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贴心琏
    张家的家书算计着时间送来。

     正忙碌的跟小陀螺一般转的贾赦丝毫不知未来有一经典难题在等待着他---岳母和黄桑掉水了,你先救谁?

     这一日,忙碌许久终于可以松口气的贾赦,“吁”的一声,长长的叹一口气,而后整个人都放松起来,心里乐呵:马上就可以回京城了!

     张凌轩看着喜悦之情抑制不住的贾赦,嘴角一抽。这种儿大不由爹的感觉,真想动家法,把人揍上一顿!

     “大舅兄,我表现的怎么样?”察觉到注视的目光,贾赦脑袋一转,脚步靠近,拉着袖子,小声求问着,“我没有给你丢人吧?”

     “你就这点自信?”

     “张大人,”两人正说话间,忽地有一道身影走来,微微一笑,道:“张大人,贾将军!”

     “九皇子。”贾赦嘴角含笑,弓腰行礼,自觉自己这演技妥妥可以拿小金人了!

     上辈子,不是……未来抄他家的人啊~~~

     如今都可以淡定共事了!

     手拿流民等级册子的,九皇子司徒逸细细打量了一眼贾赦,想到近日之事,嘴角一勾,寒暄几句,而后道:“还未朝贾将军恭喜,令子当真赤子之心,日后必……”

     “琏儿?!琏儿怎么了?”贾赦忙不迭的询问,他最近有些小忙碌,这儿子都是命小厮管家看顾着,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脑海瞬间浮现出结草买女,拐子拐卖,中流感……

     “恩侯。”张凌轩揉揉额头,这妹夫果真是脑……脑洞!后世这些词形容得还真贴切。脑洞不开则已,一开就异想天开,不着边际!

     “贾将军莫急,倒是小王话中未说清楚,在安置营中……”

     话语刚落,贾赦已经兔子般咻的跑远了。

     张凌轩对人弓手一番,也跟了过去。

     城外安置营,一圈一圈的难民若看戏一般围着,中间留出大大的空地来。

     贾小琏站在中间,毫不胆怯,身后站着十几个小厮,嘴角抽搐着拿着画。

     上好的宣纸上五颜六色的一堆,在人的述说之下,依稀辨别个脑袋手脚一般粗壮的身形,但是每一张上面,大大的爱心却是清晰可见。

     “这个在最前面,最厉害的,最漂亮的是我舅舅,那个是我父亲,那个黄黄的是皇子,……他们都在赈灾,我也来帮忙!!大家……大家,地震不怕,有好多好多的人会来帮忙,这个叫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我们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恩,宁叔叔说过,要怀着感激之情……”边说,贾小琏挥舞着小手比划,还给人现场哼唱了几句,“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哼唧了几句之后,挠挠头,贾小琏小脸一红,“我……我不会了,但是我会唱其他的!”说完,小手高呼状,“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

     !!!

     听着贾琏小嗓子一飙,刚赶过来的贾赦吓得立即虎躯一震,忙推开人群往里边挤。

     当众唱歌现今不算什么大事,要是贾小琏把飙完,他们荣国府也可以立马被抄家了!

     所幸,一口老血能咽回去。

     贾琏记得只不过是高1潮部分。

     还没飙几句,小嫩嗓子又换调子了,“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琏儿!”

     “父亲~~‘

     贾小琏看见贾赦出现,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笑,“父亲,我给叔叔伯伯们做宣传,鼓励他们重新奋斗!”

     “你毛都没长齐呢,别添乱!”贾赦面色一沉,然后眼神偷偷环视一圈,发现人脸色大多是带善意的笑意,才悄悄松口气。

     这古代行事与后世不同,要是当众歌咏,身份不同,便被人认为是当戏子一般折辱!

     “小儿不过五岁稚龄,若有得罪之处,还未各位见谅。’贾赦摆出官威,带着诚恳的脸庞,巡视众人道了一句,而后便拉着贾琏走。

     正受苦难的民众心神一禀,他们对着忽然蹿出来白白嫩嫩长得跟菩萨坐下小金童一般的孩子颇有好感,听着人童言稚语,没来由的就是心神1动1荡,不比官员文绉绉的话语,这孩子说话围着感恩,奋斗,直白透彻的他们听得懂!

     “琏萌萌才没有添乱,我很用心在做的!”贾琏听着贾赦厉声的话语,忽地就觉得好委屈,嘟嘴不满,‘是这么来宣传的,我看过姐姐们做策划活动的,要从心灵上安抚痛……’

     “可是,琏儿,现在不一样啊!!你……”要是真安抚成功了,那就是收买民心了,你叫你阎爸爸怎么收拾你,才好?颁发活雷锋奖吗??

     “大人,不要怪孩子啦~~”

     “就是啊~”

     看着贾琏委屈要哭的神色,底下民众纷纷开口道。

     张凌轩命人陈诉完前因后果,抱着自家小外甥,悄声安抚几句,而后对着民众笑笑,“孩子尚小,且知道要奋斗,明天更好!地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缺少勇气信心去面对。如今皇帝隆恩,万众齐心一心救灾……相信在我们的奋斗之下,能够创建一个更美好的家园!”

     ==

     贾赦看着人轻描淡写的迅速转移了焦点,默默的点个赞。

     他要是有这份能力,该有多好~~

     不过,大舅兄不愧是大舅兄,最年轻的阁老!

     贾赦带着崇拜浓浓的崇拜之情,在给阎景的信中不可避免的用词多了些仰慕之1色,看着收到信件的阎黄桑吃干醋不已。

     至于贾小琏干的蠢萌事情?

     正好愁借口,怎么接近人呢?

