他吧。”的想法,马超率先抱住了大腿,而桂言叶则是决定,先接触,再决定,自己应该不会一见面就砍了他。

     因为有着黑历史,所以桂言叶基本把所有的男人都划入了不可交流的范围。

     但是她隐隐察觉到了,这个主脑空间,貌似可以完成她梦寐以求的那件事,而前提就是完成主脑空间布置的任务。

     所以她才会强忍不适,尝试与秃兄接触。

     令桂言叶意外的是,秃兄很爽快地就告诉她,去东区警察局看看。

     接到主脑通知的桂言叶知道,秃兄并没有作假。

     男人都是不可靠的!

     桂言叶并没有露出感激的神情,反而立刻警惕了起来。

     “你想要得到什么!?”

     桂言叶退后半步,压住刀柄。

     毒岛看着反应异常的桂言叶,虽然没有配合摆出架势,不过站在了一边,一副掠阵的样子。

     “得到什么?你有什么?”

     秃兄就像没看到警惕的桂言叶一样,再次拿起鲜肉包,嚼~嚼~

     “我……”

     桂言叶身体微微抖动,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自己现在拥有的最大筹码,估计也就是这具身体了。

     让所有女人羡慕嫉妒,让所有男人垂涎欲滴,的这具身体。

     远远缩在角落的马超同学的眼中,有着一丝对她身体窥视的贪婪,但是很快就散去了。

     因为这个风滚跑很明白,就算是她以身体当条件,也是绝对轮不到自己的。

     马超对于自己的定位还是很清晰的,至少目前,自己还是谨慎做人为好。

     “所以说小孩子就是麻烦,擅自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他人身上。”

     秃兄不耐烦地摆摆手,一副“一边儿去”的做法。

     小孩子?他还认为我,是,孩子?不是可以侵犯的女人?

     桂言叶下意识地低下头,因为两块山峰的阻挡而根本看不到脚面。

     自己,还是个小孩子?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另有所图,还是说,他真的是这样去想的?

     不行!头好痛!!

     突如其来的剧痛侵入了大脑。

     手中的锯刀无力地滑落在地,桂言叶抱着头,跪坐在地上。

     突然发生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有些莫名。

     毒岛连忙上前温柔地抱住了桂言叶,并且有些责怪地瞪了秃兄一眼。

     我好像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被瞪了一眼的秃兄转过头看向军曹,眼中全是询问。

     军曹看了看秃兄的属性,好像也没有什么“嘴炮”之类的技能。

     略微思考了一下,再结合一下以前在秘银看过的资料,然后张开了嘴。

     “或许,她只是一个在生活中经历了很多痛苦和磨难的好女孩,才会有这种反应,想要恢复的话,应该找一个真正爱她关怀她的有担当的男人才可以。”

     军曹完全是照本宣科,嘴里的东西全是资料上写的(某大龄女军官感悟),他本人几乎完全不能理解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秃兄一拍手,恍然大悟。

     “就是说,被流氓骗得很忧伤,需要找个好男人嫁了来恢复hp,是这样没错吧!”

     话音刚落,桂言叶的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貌似脑袋更痛了。

     秃兄收获到毒岛的鄙视,军曹的不解,马超的卧槽。

     “我说错了吗?”

     秃兄,你说的并没有错,只不过,太直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