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pk
    一室旖!旎春!光。

     龙床大到离谱,贾赦蜷在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托腮思考问题。

     怎么从八次,睡一觉之后成了八千次?!

     简直是欺负他这个数学不好,上辈子折翼的小天使。

     都说了抵足而眠那是夸张手法,形容两人友情好,不是基、情、深!黄桑阅读理解能力妥妥的不跟他在同一档次。

     阎景吃饱喝足,惬意的眯着眼收拾一窝熊孩子去,收到暗卫来报,太子带着贾小琏围观探花郎去,不由的想要给林如海点个蜡。

     女主爹,祝你好运!

     贾小琏绝壁要问你为什么不考双学位,来个武榜眼?这样才对称:状元舅父,探花姑父!

     不过……阎景挑眉,侧目,掂掂手上的奏折,带着一丝的嗤笑,贾政还没从荣禧堂里搬出来?

     黄金72小时都快过去了。

     不说其他,长房岳家,凶残大舅子都上门了,贾政还有底气居住荣禧堂?连半点搬出去的痕迹都没有?这莫名而来的信念,还真让人赞一句,男主爹霸气啊~

     但,饶是男主爹,可这男主不会逆袭,只是下凡来体验风花雪月的!

     眼眸划过一道凌厉的光芒,阎景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如今区区一个荣禧堂,还不配贾赦父子居住,但原本属于他们的,也没让人觊觎的存在!

     “来人,宣旨礼部工部尚书,给朕换掉敕造荣国府的匾额,换上敕造琏亲王府,按爵扩建!”

     话音刚落,便有内监急匆匆而来,道:“启禀皇上,张学士求见。”

     “宣。”

     张凌轩规规矩矩行礼之后,嘴巴一张,便是逾越之事,“皇上,微臣听说您要扩建荣国府?”

     “是。”

     张凌轩嘴角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文书,“这是当年贾国公与我父亲的亲笔文书。琏儿是我张家人,而且,”话语一顿,张张口,许久之后,张凌轩才道:“皇上,我母亲希望您先冷冷琏儿一事,先装出一副琏儿不受宠模样。”

     “为何?”阎景不解,冷落贾琏,失宠的绝对不是贾琏,而是他这个阎爸爸!就贾琏那见一个喜欢一个,尤其是颜控的毛病,就见太子两面,都能跟着人出宫门,什么时候被拐了都不知道!

     这毛病,必须得治!

     “若不是您老人家突如其来的圣旨,贾史氏罔顾礼法,让次子入住荣禧堂,公然挑衅律法,当我张家不在吗?!”张凌轩冷哼一声,“先前,碍于我们老去,日后有个病痛,万一有一天就撒手人寰,贾赦年纪小,琏儿尚在襁褓之中,当官几十年,谁没个政敌?等我们走后,落井下石,好歹恩侯身上还顶着荣国府之后的名号,否则,当年,爷就想法让他入赘进了我张家大门,拿着治夷之功,还能换个侯爷当当!如今,知道你与他在一起,后半辈子有了保证,我张家何惧贾家?”

     听着张凌轩的叙说,阎景忽地露出满意的微笑,起身走下丹陛,手微微一弓,“多谢张舅兄,恩侯的后半辈子,我自然会照顾好的!”

     “你从哪得出来我同意了,舅兄,皇帝您叫的也不害臊?!”张凌轩忙板着脸道。

     阎景意味深长的笑笑。

     被笑的发毛,张凌轩嘴角一抽,冷冷道:“原本我那日前去,想借助贾政入住一事,让贾赦放弃一等将军爵位,入赘我张家,这番,我为他筹划起来,更是名正言顺,但是,哼!”默默的斜睨了一眼破坏他计划的罪魁祸首,“弄到如今,我母亲想让您开罪贾赦父子,她要试试贾史氏之心,否则,她老人家,死了也走不安稳!”

     阎景眼皮一跳,刚想说些张老夫人定长命百岁的话语,便听张凌轩忽地伤感起来,噗通一声跪地,道:“求皇上,我父母如今年迈,七十古来稀,说不准一场风寒就熬不过去了,而我也四十又五,伤了身子,没准哪一日就旧病复发,都没有几年的活头了,求让我们走的安心一些,臣叩求皇上!”

