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玉坠
    贾政被人匆匆忙忙的叫回府里商量对策,与此同时,贾赦被张凌轩揪着耳朵从皇帝寝宫里给收拾回家。

     谁家闺女敢未经父母同意,就那啥的?!他就没看牢那么一会!

     简直是……

     张凌轩舒活舒活手筋骨。

     贾赦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一路看着张凌轩报废了一整套茶盏,刚入张府,立马,腰不酸腿不疼,双脚踩风一般,就忙不迭投入张老夫人的怀抱,岳母,救命,大舅兄要变哥斯拉啦!!

     “恩侯啊~~”在贾家放完狠话的张老夫人慈爱的揉揉贾赦的头,恨铁不成钢的戳戳人脑壳,示意自家大儿子再去把跟着太子混的贾小琏也给提溜回来!天晚了,该回家吃饭了。而且,张家,难得,吃一次团圆饭。

     张凌轩深呼吸一口气,在外面他文武双全,智商碾压众人,想怎么坑人就怎么坑,风光无比!但一进家门,却是沦为苦力,眼神扫了一眼在撒娇卖萌的妹夫,默默的感叹了一句,“古人诚不欺他,会撒娇的孩子有糖吃!”

     像他这么聪明伶俐拿出去倍有面子的,为什么会在沦落到食物链的底端?简直是万分不科学的存在!

     闯皇帝寝宫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区区一王府。不到一盏茶功夫,轻轻松松提溜贾小琏回家吃饭。

     饭桌上,贾赦父子默默的扒拉碗前堆积如山的菜肴,把自己撑着肚子圆溜,两老才满意的颔首。而后,应贾小琏要求,饭后一家人在花园里溜圈散步消食。

     又唱又跳,朗诵背诗之后,终于贾小琏折腾累了,要洗澡睡觉。

     “毛巾浴帽牙刷,一样都没有~~泼泼水来搓泡泡琏萌萌一点也不爱洗白白……”在张凌轩特意制造引山上活泉形成的豪华温泉水池里,贾小琏挥挥白嘟嘟的小手,示意服侍的仆从走开,而后小脸沮丧着,开唱,脑海里回忆着现代生活,越唱越发的伤心,以前这个时候,他还在广场上跟好多哥哥姐姐一起玩,还可以看动画片,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琏儿~”收到侍女的禀告,小公子一个人在偷偷哭鼻子,贾赦脚步匆匆而来,忙不迭的问询缘由。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这边一点都不好玩,我想宁叔叔他们了!”

     贾小琏从浴池里爬上来,披上外衣之后,脑袋在贾赦怀里蹭蹭,“爸爸,我好想好想叔叔他们,也想要吹风机,现在连洗头都不会了,以前都是宁叔叔帮我的!”

     “可是,这边也有好多喜欢你的叔叔,不是吗?看你舅舅对你多好啊……”贾赦心中一颤,慌忙的举例子开导儿子。快一年下来,他也渐渐适应了后代的生活,更何况被他们联手忽悠之后,接受能力更好的贾琏。

     五岁多刚开始记事,记的便是现代的点点滴滴。

     “但是……”贾小琏嘟嘴,“我也知道舅舅可好啦,还有新认识的太子哥哥,探花姑父也不错,可是……就像探花姑父一点也不好玩,就笑的好看,可是我宁叔叔就笑的温柔,美人叔叔笑的惊艳,还有张叔叔,面瘫严肃,但忽地一笑,露出小酒窝,可萌哒哒了!我在那边有那么多叔叔哥哥,可是这里……我好想他们啊~~~”话语中不知不觉带上了一丝落寞,哭着道:“尤其是宁叔叔,各种棒哒哒的,他每次早餐给琏儿做的都是小动物的小包子,不带重样的!每天一个苹果,医生远离我……”

     “你舅舅也一样很厉害。上战场入朝堂,杀匈奴灭盗匪斩贪官坑奸佞,无所不能……琏儿,你不是知道穿越吗?那如今我们就像电视里放的古代一般,要回去,要有大机缘,嗯……这就像中大奖一般!”贾赦绞尽脑汁的开导着,边帮人穿衣服。

     “你看,”贾琏伸手,嘴角还撅着能挂拖油瓶,抽噎着,“我以前都学会自己穿衣服了,到这里,就一夜回到解放前啦!琏萌萌又是生活六级残障人士,需要人搀扶,后面一大堆的人,可是没有一个跟保镖叔叔们一样高高大大,又酷帅无比的。”

     贾赦笑着勾勾贾琏的鼻子,“不怕,你阎爸爸也是让人服侍穿衣服的,他从来没自己动手过!”

     “真的?”贾琏眨眨眼,小眼神上下打量着贾赦,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信。

     “真的,你阎爸爸后面跟着更多的人。”贾赦笑笑,蹲着小声说道:“别外说哦,你阎爸爸拉粑粑也会被人记下来!”

     “嗷?”

     看着贾琏的注意力被转移,贾赦又说些其他话语,而后帮人理好亵衣,看着贾琏胸膛上凸出的一块,掏出来,烛光照耀下,玉坠透着亮眼的蓝光。细细的瞧了一眼,确定玉坠完好无损,揉揉贾琏的头,道:“你这孩子,又怎么忘记取下来了?这东西,是你娘留给你的,当做’”

     “当做信物,是张家的继承人标志嘛!”贾琏熟稔的接口,“我知道的啦,不是一直戴着嘛,今天忘记洗澡取下来!”

