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熊孩子一窝
    吹枕头风!

     吹~~

     贾赦拿着名单回到宫中,在等候通传之际,忽地被人捂住嘴给拖到了偏殿!两人一左一右夹击着,贾赦瑟瑟缩在中间,默默的接受了太子的白眼,忠成王一双手几乎用尽了全力拍他的肩膀,颇有后世“你小子要是有种,咱上天台聊聊的”既视感!

     “小后娘,要记住即使你跟我父皇在一起了,但是--”司徒咏拉着人的手,笑得如沐春风,“但是自古太上皇少,太后常有……”

     贾赦傻傻的看着司徒咏嘴巴不停歇的到豆子倒玩一长串的话语,脑海里回旋着“你跟他才半年时间,跟我几十年,几十年!!”

     “说够了吗?!”忽地背后传来一道冰冷至极的声响。

     正回忆童年的三人默默的瞧了一眼声源,忠成王拉着莫名其妙的叛逆了太子,行了礼,把人给拖走,还朝人摊手,示意:爹,我们什么也没干!!

     目送了太子杀气腾腾离开的背影,贾赦回过神来,忙不迭的朝殿内跑去,抱住脸色阴沉的皇帝,直接亲了一口,求降火,降火(づ ̄3 ̄)づ╭~

     随后,瞧了一眼手上的挑选出来的精英分子名单,抽出一份来,立马气哼哼道:“皇上,我要吹枕头风!”幸亏,有东西给他转移话题。

     还沉浸在“小后娘,咱们抵足而眠十几年,睡的次数总比半年不到,横插出来的爹多。”

     横插!

     横、插!

     阎景眼皮都没抬,阴沉的话语却飘了出来,“找你抵足而眠,同床共枕的太子爷去!”

     这!是!要!闹!哪!样!

     贾赦话语一滞,默默握拳,握拳,偷偷斜睨了一眼阎景的神色,语气微弱,“黄桑,我们是好朋友啊,阿咏那是夸张说法,夸张,压根没有的事,你想想……”

     阎景依旧置之不理,眉目一挑,下巴微抬,听人述说。

     绞尽脑汁,把该说的全说尽了,贾赦口干舌燥,看着脸色依旧如先前,阴沉滴墨的阎景,直接吼道:“两个受又不会咋样,你吃什么干醋啊!”

     “可是,真的醋味翻滚,酸涩不已,而且……”阎景回忆了先前他们父子三说开之后,太子几乎秒变,堪称弄出第二人格的性子,默默的心里纠结不已。

     难怪,私下,两人能成为好朋友,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一直以继承人的标准要求阿咏,想要他完美无双,却忘记了人只不过是一个孩子。

     如今,面上公子人如玉,太子无双,风华绝代,私下……跪求贾赦不要补刀子,在宣传后世那些事情!!否则,翅膀硬了,一让办事,就说玻璃心好脆落,要去宝塔上赏风景的中二忧郁儿子,真的心塞到要吐血。

     “坑爹的极致,就是撬掉爹的真爱!”

     那熊孩子的原话,他真的已经很克制,没诛九族!!

     ---

     一回想起来,一口老血至今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阎景抱着贾赦,揉揉头,许久之后,才平复下来。熊孩子熊一窝,这槽心事,还是自己慢慢折腾吧。多子多福,也敌不过龙椅只有一把!

     以后,必须立个规矩,少生娃,多种树,勤劳开拓海外。

     “皇上?”

     感觉到阎景忽地露出一股忧郁之气,贾赦不由的慌了慌神,“你……我们真没有什么啊,不吃醋,我给你吃,行不行啊~”

     闻言,谋划开拓海外,移民的阎景忙将思绪拉回。皇帝之职务再重要,也没送上门来的爱人来的重要,立马回到:“这可是你说的!”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贾赦脸色涨红,垂头看低,眼神飘忽,忽地余光瞥见了手上的名册,迫不及待的道:“看!!办正事,要紧,办正事,而且,”贾赦伸手,指指特意抽出来放在第一张的单子,“我要吹枕头风,吹完了,其余的……晚上再说?”

     “合着你还学会开空头支票了?”阎景抬头,余光瞥了一眼名册,看着上面林海两字,嘴角一勾,拉长了语调,“他可是下任新皇的心腹!”

     贾赦诧异的抬头,“怎么可能?他不是探花郎吗?天子门生啊,我们贾家都是保1皇派的,姻亲大多也是!”

