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和好
    小助理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贾赦,话还未说完,那边场景拍摄完毕,张导趁着转换的空隙,给贾赦介绍合作的歌手。

     但是,一走进,还是颇为惊讶的诧异了一下贾赦的神色,但也未多说什么,只是和蔼笑笑,给两人介绍起来。

     “徐远,顶尖歌手!”

     “张导您客气了!”徐远微笑的颔首,而后看了贾赦一眼,伸手,“你好,贾赦。”

     “徐天王,你好!”贾赦来之前便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在八卦新闻里把徐远的资料给扒了一个遍,出道三年多,在唱片日薄西山之下,独占鳌头,是一个无人可比的神话,当今歌坛当之无愧的天王!当得起张导四个字的称赞。

     跟在他后面的也是华锦的金牌经纪人,博文,据说出了名的舌毒!

     “张导,现在就录吗?可是我感觉贾赦的状态有些不好?”身为经纪人一双眼自然雪亮,不要以为化妆就看不出整个人身上笼罩的阴郁之色。

     正说笑的贾赦心一紧,随后嘴角弯弯,掏出身后背着的琴,“弹一首,不就知晓了吗?”

     在他伤心的时候踩痛处,必须狠狠的挣回面子来,就算说实话,他也不喜欢当面听!!

     抱着从闻宁川那里换来的古琴,贾赦随手试试音调,不一会儿,杀气腾腾的传遍了片场。

     博文:“……”他就真随口一问,需要这么杀气浓郁吗?

     徐远翘起大拇指对张轩赞了赞,“张导您眼光绝了,这古调还从未听过,一听就燃!”

     正被人夸奖的贾赦却是越弹越伤心!当初他各种耍赖偷懒,学什么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最后会的不过这几首。还沾沾自喜,自诩琴棋书画样样皆精,只可惜当悠悠唱出曲调,暮然回首,才知道自己是蜜罐子里长大被娇宠了的公子爷。

     “……旗风猎猎雄兵百万何等风流,守家卫国让我堂堂华锦四方来贺。”

     一曲终了,贾赦看了一眼众人,红肿眼眶告退了一会。

     徐远拉着张轩,淡淡着,“张导,人能弹会唱,这曲子……”思忖了一番,“若让我来,能唱对调,可这情不如他,不过……莫不是叫了小侯爷,真入戏还未出来?”

     “嗤啦……嗤啦……”

     正说话间,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众人看着贾琏好奇的拨弄琴弦,张轩忙让助理把琴收拾好。

     “张爷爷,为什么我爸爸弹哭了?这个是六指琴魔,坏的,扔掉!”贾小琏双手扶着琴,气嘟嘟的说到。

     “你这孩子~~”张轩示意助理赶快收琴,免得被熊孩子捣乱,边哄着贾小琏询问贾赦最近如何。

     徐远不经意的却是看到了琴,挥手让助理后退一步,自己小心翼翼的抚摸上去。玩音乐的对乐器也只知一二。这琴,若他没看错,手微微有些颤抖。

     “这琴?”

     “不就是伏羲琴嘛!”贾小琏毫不在意的翘着脑袋道:“我爸爸跟宁叔叔换的,据说能用看的上眼的,给琏萌萌学琴的用的!”

     “是明……”徐远指指手机网页上一模一样的图,“明朝……古物!”

     围观者:……

     好炫,好拉仇恨值!o(≧口≦)o

     “可是,我不喜欢,我最喜欢……”贾小琏跳着比划了几个现代舞蹈动作,“这样的好酷,我要学这个!”

     “而且,”贾小琏惦着脚尖抱张轩大腿,“张爷爷,您手下有没有会跳小苹果的,姐姐说这个最容易学啦!”

     “小苹果?”

     “你是我的小苹果呀,我要让阎爸爸学了给爸爸跳!”

     张轩:……

     阎boss跳……张轩一惊,他心跳有些加快了,这太刺激人了!

     贾赦卫生间装扮一番,让自己看的精神些,刚回来就看见自家儿子在异想天开。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爸爸和阎爸爸就一起吃苹果啦!”

     “张导,若没什么事,我先给琏儿去贴个暖宝宝,免得他冻着了。”

     贾赦非常果断的拖走贾小琏。

     这孩子,胆子最近愈发大了!