     抗灾形象大使,妥妥要给小红章。

     “来人,拟旨!”阎景笑的意味深长,你们不是闭门不见吗?抢了小孙子,看你们还淡定坐得稳不。

     ---

     终于结束了!

     贾赦伸个探着脑袋看着窗外绵延不绝的送行百姓,眼眸闪过一丝的光亮。这种靠自己努力得来百姓爱戴的感觉真好。

     不过,貌似他儿子好像古今通杀。

     “再见,再见~~~”

     贾小琏几乎半个小身板探出窗外,挥手,颇有巡视的架势,“我以后会回来看你们的,你们要好好奋斗,加油!”

     “琏儿,小心。‘贾赦把人抱紧,喂茶水,“你这小嗓子都喊哑了。”

     “父亲,琏儿是棒哒哒的小天使~~”贾琏眯着眼惬意的说道,只不过一开口,声音低沉着。

     “嗯。”贾赦漫不经心的应一声,勾勾贾琏的鼻子,道:“要不是你阎师傅是老大,要不然你这……”

     正说话间,张凌轩默默的敲敲车门,语调低沉,“母亲的家信!”

     “岳母给我的?!”贾赦欣喜接过,展开,娟丽的字体顿时映入眼帘,而后胆颤不已,“大……大舅兄,岳母她……她……怎么就不……不好了?”

     脑海中一瞬间想到红楼开篇之际,张家一家人都没了身影。

     如今岳父岳母年纪以高,而大舅兄说年轻也有四十五六,不知不觉中双鬓早已泛白。

     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这……这……

     “来人,还不快马加鞭赶回去!”贾赦仰着脖子吼道。

     张凌轩默默的翻了一眼家信,他娘好像没咒自己吧??就说患风寒,想见见孙子,心病还得贾赦父子这心药医治。

     ---

     一路赶回京城,贾赦风尘仆仆,若不是贾母派了赖管家来接人,都恨不得直接奔赴到张府去。

     但是,现下的礼俗都是不适宜的,只得回家先换套衣服!

     “大爷,”青芸小声的禀告着府里发生的事情,“因您赈灾两个月没有回来,且不知从哪里传来信,言之凿凿的,说张大老爷给您谋了外放的缺儿。故此,老太太选了个好日子,让二爷搬进荣禧堂住着,靠近孝顺着!”

     贾赦洗脸的手一顿,“合着爷回来,那些下人眼神就是合着偷乐?!”

     “大爷,您莫急,这……”

     “爷不急,也更犯不着动气,孝就孝,有什么了不起的!”贾赦甩了毛巾,道:“碧竹的礼准备的如何了?眼下探望岳母要紧!”

     早就知道红楼里当家爵人的自己住在马棚里二十几年,如今只不过现实来临。

     接受起来,心里的难受程度也微微降低了一筹,虽然还是有些小苦涩。

     但是……荣禧堂!

     哼,他就算真外放了,这地界也不腾给老二住!

     实在不行,找皇帝去!

     而且,他要下毒手,绝对不能让破宝玉投胎到他们家!

     坑死老二一家去大西北,开荒去。

     他要吹枕头风!

     贾赦正默默给自己鼓气,制定计划,忽地外边一阵喧哗,鸳鸯跑进来,喜道:“大爷,大喜,宫里的人来了,带着好些东西,说是赏赐大爷呢!如今二爷正招待着。”

     宫里?贾赦狐疑,他最近天天跟阎boss通信啊,难道boss开窍,传说中的意外惊喜?

     贾赦瞬间喜道,“快好茶待着!我这就过来!”

     贾赦立马换了爵袍,来到了荣禧堂大堂,宣旨的太监乃是戴权,他挺熟悉的,两项见礼之后,戴权含笑,“给赦公道喜了。”

     “老内相客气了。”

     贾政默默的看了一眼贾赦的衣服,眸子闪了闪。

     隔着一道帘子,自守孝之后第一次收到圣旨,贾母满心欢喜,这证明皇帝尚未忘记荣国府,忘记老爷啊~~

     待人员来齐之后,戴权展开明黄卷轴,尖细的音调飘扬在荣禧堂。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地动之事,乃天灾之祸,受难之重……贾琏不过幼子,有赤忱之心,为民担忧,为父解愁,为君分忧,实乃忠忱孝顺之楷模。为忠臣后裔,人品贵重,朕特收贾琏为义子,封亲王爵,特许其内宫行走,……”

     戴权念完长长一串的赏赐,而后弓腰,小声道:“琏亲王,您还不接旨。”

     “哦~~”贾小琏被贾赦拉着跪在一旁,听话接过圣旨,腰一弯,“谢谢老爷爷!”

     “琏亲王,您说笑了,要感恩皇上,老奴不过是奴才一个。”戴权避开贾琏的礼,虽然不知为何皇帝忽地会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恩赐贾琏,甚至是亲王的爵位,就连如今的大皇子忠成王也不过是王爵。

     但是,不可否认,贾琏如今是小红人一个!

     而且,就算不是小红人,看在他舅舅的份上,也难以动他。

     “老内相,’贾赦茫然着,“亲……亲王?我……儿子?!”

     --

     正准备来接贾琏去张家的张凌轩刚踏进门来,听得圣旨内容,脸色顿时阴沉起来,脑海浮过一句话:皇帝认义子,结干亲,准备是正大光明让贾琏唤他父皇了。

     但是,旋即嘴角挂着一抹笑,递了一个荷包给戴权,咬牙道:“琏儿不过五岁稚龄,得此殊荣,我张贾两家上下惶恐至极,还请公公带话一二,这是要放在烈火上烤吗?!”

     戴权一惊,这张大人说话何时直白到这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