     “呵呵,是保1皇,保我这皇帝,但是不介意压下一任皇帝的宝啊~~你自己想想,荣国府偷偷换过几个?”阎景嘴角一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手缓缓划过名册,眼眸陡然一沉,道:“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若是这股风吹的朕不满意,那么……”

     “你想怎么样?!人家可是女主爹,女主,爹。”阎景话语透出的话外之意,不由让贾赦下意识一抖,有些心慌的拉着阎景,急道:“咱们现在莫名其妙的穿了,要是被迫走剧情就是太糟糕了!!不如把人悄悄的踢走?远远的~”

     看着贾赦眸子里露出的慌张担忧之色,阎景一上午被一*熊孩子弄的槽心之情瞬间消散为无,把人抱紧,揉揉脸,和声道:“穿越之迷,我们会解开的。而宝黛什么的,如今都还未出生,林如海现在也不过翰林编修,朕给他换份工作,不就行了?别担心了。”

     “不能去海外,不毛之地!”贾赦感到阎景心情好转,蹭蹭阎景的胸膛,开始吹枕头风,“哼,要不是大舅兄指点,亏我还以为你给琏儿找老师呢!没想到是打着要派出海外的主意!!!想想在现代,腐国也只有黑暗料理,如今能吃的就更少了,你让林如海一不行的去海外,不是让小妹她守活寡吗?”

     正在揉头的阎景手一顿,嘴角僵硬,戳着贾赦的脑袋,“你怎么得出最后一句话来的?!”

     “不是后代辣么多人在分析吗?生娃不行,不就是那啥不行吗?否则,老二家的都能老蚌生珠,而且,老二人到中年,小妾还生下探春,贾环,我也有,就侧面说明我们贾家基因肯定没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就是林如海,非常值得送六味地王丸,补一补!”

     阎景低头,勾勾贾赦的鼻子,“你刚开始不还是气嘟嘟的说若是回来,要把背后说你坏话的林探花变成,小李飞刀的靶子吗?”

     “爷幸福美满,干什么要跟人计较!”贾赦很大方的表示,双手环着人的腰,眸子露出一丝的狡黠,“而且,这种一夜之间,翻身做主的感觉真是棒极了!!他的未来在你一念之间,然后,我在给你吹枕头风~”

     “那你想把他吹到哪里?”阎景揉脸,非常喜欢贾赦的坦诚,也从善如流的问道。

     “不能去海外游学,也不要接待外国使臣,现在外放也不能去江南那地界,乱死了,不能碰盐政之类的肥差,就算能干的好,但是也死的快。最好要是清贵体面的,又悠闲自在的,而且……”

     看着贾赦板着手指头数,阎景眸子闪了闪,侧目斜看了一眼桌面上被抽出来的纸,眼底划过一道狠戾神色,当初,林如海可忠心耿耿给老九办事,最后死在任上。目光回到板着手指说的眉飞色舞的贾赦身上,垂眸,神色温和,在贾赦耳畔轻声道:“朕应下了,报酬呢?”

     贾赦非常豪爽的亲了一口!

     “就这样?”十分不满,阎景拉着贾赦伸出的手指,“一个要求,一夜,不过分吧?”

     看着自己手指默默比划出来的八,嘴角一扯,贾赦收回手,正色道:“我讨厌死背后说一套做一套,还偏心眼的,老子又不是包子,干什么要给人说好话!!!我这么……这么干,也是为了你嘛,皇上,想想人家未来的女儿,据说是仙子哟,仙子哟,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神仙呢!”

     “不就是一颗草,有什么好看的?”阎景敲敲贾赦的额头,道:“也许,你每年踩死的嫩草其中一颗千百年后也成仙子了呢?而且,灌溉之恩,你确定不是水浇多了,把人活活淹死,来复仇的?!”

     ……

     …………

     他们确定看的不是同一本!!!否则,就算他是里面的炮灰,也是喜欢小女孩的,为什么到了皇帝口中,就变成了复仇录了呢?

     简直是……黄桑,你的恋爱观还好吗?

     不对啊,黄桑,你到底是怎么就瞅上我了啊?!!

     果然是……贾赦默默的瞧了一眼皇帝,脑海中不其然的浮现了“蚊子血”,喉咙里瞬间一口老血噎着不上不下。

     看着贾赦呆滞的模样,阎景心情非常好。被熊孩子各种私下里谋划弑父围观添堵等等的不孝之心,都化为虚无,飞快的处理完奏折,而后,提溜着人,要求落实枕头风的报酬。

     贾赦:……

     白日隠宣,非常值得严打!

     还有,不要欺负他不会数数字,明明就八,哪来的还有九次?

     “嗯?”阎景翻身把人压住,声音暧1昧又低沉,“先前太子那干醋,朕还没消。”

     “……”

     “抵足而眠,几十年?我要在数量上弥补过来。”阎景声音沙哑着,“所以数数,还差多少次?”

