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cos展
    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贾赦被各种知识填塞着进入脑海里,若不是他之前接受过高强度的积塞,没准这会已经大少年脾气发起来了,简直是吹毛求疵到极点。

     #每个月有亲戚的女生不能惹#

     #美女都能化魔鬼#

     刚开始见面,多么温柔可亲啊~

     现在呢,咆哮体都不能表达的淋漓尽致啊!!

     “不、甘!!!就是那种付出所有却得不到任何一点的回报的那种绝望的感觉,你明白吗?想想,我跟你说过的太子长琴是……”

     不甘?

     贾赦茫然,除却父母偏心之外,他的人生一帆风顺。即使到了陌生的异界,他也因为遇到三个性格迥异的人,还有有难同当,有着寄托与奋斗动力的儿子贾琏。

     似乎没有什么可不甘的。

     更体会不了绝望。

     “那种……怎能……甘心……永生永世……被命运……所束缚……”

     命主孤煞,寡情绝缘。

     殊不知不久之后因缘巧合翻阅了,才懂这不甘与绝望。

     贾赦是渣,贾琏无能,太子坏事,岳家不闻一字……红楼梦未完。

     而现在,贾赦正积极调取全身所有的哀戚去感受那种无助。

     “粑粑,”贾小琏趁着空隙时间,蹭蹭跑过来,一副做错事的模样,“箱子里的画画被我涂了!”

     贾赦鄙视,“逗我玩呢!”

     宁大神恨不得把这些文物供起来呢!!

     贾小琏默默撅嘴,“说好的绝望呢?”粑粑你不是说那是我们的全部家产吗?

     阎景无声走进,揉揉贾琏的头,低声耳语,“贾赦,你说我把你们送研究所好不好呢?华锦朝的荣国公继承人,嗯。”

     低声耳语,声音极为轻微,但是听到耳里却不啻晴空霹雳,一声就把人吓的浑身发寒,恍若站在悬崖峭壁之上的枯枝上,微微一动,底下便是万丈深渊。

     贾赦的身子瞬间僵硬,随后瑟瑟发抖,一手使劲拉着贾琏,恶狠狠的瞪着阎景。

     好像……吓过头了。

     阎景默默的摸了一把鼻子,他最近似乎非常爱干一些蠢事。

     他真只是想着帮人入戏一下啊!

     没有办法,阎景跟着贾琏耳语几句,帮着挣脱了使劲握住的手,半拥半抱的把人移到了换衣室。

     惊呆了满屋子的钛合金眼。

     “王阿姨,伯伯说,他帮粑粑入戏,不过……好像吓过头了。”贾小琏摊摊手,用一种颇为无奈的语气装老成说道。

     被人叫阿姨的王柠檬嘴角抽搐了一番,对私人事务她木有多大兴趣,但是涉及年龄辈分神马的,很在意好不好。

     “琏萌萌不是一直叫我们哥哥姐姐吗?为什么突然就叫叔叔阿姨了呢?”

     “因为你们叫粑粑弟弟,不要我了。”贾小琏捂胸,“我很伤心。”

     ----

     “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是不是吓到你了?”阎景问的小心翼翼,看着贾赦浑然不在状态的苍白神色,颇为担忧。

     但是,单手环着腰,感受怀里人的温度与战栗,简直是不要太无耻。

     被人环着,缓缓的拍着后背,轻柔非常,贾赦渐渐回了心神,一刹那的脑袋空白,恐慌如巨浪席卷过后,回归正常之后,喘着气一口一口的深呼吸。

     “你……你!!!”

     贾赦眼睛瞪着轱辘圆,怒瞪着表达着自己的愤怒,“你以为这玩笑很好开啊,我……我……”贾赦想想还是一阵的后怕,“你,你说我算了,琏儿才多大啊!!!他到现在还以为我们是在去岳父家的路上,只是我迷了路而已!!知不知道!!”

     “对不起,是我孟浪自以为是了。”看着贾赦红了双眼,阎景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真戳中了贾赦的心理防线。

     “你本来就很吓人,很有气势的,说什么切片啊!!!没准你本来就是这么想的,那话这么说来着,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用?!!再说了,欺负我不懂呢,法律都是为统治阶级利益服务的。你……”贾赦怒目,越说越觉得不安,“谁知道你安什么心呢!!哪有无缘无故就对我这么好的,他们还骂我威胁我就差打我了,你堂堂一个总裁,分分钟百万的居然这么温柔,一点也不科学。”

     阎景:……

     “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无缘无故对人好的啊。”贾赦一说,对阎景的狐疑就愈发的大。

     他虽然跟着看了许多小说。

     但是每一次看之前,都习惯跟着顾瑾念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一定巧合!