     围观者:……

     豪,你的琴,求说是你的益达,不对是你的琴(づ ̄3 ̄)づ╭~

     -----

     “贾小琏!”贾赦板着脸准备教育自家儿子。他发现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压根没有说的相依为命,这儿子各种活泼各种大胆,坑爹坑起来毫无任何的压力。

     “爸爸~~”贾小琏勾着贾赦的脖子撒娇,“爸爸,我来给你贴暖宝宝,暖暖的,你刚才全贴我身上啦!”

     “我才不冷,你看看你自己!!以后要是在耍帅,不穿衣服可冻死你了。”贾赦揉揉贾琏的头,无奈的说道:“在外面,记得有些话不能乱说,尤其是我们在家里的事情,还有爸爸身上有各种画画书跟你宁叔叔手里的书画,都不能随便说,知道吗?”

     “哦,可是我真不喜欢弹琴,手疼!”贾小琏嘟嘴,“我要学很酷的那种舞嘛,跟爷爷奶奶们跳跳蹦蹦,身体好!”

     “……”贾赦一噎,广场舞三字回旋脑海之中,久久挥散不去Σ( ° △ °)︴

     又是一番教育,努力板正贾小琏的观念,贾赦喋喋不休,最后闹到吃饭,父子两还没统一意见。

     直到去了临时搭建好的录音室,对着豪华的堪比室内的装备,大赞了一声良心赞助商,可话音一落,贾赦想起赞助之人,又彻底没了好脸色!!谁家皇帝这么自恋,重生以后写自传体小说也就算了,还要拍出来,留档纪念的。

     简直是想呵呵几声有木有╭n╮(︶︿︶)╭n╮

     等他用自己的能力赚钱了,也要写一部史诗般的巨作来,啪啪打皇帝的脸。

     去你妹的暗恋帝啊-_-#

     有问过本尊的意见吗(‵o′)凸

     混蛋

     贾赦磨牙着,然后抬头看见某个出现在窗外的人,更加的磨牙了。

     怎么阴魂不散。

     过了许久之后,贾赦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视而不见的干起了怎么的活。如今他要赚钱赚钱赚大钱,分心不得。

     ----

     “阎爸爸,你来的好慢。”贾小琏双手抱着大苹果,嘟嘟嘴示意,“爸爸都被那个狐狸!精给勾引走了,他每次都来借琴,家里好穷!”

     没有金钱观念的贾小琏十分仇视某个对音乐痴迷的天王。

     因为他跟他爸爸走的好近,还各种说说笑笑!

     哼,谄媚!

     一通说话之后,十分郑重的苹果塞到阎景的怀里,贾小琏板着脸道:“每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我,不对……是,你是我的小苹果……这个可好学了,哥哥们跳,好多好多姐姐多说男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种苹果!”

     阎景:……

     默默的弯腰揉揉贾琏的头,看着还在工作中贾赦,先带着很贴心的儿子去跑了一圈他心心念念的大马,而后一如以往,在贾赦身后十分的贴心,只不过看着贾赦面色苍白着,眉头越蹙越紧。

     贾赦:……

     看着眼前任凭如何说都赶不走,又顶着他经纪人身份,最重要的是剧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他总裁boss的身份,贾赦觉得自己若是直接耍性子,把人给弄走,这样跌了阎景的面子,他又做不到。

     只好整天宅在录音室里。

     只不过里面有一只比张导更凶金牌制作人在监制,让他非常的不爽。

     贾赦手弹酸了,待开嗓子的时候,还是高1潮部分被喊停。次次如此,弄的他十分想搬起琴就砸过去,去你妹的感觉不对。

     老子身为当事人的孙子,爷爷要病危了,你让我怎么豪气满天!

     某个皇帝都被戳成筛子了,你让我怎么……

     一想起来,贾赦就摇摆着头疼。

     渐渐的愈发感觉琴弦不受他控制了,两眼皮上下打架,十分想阖上。

     然后,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名字。

     然后,没有然后了。

     因为他什么也不知了,贾赦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脑海里却一帧一帧的重播着某人的身形,然后某到明黄的身形出现,渐渐的融合在一起。

     “皇上,皇上,我弹琴给你听,能不能让父亲不要打我拉?”

