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 深夜坐地铁的可疑男子
    深夜!

     11点钟!

     “欢迎乘坐地铁四号线。”

     听到机器的提示音,云朵知道又有人进入了地铁站,习惯性地瞥向安检口,又习惯性地收了回来。

     没办法,这个动作,她最近一个月,每天都要做上千次。

     可唯独这一次,她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再次看向安检口。

     下一秒,云朵拿起了对讲机:“静姐,发现可疑人物。”

     “知道了。”对讲机另一头传来干脆有力的女声:“你先去拦住他,我马上就到。”

     “是!”云朵放下对讲机,就朝着安检口走过去。

     看着眼前可疑的男子诡异的形象,云朵心中还有些发怵,毕竟这是她第一年进入警队,没有任何对付坏人的经验。

     不过看着安检口还有几名地铁站的安检员,云朵握了握拳,给自己打打气,走了过去。

     ......

     但其实,云朵还没到,可疑男子已经被几名安检员拦了下来。

     没办法,十几年前市面上就已经消失的黑色塑胶斗篷,将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

     过长的斗篷帽檐,将唯一露出的脸也遮挡在阴影之下,只能大约看得清是一张瘦削的脸庞。

     这样的装扮,任谁看到都会起疑,这可是大夏天,吴城的温度将近四十度。

     最奇怪的是,男子佝偻着身体,右臂在斗篷下一直护到左肩膀,姿势极其怪异,看上去像是一只蜷缩的虾。

     “先生,请您配合,我们需要检查一下您的身上是否带有违禁的物品。”女安检员的声音清亮明晰,显然受过专门的训练,让人听起来很是舒服。

     “嗯。”

     但是男子没有发出一般男人愉悦的回答,他的声音阴冷,只是一个字,就让云朵不明所以地浑身一抖,似乎一阵冷风从头皮吹过,让人发麻。

     更违反常理的是,男子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抬起头来说话,而是深深地低着头。

     在女安检员和云朵看起来,这就是有意在隐瞒什么。

     做贼心虚!

     安检器从头到脚,从左到右仔仔细细地查了两遍,显然女安检员对这个可疑男子也是很不放心。

     但安检器并没有响,这让女安检员和云朵都松了一口气。

     从内心深处,她们俩都把这个可疑男子当成了坏人。

     “对不起,请您继续接受检查。”云朵拦住了接受过检查的可疑男子。

     女安检员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急不可耐地让开了道路,云朵只能自己顶上。

     虽然她不愿意,这个男子太冷了,太怪了,让人天生生出一种避而远之的想法。

     可没办法,这是她的职责。

     “嗯。”可疑男子又是从黑暗中应了一声。

     啊戚!

     随着男子的话音响起,云朵浑身一凉,止不住地打了个喷嚏,双臂不自觉地抱住了胸口。

     这下云朵知道了,为什么女安检员会急不可耐地让开道路。

     这个可疑的男子,不仅是看起来冷,靠近他就能感觉到发寒,可这明明是大夏天,站在阳光下都要中暑的酷暑季节。

     “请掀开你斗篷的帽子。”无论如何,云朵还是要履行自己的职责。

     起码,云朵要看到男子的脸,从这家伙一直垂着的脸上寻找可疑之处。

     此刻,云朵已经坚信此人绝对有问题,否则,他为什么始终低着头呢?

     暗中,云朵已经摸上了腰间的警棍,随时防备男子发难。

     虽然明知自己的身手不行,但这触感却能让云朵获得些微的底气。

     可疑男子抬起了头,怔怔地盯着云朵。

     这让云朵莫名地更加紧张,握着警棍的小手抓得更紧了,随时准备动手防备。

     周围的几个安检员也发现了现场的诡异,一个摸上了手边的塑料杯子,一个抓紧了桌上的对讲机,那个刚才给可疑男子做安检的女安检员更是微微岔开了步子,准备随时跑路。

     足足十数个呼吸,云朵和可疑男子静静地对峙着。

     直到,可疑男子应了一声“好”,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三个安检员如释重负。

     可云朵依然不能放松,毕竟是警察,她的警惕性远超三个安检员,可疑男子刚才的应允很可能只是为了让自己失去防备。

     一只颤巍巍的右手在肥大的斗篷中抖动着,这让云朵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此人有问题。

     可是,在云朵一万分防备的注视下,斗篷中只是伸出了一只手,没有武器。

     如果有问题,也只是那只右手略显苍白,还一直在颤抖,可这就与云朵没关系了,那是医生的事情。

     掀开斗篷,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但是可疑男子似乎也用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但想到男子可能有病,加上自己之前对他的误解,云朵只是耐心地等待着,没有催促。

     唰——

     随着斗篷被掀开,一股冷风以男子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吹过,三个安检员和女警云朵都是浑身一抖,双臂不自觉地缩向胸口。

     冷,太冷了!

     但是,下一刻响起的声音不是抱怨这股阴冷,而是花痴一般的叫声。

     “天啊!好帅!”女安检员捂着合不上的嘴巴,两只眼睛都看直了。

     云朵可以理解女安检员的感受,如果不是接受过警校几年的严格训练,云朵相信自己也会这么叫出来的。

     这一刻,她的心不自觉地跳动起来。

     以至于,云朵没发现男子掀开斗篷的一刹那,厌恶地看了看地铁口的灯光源,快速地眯起了眼睛。

     这是一张何等英俊的脸庞啊,瘦长的脸颊,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不显过分,只是恰到好处的配合着五官。

     唯一的败笔,是这张略显苍白的脸颊上只有一双灰白的眼眸,不带任何神采,如同一个死人。

     但这不仅不让人害怕,反而让人生出怜悯之心,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你看,女安检员水灵灵的大眼睛释放出无尽的母爱,就差冲上去将男子的头抱在胸口抚慰一番了。

     若不是想起自己还穿着一身制服,女安检员有信心冲破世俗的看法,不顾他人的目光。为了这颜值,一切都值了。

     “请......请您继续接受检查。”云朵发现自己的嘴巴有些不利索。

     一是自己的心从刚才开始就在狂跳,二是女安检员敌视的目光。

     在可疑男子掀开斗篷的那一刻,女安检员就选择了叛变。

     “好。”

     四次回答,全都是一个字,但这一次云朵没有像前三次那样发抖,似乎男子英俊的面容改变了他在自己心中的印象。

     “请取出你的身份证。”

     男子的手再次在斗篷中摸索着,只不过云朵和三个安检员没有继续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云朵更是忘记了警棍这回事,女安检员则是期待着能偷偷瞥上一眼,看看帅哥到底叫什么名字。

     “小朵,我来吧。”

     就在男子颤颤巍巍地递出身份证的时候,一道利落的女声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