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爽约
    烘焙课正式结课那天,霍姜的粉丝人数刚好突破10万。

     霍姜内心有藏不住的千军万马蠢蠢欲动,兴奋和满足都摆在脸上。

     杨靖炤明知故问,“难道有什么好事?”

     霍姜炫耀地拿出手机,调出微博页面在杨靖炤眼前晃,“怎么样,怎么样,比你粉丝多吧!”由于开心,整个人也活泼起来,语气不自觉地熟稔,好像一颗星星闪闪发亮,马上就要唱起歌来。

     有千万后宫加持的杨靖炤点点头,大言不惭,“嗯,确实比我的粉丝多。”

     和“杨公子”比不过,但是比“靖公子”多一些,所以不算说谎。

     为了庆祝,霍姜邀请杨靖炤回家,做了个炭火汤锅。

     汤锅很普通,猪骨熬高汤,西红柿调味,随手煮了些常见的豆腐丸子、手切羊肉。

     杨靖炤衣服上洒了汤,霍姜便翻出自己的家居服给他穿,杨靖炤的长手长脚都露在布料外,却不觉得难受,反倒是衣服中透着一股温暖,在铜锅氤氲的雾气里煮出满足、惬意的味道。

     所以他才喜欢靠近霍姜,仿佛这个人身上有取之不尽的温暖。

     两个人围着矮矮的铜锅坐在两个小马扎上,在杨靖炤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随意地请他吃饭。

     霍姜把豆腐丸子和青菜全部夹到他碗里,一直催促他,“怎么吃得这么少!尝尝这个!”

     一猫一狗在他们身旁打转,猫咪很含蓄,只坐着瞪他,矜持地压抑着食欲,狗却很厚颜无耻,口水都要留到地上。

     两人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从平时听的音乐,聊到小时候看过的动画,到学生时代打过的游戏,还把挨老爸揍得事儿都挖了出来。

     杨靖炤自从母亲去世后就没被老杨打过,可霍姜不一样。

     霍姜是个皮猴儿,霍九成又是个粗犷的性子,严格执行棍棒出孝子的铁血政|策,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一周一循环。

     有时候霍妈妈还会助攻,霍茴在一旁叫好。

     这种日子一直过到霍姜父母双亡。

     话题戛然而止。

     “啊,杨哥你先坐,我去喂狗!”

     霍姜故作轻松地转移话题,然后去收拾碗筷。他把刚刚拍下的铜锅照片发到了微博上,还艾特了靖公子。

     许久没好好吃过一顿饱饭的杨靖炤这才坐在窄窄的沙发上,打量这个小小的,却富有人情味儿的家。

     进门的玄关处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好看的字写着“每天读书2小时,跑步健身1小时……每星期游山玩水一天,去品尝小吃一次……”这样的人生规划。

     杨靖炤只觉得霍姜周围处处是鸡汤。

     和这样的人相处很容易被同化,内心由衷产生一种期盼,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每天读书写字晒太阳,认真生活。

     抑郁症患者都是没有生活能力的,从生理上来说脑内缺乏分泌多巴胺的激素,无法快乐,从心理上说,慵懒伐惫,对任何事都兴致缺缺。

     所以霍姜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杨靖炤,成为他寻找快乐的捷径。

     他想起那天自己提出和霍姜一起爬山的时候,心里的忐忑,生怕被拒绝的不安,仿佛把霍姜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

     然而霍姜却答应了,让他连续一整个星期都有很好的心情。

     杨靖炤福至心灵,拿起粉笔在小黑板旁边留了个记号。

     杨靖炤走后,霍姜打扫好房间开始读书,结果没看几页却接到了范鹏宇的电话。

     范鹏宇还是想让霍姜回川菜馆工作——蔡师傅带人罢工了,川菜馆实在缺人,范鹏宇焦头烂额。

     霍姜知道这是借口,毫不留情地戳破,“范哥,如果是整个厨房都罢工了,我一个人去也解决不了问题。你总该自己想办法把厨房接管过来的。”

     一个餐馆换厨子,至少要度过半个月的调试期,甚至更多。关于这点,霍姜实在爱莫能助,只能耐着性子把以前学厨时几个要好的朋友推荐给范鹏宇。

     然而范鹏宇打这个电话的最终目的,却不在厨房上,他百转千回,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小姜,你最近和那个杨靖炤是怎么回事?”

     “杨靖炤?”霍姜一愣。

     “就是那个什么国民老公。上次斯文说看见你们在一起……你还收他的东西……”

     范鹏宇说得含糊,霍姜却一下子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原来杨先生、靖公子,就是杨靖炤。

     原来李斯文和范鹏宇以为自己收了杨靖炤的好处,没准还脑补了更加恶俗的桥段。

     霍姜心里一阵恶寒,回想上辈子的种种,不料还是纠缠到这其中的纠葛里。

     霍姜怒火窜起,“范鹏宇。我从头到尾,只拿过杨靖炤两样东西,一个是月饼模子,一个是猫玩具。这两样东西加在一起不值两百块,你们以为是怎样?”