     “你最厉害了,是最大的官,我讨好你了,是不是母亲就会喜欢我拉,不喜欢弟弟了?”

     “皇上,为什么抬头看你就是大不敬?”

     “……”

     非常想睁开眼睛,可是有各种的累,有气无力。

     浑身没有力气,大脑渐渐的变得混混噩噩,记不清东西来。

     过了许久,白色刺鼻的味道传来,贾赦猛然一个鲤鱼打挺挣扎起来,他这一辈子都不要去医院,要打屁股针的医院。

     疼死人了!

     但是周身却动不得,贾赦看见冰冷阴沉的脸,瞬间吓的缩了一把,下意识的想要闭上眼睛装死。

     “小心血回流。”阎景声音依旧低沉,但带着一丝的伤感,伸手抚上吊针的手,带着一丝的流连。“我有时在想,若是我一辈子埋在心里,永远不说出真相,那么你是不是都会快快乐乐,没有烦忧,继续含笑的谋划着赚钱养琏儿,翻寻着市庙找大师。”

     贾赦:……

     “你这样耍我好玩?”贾赦怒瞪,“等老子回去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而且,你长得跟上辈子一模一样,我记起来了,皇上!”

     “对啊,现在才记起来。”阎景嘴角噙著一丝笑容,但这笑容看起来十分的苦涩,“还记得我吗当初第一次见面,你喊岳父喊的多么兴奋!”

     贾赦:……

     “那又如何,皇上您乃九五之尊,臣子自然不可抬头直视龙颜了!”贾赦愤愤着,“我讨厌你说,又恨你不说,可是又觉得自己犯贱,一想到你受伤了还是心疼!”

     “莫哭。”阎景掏出手帕来帮人擦擦。

     “明明知道我选择困难了,还叫我左右纠结不已。啊啊啊啊啊啊,贾赦发泄的嘶吼,我恨不得一刀戳你身上,在戳自己一刀,什么都不用想!!!”

     阎景任凭人嘶叫着捶地,只不过一只手一直放在吊针的手,旁边,看着葡萄糖一滴一滴的落下,心理泛起波澜,却一句话也为说。

     贾赦叫完之后,累着了,就静静的靠着抱枕。

     两个人什么话也未说。

     直到瓶里的水滴完,阎景小心翼翼的拔下针头,把人按住,直到渗透不出血滴来,才送口气,缓缓道:“你不开心,可以拿我出气,但日后莫要日夜颠倒,你和琏儿乃是身穿而来,体制本就比我们弱一分,亏了身子,对日后不好。”

     “我……”贾赦沉默了许久,“你为什么要说?”

     “因为想让你知道。”

     “知道?”贾赦呢喃,定定地看著眼前的这个男人,试图从他深遂的眼神中辨别,他说的真假。

     “知道你我来自同一个地方,身上有共同的秘密,你不会在担忧自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用想着若有一日,你们父子孤苦无依怎么办,不用心心念念……”

     贾赦努力咬牙,抬头让眼泪倒流回去。

     他才没那么好骗。

     凭几句言语就可以打动。

     真是太讨厌了!

     贾赦咬咬牙,狠狠的抓住阎景的衣领,趁其不备,把他用力拽下,想要狠狠的扇上一巴掌,最终却是挥了自己一巴掌,“你这个……”

     看着挥手的贾赦,阎景微微阖眼,只不过却未感受到疼痛,睁开眼却是心惊不已。

     “我恨我爱你啊,混蛋,你教会我这个词干什么!!!!”

     ---

     贾小琏蹦蹦跳跳的从漂亮的护士姐姐们怀抱里挣脱出来,一手抱着大红苹果,踮着脚推开门,正看见阎爸爸摸着爸爸的脸,亲亲(づ ̄3 ̄)づ╭~

     哎呀,好羞羞(づ ̄3 ̄)づ╭~

     琏萌萌又有爸爸爸爸了。

     十分值得啃苹果,不对,跳小苹果庆贺一下。

     姐姐们都是棒哒哒的(≧▽≦)/

     作者有话要说:Σ( ° △ °)︴写不出虐的,还是让他们甜甜蜜蜜吧。祝……大家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被人祝光棍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