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两下
    杨靖炤把车停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霍姜想起两个人一起做月饼,一起吃汤锅的情景,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人会是自己想尽力回避的杨靖炤。他想到当初问起对方名字时,对方的犹豫,便知道杨靖炤是有意在隐瞒。还有那个关注自己的微博账号“靖公子”,分明就是特意注册的小号!这样一想,霍姜心头又是一阵气恼。

     心里有了怨气,嘴上便不客气,“杨先生是来兴师问罪的么。”

     杨靖炤却彬彬有礼,和刚刚在楼下乱嘀一气的样子判若两人,缓缓解释道,“我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你会临时改主意,难道我是杨靖炤,你就不愿意再和我做朋友么?”

     霍姜一时间无法正面回答。总不能说,你上辈子和我最讨厌的人凑到了一起,所以这辈子我想尽量离你远些吧。他只好硬着头皮解释,“我觉得,作为朋友,杨先生不够诚恳。如果你需要隐瞒身份才能和我成为朋友,那说明我们不合适。”

     这样一说,连霍姜自己都有了新的猜忌。杨靖炤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他的真实身份?一想到当初李斯文骄矜自持的样子,再想到人以群分,杨靖炤能和李斯文凑到一处恰好说明他们是一类人。搞不好他就是觉得和自己身份不匹配,做个玩伴可以,深交免谈的意思。

     霍姜心里憋着闷气,完全忘了当初自己拉黑人家的前因。杨靖炤更无从辩解,因为霍姜说的一点没错,他确实隐瞒了自己是杨靖炤的事实。

     说起来好笑,霍姜像只猫一样,只要动作大一点,就受惊地跳到一旁,再想让他靠近,就要一点点哄骗,放低姿态温言软语地哄骗。

     杨公子还从来没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花费这样多的精力。

     “我向你道歉,”既然错在先,杨靖炤只能尽力挽回,“如果你肯,我希望能够重新认识你。”

     他态度摆得极其端正,但霍姜却心有抵触,不肯再给机会,“不必了,杨公子必然交友甚广,呼朋引伴,不缺我一个朋友的。”

     说完,霍姜踩着那双大拖鞋下车了。

     关车门的时候,霍姜不经意朝后座瞟了一眼,看到了一只大大的登山包,还有旁边的宠物垫。

     看来他还真是认真准备了……可自己到底还是想快刀斩乱麻,即便这样拒绝有些胡搅蛮缠。连霍姜自己都没察觉到,内心深处,同样产生一丝小小的失落。

     杨靖炤看着霍姜渐渐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我真是……没用透了……”

     霍姜回到家,把前一天吃汤锅的照片删了,又从粉丝里拉黑了“靖公子”。

     干完这些事,他心里松了口气。

     可是霍姜又忍不住回想自己和杨靖炤相识的过往,家里两只漂亮的礼盒被他摆在衣柜高处,很显眼的地方。杨靖炤为人谦和有礼,做事周道小心,他为什么会和李斯文在一起?

     李斯文也确实双q高,单凭他看人下菜的样子,也不难让人喜欢。

     霍姜从冰箱里拿出一个李子咬了一口,酸的差点吐出来。

     霍姜的微博删了没一会儿,信德锅具的杨经理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你昨天发的汤锅呢?怎么删了?”杨经理火急火燎的,“我昨天看你微博下面的评论,都说你的炭火炉不错,又看你回复他们说是自己做的,我正想把那个炭火炉推荐给我们研发经理呢。怎么你就给删了?”

     霍姜好奇,“推荐给研发经理?”

     “是啊,小霍。秋冬季节,公司想继续推中国风的特色厨具炊具,你发的那个炭火炉看着就很有质感,和公司的主题刚好吻合。”

     霍姜好笑,“那就是我用花盆装得碳啊,我自己又加了两个耳而已。”

     杨经理无语,“你也太实在了,跟别人可别说用花盆攒的。你把照片发过来吧,我帮你联系产品经理,如果你们私下能有新的合作,岂不是双赢?”