     范鹏宇没想到霍姜会这样反弹,同时也被他说得尴尬。

     没错,霍姜一向自爱骄傲,确实不至于为了钱和礼物就……

     范鹏宇想解释,霍姜却挂了电话。

     霍姜发誓,川菜馆的事儿他再也不管了。

     接下来便是对杨靖炤的气恼。

     这个人怎么这样!自己的身份有什么可隐瞒的?为什么不告诉他他是杨靖炤?他究竟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想起上辈子杨靖炤和李斯文之间的关系,对自己命运的左右,霍姜就倍感排斥。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霍姜再也不想和这群人有半点关系了。

     被霍姜腹诽的杨靖炤,此刻却在积极筹备第二天的郊游。

     他在背包里装了水壶,什锦巧克力,男士防晒润唇膏,湿纸巾,两用雨伞,大容量充电宝甚至还有消遣用的桌游纸牌……

     张蓓一边给他检查装备,调试重量,准备登山鞋,一边不住嘱咐,“开车要严格遵照导航,千万不要乱开一气小心迷路。山里信号不好,有危险就发信号弹,我们在山下随时待命。和霍老师聊天的时候,尽量多说一些他感兴趣的话题,像今天你们聊家里的事就很好,但提起父母就不应该了……blabla……”

     杨靖炤听得一脸认真。但其实他挺想反驳的,他只是抑郁症,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和智障……还有他这次是和人一起去玩,不是独自一人到山里寻死,为什么要放信号弹?

     张蓓到底是一腔好意,算了。

     杨靖炤想起车里新买的宠物垫,“狗狗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么?”

     张蓓点头,“不放心你再去检查一遍。”说完还捏了个拳头,一副鼓励的样子,“加油老板!你绝对是个魅力四射的公子哥儿!连千万妇女都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别提一个小伙子了!”

     这话貌似哪里不对的样子……

     杨靖炤刚想告诉她不要乱说话,结果电话响了。张蓓跑到房间另一头拿起杨靖炤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一脸八卦地跑了回来,电话递给杨靖炤。

     杨靖炤接电话之前,张蓓又做了一遍双手握拳的鼓励pose。

     杨靖炤一脸无奈,按了接听键。

     “你好,霍姜。”

     “杨靖炤?”

     张蓓只看见杨靖炤微挑的嘴角慢慢落了下来。

     杨靖炤,“明天……你不去了?”

     什么!那怎么能行!我们都准备好了怎么可以说不去就不去!!!只有杨公子放别人鸽子,还没有别人敢放他鸽子的道理!张蓓在一边手舞足蹈上蹿下跳,暗示杨靖炤要把话问个清楚。

     杨靖炤犹豫道,“那……后天呢?”

     沉默。

     杨靖炤最后挣扎,“那……大后天呢?”

     沉默。

     电话这头的霍姜酝酿须臾,把话说了个清楚明白,“杨公子,对不起,我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都不能去了。”

     “那下个星期呢……你不是每个星期都要郊游一次么。”

     怎么这么轴呢?霍姜腹诽道,难道国民老公情商这么低,听不出这是绝交的意思么?

     没等他再说什么,电话里又传来杨靖炤冷冷的声音,和刚刚的略带失望的讨好有些不同。

     杨靖炤说,“算了,我懂了,抱歉霍老师,最近这段日子,多有打扰。”

     霍姜突然觉得心里堵了那么一下,想说些什么缓和下气氛,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等了几息,霍姜又听杨靖炤轻轻道,“再见。”

     电话挂断。

     霍姜把电话放到桌上,一回头刚好对上玄关处的小黑板。

     上面“每周去郊游”那条的旁边,画了一只小兔子,是杨靖炤的手笔。

     霍姜神色一变,只觉得自己仿佛错过了什么。

     东三环的顶层公寓,杨靖炤将电话扔到一旁。

     “张蓓。”那声音冷冷的,和刚回国时的杨公子毫无二致,一脸死相。

     张蓓暗道不好,还未应答就看杨靖炤将旁边桌上的背包扫到地上。

     “收拾东西,回湖畔佳苑。”

     “不是,我觉得咱们应该再试试……”

     “回湖畔佳苑。”

     “你是个爷们儿……”

     ……

     第二天大一早,霍姜是被楼下一阵鸣笛声“嘀”醒的。

     整个小区都在骂“谁啊这么没素质!”

     霍姜也想知道谁这么打脸,大清早在小区地下按喇叭玩!

     他打开窗帘,就看见杨靖炤的路虎停在楼下,正发出阵阵的噪音……

     萨摩耶原地起立,站在窗台上,尾巴早就摇了起来。顺着它的视线能看到杨靖炤透过车窗朝自己招手。

     那表情就好像再说“走啊,爬山去”,前一天电话里头的对话也从未发生。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车喇叭一直按,霍姜算是见识到了公子哥儿的任性,只好穿着拖鞋“蹬蹬”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