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初露端倪
    一整晚吃吃喝喝,非常的潇洒痛快。

     贾赦脸色熏红,十分霸气的拦下阎乐,还要接着喝。

     想他堂堂荣国府继承人,一等将军,可是从小酒缸里泡大的。身为纨绔,谁敢跟他比会吃喝?!

     #吃个茄子也是要好几十只嫩鸡配的!#

     现在酒店的吃食,简直是……呵呵。

     贾赦翘着二郎腿逡巡着包厢里的剧组人员,看着热闹的一幕,忽地连连摇头晃脑,有些小伤感,这些后代的子孙啊,从来木有吃过纯天然无污染哒,想想都伤心啊~~

     伤心着,贾赦瞟了一眼满桌子的吃食脑海里闪过一道新闻,瞬间没了胃口,他为什么要自虐在吃饭的时候想些地沟油,染色馒头……

     “呃……”感觉到胃里翻滚,哭丧着脸,贾赦忙不迭的往厕所而去。

     正蹲坑着一边感受一泄千里的畅快劲,一边玩爪机,准备看网友的评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刚登上渣浪围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排行榜,#扛小板凳示威#、#影帝养儿攻略#、##……

     刚恶补过娱乐圈基本知识,对着排行第二的影帝苏晨荣,他也非常的熟悉,而且他前段时间带儿子参加了,不要太红!!!连他都对里面乖巧懂事又聪明,号称“别人家的儿子”苏聪聪非常的羡慕。

     不用跟贾小琏比,就是他,也不会洗衣甚至是踩着小板凳做饭啊,而且据说能吃!

     想想他六岁……嗯,还躲在祖父祖母的怀里撒娇不要进学呢。

     不过,连影帝也被碾压了,这话题榜第一人也太牛叉了吧?

     感受了肚子里的存量,贾赦继续蹲着,点开了话题。

     但是……瞪大了眼,不确信的继续刷新页面,再一次点进去。

     卧槽,不要告诉我那扛板凳的是他儿子??!!

     心情太过于激动,一时不查,手一松,噗通一声,贾赦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手。

     ……

     …………

     默默的擦干净,穿裤子,贾赦心痛的按下手柄,冲水。

     #别了,他的土豪金#

     正蹲着悼念自己的第一部爪机,忽地外面影影约约传来几个人的声音。原本没多大主意,可是谈话中有自己的名字,就不要怪他来一会“窃听风云”了。

     十分专业的学着电视上的谍战片,像个八爪鱼一般趴在了厕所门上,耳朵竖起。

     “听说了吗?要开拍了,男主是新晋影帝苏晨荣!”

     “拍就拍,与我们又多少干系在?不过……一想到之前信誓旦旦说小侯爷是他囊中之物,现在……呵呵!”比起前一个人八卦的语调,后面一人明显的跟苏影帝不合,说话阴阳怪气的,“这些年翻来覆去总来一番悲情奋斗事迹,如今又用儿子红了一把,呵呵,也不知道换换新法子!”

     “谁叫观众就爱吃这一套呢,说实话也算凤凰传奇了,我要是能炒红了我也愿意啊!不过,嘿嘿,相比起还是小侯爷给力啊,你有没有发现,这两人长得还有几分像啊?真是同人不同命啊,看看,现在已经有人在炒苏影帝第二了,还把两人的儿子都开始比较了!”

     “这能比?也不看看赦公子进剧组的排场,真金实银摆着呢!还真准备在逆袭一次?笑话!”

     “……”

     其实,对贾赦他们也是羡慕,可是不会上升到嫉妒的程度。因为一开始就横了一条天堑在面前,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两者是不同的群体,一个天一个地!!可是对于相同阶层的圈子出来的人,万一谁发迹了,心里就会默默的懊恼,早知道我也这样那样,就轮不到……随之发展成不满,不甘,转而长出嫉妒的火苗。

     “……”

     贾赦揉揉小腿,他开始有些蹲麻了,这两人还真能说,喋喋不休的都说了五分钟,就在说他好命。

     尼玛,他要是真好命,就不会蹲厕所还蹲麻腿了。

     #简直是作死#

     ------

     等了许久,贾赦终于走出了厕所,一歪一歪的往前走,看到阎乐也是焉哒哒的点了点头。

     总裁夫人,您……您不要吓我啊!!!

     阎乐脸色忽变,这走路姿势太令人遐想了有木有,要是……立马把脑海里的猜测给甩了出去,“赦少,刚才小公子给您打电话,说您电话不通。”

     “他还有胆子打电话?!”一想起掉坑里的手机,贾赦气不打一处来,立马就生龙活虎起来,“我要回去,说好了好好读书呢!!劳资一走,就敢翘课,还翘得天下皆知,蠢不蠢啊!”

