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新剧
    因贾赦虽突然昏厥进医院,但是身后有忠犬总裁,剧组等人非常有眼见的没第一时间上前去各种献殷勤。等过了传说中的黄金24个小时之后,张轩带着和几个演员过来探病,以示关心。

     但是,刚一踏进传说中的豪华病房楼层,瞬间就惊呆了。那扭扭蹦蹦的贾小琏是不是太刷存在感了,开演唱会??!

     “……火火火火!”贾小琏学着视频上的动作,蹦蹦跳跳,对面围着一群白衣天使外加挂着吊瓶的病号们,身后一群黑衣保镖,十分的亮眼。

     “谢谢!”一曲终了,贾小琏鞠躬感谢众人的鼓掌,“琏萌萌给你们跳下一个--!宁叔叔说琏萌萌是要做温文儒雅的美男子哒,看我泱泱礼仪大国,君子有为德远播……”

     这画风转化有点太快啊,hold不住(づ ̄3 ̄)づ╭~

     ---

     贾赦整个人缩在被窝里,十分的不想探出头理会某人。他明明打定主意了要断的清清楚楚,可是一想到被刺成窟窿一般的皇帝,又觉得自己好心疼!

     果然他也是个矫情的人o(≧口≦)o

     不仅矫情,还尼玛的自虐~~~~~~~~

     贾赦揉揉被自己拍肿的半张脸,之前的点点滴滴似乎都回忆不起来了,大脑就像空中漂浮的云朵,渐渐的柔和在一起,柔和成一朵大乌云,然后一道闪电劈下,就成了空白一片。

     真好纠结啊

     老子好像死一死~~~~~~~~

     尤其是他坑爹的儿子在外面蹦蹦哒哒一点也不懂老子痛苦的!!!特别特别想揍上一顿,咆哮:儿啊,现在只能娶一个,你给自己预定这么多媳妇没用的,不用像花孔雀一般开屏!!

     “出来透透气,我拿冰袋在给你敷一下。”阎景说话之时,还带着明显心疼的情绪。

     “黑历史,不准再提!”

     “好,不提。”阎景叹口气,他做过任何的设想,但从未会想过贾赦会猛然扇了自己一巴掌,这比任何的话语都更加的折磨与他。

     贾赦探脑袋出来,看见阎景那隐忍自责的情绪,瞬间又老大不高兴了,闷声道:“我们果然三观不合,爷打自己,你这副表情就像我……”好像,比他死了的模样更惨!

     这种眼神,这种脸色,他这个学渣好难形容的出。

     看起来就感觉自己有负罪感(‵o′)凸

     而且,负罪感还大大的o(≧口≦)o

     真虐~~~~~~~~

     贾赦揉揉脸,托腮的看着阎景贴心的给他敷脸,那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感觉……真实在忍无可忍,翻身把他压在床上,低头狠狠亲了下去。

     阎景:“……”

     “你以后不许瞒我任何事,但若是像之前的事情,你可以不用这么诚实的,可以试试打算忽悠我一辈子的,反正……等我记起来,应该需要一段时间,没点提示没准就永远也想不起来了。”

     阎景:“……”

     “记住,不要给老子在露出这表情了。”那种似乎连灵魂都带着丝丝的小心翼翼,却细细呵护的感觉,贾赦愤愤的捏一把脸,“搞得我…… ”

     唇舌微动,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

     贾赦瞬间缩回被窝里,团成一团。

     好丢人,绝对不要其他人看到╮(╯▽╰)╭

     阎景笑笑,整整衣冠,打开房门,就像打开新世界大门一般,门外热闹非常。一排人举着手机,dv,除护士之外,还有病房的人,都坐着围城一堆,看中间的贾小琏蹦跶。

     幸亏自家医院隔音效果好!

     也真幸亏他有先见之明,投资医院!

     否则,就这阵仗,就不信没人告贾琏扰民了。

     不对,阎景愣怔的看了一眼病号服,斜扫了保镖,他记得这一层楼只有一个病房吧?

