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贾赦演红楼
    贾赦气势汹汹处理完之后,一蹬腿,整个人挂在阎景身上,单手环着脖子,一手捏起阎景的下巴,非常的狂霸,“皇上我已经处理好了,为这点小事生气,不值得!”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等日后适当时候坑回来就行了。

     “你啊~~”阎景抱紧他,反手抬起贾赦的下巴,细细的打量了一眼,看着人眼眸纯粹,毫无阴霾之色,缓缓的松口气。

     果然,槽心玩意向来只有让别人槽心的份!

     看着贾赦举起手机,洋洋得意的诉说最巧妙的反击之策,扬嘴笑笑。

     一日之后,贾赦带着贾琏一同赴l市影视城,友情出演一回赦大老爷,外带贾海王屡败屡战要继续攻略至今成为小弟的文艺小王子。

     刚一走进片场,贾赦忽然神色陡然一变,看着高悬半空的敕造荣国府笔走龙蛇的五个大字,缓缓的似乎与华锦的家重叠在一起。

     “这个地方琏萌萌好熟啊~”贾琏翘着脑袋环视一圈,“爸爸,我们又穿越了?”这是他家!

     贾赦眼眸浮现出种种,小皇城之称的影视基地,记得刚来初次游玩阎景欲言又止……

     “皇上,我是不是很蠢,到现在才发觉一丝的端倪?!”

     “怎么会呢?”阎景笑笑,“这地方我当初建立聊以慰藉罢了,如今有你。”

     “我……”

     “咳咳,两位!”钟离扳着脸,压着嗓子道:“我这里是片场!”咬牙重复一次片场,“不是秀恩爱的地方!”

     “钟大导,我……我这不是旧地重游,感慨一下嘛!”贾赦大大方方牵着阎景的手,“夫夫挡奏是甜蜜蜜的节奏啦!”

     钟离:“……”

     片场围观人:“……”

     他们刚才恍惚间好像听见狗叫了!

     单身狗汪汪的特别的凶残!!

     互相寒暄几句,钟离飞快的进入了正题,鞭策着贾赦前去试镜。他为了演出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已经筹备了一年之久,但是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感觉。作为新锐导演,有思想有文化,他自然不想人云亦云,依然不想跟人若热冷粥一般一次次将红楼炒热。

     他要的贾宝玉,贾赦其实是一个人。

     “你……你让我试镜什么?这个妹妹我见过??!”贾赦看到试镜剧本,差一点没咆哮出来,“不是说好了救场救火演贾赦吗?”

     “对啊,可我的戏本贾赦贾宝玉是同类人啊!”面对质问,钟离喝口茶,淡定的说道:“你先前不是看剧本,拍胸脯保证了吗?”

     “我拍胸脯保证的是贾赦啊!”贾赦一脸犹如民工讨薪,苦大仇恨,愤愤指责,“你这是“先上车后补票”忽悠我呢!”

     “这是教育你少刷手机多读书多看新闻联播,少秀恩爱多动脑,吃一堑长一智。”无视委屈的小眼神,钟离依旧云淡风轻道。

     “不,我这是色令智昏。”贾赦很诚恳的检讨自己。他当时脑一抽会答应来演贾赦,一是好玩,自己演自己,这千百年来大概他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二来拍的时候,帮助他儿子逗高冷小王子,自己挑战高难度刷小王子爹,被人家艺术家的思维给深深的震撼到了。

     林影帝私下吐槽,他们凑一块是“神经病病人思路广,*儿童欢乐多,横批:多亏搅基,感谢总裁。”然后敢于说真话的影帝下一部剧,下下一部剧,下下下下一部剧都是内定为太监,西厂督公拍完了还有东厂,明朝太监完了,还有赵高!

     总裁的夫夫们就是这么任性和黑慕。

     当时自己插腰笑的很开心,可是任性到自己头上,非常苦恼啊~~

     对方也是总裁任性的小!妖!精,而且娱乐圈地位乃是导演,掌握小演员生杀大权!

     “纨绔也有人权!美人,你也得让我演个明白啊~”

     “剧本没看?”

     “这……这不是演自己,”贾赦语气弱了三分,小眼神一瞟喝下午茶的钟离,凑近几步,“导演,求明白。”

     “原著看过了没?”

     “嗯。”贾赦忙点头如捣蒜,指天立誓保证,“我看的非常非常非常的认真。”甚至还亲身体验过。

     “贾宝玉,”钟离嘴角一扯,让贾赦坐下,免得经纪人眼睛瞪酸了,才不咸不淡的,“都说红楼里十二金钗难选,但是对我而言,最难选的却是贾宝玉,贾赦两人。近年研究红楼大热,甚至发展出红学……可是拍我的导的戏,那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每个人对红楼解读不一样,而我便是认为贾赦才是真男主。”

     “啊?!!!”

     贾赦一抖,过于惊吓,椅子朝后跌去。他跟他看的不是同一本?

     “你怎么这么激动?”钟离很不解。

     旁边的助理一颤,满脸苦逼,默默吐槽换成他也得激动一番,这话说跟九年义务教育书上写的完全不一样,好吗?

     贾宝玉虽然“愚顽”、“偏僻”、“乖张”等等,但是这些都是似贬实扬,因为都是借封建统治阶级的眼光来看的。一代深坑曹大大用反面文章概括出贾宝玉作为一个封建叛逆者光辉形象。而贾赦……呵呵,卖女打儿的废物渣!

     两者对比妥妥的,就连遣词用句都不一样!

