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助攻
    据说,粑粑失恋了~~~~~~~~

     贾小琏托腮默默的坐在小富帅的小汽车上思考,他以后是不是又是木有娘的孩纸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纸是个草~~”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兜里木有一滴油~~~”

     好心酸,好想哭鼻子o﹏o

     可是一哭琏萌萌就不萌了~~~~~~~~

     贾小琏擦袖子!他在幼儿园上过课,学会这歌之后,才知道为什么二婶对他和对珠哥哥大姐姐不一样了。他就算在乖巧也没有用的!因为!他是!没娘!的孩子!

     一对比,虽然看起来很凶,还让他叫阎爸爸的“娘”,可是会带着他玩,很用心的给他擦汗,喂点心,买好玩好吃的,还揉揉头,举高高,带他看电影……

     不要欺负他小,他可懂了。阎爸爸对他很好很好,用心的。要不然不会问他饭菜烫不烫口。记得从前在祖母那里用膳,就好烫,那个很难看的嬷嬷还不给吹吹,害他都起泡泡了。

     可是--他跟爸爸比起来。

     他还是想要爸爸。

     爸爸只有一个~~~~~~~~

     但是,贾小琏抹把泪,还是能跟人偷偷打电话的嘛!爸爸最近心情也不好,天天读书读书,叔叔们都说他逆袭当学爸爸了。

     还瘦了!

     宁叔叔做的很好吃的饭菜都没吃几口。

     #大人的世界好烦恼#

     还是不要长大了

     长大就要长残的o(︶︿︶)o

     “一爸爸二宁叔叔三美人叔叔四阎叔叔五张叔叔六阎伯伯。”贾小琏板着手指数了一遍,重重的按下了快捷键,等一接通,就飞快的欢呼起来,“阎爸爸~~”

     ----

     阎景正诏令开会,手下人员个个颤抖不已,这大boss一回来又成千年冰山型号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季度公司收益不好!

     最最最关键的是,某个传说中的总裁夫人,心情也是十分的不好!!

     而且,据未来少东家,那萌萌哒的微信连发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十个大哭的表情,还有两拼音夹杂表情符号,经过多方破译联系前因后果做出最终参考答案:粑粑们吵架了~~~~~~~~

     一家三口都心情不好,十分不能惹毛啊!!

     看着进来的集团下属公司各高管,总部的特助哭丧着脸,十分有同事友好心,指指小黑板,“友情提醒,boss这几天心情非常糟糕!”

     小黑板上面黑云密布外加雷电交加,画的十分的生动形象,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了现在阎景的心情。

     阎景低首看了一眼手表,若不是为了所谓的年终会议,他会在这个时候赶回来,各种急匆匆吗?!少赚钱又怎么了?个个婆婆妈妈废话连篇不讲重点。

     看着准时进来的各下属,阎景从牙缝里往外挤声音,“每人一百字内总结。”

     ……

     …………

     总裁,这特么不是逗我???一年的工作报告还要展望明年计划,一百字,呵呵-_-

     身为首席特助兼任华锦娱乐总经理,十分能揣摩圣意的阎乐缓缓道:“赚钱了,明年努力赚钱!”言简意赅,十分的简单粗暴明了至极。

     “下一个!”

     ……

     真在逗我们!!一大帮精英们觉得自己就是当初那傻乎乎的勤王诸侯,而一向精明的总裁boss要化身昏君来一出--烽火戏诸侯!

     可是,那男狐狸精……呸,那传说中的总裁夫人。

     boss貌似还没追到手?

     简直是虐死他们了╮(╯﹏╰)╭

     “虽然历经曲折,但总体还是上升的,我们……”某ceo咬牙,什么赚钱啦,有点小赔,稳赚不赔等等词都被前面没同事爱的混蛋们抢先了,害他只能回归最朴质的哲学道理,“前进的道路虽然曲折,但是前途是光明的,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最后,祝贺总裁心想事成!”

     阎景默默的抬头,显然对最后四个字非常的龙心大悦。

     但是众人却是齐齐敛身呼吸,大气不敢出一个。要见证了总裁变身冰山后の终极进化体了,好紧张,好害怕,好想不要年终奖了o﹏o

     集体胆战心惊!

     这是要加衣服的节奏啊!!

     阎景:……

     默默的白了一眼下属,深呼吸一口气,刚想开口,会议室里忽地传来一阵悦耳的童声,“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琏萌萌!!粑粑乖乖,不能听推销叔叔阿姨的话,粑粑……”

     阎景掏手机,手微微一激动,划开了外放,贾琏带着丝委屈的哭喊立马就传了出来,“阎爸爸!”

     “嗯。”阎景神色瞬间温和起来,接着电话,挥手示意下属出去。

     下属们:……

     “阎爸爸你跟粑粑吵架了为什么还不和好啊?”贾小琏很郁闷,“我粑粑最好哄了,给他买古玩赐小妾就行了,每次粑粑生气了,祖母都是这么干的,我看了就记住了!”

     阎景:“……”

     “粑粑真的好伤心,整天整天在书房里读书了,还不吃饭。”

     阎景:……

     “还瘦了,他说以后再也不要做受了。”

     阎景手一抖,艰难开口,“琏儿,你……你确定,你爸爸是在书房看书?”