     闻言,阎景一抖,平淡之处戳人心,大概就是这种话语了。

     红楼开篇没了张家。而他所处的那个平行世界,当年,张家便是被构陷党争,之后,人走茶凉。

     “说吧,你想如何?”阎景沉声道。

     低眸的张凌轩依旧匍匐扣地,一抹笑意转瞬即逝。

     他娘出马,一个顶两。

     在恰当的时间地点示弱,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

     话说,一手感情牌一手理智牌,双管齐下,忽悠贾赦把皇帝对未来思量,什么通通都说尽了。张老夫人略微一思忖,为了避免他们走后,亲家母偏心到胳肢窝,借助贾赦皇帝真爱的身份来给贾政谋求利益,于是换上一品诰命的服饰,盛装出动,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丫鬟婆子媳妇,来到了荣国府。

     正巧,贾家今日很热闹,都是来打探为何贾琏一跃成亲王的消息。

     张老夫人行事颇为简单利索,说的话语更是直白,几句寒暄过后,道:“今日我来,不过于听闻我那不省心的儿子说,恩侯屋子里没个人,连张量住的地方也没有?如今袭爵了还住先前的小院子里?”说话直指贾政住荣禧堂一事。

     一句话落下,不少诰命夫人眼眸微微一闪,嘴角僵硬。尤其是王夫人之母,更是面色涨红。王家虽说有爵位,如今不过是虚位,跟张家这种简在帝心,实权,功高的权臣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贾母神色一闪,讪讪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道:“亲家太太,我前几日便在相看人家,但碍于你病着,不好打扰,故此没遣人上门说,这原是我的不对,再此赔个罪先,但是……”贾母话语一转,将先前对张凌轩说的有关于算命先生的话语,又当着众诰命的面再重新说了一遍,并且直接举例子,道:“你们也莫要笑话于我,这信则灵,不过区区半个月时间,琏儿便一跃入了皇帝的眼!”

     “琏儿啊~”张老夫人一说起小孙子,也喜欢的不得了,脸色和缓起来,嘴角含笑,“说起琏儿啊,真真的外甥似舅,长得跟我们家凌轩小时候一模一样,但是这小嘴甜的呀贴心的,跟恩侯一般,真是让人喜欢!看看,这他送我的手镯,说是他在救灾的时候,一个大姐姐送她的礼物,这心意啊~”张老夫人摸摸手臂上一个木刻的镯子,眼眸里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实打实的炫孙子,也是给众人提醒:贾琏乃是因为赈灾鼓舞灾民有功,因“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之感恩心,入了皇帝的眼。实打实的功绩,才不是什么虚幻的风水之说!

     “琏儿这孩子啊,是贴心。”贾母闻言笑笑,拢在袖子里的手紧紧,“他啊就是……”

     坐在上首的两位夫人你来我往,句句交锋,众位诰命面色更是僵硬一分,多是老亲故旧,张家膝下空虚,贾琏承袭张家一事,众人也是知晓,不过那时候,贾琏还有哥哥,贾瑚。但是如今……众人附和几句贾琏乖巧可爱话语,而后各自找些借口,纷纷起身离开。

     明眼人都知道贾家大房,二房不合,如今张家出面,且救灾在前,封赏在后,还是在观摩一番。而且,对张凌轩抵爵护贾赦一事,众人也是有所耳闻,私下里谁不羡慕,有这么一个好岳家,即使这岳家是为了贾琏,那也是让人暗叹不已。

     一炷香过后,原本热闹的大堂只剩下两人,还有伺候的仆人,贾母面色瞬间冷了下来,“亲家太太,你今日前来,所谓何故?”

     张老夫人端茶,抿一口,润润嗓子,道:“自然是为琏儿而来,还有恩侯入住荣禧堂一事。”

     贾母身子一僵硬,拉长了脸,道:“我不过让政儿住荣禧堂,靠近孝顺而已,也说不出大错误来!”

     “你婆婆在老国公走了,还住在荣禧堂?”张老夫人一手把玩着贾琏送给他的木镯子,嘴角微微勾起,冷声问道。

     “你!”

     “堂堂金陵史家千金,该有的教养,想必不是与你二媳妇一般,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张老夫人嘴下毫不留情,“昔年亲家公公上门替恩侯求娶我女儿可是几次三番,态度诚恳至极,老太太也多次上门游说,我才颔首答应。答应的对象可是贾赦,荣国府大少爷,袭爵的未来当家人。”

     贾母回忆当时,气的胸腔起伏不已,脸色愠怒,大声道:“嫁入我贾家门,就莫要……”

     “莫要如何?!”张老夫人下巴微抬,“亲家太太,是你先做事不公,我今日废话也不多说!让出荣禧堂,否则,对簿公堂,你也别扯什么不孝忤逆,这世上还有一个词,叫不慈!在你未行动之前,恩侯先在我张家住下了,若是你一日不搬,住久了,我也不介意多个上门女婿,他们父子的日后前程,我们张家包了,与你贾家此后,桥归桥,路归路!”

     说完,张老夫人潇潇洒洒的离开。

     贾母气的摔瓷砸杯,怒不可遏。

     “来人,去衙门把政儿叫回来!”许久之后,终于平复了心情的贾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