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试镜
    感觉身体没多大问题,且又心情回复过来,贾赦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顺着自己的本心,先痛痛快快的,否则纠结着谁都苦!

     抱着这样的心情,面对曲子之时,被虐了n+1次之后,终于完美落下帷幕。

     贾赦按照承诺带着贾小琏,并请了因他之故耽搁了游玩的三人,痛痛快快的滑雪一场,又带回去许多山珍野味。

     能用自己赚来的钱请朋友游玩的感觉太棒了!

     但是这么一晃半个多月过去,贾赦心心念念的试镜也开始了。

     刘导凭借自己的多方人脉又紧急敲定了五六个有点书画基础的演员。

     当然,这几个里面,贾赦演技不怎么样。

     贾赦愤愤的要求补脑,喝着猪脚汤,手却空闲下来刷网页,还带着一丝的颤抖。他回来之后找老师学习了好久好久。明天别让他汗水白流啊~~

     网上最近因一直很热闹,原本剧组就班底不错,导演分量也重,更何况这种虐死人不偿命,又剧情跌宕起伏的,很吸引眼球。但是确定人选之后,主演却意外进了医院,不能拍剧,一度就把此剧推向了热搜排行榜第一,猜猜谁会接棒?

     各种讨论飞快标红。

     不管在何地,除了赞誉之外自然也会有一些不满和抗议,甚至是躺枪被黑。

     贾赦看看自己正面评论多过于负面消息,不用补猪脑,也知道背后有阎boss的推动作用,但是戳戳自家儿子的,还是不由感叹,这刷嫩脸的时代!

     他家儿子粉丝数量比他整整多出一个零。他如今才二十万粉丝数量,但是贾琏居然有两百万之巨,简直是逼他拿钱买僵尸粉的节奏o(≧口≦)o

     低头呼噜呼噜喝汤,他表示身为老爹,对自家儿子诡异般的粉丝数量一点也不羡慕,一点也不!!

     等他拍戏了,自然能涨粉,涨不了就喝老鸭粉丝汤╮(╯▽╰)╭

     贾赦喝完最后一口,打个饱嗝,拿起翻烂,上面彩色笔五颜六色标出各种心情转换的剧本,深呼一口气,临阵磨枪起来。

     阎景赴宴回来,看着房间里还微弱的灯光,不由敲敲门,推了进来,便看见贾赦正一手握着匕首,双眼血红的对着被子,想要狠狠一刀刺下去的冲动。

     但是,这匕首?

     不由的抬手遮挡了宝石散发的光线,阎景无奈,“人家电影里也是用道具,没个像你直接真刀子上场的!”

     “不是增加真实性嘛!我试过菜刀,水果刀,没感觉!”贾赦看看手中的匕首,笑,“话说这个还是你赐给祖父,祖父送给我防身用的,这匕首可是用来斩杀过敌军首领的,可厉害了!”

     看了一眼贾赦手里宝石镶嵌的匕首,听人一说,阎景也想起来了。这哪是赐给老荣国公,这分明是老荣国给宝贝孙子求来的。当初上战场所用匕首哪有花里花俏还装宝石,个个轻便携带容易,把把都带血,匕首锋利至极。

     当时荣老国公战胜归来之后,还带病,自然各种赏赐。他就独求了一把战利品-戎国用来装饰用的匕首,说自家大孙子喜欢。

     “嗯。”阎景淡淡的一笑,“好了,快点睡,要不然明日试镜没精神可不好!”

     “但是睡不着,各种紧张!”贾赦哭丧脸,“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把我打包到你这里来了,市中心的,我压根人生地不熟,更紧张了!”

