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春来
    刘小溪辞职的事很顺利,刘师父见他有了更好的去处自然支持,临走时又嘱咐了许多的话,叫他事事以霍姜为先,要有人在屋檐下的觉悟,生怕哥两个因为关系的转变闹出矛盾来。

     范鹏宇听说是霍姜需要助理,也觉得刘小溪合适,便没留他,还多给他开了三个月的工资算作好聚好散。

     刘小溪把一切安排妥当,找霍姜报道,结果霍姜告诉他来杨靖炤家里。

     刘小溪大概猜到了霍姜和杨靖炤的关系,现在他变成了霍姜的助理,这件事大概也可以摆在明面儿上说了。

     只是两个人,都刻意没去提。

     刘小溪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霍姜怕他接受不了,便不特意强调了。

     “你暂时就住在公司给你安排的宿舍里,”霍姜说道,“我这儿平时也没什么事,就是每周末要录节目,每天要发微博,我出门的时候会提前告诉你,临时出门就不用你来了。”

     “那我干些什么呢?”刘小溪问。

     霍姜哑然,他其实也不太知道助理应该干什么。

     霍姜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屋里杨靖炤穿好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接腔道,“叫张蓓带带小溪吧。”

     霍姜怕刘小溪多想,补充道,“张蓓会的东西多,你干助理也做不长的,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多学点东西,想想以后要干什么。”

     刘小溪没想到霍姜竟然这么直接,将他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霍姜比较坦荡,“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定要说。有更好的去处也要告诉我,我替你留意,叫人帮你把关。但是,你现在给我当助理了,干一天的活就要尽一天的责,这是我要提前说好的。”

     刘小溪看了霍姜身后的杨靖炤一眼,连忙点头。

     “我明白的。”

     杨靖炤表示满意,叫张蓓来领刘小溪了。

     等人走后,霍姜继续温书。

     上辈子因为紧张,帮霍茴看答案估分的缘故,他隐约记得当年的高考题,所以复习起来也没什么压力。

     说起来,这算是他重生后最实在的金手指了。

     霍姜一边从网上找相关习题,一边在网上和建筑师询问着“霍家庄”的进度。

     借了秦舅舅的光,霍姜找到了非常优秀的设计师和施工队,当对方把简历甩给他的时候,霍姜一身冷汗地想,对方会不会嫌弃活儿太小……

     可当对方接下来霍姜的单子,杨靖炤就补了一个高档社区的大单。霍姜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这算买一送一。

     杨靖炤在秦舅舅的帮助下,在“霍家庄”不远的地方拿下了一块地,霍姜帮他出了几个主意,设计了一个名为“立火新村”的高档社区,业内人看过都说很有前景。

     这也算是杨靖炤的翻身仗了,在传媒公司推出一系列数据良好的节目后,杨靖炤又在地产方面取得了成绩,前段时间买下的两家送餐app经过改革整合,也做成了非常实用的餐饮平台。几家风投都看中了这个app,通过关系找上杨靖炤想一起开发,都被杨靖炤婉拒了。外送业务的蛋糕现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以后肯定盈利越来越多,既然他不缺钱,自然没有叫人一起分吃的道理。

     除此之外,立火传媒还投资了几部电影,都在慢慢启动发酵中,预计未来三年,会转型成为成熟的影视公司。

     “干啥黄啥”的名声要渐渐从杨靖炤头上摘去了,最开心的莫过于杨千帆。

     清明节过后,杨千帆又回到湖畔佳苑,杨靖炤也回去一起住。

     父子俩在饭桌上说起影视投资的事来,杨千帆想让杨靖炤把立火传媒并进千帆影视。

     杨靖炤摇头道,“我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没必要。”

     杨千帆气他目光短浅,“借着集团的势,你成长得更快!何必一个人在外单打独斗,你还记不记得有个爹了?”

     杨靖炤低头笑笑,不说话。

     杨千帆觉得他大概是打定了主意,不想回总部了,不过这样也好,早晚家里的担子也要交到他手上,现在他愿意多锻炼几年也不是不行,左右他自己才五十出头,还干的动。

     又想到傍山园的殷靖燧,杨千帆就有了更深的宏愿,试探道,“你弟弟快过生日了,你……”

     话还没说完,杨靖炤就撂了筷子,“我饱了。”

     起身上楼。

     杨千帆看着杨靖炤的背影,心里浮现一丝酸楚。

     他不怕百年后杨靖炤可待殷靖燧,毕竟血缘关系谁也改不了。他怕的是,有生之年都看不见他们兄弟相认。

     大人做错了事,有大人的理由,关孩子什么干系……也不知道早亡的发妻是如何想不开,要留下这样一团死结。

     难道这样折磨着杨靖炤,折磨着傍山园,她在九泉之下就快乐了吗?

     杨千帆道理都懂,人心也懂,却解不开儿子心上的这个结。

     他不能悔过,秦家这么多年都虎视眈眈看着他,他一认错,就又对不起殷夫人了。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妻子临死时写下的剧本演下去。

     杨靖炤的好心情又烟消云散,索性也不管杨千帆住哪里了,早早收拾东西回了东三环。

     霍姜见他又是乌云罩顶地回来,就知道他在家里又生气了。

     他转移话题,问杨靖炤,“春天来了,公司要不要组织一次春游?”

