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分手
    阎景刚深呼吸一口气,准备说下去,但不料一双手却捂住了他嘴巴。

     贾赦特别兴奋,“黄桑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吖!”想他当初看了众多穿越重生流小说,对带绿帽子被刷boss的皇帝葱白敬畏之情一降再降,“黄桑呀,你后宫是不是跟宫斗篇似的啊?贱人就是矫情,各位小主娘娘三年一茬一茬的收割啊?!!”

     声音明显兴奋之中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_-#

     阎景表情略僵硬,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弯腰凑近的贾赦,两人鼻尖几乎抵在一起,呼吸之间温热的气息互相交融,缓缓的掰开双手,珍重道:“这个保证没有!”

     贾赦狐疑闪过各种大片,“真没有被当boss刷过?”

     “真没有!”

     贾赦眼眸一亮,凑近,吧唧了一口,“压压惊!”

     “恩侯~”阎景纠结的开口。也许他什么都不说,能瞒得住一辈子。可是,这一辈子,他依旧要活在内疚与自责之中,也许夜深还会辗转反侧,担忧若有一日,被发现了该如是好。

     担忧,他们忽然而来,若是又忽然消失在这个世上,该如何是好。

     担忧……

     “嗯?”贾赦凑上去亲亲他,“没事啦,我不怕皇帝的啦!”

     “好!”阎景平复了一下情绪,“那我说完了,你不准跟闹分手。”

     贾赦愣了愣,“还是有狐狸精?”

     窗外的星光透着窗帘缝隙钻进来,床头的灯光依是暖色非常,但是阎景神经却是高度紧张,连空气中有细小的尘埃浮动都貌似看的清清楚楚,全神贯注看着贾赦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

     而后,缓缓道:“朕是华锦第三个皇帝,华永帝!”

     ……

     …………

     “朕立太子,指一伴读,贾赦。乃荣国公之孙。其……”

     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的走着,时间缓缓流逝。贾赦呆呆傻傻的说不出话来,脑袋一片空白。

     呵呵,华永帝

     皇、帝!

     要死的

     他喜欢的人居然是皇帝!

     不对

     皇帝喜欢的人居然是他!

     “我……”

     阎景紧紧盯着贾赦,想要从挖掘出一点信息,但偏偏一脸茫然的样子,什么表情也没有,只好干着急。

     但是空气之中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压抑感。手悄悄的握成拳头,几乎要把掐出血来,阎景一回想起拍摄之时,贾赦的吐槽话语,整个人都有些不易觉察的颤抖。

     他忽地不想当那么一个非常诚实的人。

     话说一半,半真半假吧。

     “那个,让我静静!”许久之后,贾赦挥挥手,“你真没骗我?怎么感觉好熟悉的桥段?!”

     “没有。 ”阎景特严肃的说道。

     “那……咱每天说一点,我承受能力没那么好,很玻璃心,特脆弱。”边说,边缓缓的拉起被子,整个人都缩了进去,莫了,还叫了一声关灯。

     阎景松了口气,手微微有些颤抖的按了床头灯,等躺下才发觉后背有些被汗浸湿。

     -----

     被人一说,即使只有一小断,也足够让各种回忆涌上心头,贾赦缩在被窝,眼泪悄无声息滑下,一闭上眼都是往事。

     半个小时后,阎景叫,“恩侯!”

     贾赦不搭理。皇帝又怎么了,不还是穿了吗?

     不对

     贾赦探出脑袋,他忘记最关键的问题了,“你怎么穿来的?我们能穿回去吗?”

     阎景一愣,透着星光看着微红的眼眶,眼底露出自责的神色,缓缓道:“我从出生之时,便带着前世的记忆。”

     贾赦:……

     “还挑时间穿啊?”闻言就委屈了一下,“我若是从小穿,现在是不是也成精英总裁了。不对!”贾赦瞬间摇头了一下,质问道:“你记得怎么穿来的吗?我当时迷迷糊糊的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就穿过来了。”

     “我应该是……呵呵,被中风的吧!”阎景嘴角泛起一抹嘲讽,无奈道。

     “你……”好像愈发的熟悉了,这阴深深的即视感!

     “是我写的,里面太子,老大的下场,都有。”深知贾赦的所思所想,阎景狠狠心,闭上眼睛,缓缓道。

     贾赦:“……”

     一句话,轻描淡写,但是深知所言,便在黑夜中显得分外刺耳。

     “你滚滚滚滚!” 还未想明白过来,贾赦鼻子发酸,下意识的赶人。

     阎景皱眉。

     但是,下一秒却是心惊不已。

     贾赦说完压根没理人,一个翻滚爬了起来,直接开门冲了出去!

     忙不迭的跟了上去,却见贾赦在书房里翻寻到顾瑾珍藏的,一点点的翻看了起来。

     他绝对不相信,当初的小伙伴们下场有这么凄惨!

     他更不相信,自己日后会颓废终日。他就算是纨绔,文不成武不就,可是也有一技之长,可以经营出自己的人脉,当一个风流雅士的!

     母亲就算偏心老二,又岂会让他住在马棚边。当御史是空架子吗?!