     阎景:“……”

     “好了,我陪你对戏!”阎景上前一步,把人抱入怀里,安抚着,“你有什么好怕的?想想,琴棋书画,谁敢跟我们比,对不对?!这男主最难的人设,你却自带的。看看手里的匕首,那可是古董,还御赐的。谁跟我们赦大少爷比古玩鉴赏功力啊~”

     “但是我眼睛不会说话,整整五分钟眼神交流。我脑袋一想……一想东西就会想偏了。”贾赦郁闷,就算是重在参与,但还是有些紧张啊

     阎景揉揉,继续安抚。

     转了话题,说起某人小时候是如何的胆大,带着太子,跟大皇子一行三人横走整个皇宫的场景。

     “……”贾赦默默想要退后一步,狐疑呢喃,“黄桑,您该不会是恋童吧?”

     “你这槽心玩意。我在帮你回想当初是如何牛气冲天,什么都不怕不紧张呢?!”阎景失笑的敲敲贾赦的头,“放心,若是能回去,没准朕还真恋童,直接把你养在宫里了,免得在外面,你学坏了。”

     “我哪有学坏?”贾赦挣扎。

     “哪里没有?”阎景低声呢喃着,“是谁在琴苑一执千金,捧红名伶的?”

     贾赦:“……”

     耳边温热的气息撩的痒痒,不管不顾推开阎景,贾赦底气十足的回到,“你儿子买的来气……”贾赦话语戛然而止,愣住,看向阎景,“我……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

     听着贾赦跟蚊子音一般哼哼,阎景嘴角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弯起来,“没说什么,只不过告诉我太子和大皇子相爱相杀的二三事而已。”

     “那啥,我困了,要睡觉了。”贾赦开始闭着眼赶人。

     黄桑的说话的调子好恐怖!

     好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啊!

     一不小心,帮你们出柜了~~~~~~~~

     阎景看着人脱鞋,钻被窝,闭眼装睡,一气呵成。无奈的笑了笑,关了床头灯,“晚安。朕要冷静一下去。”

     饶是夜色昏暗,贾赦缩在被子里一抖,还是明显可见。

     阎景嘴角微微勾起,演戏紧张什么的,现在不就是好了吗?!

     一个小时之后,看着呼呼睡去的贾赦,阎景非常自然的蹭进来,搂着人睡去。

     翌日,贾赦装备整齐,朝酒店进军。

     一路上,惴惴不安看阎景的神色。

     “好了,逗你玩的,没事的。”阎景看快到目的地,忽地出声道。

     “什么?!!”一大早醒来,高度紧张的心一颤,贾赦旋即怒道:“你,算你狠!劳资以后再也不担心你了,混蛋!!”

     话语刚落,司机也尽职尽责的开到停车场。

     贾赦甩门往外走。

     来到等候区,贾赦心还没平静下来。

     “小侯爷气色不错,加油!”

     “咦,杜姐?”贾赦眉目一挑,碰到熟人很高兴,“你也来试镜?”话语刚落又好像有些不对劲,堂堂女神级天后人物还要来试镜??

     “不是,我来陪演。”被人称为杜姐的杜童笑笑,看着贾赦疑惑的神色很和气的为其解惑,“我来对戏汤少的母亲。第一幕戏。”

     “哦~~”

     贾赦了然的点点头,坐下喝了杯茶又聊了几句后,导演宣布了开始。

     因为此剧的特殊性,来的演员都可以堪称能写会画几笔,但是比起贾赦这个穿越,简直是自带作弊神器!!一手小凯又漂亮又快,还能附带装门面的水墨画。

     刘导看了一眼自信满满的贾赦,一想到推荐之人话语,默默的蹙蹙眉。他这个剧组可不带幼儿园学前班的,就算是老朋友看好的人,也没道理放他剧组里磨练演技。

     就算有土豪忠犬承包剧组盒饭,也不行啊!

