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祭扫
    刘小溪看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信息,也不知道霍姜看了会是什么感受。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把事情搞成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

     刘小溪仔细反思起自己从去年开始就不对的心境……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自己与霍姜的区别的呢?

     大概是霍姜第一次叫自己去帮忙拍视频的时候,霍姜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打工仔,居然买了两万块的相机。

     大概是他第一次见霍姜的微博被上千人转发的时候,同样都是在厨房里工作,他就能把工作变成被人追捧的东西。

     大概是他第一次知道霍姜要辞职去念书的时候,大家从前都是看着c大学生在店里来来往往的庸人,霍姜却先脱俗了。

     大概是他第一次进入五星级酒店,见霍姜与国民太子爷称兄道弟的时候,他还在店里研究如何养草鱼,而霍姜已经开始做龙虾了……

     刘小溪一点一点发现,原本和自己是同一类人的霍姜,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发现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他无能吗?为什么一样的水土,养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直到艺考那次,霍姜身边的朋友非富即贵,刘小溪与他们格格不入,才恍然察觉,他已经不属于霍姜世界里的一员了。霍姜现在是明星,而且马上就要当老板,现在又要招助理……也许他连和霍姜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

     所以当他看见霍姜发的朋友圈,第一时间就忍不住发了那样一条微信给他。仿佛只要霍姜点下头,让他得到助理的位置,他就能找到一个答案——他也可以通过努力,成为霍姜那样的人。

     这是一次不公平的应聘,堵得是他和霍姜的情分。失败了,失去一个朋友;成功了,却可以离开川菜馆,改头换面,获得不一样的人生。

     刘小溪忐忑不安,却一点都不后悔。

     刘师父见他心不在焉,咂舌短叹。刘小溪这个孩子心思很活络,从来不吃亏,这是他机灵的地方。可他又很朴实,总是把什么事儿都摆在脸上,藏不住。

     前段时间他总是请假,和霍姜那小子混在一起,最近又靠谱上班了……刘师父作为一个厨子,要比常人多吃一些咸盐,自然之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这孩子人不坏,可和霍姜比起来,就是有点浮躁。

     同样的机会摆在眼前,小姜能抓住,小溪未必。

     可两个都是他徒弟,刘师父有点犯难,日后两人要是在一个碗里吃饭有了冲突,他帮谁呢。

     再想霍姜那个温和沉稳的性子,刘师父又觉得这两个孩子之间不会往他想的那样转变。

     隔天,霍姜给刘小溪回了信,让刘小溪来公司签合同。

     微信上没说别的,刘小溪反倒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知道霍姜发这条信息的时候心里一定不好受。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工作机会,是用过往的情谊换来的。合同一签,他和霍姜之间的关系就变味儿了。

     刘小溪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和刘师父请了假,回家挑了一身运动服,将自己打理妥当去了立火传媒。

     签完合同就辞职,这件事他虽然没和师父说,但他老人家不是糊涂人,一定不会拦自己。

     立火传媒接待刘小溪的,先是艺人部的负责人。

     因为霍姜的待遇比较特殊,他的助理就更应该特殊,所以艺人部的韩经理亲自见了刘小溪。

     韩经理是个三十几岁的干练女人,待人有些严苛。前几天杨靖炤把霍姜的合同甩到她面前,险些将她气个半死。

     现在,连助理都要霍姜亲自选了,条件待遇又很宽松——月薪六千,公司包吃住,工作又不多……和养个闲人没什么区别。

     韩经理心里有点不痛快,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刘小溪。

     “会开车吗?”

     “不会。”

     “你不会开车,到时候霍老师坐驾驶位,你坐副驾驶位?”

     刘小溪这才知道,给霍姜当助理要会开车。

     韩经理又问,“办公软件这些都会吗?数据表格ppt这些。”

     “不会。”

     韩经理的脸色就有点嫌弃,道,“那以后霍老师的日程表他自己做吗?”

     刘小溪有点懵,日程表用脑子记不就行了么?为什么一定要用电脑?做助理到底需要会什么?

     韩经理又问,“拍照、shop这些总会了吧?霍老师是公众人物,往后需要在往上传一些照片什么的,你要在第一时间做些简单的处理。”

     刘小溪这次自己都不好意思把“不会”两个字说出来了,他开始在心里盘算,霍姜短信上说的是来钱合同,可这个韩经理怎么看起来还是在面试呢?

     难道霍姜对自己不满意,又不好意思说,所以……

     正胡思乱想着,就有人敲了敲门,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刘小溪下意识地回头,发现来的人竟然是张蓓。

     此时见到张蓓,亲切感攀升,他站起来,和张蓓问好。

     韩经理见他们互相打招呼,有些诧异,“认识?”用下巴指着刘小溪,很有些看不明白的意思。

     张蓓笑道,“霍老师朋友,嘱咐我来看一眼,怕他找不到路,让我带他去人力。”

     签合同是人力那边负责,面试却是艺人部负责,按理说霍姜点头后这个环节就省了,可毕竟艺人约这一层已经让韩经理吃了亏,艺人助理这一层就不好再绕过她去。

     张蓓看刘小溪灰头土脸的样子,心想果然是把帐算到刘小溪头上了,这个韩经理真是局气。

     韩经理对刘小溪可以苛刻,对张蓓却不能,她站起来亲自送两人出门,态度和之前有了一百八十度转变。

     门一关,张蓓开始嘱咐刘小溪,“我带你去人力签合同,到了那边也硬气点,你是霍老师亲自选的,你的态度就是他的态度。”

     刘小溪从没听过这样的说法,在他的观念里,给钱的就是大爷,他的态度可以比大爷还强硬嘛?