     霍姜这才明白,原来是想借用自己做炭火炉的创意研发新产品,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他也感兴趣,霍姜连连道谢。

     “谢就不用了,下个月我去b市出差,到时候我们见见。”

     霍姜连忙称是,但是心里有有些疑惑,这种大公司的市场经理一般都很忙,也没有和一个营销号直接对接的必要,杨经理怎么会想到要见自己的?肯定不单纯为了让自己道谢那么简单吧。

     霍姜倒是没想错,杨经理确实有自己的打算。他眼看着“霍姜食肆”这个账号被越养越肥,深觉霍姜是个人才,也许他该见见这个小伙子,如果确实值得培养,信德锅具不在乎花重金砸一个草根代言人出来。

     营销号和代言人,是两码事。

     营销号是工具,用过就换。代言人却是脸面,难遇难求。

     这对霍姜来说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对信德来说更是影响市场营销策略的大事,怎么也该从长计议。

     霍姜挂了电话,因为杨靖炤导致的失落并没因为工作而冲淡,反而像一坛陈酿的老醋,越来越酸。

     霍姜一不开心就会做菜,他索性去市场搞了一通采购。

     乌鸡,甲鱼,河|蟹,对虾……

     活的死的食材分了好几袋子拎回家,做了一大桌。

     拍照上传微博,又引来一通夸赞和转发,看着热热闹闹很有排场。但摄像机背后,霍姜家里却只有一个人,更显冷清。

     杨靖炤这件事过后,遗忘许久的寂寞又被重新勾起。

     霍姜强迫自己想点别的,比如甲鱼的味道不对,有一味调料忘记究竟该放多少了。

     霍姜在厨校里的大师父最会做汤,他便打电话去问配方,结果已经退休的大师父突然说准备过阵子到北京找个饭店就职,赚点养老钱。

     霍姜思来想去,觉得范鹏宇的川菜馆挺合适的。

     不管怎么说,范鹏宇作为老板非常爽快大方,而他现在又被蔡师傅晾着,整个厨房正处于瘫痪状态,急需有个功力深厚的大师父将摊子收起来。

     如果能把大师父介绍给范鹏宇,一来帮大师父解决了养老的问题,二来帮范鹏宇解了燃眉之急。一举两得,又全了师徒情谊。

     霍姜越想越觉得好,准备找个时间给范鹏宇打电话说一声。

     霍姜关掉电脑,心思完全没在微博上,自然也没注意到在新加的一片粉丝中,一个“炤公子”悄悄关注了他。

     李斯文也在为范鹏宇饭店的事操心。

     因为蔡师傅请他吃了一顿饭——当然是背着范鹏宇的。

     蔡师傅的用意很简单,他觉得自己架子已经摆足了,虽然罢工是违约的事,但范鹏宇已经歇业了一星期,就算为了后面饭店能正常营业,他也该服个软,给个台阶下,双方重新协议后面的合作方式。这样一来,他也算有借口,提出重新签订整包价的事了。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利字当头,只要能达成目的,就不要管手段如何了。

     现在,蔡师傅就是想通过李斯文给范鹏宇透个音儿,让他递个双方和解的台阶下。

     他殷勤地给李斯文倒茶,然后把餐单摊在李斯文面前让他随便点。

     李斯文却不买账,一张冷冰冰高洁如玉的脸微微扬起,“你是说,让我劝宇哥低头?”

     蔡师傅“唉”了一声,“我这也是没办法,毕竟,我要服众呀。不说别的,就说那个霍姜,我的班子就是从他乱起来的。”都是老油条,自然知道从何处下手,“后来,我把他挤兑走了,范老板估计是舍不得……才对我吆五喝六。你不知道,那天霍姜来店里,范老板完全把他当自己家人似的……”

     李斯文虽然露出不悦的神色,但却没往心里去。

     霍姜是怎么从店里走的,事情的真相他比蔡师傅要了解。一人一张嘴,他想怎么说是他的自由,也有他的目的。

     李斯文觉得,自己是知道蔡师傅的目的的,所以他才回来赴约。

     “……当然啦,”蔡师傅已经说到关键处,“事情要是成了,好处共享。范老板多听信您,这是有目共睹的。”

     李斯文这才微微一笑,“好啊,那我就稍稍劝一劝,至于成不成,还看你自己。”

     蔡师傅知道他是聪明人,竖起大拇指,“李同学绝对是做大事的人,爽快!”

     李斯文把不屑藏在了心里,他自然不是为了钱。

     蔡师傅能给他多少好处?

     他为的,不过是帮范鹏宇解决一下店里的事情,让范鹏宇看到他李斯文的能力和手段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