     还有岳父岳母……

     阎景静静的坐在一旁。

     时间飞快而逝。

     清早,贾小琏在人带领下跑完步,蹭蹭上楼敲房门,被成功吓了一跳,“爸爸和阎爸爸都不见啦,被外星人抓走啦!”

     小嗓子一喊,其余三人也好奇上来,看着在书房里探出个脑袋示意轻声的阎景,上面还挂着两黑眼圈,纷纷竖起大拇指赞,好耐力,居然在书房里玩,十分的没有羞耻心!

     太破廉耻了

     阎景不搭理三智商同等水平的小的,对闻宁川强撑起笑脸,道:“你们先去旅游吧,我跟他日后在一起赶过来。”

     呵呵,秀恩爱的,再见。

     两弟弟抱着贾小琏转身毫不犹豫的就走。

     闻宁川上下打量了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微笑,“景少,情感咨询,可以友情价。”

     “太聪明了没有朋友。”阎景淡淡道,随后果断的关了书房门。所以说他非常不喜欢太聪明的人,尤其是聪明人还学心理学的,简直王见王,狭路相逢,死死死!

     还是贾赦好,有点小傲娇,没事耍耍小聪明,遇事了讲义气,又孝顺,委屈了缩被子里哭一宿,第二天又能欢乐的蹦跶起来。

     不过

     接过凌空飞过来的书,阎景嘴角露出一丝的苦涩。默默的祈祷,这个心结,望他们能早日度过。

     “醒了,不在睡一会吗?”

     “你让我怎么睡,皇帝,你说啊!”贾赦忍不住想要咆哮,“我一闭上眼就是亲朋好友凄惨无比的下场。你让我怎么办?我……”贾赦抹眼泪,甩下外套,“我不懂大道理,可是知道亲疏远近,皇上,你的爱太沉重了,我一个纨绔,承受不起。我不想在看到你,让我一个人静静,静静!”

     看着缩在角落里的贾赦,阎景踌躇许久,终是慢慢退了出去。

     ----

     被人告诫总裁大哥今日心情不好,感情出问题啦,觉得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好偏帮的两人思忖了一会儿还是扛着贾小琏一块的飞走。小孩子看到家暴会造成心理阴影的,后果十分的严重。

     待贾赦缩了一天,肚子饿出来找东西吃,就发现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在客厅里沉默的某个不想见到的人,他们都不见了。

     想起发来的消息,贾赦蹙眉,简直是没有任何一点的朋友爱,还拐走他儿子,让他连最后一点慰藉也没有。

     贾赦直接无视某人,去厨房翻寻了一番,只找到几个憨态可掬的小兔子奶黄包,微波炉一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阎景一如往常的递上牛奶。

     贾赦伸手之际,一愣,默默的收回了手。

     他很有骨气,不受“嗟来之食”!

     “慢点吃,别噎着!”阎景拍拍后背,看着贾赦发白的脸色,忽地有些后悔。

     “你……”贾赦咬牙,“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阎景:“……”

     贾赦深呼吸一口气,捋捋思绪道:“按你所说,你自从婴儿时期便来,可以说是重生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没有人知道你上辈子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不提早也不晚一步,偏偏要等我喜欢上了你,你忽地一道雷劈下,很好玩吗?!!你说啊,你喜欢我什么啊,还是上辈子喜欢上的,我明明就是一个很普普通通,吃喝玩乐的纨绔嘛!”

     “我……”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啊!”贾赦揪着阎景的衣领,想非常有气势的一巴掌挥下去,可是又下不了手。

     他下来之前,一直浑浑噩噩,云里雾里,不知如何是好。

     忽地收到短信,刷开了手机,无意之中刷出了网页推送论坛,里面种种,对皇帝,对太子的评价,他一条一条的看了下来。

     越看,心越酸,却不知道要给谁哭才好。

     无关对错,只有立场!绝大多数人都用这八个字来说皇帝和太子的父子君臣相残。

     看着贾赦眼中的犹豫不决,阎景揉揉头,“对不起,我的确想过若是能瞒你一辈子,该有多好,可是……我不想对你有任何的隐瞒。若是你日后自己发现,便会在我们生活中埋下导火线,不妨说开了,我们痛一时却不会痛一世。”

     “呵呵,那刚见面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贾赦眼眸一闪,忽地闪现一道亮光,“当我青蛙煮熟了对吗?现在,你揣摩着能说,因为吃到手,所以有恃无恐了?!”

     阎景眼眸低垂,黯淡非常,狠狠的把人抱入怀中,像是揉入骨髓一般,“我怕,一个人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活了三十多年,有亲朋好友,但依旧融入不进去。”

     贾赦兀自挣扎着。

     “从死到生,像是在开玩笑般,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忧若是自己身份被发现了会如何,这个世界纵然千般便捷,万般美好,可终究不是家。华锦朝的点点滴滴揉入骨子里,血脉之中。当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心中不知有多么的喜悦,我是自私到等到了你喜欢了,才开口道出真相,残忍设计到可怕,但是……”

     “我们分手吧,无关对错,只有立场!我现在情感与理智都让我接受不了。”贾赦掰开环着的双手,目露出一股决绝之气,“皇上,我不想在当小侯爷,件件事都是雷霆雨露皆是皇恩浩荡!”

     作者有话要说:小虐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