     “我写的怎么样?”贾赦兴冲冲的拿了一张给在一旁的阎景,显摆着。

     “很好!”阎景细细的点评了一番,话说的很中肯,“在我眼里,你的字最好。”

     “算你有眼光。”贾赦得瑟,悄声道:“我就这几首诗词写的最熟悉,出门游玩只要有人邀请,我都写这个。不过能让我落笔的也没几个,所以没人发现。”

     “你啊~~”阎景带着宠溺的神色,无奈的笑了笑,刚想说话,导演开始试镜了。

     第一幕是纨绔公子,阎景自然不担心。

     第二幕是公子变身精英,匕首手刃仇敌,阎景面露担忧,恐贾赦眼神杀气不足,不到位。

     两幕戏很快就演完,贾赦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始他最为担忧的第三幕,这简直是挑战他的智商嘛!

     第三幕戏是男主的心理戏,五分钟只有一句台词,剩下时间全部要靠动作、表情和眼神填满。尤其是眼神,要在极端的时间内转换各种情绪。

     给了试镜的演员一个小时的准备,刘导出门喝杯茶,给老朋友打个电话。如今看下来,贾赦的综合得分是最高,靠着书画加成,还有第一幕的表演,待到第二幕后面这狠劲不够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人是温室出品的花骨朵,十分适合摧残一番!

     但不适合这部剧男主,没有历经世事的沧桑感。

     “这我自然知晓,把人选推荐给你之前,我也犹豫过。但是……”电话另一头的张轩顿了一顿,“我在录音室看他跟徐远谈起伏羲琴的模样,眼中的那份眸光,那个时候我便有一丝的松动。他对古文化的了解,甚至家藏之丰富,这样家世出来的人家,身上有着汤少的气韵。不像我们把古董当藏品,各种小心翼翼珍宝般对待。他是对这种生活融入骨子里中。至于其他,演技自然差些……你先看看,自己琢磨一番在决定。”

     刘导挂完电话之后,沉思。

     另一边,贾赦紧张的不得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拖的时间越长越会东想西想,还不如给个痛快为好。

     “放轻松。”阎景细声安慰着,“……不拍这个,咱们还有其他啊,你不是说要给琏儿去演大英雄吗?还有第二季要选人了,琏儿可是闹了好久要去玩的!”

     “别听琏儿的,这个据说有很多大牌明星的,我现在什么也不是,琏儿上去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贾赦默默垂头,“等我当红炸子鸡了,我再带琏儿去!”

     “有这么形容自己的吗?”阎景笑笑,帮人做各种心理调整。

     一个小时之后,第三幕准时试镜。

     贾赦站在中间,看着导演们脑袋一片空白,想着剧本,自我感觉磕磕碰碰的,非常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台词就一句,还是个--“啊!!!”

     他啊完了,就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但在家里练多了又有名师辅导,还是呆够了五分钟。

     待全部演员试镜完之后。

     贾赦忐忑不安的等待最后结果,过于不过他不在意,他纠结的就是等待的过程,太煎熬。

     尤其是,某个导演笑着开口,“刚才的几幕戏很好,但是还不够撑起整个男主。再来一幕。”边说便有助理从柜子里拿起一叠打印纸,分发给他们。

     贾赦:“……”

     好想甩人一脸啊-_-#

     临时加戏

     这才真考演技啊~~~~~~~~

     就跟老师期末考划重点都不考一样的坑爹!

     从发下打印纸,刘导就在注意贾赦的神色,然后发现某人眼睛是真会说话,就是他直白,看得出在吐糟临时加戏的导演。

     要是能跟他那个传说中的忠犬学一分沉稳内敛,那就好了。

     让他也不用如此忧愁了。

     ----

     比前一幕心理戏时间更长,足足有七分钟,但是却只有三十分钟时间的准备。

     贾赦觉得自己该破罐子破摔,不准备了。

     反正都想套麻袋背后揍临时起意的导演一顿。

     短短七分钟,要演绎出汤梁失忆恢复之后在病房里的内心独白。有被恋人朋友背叛之后的伤痛,念及家破人亡的悲凉,手刃仇敌的快感,传家宝落地破碎的疯狂,最后绝决明志如一道光明照亮前行道路的解脱。