     “你啊~~”

     贾赦把玉坠贴身放好,又把人哄睡着,命嬷嬷们看顾好睡觉不老实的贾琏,便立马出去,跟张家人解释,让他们安心。

     “这样啊~~”张老爷子目露出锐利的光芒,斜视了一眼张凌轩,透着一股警告的意味,不过一瞬间的事情,贾赦还被张老夫人拉着叙说自己的日后思量,压根没有发现父子两的眼神交汇。

     张凌轩嘴角含笑,低头抿口茶。张家发家老祖宗的事迹,对于他们来说压根当做虚构的神话故事来听,哪里知道这事会真的发生。千年前,老祖宗救蛇,蛇口吐人言,报恩赐玉如意,道危难之际可护子孙一命。

     按着贾赦的话语,当日京师地动,那玉如意的确救人一命。可两人无缘无故,何为会回来的缘由压根没有解释。

     故此,他们默默的压下,没有对人提及,否则,空欢喜一场。

     “恩侯啊,岳母不是破坏你们母子之情,但是此番种种思量,你自己好好考虑一番,这几日想想?如何?”

     “嗯。”贾赦听着岳母一条条的把优缺点,还有张家的思量都说了出来,神色呆滞了许久,才缓缓的点点头。张家所求是为贾琏,不,是张琏,他们最现实的回答便是日后需要他们父子来养老送终,故而处处为他们考量!

     至于说起入赘一题,则把主动权交予他与母亲手中。要试一试母亲能为老二偏袒多少,又会护着他多少。

     看起来很残忍的人性测试,但是,默默的拳拳手指,脑中闪过众多画面,忽地,心中一沉,说实话,他似乎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他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后世说言的包子,能割肉饲母,还是恩断情绝,每个月只给基本的养老费。

     ---

     三日后,阎景看着眼眶通红的贾赦,心里微微有些心疼,道:“不然,我们远远打发了贾政,京中只剩你一个,日久见人心?”

     “皇上,远香近臭,而且……长痛不如短痛!”贾赦一脸萎靡着,重重的叹口气,“其实,不光琏儿想回去,想他们,我也挺想念的!”

     阎景闻言叹口气,拥人入怀,低声道:“我已经在秘密收请得道高僧了,咱们死马当活马医,也许就揭开穿越之谜了。”

     “嗯。”贾赦双手环住阎景,看了人一眼,闷闷的开口,“我们与宁川他们不过一年的交情,若是回不去,日后也许会渐渐的成为怀恋,但是你却在后代已经扎根三十多年,亲朋好友都在……真不知道你怎么每次都那么惨呢?”

     “有你的地方,才是家啊!”听着对方话语替自己的思量,阎景含情脉脉的说道。

     被突如其来的情话一暖,贾赦面色微微通红起来,“若是在现代,我们不在一起,没准真远香近臭,我跟母亲也不会这样,她就算在偏心,喜欢小儿子就小儿子,没有长幼世俗的观念,我这长子不是继爵的……”

     在殿外等候的贾小琏拉拉左边的太子,右边的舅舅,唉声叹气,道:“舅舅,哥哥,打扰人恋爱这样羞羞的事情,是不好的,我们去吃完饭,再回来吧!”

     看着抱着跟连体婴儿一般的两人,司徒咏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表示自己三观已碎。那个温柔如水的特么是他亲爹!

     果然,谈恋爱,需谨慎,跟逗比在一起之后,风格也秒变!

     太肉麻了!

     张凌轩面色黑了黑,听着两人腻腻歪歪的语调,表示十分不理解。对于他来说,相敬如宾,便是最大的承受极限了。

     三人默默的转身踏出殿外,喝喝茶,看看风景,又吃顿午膳,终于等到了两人腻歪完毕。

     进入殿内,阎景看着多出来的人,目光一瞪,扶额,“你来干什么?”

     “我?”司徒咏脚步一滞,指指张凌轩,道:“大舅子,娘家人!我--”手指指贾赦,“好朋友,青梅竹马长大的好朋友!如今亲朋好友齐聚一堂,可以开始筹划了。”

     阎景扶额,冷冷看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儿子。

     司徒咏淡定的拉着贾小琏的手,道:“你是想让琏儿叫我哥哥呢还是叔叔?”浓浓的威胁之意。

     贾赦还未开口劝架,阎景挥挥手,示意张凌轩说话。

     张凌轩清清嗓子,巡视了众人一圈,嘴角一弯,道:“这件事,我们可是这样……”

     “嗯。”众人又一番商议,考虑了各方,完善计划。

     贾小琏翘着脑袋,左看看右看看,他一句话都没听懂。

     所以,他是来干什么的?!

     踮起脚,在殿内几人身上打转了一圈,贾琏看着牵着他手的太子哥哥,目露一丝的了然,他记起来了,他是来被太子哥哥请来当小策划的,说他们在谈论要把那个大大的广场,修建喷泉公园,用来休闲娱乐,以后就可以跳舞唱歌,玩啦!

     太子哥哥,棒哒哒的(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