     “对哒。因为爸爸考了90分,他好开心!”

     温和的跟贾小琏沟通着,阎景挂完电话,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轻松愉快些,十分效率的开了年终会议,而后大手一挥,准备回去。

     -----

     “张导?”贾赦迷迷糊糊的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电话。

     “小侯爷,听说你会弹琴?”张轩直奔主题,“我看过漫展的录像,你弹的不错,有没有兴趣来弹个战争曲,就是皇帝御驾亲征之时,士兵们唱的那首!”

     “我没……”刚想说没有兴趣,但是一想起由来,贾赦一愣怔,张张嘴,“那场御驾亲征,皇帝是不是点了小侯爷的祖父还有父亲一同上战场?”

     “对啊,上阵父子兵!”张轩笑着回答,“打虎亲兄弟!”

     “那……张导,”贾赦鼻子一涩,他幼年不懂事,但也记得母亲为此哭泣,祖母担忧强撑的面庞。也记得原本能给他当大马骑的祖父,回来之后,不良于行。

     “张……导”

     “贾赦,你怎么了?”听得话筒里传来的失落感,张轩开口关心道。

     “无碍。”贾赦咬唇,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来弹,还有还熟悉,我祖母教我的,为我祖父还有父亲创的!”

     张轩:……

     他怎么感觉今日贾赦怪怪的?

     “张导,你说个时间地点吧,我现在整日宅在家里呢!”贾赦飞快的转移了话题。

     “那……”

     两人商议完后,张轩挂掉电话,还是觉得怪怪的,但是也没多想。反正万事有忠犬总裁经纪人呢!

     ----

     接到张轩的电话,贾赦叹口气,拉开了书房厚厚的帷幕,朝窗外看了一眼,其实想他如此想东想西却想不出什么好法子的人,十分适合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来麻痹自己!

     看着窗外鹅毛大雪飘飞,把天地万物都白色,哈口气,伸个懒腰,麻溜的把自己装扮的精神十足。下楼,十分开心的宣布,自己要去工作啦!

     然后喋喋不休的说着张导是如何如何的欣赏他的琴艺。

     他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贾赦。

     “粑粑,我能去看大草原吗?”贾小琏眨眨眼,勾着贾赦的小腿,委屈的问道。随后嘟着小嘴不满,“我都没有去看过,我也想骑大马!”

     “好,去。”贾赦豪气拍板。

     “爸爸,你真好。”贾小琏毫不客气的让贾赦弯腰下来,吧唧一口,亲,眼眸露出一丝狡黠之意。

     “去散心也好,有琏儿跟着你丢不了。”顾瑾慢悠悠的开口,掐了一把贾赦苍白的颓废脸,“看看你现在还好意思再说神马天生丽质吗?别出去丢了我的脸,给你上个状!”

     “谢谢。”贾赦默默的弯弯腰,他们三个人明明跟阎景的关系更好,却是为了照顾他,还特意的飞回来。

     “好基友不说谢!”

     嘻嘻哈哈的插科打诨,直到送走了父子两,看着又匆匆赶过来的阎景,才各种真面露露出来。

     “哥,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

     挥开卖萌打滚求解释的两弟弟,阎景揉揉眉,嘴角露出一丝的苦涩。

     “喝口茶,暖暖。”闻宁川笑笑,“真兄弟才第二次开口,要不要宣泄一番,有些东西积压久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了。”

     阎景:……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眼底的那抹笑!

     朕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心理学不比你差!!

     ---

     战争场景,历来狼烟四起。

     贾赦带着贾琏赶到拍摄场地之时,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峙正上演着。

     小助理看见孤零零的两人,诧异了一会儿,然后忙不迭的迎上前,手里带着两军大衣。

     这两父子居然一件羽绒服就敢走东北。

     “谢谢。”贾赦忙道谢,而后指指衣着单薄的演员,“就这么开拍,不冷吗?”

     “冷,哪能不冷啊,可是剧情便是如此啊!”小助理搓搓手解释道:“当时开朝不过三十年,经历前朝五十多年的战乱,正休养生息着,国库哪来这么多银子弄军备啊,否则就没有京都贵妇带头号召募捐啦。别说小说很详尽的描写了,就是以张导严谨的性子他也不会每个人发个铠甲。”

     “可是……”贾赦话语一顿,一想起自己幼时生活,忽地说不出话来。

     “爸爸。”贾小琏艰难的移动身子,好奇的看着眼前一幕,“为什么要打架吖?宁叔叔说不能打架的。”

     “这不是打架,这是……”贾赦默默的看着厮杀的场景。

     “君子能杀而不弑杀,欺我华锦当杀不饶,愿以手中刃斩宵小,护我万千子民安乐……”

     愣神间,脑海里忽地浮现出幼年的童谣。有些记忆也慢慢的浮上了心头,贾赦呆呆的,惶然之下,忽地心一紧,“皇帝是不是在这战役之中差点死掉?”

     作者有话要说:Σ( ° △ °)︴果然不适合写虐的,下一章happy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