     杨靖炤成功被吸引了注意力,“春游我们自己去就好了。之前你太忙,我查了好多个地方,就等你有时间呢。”

     霍姜很感谢杨靖炤的体贴,他确实太忙了,又要工作又要温书,有时候只恨自己分身乏术。不过,适当放松下还是可以的。

     “自己去和集体活动不一样,人多可以热闹些,你是老板,应该多参加集体活动。”霍姜舌头打了个滑,差点补了一句这样对你身体也好些。

     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杨靖炤静静思考中。

     霍姜默默观察杨靖炤的反应,见他不反感,继续安利,“到时候多叫上一些同事,朋友,办成公司的拓展也行呀,有利于公司团结稳定,职员携手共创佳绩!”

     “从哪儿学的八股文,”杨靖炤笑他,心里却开始盘算起计划的可行性。

     第二天,杨靖炤叫张蓓去准备春游的日程。

     人力部门还主管后勤,大家得到老板这个指派的任务,直接沸腾了。组织集体活动,是他们的业绩,老板竟然有这个想法,他们的工作就比较好展开。

     于是立火传媒上下开始发公告,几十个员工都收到了邮件,大家开始窃窃私语。

     “老板去唉?”

     “貌似是,上面写着,总经理杨靖炤一同出席啊……”

     “去哪里,要在外面过夜吗?”

     “不知道,等人力消息吧……”

     不到一星期,立火传媒的人力资源部门就做好了邀请函,员工人手一份,除此之外还按照老板的要求,给“合作艺人”发了邀请函。

     这个“合作艺人”还真不好衡量。

     他们艺人部的霍姜霍老师肯定算一个,可老板特意指定了这么个称呼,难道还有别人?大家一起合计,以前来路过节目的那些大小明星算不算……

     明星肯定不会来参加一个影视公司的集体活动,但是他们立火传媒不一样,他们老板腕儿大!

     别人可以不请,和老板玩得比较好的那几个,比如韩秋水、柳翩……总得请吧?

     人力资源总监有点愁,邀请函要是贸然发了出去,是不是也不太好?他脑子转了转,把张蓓拉到一旁开始打听。

     张蓓“嗨”了一声,笑他想太多,“经常一起玩的随便请几个,别让霍老师觉得尴尬就行。”到时候去春游的都是员工,就霍姜一个艺人,怕气氛太诡异。

     人力资源总监貌似懂得了的样子,哦哦地点头,然后絮絮叨叨说起后面的安排——

     “我们去山上露营,准备了四十几顶帐篷和几辆房车……定了当地的饭店准备食材……又联系了一家拓展公司,提供娱乐项目……”

     张蓓不关心这些,所谓专人专用,他们一个部门策划出来的东西肯定比她想的周全些。

     张蓓摆脱了人力总监的围追堵截,去找刘小溪,她还得给他补课呢。

     就这样,又隔了一个星期,请柬发到了柳翩的手上。

     经纪人把选择权交给了她,“去不去你自己决定。去了我们就可以发通稿,说你和立火传媒关系很好,与杨公子、霍老师是好友,对你的形象很有帮助。”这是从职业角度给她提议,“不过,你刚刚和霍老师传过绯闻……又赴了那样一场晚餐,怕你尴尬。”这是从人情上提议。

     柳翩捏着那张邀请函,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泛起了一阵波浪。

     不知道这张邀请函到底是谁授意发过来的,是杨靖炤,还是霍姜。

     可不管是谁发的,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都不该出现在这两个人眼前。

     不是心境尴尬,而是为了避嫌。

     柳翩轻轻放下那张请柬,和经纪人说了句,“我不去。”

     经纪人惋惜机会难得,却也赞同柳翩的选择,这就是情商进步的表现,柳翩这个孩子确实值得栽培。

     可事情却没按照柳翩预计的那样发展。

     下午她去录节目,被霍姜堵了个正着。

     霍姜递给她一袋真空装的冷吃兔,“兔兔这么可爱,一定要吃麻辣的。”

     柳翩目瞪口呆看着霍姜自制的零食,“给我的?”

     霍姜点头,“周末这期录节目要做这个,我提前练习做了好多。以前我做多的东西都包很多份送朋友。”

     这是把自己当朋友的意思?柳翩莫名一阵感动。

     霍姜见她捏着冷吃兔不言语,便问她为什么不来春游,“一起玩嘛,放轻松点。”

     放轻松点是指叫她别总想着杨靖炤的事吗……柳翩看着霍姜,发现他是真心在邀请自己。

     霍姜看着柳翩水灵灵的眼睛,心里一阵惋惜,柳翩这样软萌的姑娘……如果他和杨靖炤不是弯的,估计会是情敌吧。

     柳翩心里想的却是,如果她不是先喜欢上杨靖炤,可能会被霍姜的温柔宽和给俘获吧……

     两个假·暧昧对象和真·情敌互相看着彼此,心里默默惺惺相惜,画面迷之诡异。

     结果,柳翩最终被霍姜说动,一起上山去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