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初露端倪
    虽然小侯爷的选角历经波折,但是毕竟不是猪脚,而且张轩为了照顾这个在娱乐圈彻头彻尾的小白兔,因此并没有一开始就给他排戏,只是让他先看看其他人是怎么演戏,找找感觉,从中学习学习。

     故而,贾赦的时间表上刚开始空闲时间就比较多。

     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如影随形的压力,真的是压力山大。

     张轩看起来白发苍苍,面色慈祥简直跟肯德基老爷爷一样,但是一开拍,张导对艺术对演技的追求简直是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

     就那种能称为“最温柔的酷刑”。不管是谁ng了,他从来不说一句重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然后语调柔和着指出不好之处,接着不断重来,一次又一次,直到他满意为止。

     就连经验丰富的男主,蝉联了三届的影帝林子斯都被ng几十次!!!

     害他都不敢上前卖萌求抱大……求指点了~~~~~~~~

     默默的抱着剧本,找个远离战火的角落,做个安静的蘑菇蹲。

     就这么蹲了三四天,终于迎来了他的首拍。

     上午的第一场是皇帝御驾亲征归来召见满朝文武的群戏,而后便是皇帝探书房,考校几个儿子功课,顺带见见被伴读的小侯爷。

     贾赦掏出剧本看了又看,对着阎boss的安慰置之不理。

     别以为他不知道,摆渡上好几十页写着呢--在热恋期或者没追到手的时候,就算心上人是坨翔,对方也能说成黄金!!

     #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阎总裁的话简直不可信到极点╭n╮(︶︿︶)╭n╮

     阎景:……

     因为第二场就有他的戏份,因此一大早,贾赦就被化妆师给叫了过去。

     贾赦默默的看了一眼衣服,微微有些嫌弃,其实他挺想穿自己的衣服。只不过,他们父子穿过来那一天的衣服里里外外,一件不留的被宁大神给供了起来。据说针织技艺不是从未发现过的手法,就是如今技艺已经缺失了。

     所以……呵呵╮(╯_╰)╭

     身为公1民,有义务为文明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贾赦很大方的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反正不管他是把玩狮子还是玉扇,走出门都没准被打劫,还不如让异界的人开开眼界。

     #颤抖吧,异界人!#

     你们的爹的爹的爹……祖宗都是很有智慧的!

     -----

     贾赦乖乖的保持姿势坐了许久,让人在脸上头上各种忙活起来。

     最后,一切完工,贾赦有些不确信的往镜子里瞧了瞧。

     除了脸稍微红润了一点,扮相嫩了一点,其余跟他在华锦朝由丫鬟伺候梳洗的没多大区别。

     看了看头上的假发,忽地想要默默的翻了白眼,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用剪头发了,害他纠结了大半天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自然而然的走出了化妆室。

     外面的戏份刚刚结束,甫一出现,所有人的视线都往贾赦身上看去。

     张轩也注意到了,转头看了一眼。

     紫色华服的少年信步走来,漫不经心着逡巡周围。身上透着出身名门浑然天成的骄傲,一举一动都带着被娇宠而来的纨绔气息。

     犹如恩侯活生生从书中走到眼前。

     几乎立刻就有人把这一幕拍下来。

     正当人人都看着他,贾赦正转悠着脑袋,四处找小厮呢!

     回不去了,让他光明正大的再爽一把当年国公继承人光辉岁月也是极好的啊!!!

     “贾……”张轩话语一转,笑着,“恩侯还不快过来。”看,他还是很温和的一个人,能戏谑的开得起幽默。

     “嗯。”听到召唤,贾赦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听人指点一番最后的讲解,还有注意的走位,便昂首挺胸的往前走了。

     这一幕就是他前些日子抽到试演的前一幕--小侯爷偷懒耍滑,太子捉刀代笔!简直是本色出演,毫无压力。

     这场戏可以说是万众期待,毕竟西皮党最爱的就是这一幕,皇侯jq初显还是竹马温情正浓神马的,而且现场的人还有在贾赦化妆成小侯爷扮相之后产生的期待。

     简直是活生生的小侯爷啊!

     #果然,古今纨绔都是共通的#

     这气质---

     第一幕拍的就是两人趁着先生还未到,躲在书桌下窃窃私语。

     两个年轻俊美的少年一前一后一黄一紫并排悠悠坐着。

     “太子弟弟,昨儿可热闹了!!!皇上战胜归来,那些百姓可激动了,可惜你昨天没能跟我一起溜出去。”

     “还溜呢,父皇都回来了!!刚收到消息,先生被父皇叫去问话了,过一会儿,待父皇处理朝政,定然会过问功课的。”

     “……太子弟弟,想必皇上刚刚入京,风尘仆仆,定是劳累不已的,我……我忽地想起家里收了家书,我……”

     “……”

     直到明黄的身影步入取景框内,张轩才恍然大悟一般,大喊一声,“卡!”

     “这条直接过了!下一幕!”