     贾赦擦把虚汗,忙坐好,喝口茶,冷静冷静,片刻之后,才鼓起勇气,狐疑着,“我是不是听错了?”

     “怎么会?这是我多年的研究得出来的。”钟离说的很严肃,“听过真假命题吗?一个说自己是真,一个说自己是假,要么全真,要么全假。甄贾两宝玉,虽然看似同温柔毫无差别对待每一个女子,但是全假的可能性高于全真!说起来都是贾宝玉不过是贾家次子中的嫡次子,又有贾兰在,他若是没了“生来携玉”,便是一普通的官宦子弟,而贾赦不管如何,他顶着长子的名头,不更是富贵的闲人首选?警幻言之遇到贾家老国公,说唯嫡孙,按着辈分,你说他嫡孙是谁?”

     “……他没玉!”

     “赦大老爷爱金石古玩,砸你一脸玉好吗?!”钟离恨铁不成钢,“那石头是补天的弃石,有了灵性,根据“趋利避害”心理说,第一件事是不是精炼自己,精炼自己需要什么?玉石啊,有年份的玉石在哪里?”

     贾赦默默揉膝盖,好疼。

     艺术家的脑洞,不是他这等凡愚可以窥视一二的Σ(°△°)︴

     瞥了一眼贾赦呆滞的模样,钟离嘴角一笑,满意的颔首,“逗你玩的,谁叫你身为演员,就算内定了,也该先看看剧本,你就敢保证顶着贾赦的名字就演得好贾赦?!”

     “我……你……”贾赦一股气上下乱窜,神色变化不一。

     “说实话,若是贾家没败,贾宝玉十几年后也是贾赦,没准还比贾赦落一筹,毕竟贾赦还会看古玩,这贾宝玉做胭脂,就算好,也没有销售渠道。”钟离摊手,“我不喜欢贾宝玉,看似有情,实则无情至极,所以渣的如何浑然天成,很磨练演技,你要不要试一试?”

     贾赦忙摇头跟拨浪鼓一般,谢绝,“不要!”

     “那真是可惜了。”钟离长叹一声,“我想挑战新拍法,把贾赦与贾宝玉进行分析对比。”

     “你……”凑上去仔仔细细的定了好几分钟确定人没在开玩笑,贾赦本着情趣相投的好友身份,默默的出声,“你这样会激起原著粉的不满的,万一朝你扔臭鸡蛋,你成为新一代雷神了怎么办?

     气氛忽地一僵。

     钟离蹙眉,忧伤135°抬头看向湛蓝的天,露出淡淡的忧愁,“那我拍了自己看呗。想当年,就是为了想拍就拍才入了这行。”

     “投资商呢?”

     “我男人啊,敢有意见?!”

     “任性啊任性!”贾赦感叹不已,“秀恩爱啊你!”

     “彼此彼此!”

     ……

     贾小琏踮起脚尖看了一眼说的正欢的爸爸和导演,默默的蹲身子,玩泥巴……不对,是呵护盆栽里的“绛珠仙草”,使劲的浇水。虽然不明白一盆花怎么当女主,明明那些姐姐们都已经在调侃建国妖精不能修炼成精了,但是不妨碍他学会一个词--灌溉还泪。

     今日浇灌一盆水,来年就会长出n多的媳妇!

     自己种出来的媳妇,爸爸就不用给琏萌萌攒房钱车钱了。

     琏萌萌是贴心小棉袄~\(≧▽≦)/~

     “琏儿,别再浇下去了,不然就要沤死了。”阎景原本正处理公务,余光一瞥捣蛋熊孩子贾小琏,忙说道:“还不给场务阿姨道歉,你都耽搁她工作了。”

     “不……不耽搁,不耽搁。另外……”被称为阿姨的小助理咬牙心里万马奔腾而过。她才刚毕业啊,求琏海王叫姐姐,不差辈分。

     “阎爸爸,是姐姐。”贾小琏放下小铲子小壶子,很认真的弯腰,道歉之后,急匆匆的跑到阎景身边,压低声音,语重心长的教育着,“阎爸爸,你这样不行的,那个明明很年轻,叫阿姨会把人叫老,这样她心里没准就会很不开心,很不开心也许就会看爸爸不爽,埋怨子不教父之过,然后给爸爸穿小鞋子,你……宁叔叔大舅舅太子哥哥们都说了,不能得罪小人物的,就像那什么穴溃与什么蚂蚁一样。”

     看着一板一眼说教的贾赦,阎景也很严肃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晓,随后抱起贾琏同样语重心长的教育着,“那琏儿知道千里长提溃于蚁穴……”

     这边随时随地教育着,另一边聊完天的贾赦开始了第一幕戏。

     因贾琏没要到扇子而一顿毒打。

     虽然客串赦大老爷,戏份少,但也要三四天的时间。能不浪费就不抹杀光阴了。

     “贾琏,你这话什么意思?!”贾赦从牙缝里往外挤声音,“爷不就是看上了古扇,你没本事,还不许别人孝敬你爹?”

     “父亲,这扇子……”

     不远处的贾下琏傻愣的看着这一幕,他粑粑怎么老了不说,还被人叫粑粑了。

     就算是演戏,这名字还跟他一样。

     贾小琏瞬间气鼓鼓,在看到贾赦噼里啪啦命人在揍“贾琏”,不由身子一僵,眼圈通红。

     “琏儿,怎么了?”阎景察觉不对,忙哄问道。

     “爸爸打人,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