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顿悟
    十月份,霍姜迎来几件大事,让他渐渐放下了对杨靖炤的怨念——因为根本无暇顾及。

     第一件大事,研修班开课,宋教授钦点霍姜做班长,管着三十几人的临时班级。研修班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各路能人都有。这种面对社会招生的研修班,招来的同学多半都是成年人,学习只为镀金,或是为了兴趣,班长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也没谁乐意干。而且研修班就是个摆设,老师也不爱教,学生也不认真学,班长更是个形式,历届研修班的班长都不管事儿。可霍姜却把宋教授交待的事认认真真完成,做足了功课,不说别的,光是开学报到时准确叫出每个同学的名字就够叫人惊讶了。报到过后还组织大家在学校附近聚餐,不知不觉的,这一年的秋季研修班就因为霍姜的认真和用心,变得认真向学,一团和气。宋教授也越来越觉得霍姜是个值得教导的好苗子。

     第二件事,是信德锅具的产品研发部门果然看上了霍姜的炭火炉。为表示诚意,特意花高价购买“设计图”,走了个漂亮的形式,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炭火炉制作出产了。新产品正式亮相的时候,信德锅具的官微发了条微博,还艾特了霍姜,这让一群人在霍姜微博下大呼“霍老师全才啊”。

     第三件事,是当初厨校里的大师父刘涛北下b市,来投奔霍姜。霍姜学艺的时候,这位刘师傅对他关照有加,倾囊相授,两人不是父子胜似父子,霍姜直接把人接到了自己家,一天三顿的好吃好酒供着,第二天就约了范鹏宇引荐两人见面。范鹏宇见对方是霍姜的师父,根本不必考校,立刻许诺了丰厚的报酬和待遇,甚至连住处都利落地安排好了,恨不得第二天就将人接到店里,整顿营业。

     第四件事,是信德锅具的杨经理来b市出差,他作为东道主,在一家雅致、静谧的餐厅里招待了这位“客户”。

     为表正式,霍姜特意挑了一身显气质的衣服。天气转凉,霍姜不再穿浅色系的单衣,而是选了宝蓝色的夹衣,嵌着白色貉子毛的锁边,立领对襟儿,款式沿袭了之前中国风的穿搭,宽松舒适。

     杨经理和这位霍姜一见面,便觉得自己心里的打算又靠谱三分。再看霍姜进退有度,谈吐有礼的样子,又加了许多的印象分,不知不觉就将霍姜列入了代言人候选名单。

     信德锅具列的这张名单,总共三个候选人,一个是粉丝过万的“正经网红”,一个是业内公认大拿的著名厨师,一个是有一手高超厨艺有自己美食节目的一线明星。

     霍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候选名单上的第四位,也是资历最低的一位,却是杨经理内心最满意的一位。

     由此,杨经理对霍姜就不再是对待营销号的态度,而是仔细认真地问起他的生活,还有工作。

     一听到霍姜报名了c大的研修班,杨经理就来了兴趣,问道,“你是想学摄影么?”

     霍姜很实在,“说学摄影有点严重了,我只是对拍照拍视频有兴趣,想把我的微博账号做得更好罢了。”

     学以致用是多少人苦苦追求的境界,偏就他说起来云淡风轻,杨经理不禁给霍姜贴上了“不骄不躁”的标签。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霍姜文化水平不太够,可现在这个年月,还有谁会在意那一纸文凭呢?

     杨经理心里有了主意,决定将那个一线明星和霍姜一起列入重点考虑对象,提交给上面。

     只是见了一面,霍姜的竞争对手就少了两个。而这一切,霍姜还并不知情。

     这四件事一一办完,时间已经到了十月下旬。

     范鹏宇的川菜馆子在刘师傅的救场下,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再加上刘小溪经过霍姜的介绍拜了刘师父为师,忽悠了几个原来在川菜馆厨房打工的帮厨,范鹏宇招人的事儿就更有眉目了。

     蔡师傅算是被坑到家了,再也坐不住。

     李斯文这张牌,就显得尤为重要。

     所以等范鹏宇想抓厨房的心思最盛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是李斯文泼这盆冷水。

     李斯文悠悠劝道,“毕竟比起刘师傅,你和蔡师傅合作更久。人无完人,蔡师傅所求不过利益二字,给他就是了。”

     李斯文以为自己还能像以前一样,令范鹏宇唯命是从,却不料这次起到了反效果。

     范鹏宇简直拍案而起,斥道,“你到底帮哪边的!那个姓蔡的跟我打擂台,又是他违约在先,我告他都不为过,凭什么向他认错,给他递台阶?你也太幼稚了,生意上的事你本来就不懂,不要再插手了。”

     一句话将李斯文堵了回去,再想说的话无从提起。

     他使不上力,蔡师傅却不依。他是送了李斯文不少好处的,此时不发力,岂不是白走了这条路子?更何况,李斯文是他最后一张王牌了。

     蔡师傅一日三次地找李斯文,或是发短信,打电话,或是去学校堵人。

     动静闹得这样大,范鹏宇自然不能不知道,当他得知李斯文收了范鹏宇的好处时,一颗心凉了一半。

     霍姜是个外人,都能看出这期间的门道,帮自己解燃眉之急。

     李斯文是睡在自己枕边的人,却想着联合外人算计自己。

     ……

     李斯文完全没想到自己只是想在范鹏宇面前塑造“贤内助”的形象,却剑走偏锋起了反效果。此刻他一心想支持蔡师傅,把霍姜介绍来的刘师傅挤出去,却不料愈发给范鹏宇留下藏私的印象。

     等到范鹏宇终于怒不可遏,将手机拍到他眼前时,他才知道自己走错了路。

     李斯文却是个聪明人,面对范鹏宇的指责,毫不辩解,直接收拾行李搬回了宿舍。临走只撂下一句,“你若是这样想,我也没办法。”

     此处无声胜有声,让范鹏宇又左右动摇起来,难道这是个误会?难道李斯文只是看不惯霍姜插手店里的事?

