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楔子
    晨曦微露。

     夏日的早晨刚过六点,天气便有些闷热起来。

     阎牧刚晨跑结束,慢悠悠的往家里走,顺带打电话叫表弟颜瑾起床。这娃仗着自己天分好,已经翘课好几节了。作为一个老师,幼儿园老师,真心表示不听话的孩子,让他手痒痒。

     刚把手机塞进包,目光却不经意扫到两个路人,一大一小——确切来说是两个很好看的男生,但是行为举止很奇葩。

     不过,阎牧转念一想也就释然。在大学城什么都有可能,尤其是这个作为全国文娱领头羊出来的云锦大学城。这里甚至还有一个影视拍摄基地。

     大清早的就玩cos?

     大的那位身披火红裘狐,几乎要拖到地上,衬着原本单薄的身子愈发的颀长起来,还配着镶玉的腰带,把腰收得及细。一张脸倒是长的不错,颇有几分风流倜傥的味道,只不过此刻面目阴鸷破坏了好相貌。

     小的那位,约莫三四岁。面如傅粉三白,唇若涂朱一表才。鬓挽青云欺靛染,眉新月似刀裁。战裙巧绣盘龙凤,形比哪吒更富胎。

     脑海中不由得想到“红孩儿”的描写,阎牧失笑了一会儿,看来眼前这个从头到脚红艳艳的小coser挺成功的。

     一时好奇心起来,阎牧不禁停下脚步,想看看是哪个良心社团,七月天的发布橙色高温示警了,还这么兢兢业业,默默的点个赞。

     ***

     “父亲,孩儿……孩儿害怕!”贾琏强忍不住,眼泪滴答滴答的落下来。他只知道被一向不喜他的父亲叫到了书房,而后便是被叮嘱去了外祖家要乖巧懂事。

     但是,原本在书房,一下子就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尤其是二婶还告诉过他,他不听话,父亲就会把他丢掉。

     小双紧紧的拽着贾赦的衣袖,惴惴不安着,“别……别丢下孩儿,我很乖的。”

     “闭,”贾赦心中抑郁,刚想脱口呵斥,但看着这肖似发妻的面庞,旋即又不禁酸楚起来,话语戛然而止。

     今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今日是大年初二,又是刚除孝,他原本兴致勃勃准备带着儿子去拜访岳父。老二给他添乱看中他准备送大舅子的古画不说,母亲也话里话外的指责于他。

     他是个嘴笨,荣国府如今的现状摆明他又不能跟母亲闹,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憋。气得他开了小库房,取了不少祖母留给他的古籍珍典,还一股脑儿的塞了诸多古玩。

     不是说他胳膊肘往外拐吗?

     他就拐了怎么样!!!

     若不是岳父一家简在帝心,更兼之大舅兄拿教化蛮夷之功替他作保,他能不能继承爵位先不说,没准也跟敬大哥一样成了方外之人。

     他是不怎么成器,可也懂看眼色。明明是父亲站错队了,就算后来后悔,还救了皇上一命,可做过跟没做过差别很大好吗?

     最为重要的是,父亲不是为了他。

     否则,就算他再怎么纨绔,也不会连降三等,而且他跟太子大皇子私下里都是好朋友。

     越想贾赦觉得越委屈,看着抬进书房的大箱子,不免又想起了祖母。

     疼他的一个个都不在了。

     正打算偷偷哭一会,就看见儿子进来,他还没把眼泪憋回去,装出严肃模样,忽然间地动山摇,听得外面疾呼地动了,忙不迭的一手拉着儿子,来不及往外跑,就被大箱子给挡住了去路,恍惚见看见了掉下来的横木直挺挺的砸向他。

     而后一阵蓝光一闪而逝。

     他们父子便来到了这陌生地方。

     ***

     我也害怕,贾赦心中念叨着。环顾四周,入目完全是陌生的景象:会喷水唱歌的池子,上面的雕刻粗鄙不堪,地上的青瓷发亮,还会有能照射出全影的铜镜……

     一件件的怪异,而且路上的平民对着他们父子两指指点点,诸如“哥们,艺校的?”、“抠死的?”“嘿,大大,现场来一张,可以吗?”、“好萌!”、“真不愧是大学生,大清早35°的,比卖摊的还敬业!”