     “…… ”

     ===

     花开两表,各表一枝,贾赦昏沉着脑袋算计着次数,而林如海浑然不知自己未来仕途被大内兄轻轻松松的拐偏了原本的方向,而后凭借自己才干,从而走上不一样的封疆大吏的能臣之路。但终其一生,也未明白,皇帝为何不要他进京诉职的缘由。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如今他刚刚一下衙,便有诸多同僚过来,或是恭喜或是暗酸或是结交一番。

     今日张大学士选人,还跟着如今新贵贾赦。虽然不知道为何,但是贾赦乃是林如海的大舅子,众人心里都门清,有贾赦在,林如海总会比他们都些机会。

     众人各种思量,被人围堵在中间的林如海,也是万分不解。

     他以为日后若是能崛起的,也该是二内兄一房。大内兄有个强硬有力的岳家是不错,可是这岳家后继无人,还等着贾琏过去承袭宗嗣。

     子息比他林家还单薄无比。

     而且,若是没了岳家这颗大树,没准还会有人落井下石。毕竟,张凌轩树大招风,惹不起他,欺负一番被护着的妹婿,心里也是开心的。官场,不就讲个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走茶凉之后……但是贾赦毕竟是荣国公后裔,有着四王八公的荫庇,也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这么一想,林如海不禁摇头感叹一番,他这个大内兄还真是运气顶好,会投胎。

     不过,如今,猛地一声惊雷乍响,贾琏被收为义子,封为亲王之尊,位尊仅仅在太子之下。

     不得不让人各种琢磨。

     谦和的跟同僚告辞,面色挂着浅笑的林如海刚踏出大门,贴身的小厮便颤抖着来报,林如海闻言一惊,缓缓的深呼吸一口气之后,上车,看着车内的两人,缓缓道:“下官林如海,拜见太子殿下,拜见琏亲王殿下。”边说边掀开前襟,屈腿,下跪。

     “起吧!”司徒咏扇子一展,虚虚拦住林如海下跪的动作,嘴角一扯,眼眸里尽是笑意。

     贾赦,他小后娘说了,这可是值得参观的神仙女主爹啊~~~

     活的祥瑞啊!

     在解开了心结之后,爱情事业双重保障,司徒咏心里好奇心便跟猫挠痒痒一般,对贾赦口中的有着莫大的好奇心。想要围观男女主,虽然他们没有出生,但是看看他们爹,也是一样的。

     刚坑了他父皇一把,随即就开溜,便迫不及待的想围观。略微一思忖,找到气嘟嘟在学规矩的贾小琏,没说几句,贾小琏就立刻上钩了。而且,这贾琏,比他爹还好玩!

     逗起来,真的非常想看,贾小琏跳广场舞,征服世界的场景!

     知道后儿子这么熊,他这亲儿子,特欣慰!

     于是司徒咏在贾琏的要求下,带着他来拜访探花姑父。

     贾小琏翘着脑袋,细细的看了看,探花姑父也好看,笑起来,特温柔,于是咧嘴一笑,“姑父,你是探花郎,会不会飞刀啊?”

     “飞刀?”林如海呢喃一句,神色迷茫不解,心里也飞快略过一道狐疑神色,这第一句话边说这个,是不是下马……原谅他还没有从刚才勾心斗角的一幕走出来,而且,身旁太子在侧,贾琏的言行,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对啊,小李飞刀,很帅的!”贾琏拉拉林如海的一角,“我让太子哥哥带我出来特意来找你的。我有状元舅父,探花姑父,姑父,你知道我舅父吗?很厉害很漂亮的,而且,能把琏萌萌举高高,还抛起来,很高很高。”贾小琏惦着脚尖,还伸手比划着,“武林高手,姑父你呢?”

     林如海:“……”

     脸上的笑容微不可查的一僵,略微思忖了一番,弓手,“琏……琏亲王,谬赞了,微臣自然不比上张大人,我只不过是区区……”

     “姑父,你说什么啊,琏儿听不懂。”贾小琏眨眨眼,凑着靠近,讨好的笑笑,“能不能说简单的一点的,不要用成语什么啦~”

     “那……”林如海如今二十又三,成亲多年,可膝下中空,对着粉妆玉琢的孩子自然是喜欢,可是这孩子身穿亲王爵袍,无形之中,便拉扯开了距离,而且旁边还有太子,似笑非常的打量着他,眼眸闪了闪,终究保持着君臣之礼,未逾越一步,但是说话的方式却不自觉的柔声下来,细细的回到贾琏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

     司徒咏收扇,看了一眼跟贾琏和声交谈,把人注意力转移的林如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的确是个人才啊!而且,这人才真知灼见,能站对人的。

     可惜……让他爹开启重生穿越先1知模式,活生生的逆袭了。

     好想,点蜡,肿么办?

     但是,更想,给人添堵,这种能逆袭,活生生打脸的剧情,听贾赦小后妈说起来就很酸爽!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绯色的落樱姑娘的地雷,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