     保镖:……

     真不是他们的错,这娃交际能力妥妥的( ^_^ )

     普天同庆给人发苹果不是他们的错。

     要怪就怪你们给的零花钱太多。

     “琏儿,”阎景揉揉贾琏的头,笑的十分和气的送走了一堆人,然后又朝张轩他们歉意的笑了笑。

     众人终于顺利进到病房,带着果篮花束礼物一番慰问寒暄之后,也就知趣的告退。

     张轩最后一个走,十分小心谨慎的问阎景,“有没有兴趣让贾琏拍个微电影,公益题材?”

     “拍什么?”贾赦好奇的复活。因为护理及时,他自己手劲也不大,看上去除了有些稍微的浮肿,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来。

     “尊老爱幼之类宣传美好品德的。”张轩笑笑,“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古礼基础?我看他之前跳起步还有点古舞架势。”

     “张导,您谬赞了!”贾赦听到人对他儿子评价如此之高。身为爸爸非常的开心,想应承下来,但想想如今的父子教育理念,还是非常开明的说道,先问问贾琏的意见。然后在给予答复。

     “嗯。”张轩颔首,看看拉着他的手问是不是演蜘蛛侠的贾小琏,还是很郑重的点点头,并且十分含蓄的让贾赦想想贾琏日后的教育。这孩子情商智商都不错,对上个贾赦这父亲,感觉未来……十分的不靠谱!

     待张导走后,贾赦立马拉着贾琏各种询问,但是发现人貌似都说的挺有道理啊~

     护士姐姐们都是换班的,不会打扰人上班。

     这些生病的叔叔阿姨们他送苹果的时候,发现身边木有人陪,所以叫过来大家一起热闹。

     因为在其他地方要吵到人,但是这个楼里很空。

     送苹果是因为要跟大家一起分享喜悦之情,这钱也是自己拿小红花跟叔叔们换的。

     贾赦:“……”

     蔫蔫趴在枕头,他儿子跟精英混了之后,他就愈发觉得自己好蠢,好想哭t^t

     “爸爸,你肿么啦?”贾小琏凑着小脑袋靠近,眼巴巴问。

     “没事,只是觉得琏儿很厉害,爸爸有点……小激动。”和心塞!!心塞当爹智商拉低了儿子的水平。哦,不能在想下去了,贾琏肯定是基因突变的,不是基因综合的~~oo ~~

     贾赦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带着淡淡的喜悦之情,“张导说你棒哒哒的,有没有兴趣拍帮老奶奶扶马路,捡到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的电影啊?”

     刚有事回来踏进门的张轩:“……”

     虽然其中透露的品质相同,但为什么总觉得这例子举得有点淡淡的……忧伤呢?

     “那我酷不酷啊?!”贾小琏说话之际,看见去而复返的张轩,立马跳下床,兴奋的问道:“张爷爷,我是不是跟超人一样,扶老奶奶之后,就带着老奶奶一起飞了?”

     张轩:“……”

     “飞不了!”贾赦冷冷的打击道,随后才好奇的看向张轩。

     张轩笑笑,“你不是说要拍戏磨练演技吗?我有一个朋友叫我推荐人选,我觉得你不错,不过……这部剧角色很考验演技,你要有心里准备。先试试镜先。”

     原本,他没想到贾赦,贾赦似乎入戏太深,这对一个演员来说,不是件好事。但是,贾赦有国学功底在,剧场那边准备开拍,主演却开天窗伤了腿,现在救场如救火。

     张轩细细的把由来给说了一遍,道:“你考虑一番,不过尽快给我答复。”

     阎景在一旁听完蹙蹙眉,但也未多加打扰,直到再一次把人送走之后,才揉揉贾赦的头,道:“即使缘由不在你,可是临时换演员,有些粉丝就会各种对比,这样对你不好。”尤其是原定的男一号是华锦死对头公司的新秀。

     顿了顿,又接口道:“不过若是你喜欢,那就去拍。”

     “哦,我知道啊!”贾赦对霸道总裁跟承包鱼塘一般的口气不满,淡淡道:“娱乐圈本来就是大染缸,不过因为你,黑我的就比较少了,不对!”贾赦忽地一怒,“你是不是在背后搞鬼,要不然总裁和戏子不是八卦新闻最爱的嘛?!”