     所以他还是因为在意,才做出这样的事来?

     即便理解,范鹏宇还是气,便晾着李斯文,没像以前那样去哄。

     李斯文不常住宿舍,和同学关系又疏远,一时间过得并不顺心。再加上他在学校里偶遇了两次霍姜,见他真像个学生一样读书学习,甚至还去图书馆、自习室……便心中不平。

     还真以为进了c大的门,就变成大学生了。殊不知这只是东施效颦,以霍姜的见识,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血统”为何意。

     “血统”一词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他与霍姜的区别——他们现在生活在一座校园之下,在一个食堂里吃饭,一栋教学楼里学习,可本质上还是有天然之别。

     他是正经八百c大高材生,而霍姜充其量只能算个蹭课的,连旁听都算不上。

     就在李斯文根本不看好霍姜念研修班的时候,宋教授将霍姜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有一件事,宋教授心里盘算了许久。

     霍姜其人,四平八稳,勤奋好学,可还是有些年轻气盛,锐气凌人。这一点,从最近他交上的摄影课作业就能看出来。

     即便是学了一些基本功,可还是拘泥在形式里,少了几分趣味和意境。

     技术人人都可以学,但艺术只能依靠思想底蕴和文化积淀,除继续深造学习外毫无捷径。对于霍姜这样的人才来说,研修班太委屈他了。他该续上断了的学业,找个合适的契机重回校园。

     宋教授想敲打敲打他,看他能不能迈过这个坎儿,如果他可以,宋教授将不惜自己的人脉关系,推他一把。

     这可是干预另一个人一生命运的决定,宋教授秉着爱才之心起了念头,却慎之又慎。

     霍姜刚送杨经理上飞机回杭州,便被宋教授叫了回来,他还以为又有“差事”要自己去办,却没想到宋教授要给他单独开小灶。

     宋教授指着他交上来的视频短片,批评他“死板,粗滥”,并当着他的面儿在成绩单上写了个59分。

     历年研修班,都没出过不及格的成绩。研修班的性质大家都懂,说白了就是学校为了给老师们提供个赚外快的营生。每位来上课的学生都是“金主”,他们既不占学生名额,又不算业绩成果,就等着结课那天,拿着c大办法的结课证长脸,有谁会自讨没趣到给研修班学生挂科?

     偏偏宋教授做了,而且挂的还是他内心最满意的霍姜。

     接连发生几件好事的霍姜犹如被一盆兜头冷水泼下,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霍姜虽然从小厌学,但那是拥有时不知珍惜,完全出于人的劣根性。

     自打放弃高考,不再念书以后,他是十分珍惜学习机会的。所以才厨校里才那样卖力,用一半的时间修完所有课程……

     宋教授虽然言辞犀利,可他能明确看到他眼神里的失望。这让霍姜不知所措,宋教授是个好老师,好老师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但他领悟不上去。

     他看过其他同学拍上来的作业,比他这只美食短片更加“简单粗暴”,可他得的分数却是全班最低的!

     见他眼神里出现迷茫,宋教授慢慢点拨——

     “霍姜,你以后想做什么?”

     “我?”其实除了发微博,霍姜也没想好自己以后干什么。此刻宋教授问起,他便更加不知如何回答。

     “霍姜,人生路太远太长。你若只看到眼前,便功利、轻浮。你若多想想以后,便聪明、格物。你的微博我都看了,很多人喜欢是没错——可是雅量高致是装不出来的,你只能真正到达那个境界,才算彻悟。”

     “境界?”霍姜不懂,他只觉得有人喜欢就好,在网络平台上,还有什么比受欢迎更能衡量成绩的呢?

     宋教授却直接给了他答案,“因为颜色与花哨喜欢你的,都是匆匆过客;因为格调与气韵喜欢你的,才是人生知己。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你这样是圈不到死忠粉儿的。”

     霍姜想到那条“松鼠桂鱼”的视频。短短一个星期就将他捧上头条,可三个月过后,谁还记得那个在厨房里做菜的小哥呢?

     再看那条蠢狗傻猫来历的置顶微博,虽然发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因为故事动人,真情实感,到现在还有人留言转发……

     一瞬间,霍姜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他交上来的这支短片,只是找了个固定机位,用那些景别、景深、构图、配色的技巧拍下做菜的过程。单纯的记录,毫无人情味儿……

     所以宋教授给他不及格。因为宋教授对自己期望更多。

     霍姜想到杨靖炤,当初感叹“人生难得一知己”,再看眼前宋教授,只觉得“人生难遇一良师”。

     他郑重后退一步,朝宋教授深深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