     等等,不一一例举。

     而让他无法说出的却是,这些人穿着及其简陋的服饰,露出四肢,头上短发甚至还有五颜六色的。

     这其中甚至还有好几个女人,拿着不知是什么妖器,往他这里一照,还笑嘻嘻的拍着他肩膀,让他看着里面的影像,里面清晰的影像,吓得他赶忙跑远。

     不管是番外蛮夷之人还是被刺配充军之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用荣国府势力来压制是没有用的。

     “琏儿,乖!”看着许久等不到回话,几乎崩溃的儿子,贾赦一时间慌了神,强撑着自己的勇气,忙安慰,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乖,听话,我们是去岳父,你外祖父的家。你看,送给岳父的礼物还在呢!”

     说完,贾赦拍拍旁边厚重的紫檀木大箱,不禁后兴。

     他们来到这不毛之地,这装着古物的箱子也一块到来。不管怎么样,他们父子两省着点用,定能撑到回家或者等人前来救助。

     而且,幸亏没被妖女们给盗走。

     ***

     “父亲,我……我饿了。”被人抱着哄的贾琏哑着嗓子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贾赦,慢慢的提到。他早上吃的不多,现在一折腾,肚子开始叫唤了,而且隐隐约约有些饭香飘过来,勾着他更加咕咕叫了。

     “好,我找人给你弄吃的!”贾赦瘫坐在箱盖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掏出手帕,擦擦额头的汗珠,又伸手帮贾琏汗珠泪珠一块擦,同时目光逡巡四周,心里嘀咕,该怎么找个听话好拿捏的夷人?

     “嗯。”贾琏拽着衣袖的双手紧了紧,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父亲也是会安慰他的,还会给他擦汗!!下一次他定要跟珠哥哥说清楚,他父亲一点也不凶,而且凑近了看,父亲比二叔好看。

     真希望外祖父家慢一点到。

     看着儿子满满信任的眼神,贾赦愈发不知所措起来,放空大脑,使劲的扒拉自己还记得的东西。只能细细回忆以往学到过的东西,

     没人教过他呀,不过……好像书上有说过,御人治下之术。

     对了,挑老实忠厚的软柿子捏。

     他要找一个落单的蛮夷,然后在威逼利诱,

     想到注意的贾赦瞬间面带喜色,再左右一转,挑除了三五成群的,手里拿着不明妖器,头型怪异不堪的,三下五除二便将目光投放到了阎牧身上。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以他赦大少爷多年被逼蹲马步气走好几个五大三粗的武师来看,此人定不是从军的。

     虽然短发素服,但看起来十分清爽。五官精致,看起来就是一个小白脸模样,他应该打得过。

     打、得、过!

     脑海里回忆了几番祖父授予的口诀,还有父亲动家法的气势,贾赦深吸一口气,附耳跟贾琏嘱咐了一番,在贾琏的注视下,雄赳赳气昂昂朝人走去。

     ***

     阎牧看着人朝自己走来,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不禁眨了眨眼。

     这演得是哪出?

     他难道真有代沟了?才大学毕业没四年,年方二六正直黄金时期,刚才就听了那么几句,明明是古装父子情深的讴歌亲情一下接地气到吃饭。

     画风转变太快,他不禁替想替coser抹一把同情泪。

     大热天都装逼成这样,愣是没高大上起来。

     要醉了。

     ***

     近了,要礼贤下士,要有理有据,要先礼后兵……贾赦默默的给自己鼓气,形势不由人,这地方颇为怪异,寒冬腊月也能热成这样。

     整整衣冠,贾赦离人五步之遥站定,露出一个微笑,躬身道,“敢问这位蛮……小公子,此乃何地?”