     “那也是因为刚开始身份不对等!”阎景面色淡定从容的解释道:“你还有贾琏帮你刷印象分,各种无形之中的炫富,大家只会当我们是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

     贾赦偷偷在心里对比了一番皇帝身家和国公身家。要是他是个女儿身的话,以国公之女身份进宫,会被封什么呢?最起码要从贵人开始吧……这华永帝的第一任皇后是帝师之女,第二任是内阁孙女,第……

     卧槽!

     “你……”贾赦手抖,“里写的若都是真的话,你就有四个皇后,个个活不长啊,克妻啊!”

     阎景:……

     这话题如何跳转的?

     “恩侯,我……”不能咒自己的啊,这都是迷信,他一点也不克妻!真的!

     “还好,幸亏当初你没看上老子!”贾赦劫后余生般感叹道,“不过,你还真命途坎坷的,看开点啊!!后宫特殊作死技巧嘛,艺术源于生活,看多了就好啊。”

     阎景:“……”

     “爸爸,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啊?”贾小琏霸占着病床,放下切完的水果游戏,十分好奇的探过脑袋来。

     “没什么啦!”贾赦揉揉贾小琏的头,“不是说要滑雪吗?等爸爸入完音就带你玩去!”

     “真哒。”贾小琏毫不客气的吧唧了一口,“那我做作业去啦,做完就可以痛痛快快的玩啦。”

     “嗯。”

     贾小琏一听到有的玩,立马爬下床赶作业去,非常的学霸。

     阎景笑着整整凌乱的被子,说了几句,话题转到昏迷之前,听着人抱怨,一到高1潮部分就想到他爷爷,还有皇帝都被戳成筛子,就豪气不了,蹙眉,淡淡道:“若是唱不下去,我……”

     “谁说的!”贾赦气呼呼的拿起枕头砸,“我在怎么缩,还是要面对啊,只不过如今知道我的祖父两辈皆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还有你……说话,你这么就能这么自虐的回忆从前呢?”

     阎景握过他的手亲了一下,不语。

     “算了,不说这个啦,陪我刷张导说的那部剧!”贾赦往里一挪,示意阎景坐进来。靠着阎景,贾赦惬意的搜起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身为张大导的好朋友,自然也是翘起拇指赞的大导。

     但是刘鑫导演向来喜欢铺成主角的心理挣扎,要求用眼睛来说话,部部剧情如此,甚至封神之作,心理描写,眼睛说话,还对峙,有十五分钟之久,简直是……演技要求之高难以想象。

     是讲历经战乱之后的南京,一个富家少爷一夜之间家破人亡,买醉堕落之际看见仇敌,想要报仇却手无缚鸡之力,却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副手,随后昏迷,失去的记忆回归,身份陡然一转,开始走上手撕鬼子……不对,贾赦摇摇头挥掉脑袋里的吐槽,慢慢的看下去,少爷走上亦正亦邪的道路,守卫古都里的名胜古迹。

     一生短暂而又悲壮。

     光是看简介,贾赦就觉得好想哭。

     恋物癖,有木有啊(╯﹏╰)

     文化传承的根?

     古都千年文明传承犹如挺直的脊梁骨,不能少一块。

     真尼玛好虐~~~~~~~~

     他跟主角人设压根对不上一点,除了能装装逼的弹个琴画个画,把玩一下古董,其余的好难对上啊,这聪明的智商果真不长到他脑袋里。

     但是非常想演聪明人啊o(≧口≦)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