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待兴
    霍姜还没走出会计室,他辞职的消息就被门外路过的服务员传开了。

     等他下了楼梯,准备去后厨和大家道别时,刘小溪已经带着几个平时比较要好的帮厨来送他了。一行人乌泱泱堵在厨房门口,蔡师傅一脸闷气地站在最后一个。

     平心而论,如果霍姜肯听话,他是真心想收下他,毕竟他是老大,谁会嫌弃手下人能干呢?以往不对盘,也是因为立场不同罢了。他还以为跟范鹏宇暗示一下,再对霍姜施压,就能将人捏在手里,得到一位干将,哪成想霍姜辞工了。

     年纪挺小,气性倒大。不过有时候,有志气多半因为太傲气。

     想到这里,蔡师傅不甘寂寞地越过人群,朝霍姜语重心长道,“你辞了工,准备去哪里找下家?”

     霍姜不想搭理他,随口答道,“还没想好,不着急吧。”

     蔡师傅存心想让霍姜走得不痛快,便接腔道,“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干咱们这行竞争压力这么大!不如你就跟着我的班子干算了。干得好,我收你当个徒弟也行。”

     霍姜挑眉看他,须臾缓缓回道,“蔡师傅,家父霍九成。”

     霍九成?蔡师傅在心里反复念了几遍这个名字,随后哑口无言。

     鲁菜派系霍九成,这个人在厨师这个行业里也算个高手了,不少人都点评他能自成一派,创“霍家菜”,传私房手艺。

     结果霍九成犯了人生四戒“酒、色、财、气”的头一样,酒后驾车夫妻双亡。

     不仅如此,为了补偿事故受害者,家业也赔了个干净。霍九成生前为人张狂,人缘不好,死后一双儿女也无人问津。

     原来,眼前这个霍姜竟然是霍九成的亲儿子,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有一身老练的手艺。估计亲爹撞死了人,这事儿说出来不好听,所以霍姜一直没提起过。一码归一码,蔡师傅想起刚刚要收霍姜当徒弟的豪言,顿觉老脸通红,不说别的,霍九成的儿子他可教不来。一厨房的人,不懂的没出声,懂的没敢出声,这一茬儿就算过去了。

     霍姜和几个要好的道了别,就想离开。哪知范鹏宇又从会计室追了出来。

     霍姜扭过头去看他,他站在楼梯拐角处,逆光之下看不见表情与神态。只听他轻轻要求道,“小姜,你再给我做道菜吧。就做你第一天来时,给我做的那个菜。”

     这话耳熟,上辈子霍姜对他说过的。

     “范哥,我再给你做道菜吧,就做我第一天来,给你做的那道……”

     言犹在耳,让霍姜想起自己从09年到16年,这长达七年的青葱暗恋。这正是范鹏宇最后的试探,犹如当初霍姜最后的挣扎。

     霍姜眼睛一酸,想要离开的心思却丝毫没有动摇。

     回到家里,霍姜开始整理房间。

     前不久他把家重新漆了一遍,破旧的小开间有了干净的样子。他又将掉漆的桌椅板凳重新翻修一遍,家里整洁许多。一进门的墙边上挂起一块小黑板,写着他的短期人生规划。

     “每天练字1小时。”

     “每天跑步身体1小时。”

     “每天学英语1小时。”

     “每天读书2小时。”

     “每天做美食攻略一章。”

     “每星期去城郊游山玩水一次。”

     ……

     他之前和李斯文说的那些话并非单纯的装b。霍姜前前后后想过这些事,觉得自己重活一世,没有什么大的人生追求,只要平安,健康,轻松,快乐就够了。可说得简单,这目标想要实现可一点都不简单。

     做人先修身,修身先养性啊。他虽然学历浅,年幼不懂事的时候也很厌学,可经历过教训后已经充分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尤其辞了职,霍姜有点不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了。每天更新微博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那剩下的时间呢?就白白浪费了么?

     霍姜仗着自己占了先机,也许可以靠经营微博存活几年。可先机过后呢?等2016年过后,甚至更早,当网络竞争越来越激烈,他还能靠当网红养活自己么?

     霍姜心里有隐隐的感觉,也许多看看书,他就知道日后的路该朝什么方向走了。

     霍姜灵机一动,给宋教授发了条短信,向他请教书单。

     之前他和宋教授做了一单二手手机的买卖后就熟了起来。宋教授很热心,有时会给他发邮件,推荐一些摄影方面的书。所以在学习方面遇到难题,霍姜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宋教授。

     果然没一会儿,宋教授就回了一条短信,“小霍明天你来我办公室。我有些东西给你。”

     霍姜心头浮起疑问,回了句“好”。

     第二天一大早,霍姜习惯性自然醒了。他不禁怪自己没出息,好不容易可以天天睡懒觉了,却完全败给了生物钟。

     好在八月末的夏日清晨,清脆的鸟鸣伴着清新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霍姜洗漱完毕,牵着蠢狗去楼下早点铺子吃早餐——这还是他到b市以来少有的事,从前他都是在店里吃集体饭。

     霍姜吃着包子油条豆腐脑,一边品味儿一边点评。

     要是他,包子里就再加点香菇,豆腐脑会撒点海米,油条挽个花儿炸起来更脆。

     想玩又怪自己太清闲,往后总不能开个早点摊子吧?

