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想钓帅哥的女安检员
    “哈哈哈!......”

     第一次,冷风对着女警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女警花从冷冬的笑容中发现了浓浓的不屑,心中恼怒。

     她也有些后悔刚才的话了,那是弱者才会用的,除了撑场面没有一点实际的用处。

     冷冬这样的人,恐怕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心虚。

     “说吧,怎么检查?”冷冬不愿与女警纠缠,时间真得不多了。

     “脱下你的斗篷!”女警花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冷冬脸色一变。

     “你可以不脱,但是今夜也别想坐地铁了。”女警很得意,自己终于扳回了一城。

     她发现冷冬几次看向安检口机器上的时间,就知道冷冬有急事,她正好拿准了冷冬的脉门。

     冷冬的反应证明了她的判断,让女警洋洋自得起来。

     不知为什么,女警此刻在乎的不是查案了,而就是要压过冷冬一头,让他在自己面前低头。

     “你确定?”冷东脸色难看地说道,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煞白,让人心疼。

     女警花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但很快,争强好胜的心思就压住了这个想法。

     “确定!”冷冬越是这么说,女警觉得自己就越是占据了上风。

     “你会后悔的!”冷冬轻声说道。

     但这轻轻的声音在女警看来,却是没有底气的表现。

     “我从不后悔!”死到临头,你还敢反过来威胁我,女警不屑地笑了。

     “你马上就会后悔!”冷冬低下了头,最后一次发出抗议。

     “我安静,从小到大都没有后悔过,这一次,也不会。”

     这是当然的,安静已经握住了自己的手枪,无论斗篷下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安静都不害怕。

     你的速度的确够快,但你比手枪更快吗?

     唰——

     冷冬不再说话,一把掀开了斗篷,露出了斗篷下的身体。

     安静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玉手无力地从枪柄上滑落下来,嘴巴,慢慢地张大了。

     冷冬说得没错,安静后悔了,只是那么一瞬间,人生第一次后悔了。

     斗篷下,没有枪支,没有毒品,没有违禁物品,没有安静想的一切。

     斗篷下,是一具普普通通的身体,只是略显瘦弱,穿着一件短袖白色衬衫。

     斗篷下,冷冬缺了一只胳膊,他的左臂从肩膀处便没了踪迹,空荡荡的袖管随着空调吹过的冷风肆意摇荡,似乎在嘲笑着安静的薄情与狠心。

     “看够了吗?”冷冬冷冷地问道。

     “啊......我......我......”安静从呆滞中惊醒,想要道歉,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一张漂亮的脸蛋窘迫非常。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可冷冬已然只给她留下了一个背影。

     “再见,不,是再也不见!”

     “我......”一个道歉,安静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静姐,你......”云朵看着安静难看的脸色,不知道如何安慰。

     “哼,果然是咱们吴市的好警察啊。”女安检员却是没有云朵和安静这样的亲密关系,她看到冷冬孤单凄凉的背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快了。

     “你什么意思?”安静知道自己有错,但绝不允许别人侮辱自己热爱的职业,声音冰冷地还击道。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女安检员丝毫不惧地说道:“咱们吴市地铁诡异死亡案已经发生一个月的时间了。你们警方看起来到处忙碌,可却没有丝毫的效果,反而又接连发生了六次,一共七人死在地铁中。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可现在我终于懂了。”

     “你......”安静脸色难看,作为重案组组长,她主管这件案子。

     但这一个月来,她没有查到蛛丝马迹,反而只能看着市民接连死去,她的心里如何过得去。

     谁又知道,她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吃饭全无胃口,一个月的时间便清减了十斤。

     “哼!”女安检员不顾两名同伴地提醒,继续说道:“我看你们的心思没有放在查案上,反而放在如何冤枉好人身上,放在如何揭穿别人的痛处身上。人家穿个斗篷只是想遮掩自己的伤心处,这你都不放过,你太过分了!”

     安静的拳头紧紧握起,全身都在发抖,粉色的嘴唇甚至咬出了血。

     半响,她才从委屈和愤怒中重新抬起头来,倔强地说道:“我会破案的!”然后迈着大步走向了监控室。

     “那我拭目以待!”女安检员对着安静的背影大声喊道,话中却别有嘲讽的味道。

     ......

     “周周姐,你看,这地上有个东西,好像是刚才那人留下的。”

     待安静和云朵走远,一名男安检员突然对着刚才大发虎威的许周周叫了起来。

     “嗯?”

     许周周一看,果然,地上有一个眼药水瓶形状的黄金器皿,估计是冷冬脱斗篷时没注意掉下来的。

     捡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牛眼泪”三个字。

     牛眼泪?许周周有些莫名其妙,那不是什么茅山道士的电影中才会出现的东西嘛。

     帅哥带着它干嘛?

     这一刻,许周周对冷冬的兴趣更大了,真是个奇怪的小帅哥。

     却在许周周思绪不备之时,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快速从她手上抢过了牛眼泪。

     手上吃痛,许周周这才惊醒过来,抬头一看,居然是先前那个讨厌的老头。

     他居然一直躲在附近,没有走!

     “还给我!”许周周气氛地说道,这老头哪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反而比那些没文化的普通人更差劲。

     “凭什么,见者有份!”老头一边端详着手中古朴的黄金器皿,一边得意地说道。

     根据他几十年的经验来看,这东西不是文物也是精品,很值钱。

     “这是乘客丢失的东西,地铁站有义务交还乘客。”许周周义正严辞道,她的确是占据了道理。

     只可惜,老头也讲道理,但讲的不是许周周这样真正的道理,而是他自己的野蛮道理。

     “我认识失主,我直接还给他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你……”许周周还欲再说,可是老头一溜烟跑进了地铁通道。

     而许周周却被两名男安检员拦了下来:“周周姐,我们还有值勤的任务,不能随便离开的。”

     “啊……可恶”许周周恼怒的一跺脚,气呼呼地想到:“你们知道什么,我还打算用它钓帅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