     哟西,感情还串戏的?阎牧左右转悠了一圈,实在没发现那个带摄像机的,但是家有cos爱好者,也明白业余的入戏难。好不容易人入戏了,他自然能帮一把是一把,于是学着电视里的公子哥模样,笑道,“此乃云锦大学城。”

     “云锦?”贾赦嘀咕了一遍,心中黯然,川蜀貌似不这么叫吧?而且,就算有妖法,也不可能半个时辰不到,他们父子两就移动了千里啊?

     “敢问兄台高姓大名,小弟我颇有资产,看公子你穿的如此寒酸,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如赦今日延请公子为我儿西席,从此便再也不用再为生计烦恼了,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呃……话题跳跃太快,接不上来。

     阎牧一时还没想好怎么说,包里传来铃声,只好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我先接个电话。”

     电话?贾赦不明所以,看着阎牧拿出妖器,瞬间大喝了一声,吓得脸色苍白,“琏儿,快跑”

     阎牧:“……”

     拿着手机,不知何处被get中了槽点的阎牧呆滞了一会儿。

     “阎王,你跑哪里去了?宁哥叫你回来吃早饭!早饭!”

     电话里传来一声咆哮,贾赦未来得及听得其他,被阎王两个字吓得立刻腿软了一半,忙不迭往后跑,“琏儿,快跑-!”

     听得出说话之人声含的恐惧,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下,“你揍人了?”

     “哎呦!”还未来得及回答,阎牧看着对方被自己的狐裘大衣给跌了一下,还在叠声让娃跑的人,深呼吸,郑重其事的开口,语重心长,“小瑾啊,咱这cos就别玩了,太蛇精病了!而且,”顿了顿,看着原本坐在箱子上的小萌娃迈着小腿冲过来,两人抱头痛哭的场面,实在是太恶寒了。

     大的不学好就算了,这孩子才几岁,又不是当童星,都入戏成痴了。

     “你放肆,欺负我父亲,待我禀告了祖母,叫她打你三十,不对五十大板,逐出府外,永、不、录、用!”贾琏气势很足的吼道,他才不要离开父亲呢!

     贾赦闻言,看着拿着妖器渐渐走近的蛮夷人,一边是感动,但却是担忧恐惧更占心神。听说有些未开化的蛮夷之地,连生吃人的都有。

     吓出一身冷汗,忙不迭一股脑儿的爬起来,顾不得脚踝生疼,怀里抱着贾琏直接跌跌撞撞的跑起来。

     “难道我真的很可怕?”阎牧不禁满头黑线,看着踉踉跄跄,一步三摇的两人,“挂了。对了,你赶快来学子广场,这有个入戏深的coser,没准你们很有同共语言。要是宁哥有空的话,也请他来一下,我总觉得这两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是心理有问题。没准还能让宁哥上一堂课,这已经不是荼毒青少年了而是染指之稚童,简直是忍无可忍!!”

     “嘿,哥们,这是拍什么呢?”旁边有卖早点的小贩听着话,道:“拍教育片,嗯,不错,立意瞬间深远,有内涵起来。现在的孩子啊,想法太玄幻……”

     “别说了,那啥,摔倒了,大得好像昏过去了!”一个上了年纪的晨练大叔推推阎牧,“还不过去看看,真搞不清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理念是不错,但也不看看今天的天气!连个防暑工作,对了,你们剧组其他人呢?就算是打打闹闹,也得负责。指导老师呢?还不叫卡。”

     阎牧:“……”叫你看热闹,现在被人看热闹。

     “父亲,哇!”贾琏望着忽然倒地昏过去的贾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对着好奇路过的各色人马,一点也不客气,“你们……这……些刁民,欺……负我……们,等我……回家……了,定要……你们……好看,好看,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