     别说七分钟,就是七个月这么多事情堆积在他身上,也各种受不了,必须借酒消愁。

     贾赦自觉往阎景身边蹭了蹭,示意,求安慰~~~~~~~~

     阎景失笑的揉揉人的头发。

     “我感觉自己好玻璃心,一个人你说要什么运气才惨到这种程度啊?”贾赦拉着阎景的手,摇摇。

     “世事无常,更何况那是乱世呢!”阎景笑笑,“不要小看了自己,你可以坚持下去的,你的承受能力有时候要比你想的厉害。”

     “真的?可是我觉得要是我这样了,没准会-”贾赦嘟嘴做了个抹个脖子的手势。

     “不会,你很惜命。”阎景道。

     “哼。”贾赦还是觉得不可置信,看着打印纸上仅有的百来字描述,深呼吸,慢慢的融入其中。

     时间缓缓流逝,阎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半个小时后,站在中间,贾赦深呼吸一口气,手心里还是汗水。显然说不紧张是假的。

     “可以开始了。”

     贾赦点点头,放空自己的思绪,闭上眼睛开始试镜。

     阎景站在沙发之后,因着光线,正好侧看见贾赦的神情,面色微微皱起,他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刚睡醒过来,记忆充斥脑海,眼眸中的爆炸神色。

     贾赦果断妥妥的代入了阎景跟他交代身份时候的神色,不可置信,发狂想要把脑海里关于背叛的痛楚给甩掉,头疼之际,忍不住用脑袋砰砰垂墙。

     阎景:……

     导演:……他好像……要的是眼神!

     国破!家亡!

     眼泪悄无声息,贾赦拼命咬舌,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回流回去。

     这个世界只有弱者才用眼泪作为武器,只有弱者才需要人的同情。

     他,堂堂的汤家大少,宁可流血也绝对不落一滴泪!

     国仇家恨在眼前,儿女情长算得了什么。

     传家宝能毁,可融入骨血了的传承毁不了!

     手紧紧握成拳头。。

     墙上挂钟滴答滴答的走着,贾赦双手环抱,缓缓的挺直脊背,好似是在抱着碎片的样子,默默的迎着冉冉升起的朝阳走远。

     直到走出了门口,啪的关上门,贾赦神情才一松,大口喘气。

     刘导看着人远去的背影,簇簇眉头。

     阎景跟人歉意的示意一声,立马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我是不是没希望了,才五分钟不到!”贾赦垂头丧气,“拉我起来,我要大吃一顿,解解闷。”

     “好!”

     “那我们进去等全部试演完了,在跟人告退一声在走吧!”贾赦不好意思的揉揉头,给人解释出来的缘由,“到后面的感情分析,我忘记了,演不下去,只好留个背影走了!”

     “……”

     阎景失笑,揉揉贾赦的额头,“你怎么想到撞墙的,疼不疼?”

     “疼!”贾赦默默道:“眼神不够,又不准说话加持的,就只好撞墙表示内心的挣扎了,表演老师教的!”

     “你觉得我演的好不好?”

     “好。”

     贾赦听后笑眯眯的拉着人的手悄悄走进去。

     等到所有人表演完了,刘导每个人不足之处都指点过去,到了贾赦这,忽地上下打量了一眼。

     贾赦瞬间呼吸紧促起来,有一种做错事小学生被抓的感觉。尤其是这个老师不划重点,还临时改考试科目,简直连作弊大门都没有开。

     太刺激太虐了,非常值得□□。

     “不错。”刘导缓缓道:“细节情感都有些瑕疵,但是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能用其他感官来表示。”

     “谢谢。”贾赦松了口气,至于是夸是贬就不在意啦。反正考过就扔嘛

     “我和王导再商量一下,明日差不多就能定下来了。”刘导缓缓做了结束语,“到时候在通知各位,今日多谢大家走一趟了。”

     话语刚落,各种寒暄语纷纷道来。

     贾赦跟着凑巧几句,就告辞离开。

     还是大餐比较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