     吃饭完,霍姜在校园里遛狗,结果遭到了女学生的围观……

     “到底是不是啊,长得好像啊!”

     “好像就是微博上那条狗。”

     “那牵狗的是霍老师?”

     “好帅!!!!(艸`)”

     “你说他有一米八嘛?”

     “有吧,为啥微博上都说霍老师一米六!”

     ……

     几个女孩子一路跟着霍姜,也不知道是看狗,还是在看人。霍姜发挥宅男对女孩子过敏的本色,逃命似的牵着蠢狗遛了。

     蠢狗有点色,还想反抗一下霍姜,跑去和女生们玩,最后是被勒着脖子牵走的。

     等到霍姜来办公室找宋教授,已经是快中午的事儿了。

     霍姜敲完门从外往里走,正赶上李斯文从里往外出。

     两人一打照面儿,都惊了。

     霍姜是上次没注意,宋教授这是摄影系的办公室,他竟然是摄影系李斯文的老师!

     李斯文则是完全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碰见霍姜,再次感觉自己的领地内闯进一条野狗,顿时脸色难看至极,内心更是问了一千次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两人装作不认识,擦肩而过。

     宋教授客气地招呼霍姜坐下,从抽屉里抽出两张纸递给他。

     “第一张是你要的书单,学校刚刚开学,我给你借了张图书卡。读书是好事,你有时间可以来我们c大的图书馆。刚才出去的李斯文同学,卡上有他的联系方式,你用完可以直接找他还。”

     霍姜顾不上感谢宋教授,一翻图书卡,果然看见李斯文的证件照——这特么竟然真是李斯文的图书卡!

     宋教授自然不知道他内心的天人交战,继续道,“第二张是十月份摄影研修班的名单,再有一个多月就开课了,这个班是我负责的,到时候我会点你做班长。名单你先留着。”

     霍姜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上次相见后宋教授一直以一副师长的口吻对待自己。原来自己还真是他的学生!

     这种被老师管着的感觉……上次还是在厨师学校里被大师父用砍刀威逼。霍姜感觉怪怪的,都有点不知道如何与宋教授相处了,只能机械地一遍遍说着“谢谢”。

     宋教授满意地点头,“你那微博我看了,看你的构图乱七八糟,景深运用一点没有,色彩比例也有问题。你要是想学习,要练的基本功还有很多。不过你可以专攻美食摄影这一块,我给你推荐的书单多半是和这个相关的,你可以提前看一下,待开学了我再慢慢教你。”

     霍姜听着他的意思,不仅要督促自己学习,还要给自己开小灶?

     宋教授年过半百,头发都白了一半,居然还有精力像高中班主任那样对自己耳提面命?难道大学里的老师都是这样约束学生的?

     好有趣……

     霍姜自然不知道大学里的老师一人一个样儿,就连宋教授这种认真的态度也是分人的。他此时只觉得手里的两张纸,比一摞书还要厚重。

     “谢谢教授。”这句话竟是发自内心说的。

     宋教授笑眯眯的,“你微博里做的菜看起来倒是蛮好吃的。”

     霍姜连忙客气,“下次做好了给您带过来。”

     师生两个寒暄几句,宋教授就送客了。霍姜走出c大的时候,整个人轻飘飘的。

     轻飘飘的霍姜回到家,打开微博,发现有人发了他早晨遛狗时的背影,还艾特了他。

     “白薇:捕获清秀小帅哥一枚,坐标c大,魅力值满点,我说的是他脚下那只狗。(发表图片)霍姜食肆v。”

     霍姜吐了吐舌头,在这条微博下发了个笑脸。

     他的粉丝量还不够高,但他忽略了粉丝群体里包含了大量的大学生。所以在c大被认出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c大学生都是做媒体的,比较顾忌当事人的感受,只拍了个遛狗的背影,而且把重点放在了狗上。

     霍姜踹了蠢狗一脚,“你出名啦!”

     蠢狗冤枉得呜呜直叫。

     没过一会儿,又有一条微博艾特了霍姜,霍姜打开一看,还是那个叫白薇的妹子。原来她翻出了自己最开始晒蠢狗傻猫的照片,看到了自己刚捡到蠢狗时的旧照……

     “白薇:原来蠢狗刚被收养的时候这么可怜。我堂兄开宠物店的,刚刚把照片发给他粗略看了下,发现皮癣,外伤,缺少维生素……至少七种疾病……”

     白薇为此专门做了一张分析图,把蠢狗当时身上某个部位的症状标示出来,又在图片旁边做了注解。一时间,这条带有科普价值的微博又掀起了一轮转发热。

     认识蠢狗傻猫的朋友们都在替它感慨,“还好它遇到了霍老师。”

     于是一批大部队转战霍姜食肆博下排队。

     “冬吃草莓夏吃冰: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江江江江: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好喜欢好喜欢: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

     “靖公子: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邀日月:对不起我破坏队形了,但是嘤嘤婴好催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