     随着张轩的喊话,所有人都才回过神来,傻不愣登的看了一眼贾赦,居然有人!还、是、新、人、一、条、就、过!

     视线齐齐的扫向张导。

     其实张轩也纳闷,他压根做好了ng几十次以上的准备,反正跟在后面的阎总裁不差钱,顶多他等会骂人的时候会被人偷偷死盯几眼,但是从没想过贾赦居然会一次性的过!

     还过的这么完美,几乎让人找不出端倪。

     就像恩侯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一样!

     接下来的几幕也出乎意料拍得异常顺利,只不过一直静默的阎总裁心里忽地很不爽起来。

     这场戏其实很简单,小侯爷成功气倒阁老之后,被皇帝下令打了十大板。而后,东宫西暖阁,太子给人上药到一半,大皇子前来探望,太子出去迎接。

     西暖阁里,小侯爷疼的眼泪汪汪,揉揉伤处,没有台词,有的只是默默站在窗户外面看到这一幕,着重于皇帝的心里变化。

     ------

     要说被揍来个竹板炒肉然后可怜兮兮的讨饶,对贾赦来说简直是拿手戏不要太容易。

     但是,阎景黑着脸看着躺在床上,锦被半遮,微微露出白皙青紫相间翘1臀,胸口里有股小火苗燃烧着,死死的盯着皇帝。

     林子斯自觉发现身后那一道如影随形的刀眼,就压力山大。

     他是华锦娱乐的当家王牌之一,作为好几届的影帝,自然有荣幸,见过那么一次的*oss。

     *oss的眼神,他抵抗不起啊!!!

     越想快点结束,就愈发容易出错。

     连续ng几次,张轩也发现了缘由,默默的转头,看了一眼正飞刀的总裁,刚想开口婉言劝谏一番呢,阎景带着丝丝的咬牙,一字一顿,“张导,刚才收到消息,原作者要改剧本。”

     张轩:“……”您老刚才哪只手接受短信还是电话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盯着人看!

     在场的人:“……”神秘大手???

     “拍摄暂停三天,所有延误费用华锦财团一并支出!”阎景灰常豪的甩下话语之后,直接十分贴心的拿着小毯子帮人盖上,遮挡的十分严实。

     终于有作用发挥的助理阎乐立马笑呵呵的跟张导协商,并且奉上授权说明。

     说实话,他只知作者是总裁好友,但是不知道能好友到这份上,连授权都填了一打空白的给人。

     被授权给搞得没了脾气,张轩只好感叹了一番,希望对方能尽快折腾完新剧本,就收工,准备带人吃吃大户,用来压压惊。

     全然不知道某人小心眼发作的贾赦卸完妆,就迈着轻松的步子跟着剧组一块儿吃大餐去了。

     他今天表现的那么棒,一定可以在张导面前刷出存在感的!

     “我今晚有些要紧事要处理,你一人在外面一定要小心。”阎景拉着贾赦细细的交代了一番,“若是有人要你喝酒什么,你不愿意就推给助理,知道吗?”

     “嗯。”贾赦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随后还是脚步一顿,给默默的退了回来,指指桌案上那厚厚一叠的文件,小声着,“其实,我……我这里没什么事,你要不然回去吧?当经纪人也太大材小用了!”

     话音刚落,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阎景从身后抱住他,唇角有些上扬。

     贾赦:……

     阎大总裁,咱能别动手动脚的好吗?

     #男男也授受不亲啊!#

     #咱还没名没实呢!#

     “谁说没有了?”像是知道贾赦心里的腹诽,阎景把人身子转过来,仰头在唇角落下一个浅吻,“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立马领证。”

     贾赦:……

     唇边似乎还留着刚才的温度,贾赦脸爆红。

     从他出生以来,还没被人这么深情的“调戏”过,简直是……

     “看,飞碟!”随手一指,就立马跑出屋门。

     阎景失笑,松手看着人远去,面色不改的看着阎乐,“保护好他。”

     “是。”

     阎乐同面不改色颔首回到,十分冷静的迈着颤抖的步伐跟了上去。

     嗷!!他看到景少耍!流!氓!了!肿!么!办?!

     ------

     跑出了一段路程,贾赦深呼吸好几口气,终于稍稍平复下来了心情,正好拐弯处遇到了大部队,就飞快的跟人汇合,一路闲侃着朝农家乐进发。

     “张导,这小侯爷,您眼光可真绝了。”期间,有人赞叹的说道贾赦刚才的表演,翘着大拇指对张轩的识人能力由衷佩服着。

     听到人的赞誉,张轩只是呵呵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对劲。

     就所接触这几天来说,书中前半段的小侯爷给他的感觉和眼前的贾赦非常像,简直是同一个娘胎生出来的一样。

     若是说被娇宠的富二代都有这些习性,那么他又何须苦苦海选,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

     蹙眉愁思了一会儿,又想想他背后跟着的阎总裁,皱的眉头更加的紧了。

     三天后,看看剧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