     #绝不能做楠竹梦#

     宁大神教给他们的第一个处世道理便是:权力与责任。

     只有付出才收到回报!

     “说,你的目的是什么?!”贾赦厉声喝着,“别以为你是总裁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

     “你跟着那两欢乐逗到底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阎景无奈极了,但看着贾赦炸毛的样子,不自觉就有些……想笑。跟贾赦在一起完全不用考虑任何的阴谋诡计,勾心斗角。

     就这么的放松下来。

     揉揉贾赦的头发,细细的交代了一番自己会说这话的缘由,力求说到连心理活动展现无疑。

     “真的?”贾赦上上下下打量,才发现——

     !!!!

     看着相距不到十公分帅气霸道的脸,贾赦忙不迭的后退了几步,靠靠靠,他怎么靠那么近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自然无疑。”阎景说的一脸决绝。看了一眼窗外人影攒动,“你现在感受到那种绝望,无法言说无法反抗的无力不甘了吗?”

     “好像……有一点。”

     简直是想起来就不好!

     太特么的不甘了!!

     “那么,去吧,我相信你可以的,他们都在等着呢。”

     “我……”贾赦心里有着千言万语无数的疑问,可是一开口,却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可说的。

     #想太多都是病啊#

     他要是真想要捏死他可比捏个蚂蚁容易多了。

     毕竟他的身份证明是假的。

     祖母说过不是聪明人就不要做自以为聪明的事。

     所以,贾赦笑了笑,“谢谢!”

     说完,打开门,就这么走了。

     阎景:……

     不、谢!

     可是你不该再坚持一下,让我说出缘由吗?

     槽心死了!

     全世界都知道我恋爱了,商场都出恋爱季,就差喊一句东家有喜,流水宴三天了,正主却不知道,这感觉……

     -----

     贾赦出门看着集聚在一起的成员,十分的感动。先是惭愧的表达了一番歉意,而后表示可以开工,他明白那种感觉了。

     俱乐部成员:……

     时间在排演中一点点的流逝,贾赦现在已经能熟练的场景转换。

     但——明天就是漫展,他今晚睡不着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失眠,贾赦躺在床上滚了一圈不到,腿就搁半空中了。

     随后,看了一眼还在洗漱的寝友们,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寝室床沿,白嫩嫩的小腿就这么晃荡着。

     他第一次被人这么给予厚望,这么纯粹的希冀。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他觉得现在自己就处于这种阶段。

     这种感觉陌生但又充满魔力,似乎在诱惑着他打开藩篱,走向更为广阔的天空。

     ----

     “悭臾,今日之曲如何?”

     “你做的曲子总是好听的。”

     贾赦悠悠弹着琴,随着话语把思绪转念到了小时候。

     只不过,那个时候,身份要对换一下。

     “贾赦,昨日先生的布置功课完成了吗?”

     “太子弟弟,我不会,你帮我好不好?你总是做的最好的。”

     “你这么还那么蠢呢?!”

     “我才不蠢,太子弟弟你评评理,大皇子又欺负我!”

     “……”

     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玩的可好可好了,好到他长大娶亲了也没回过神来原来当年自己居然是人质。

     只不过随着大军攻占胜利的消息回来,那个凶死人的皇帝,不对……

     舞台上情景转换,贾赦也跟着调整自己的思维。

     被出卖了!

     他被切片了!!

     他无能救不了琏儿!!!

     他们父子一起被切片!!!!

     左一片右一片跟凌迟处死一样三千六百五十刀,还蘸着酱,不对是插着各种仪器。

     #简直是虐死人了#

     贾赦哭着说完最后一句台词,到了幕后还未回过神来。

     围观者:……

     这种弹得好琴,长得好颜,还入戏之深,该不会是专业级别的吧。

     果然土豪俱乐部就是不一样。

     贾赦还沉浸刚才感伤无望之中,忽地背后一道声响,“就是你了!”

     “啊?”

     贾赦看着一胡子大叔兴奋的模样,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

     “你好,我是的导演,我姓张,这是我的名片,请问你有兴趣参演吗?你的cos很成功,很有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