     阎乐:“……赦少,您刚才去”

     “对了,先帮我重新买个手机来。”贾赦掏掏钱包,拿出一张卡,其实他也算小富豪一个,不算那些价值连城的,但就靠两套衣服,就可以供他们父子活的潇洒了。而且宁大神还利用刺绣给申请了专利,让一家大牌的服装公司给他们分红。

     这么一想,其实,他真的挺好命的,一下子就遇上了三个好人。

     “您手机……”阎乐皱皱眉,他愈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就这么一会,半个时辰不到,他居然就没把人看好了。

     “掉坑了,让我静一静。”

     贾赦挥挥手阻拦了阎乐接下去的话语,然后慢吞吞的往前走。

     吹着晚风,回到了酒店,贾赦听到了阎总裁口中贾小琏扛小板凳版本,楞了楞。

     “你说,我儿子很聪明,不适合上幼儿园?!”贾赦呆了呆,“那个……违法?他……享有……什么权来着,□□!示威?”

     贾赦一颤一颤几乎要捂胸悲怆起来,这贾琏也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吧!!想他当年只是耍了懒,他就敢直接反抗先生,简直是太不尊师重道了!!

     “嗯。”阎景郑重的点了点头。其实他晚上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才没跟着贾赦一起去的。

     这贾琏,该……怎么说呢?

     如今有了正确的引导,这聪明才智完全的发挥了出来。

     嘴甜,聪明,又长的可爱,不怕生。智商没测不知道,可是却能担保这孩子情商高。刷了各路大学生不够,还自己顺着闻宁川的办公室,把周围所有的教授好感也几乎刷满了。跟条小尾巴一般,屁颠颠的跟着人教授往教室里凑,据说被跟的最多就是法学院的男神教授张严凯!

     张严凯教刑法啊!

     这娃已经翘着小身板跟幼儿园老师说,“我很酷酷的叔叔说了,法……法没有规定的,我就可以做,不要……欺负我人小,我……书包里有姐姐说的法条,能当板砖拍!”

     足见环境对人的影响有多么的重要!!!

     其实在听完贾琏扛板凳示威的话语之后,阎景心里或多或少有一丝的窃喜。

     毕竟,贾琏外祖乃是律学大家。

     乃是自己的肱骨之臣,只不过修律牵扯了太多了利益,又本身刚正不阿,护得了明,可保不住暗来,最后张家满门毁于党!争之中。

     要是贾琏真对律学有天赋,也算继承了张家之学,对他来说也是减轻了一丝的愧疚。

     听完阎景的话,贾赦沉默了一番,又刷了一下论坛,网上无非分成两派,一派以云锦大学城的学生为主力,拍手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卖萌的琏萌萌表示了赞赏,另一边则是语重心长的大谈特谈育儿经,甚至拿出了里六位爸爸的教育方式做对比,支持贾小琏上,接受贫困艰苦的教育!

     两派人马纷纷引经据典,光码字速度上就互相碾压,帖子一帖一帖的飘红,直接碾压了当天所有的新闻,上了头条,闹到最后居然统一了战线---#求赦爸萌娃上星爸!#

     贾赦:“……”

     阎景递给他一杯刚泡的牛奶,“你要是不愿意,我找人把这消息压下去。”其实,他一直在控制贾赦父子的曝光率,但是贾琏这熊孩子蹿红的速度简直是搭了火箭的,而且让人防不胜防。

     坑!爹!的!能!力!尤其是坑他这个后爹的能力简直是一绝!

     贾赦摇头,声音低沉,“不用了,我……我只是还有点没回过神来,让我自己想一会吧。”

     “好。”阎景揉揉他的脑袋,“不管怎么样,都有我。”

     有你……才……

     贾赦抬头看了一眼阎景,“我……说实话很开心琏儿很聪明啦,外甥似舅嘛,我几个大舅子都是读书人,很聪明的!!只不过……我……琏儿是我岳父如今唯一的血脉,他们对我很好,我想回去最重要的缘由便是他们。母亲……母亲不提也罢了,反正她还有老二,还有珠儿他们。可若是没了琏儿,张家变成了绝户,连个捧灵送终的人也没有了。你知道吗?不要对我这么好了,我不值得的。” 说道最后,声音愈发低沉下来,贾赦也说不清为何心里就一阵酸楚。

     这可是第一个只因为他,对他好的人啊~~

     阎景在心里叹气,却有一丝诡异的满足感,这槽心玩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其实他已经意识到了心里隐隐有他的身影存在。

     只不过……前岳父太凶残太有影响力了。

     “若我们能回去,那一起孝敬岳父不就行了?”阎景眯着眼,惬意道,“古人娶继室要获得原配家人的同意,我相信自己可以的。”

     ……

     ……

     贾赦默默的端着牛奶,走了。

     他发现,不管说什么,阎大总裁总能肉!麻的宣示着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