     张蓓教他,“挺胸抬头,不要硬在语气,要硬在气场。”

     刘小溪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

     想想自己第一次见她时,她给杨靖炤拎包的模样,不禁学了起来。也许助理当成个老板的样子,也是有学问的。

     还有……张蓓说,是姜哥叫她来接自己的,那估计是怕自己在刚刚那个韩经理那儿受委屈吧……他还没有见到霍姜,不知道他会如何看待自己……

     心里七上八下的,刘小溪跟着张蓓七拐八拐走到人力。

     人力部门的员工都比较亲和,这边的事儿就比艺人部那边要顺利的多,不到一下午,刘小溪的入职手续就办完了。

     从现在开始,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艺人助理,他的老板,是霍姜和杨靖炤。

     霍姜一开始有点介意。

     他把刘小溪当朋友看,刘小溪却要把这种朋友关系转变成工作关系。可他略思索,就大概明白了刘小溪心态的转变。

     看着身边的好友一步步变强大,是个男人都要争一争的。

     刘小溪肯上进,对未来有了新打算,自己作为朋友,应该支持他才对……至于关系,他们原本就是工作时的同事关系,后来处成了很好的朋友,没道理因为开始了另一端工作关系,就做不成朋友了。

     这样一想,霍姜原本的郁结也就烟消云散了。

     杨靖炤见他忧郁来得快,去的也快,感觉有点神奇。听他解析完整件事想想也对,按霍姜的意思,他确实该接纳刘小溪,哪怕他做的差一点,也可以给他时间慢慢学。

     杨靖炤见过刘小溪,总体上是个有颜色,识大体的年轻人,又很聪明。既然霍姜选了他,那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反对,顶多让张蓓帮忙照应着点,实在不行,他再给霍姜聘一个二助。

     霍姜求饶,他一个厨子,哪里需要两个助理。

     要搁厨房里,需要两个帮厨还蛮正常的,可现在他都不怎么下厨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清明节祭扫的事来。

     霍姜知道杨夫人的死对于杨靖炤来说是一份不愿提及的痛楚,但他却并不想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总有一天,杨靖炤要从阴霾里彻底走出来,看透生离死别的。

     霍姜道,“晚上我要给我爸妈烧纸钱,你要不要一起,给阿姨也烧点。”

     杨靖炤这才想起,还有这样的习俗。

     “你要回老家扫墓吗?”杨靖炤问道。

     霍姜摇头,“我跟霍茴商量好了,以后逢三、六、九周年再回老家。平时我们在哪儿工作,就在哪儿烧点纸钱表表孝心。”霍姜却想起一件事来,“你呢?不去……给阿姨扫墓吗?”

     杨靖炤有短暂的怔愣,随后略低落地说了句,“不去。秦家的祖坟在苏州,我进不去。”

     那这么多年,秦家外公都没让杨靖炤去杨夫人坟前上过一炷香吗?!

     霍姜震惊,为什么杨靖炤和秦家的关系会如此冷淡?虽然杨靖炤是杨千帆的儿子,杨千帆背叛了杨夫人,可杨靖炤又有什么错?

     想起上次杨靖炤带自己去见秦家舅舅的事……霍姜心里突然有异样的违和感。

     可这种质疑一闪而过,马上他心疼地抱了抱杨靖炤,“没关系,一会儿我们多买点之前和元宝,多烧些给阿姨。她老人家肯定不缺钱花啦,可我们当儿女的,还是要表表孝心。”

     “嗯,”杨靖炤闷闷地回了句。

     晚上,杨靖炤带着霍姜驱车到了郊区,霍姜把准备好的金裸子和纸钱摆了出来。纸钱上写着他和霍茴的名字,还有霍九成夫妇的“地址”。

     霍姜拿棍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嘴里念念有词,“虽说这是封建迷信,但也是我想你们的一种方式。我也是跟别人现学的,要是烧错了,你们别怪我……”然后点火,继续念叨,“我跟霍茴挺好的,霍茴这次我会看住了,绝对不让秦川那小子有机可乘,谁也阻挡不了她考进b大的脚步!万一,我是说万一她没考上,我可以供她去国外念书,我赚了可多钱了。还有,我也要考大学了……你们泉下有知,得保佑我……还要保佑我媳妇儿……”霍姜拉过杨靖炤,指着他继续念叨,“他人很好,很帅,很温柔,很上进,还很有钱。我跟他在一起,后半辈子一定会很开心,就像你们俩在一起时一样。”说到这里,语气又一变,有点愠怒,“但我不会酒后驾车的,尤其是当他坐在我车子上的时候。”

     杨靖炤去捏霍姜的下巴,把他的脸扭过来,果然看见霍姜已经哭了出来。

     杨靖炤这才明白,霍姜……心里大概还是恨霍九成的。

     可是这种恨和自己对父亲的恨又不同。

     霍姜的恨,是恨父亲犯了错,让他不能继续为人子。

     他的恨,是恨父亲犯了错,让自己恨为人子。

     杨靖炤刚想劝他,就见地上一张燃了起来的纸钱被风吹起,朝自己的方向飘了过来。

     霍姜下意识地将他拉开挡在身后,那张纸忽忽悠悠转了个方向飘到了别处去。

     霍姜抹了抹眼泪,安抚杨靖炤,“我爸妈喜欢你。”

     杨靖炤有点不太相信……如果真有这么回事儿的话,这看着倒像是嫌弃。

     霍姜大概看出他想些什么,破涕为笑,“来,给阿姨烧。”

     他握着杨靖炤的手,在地上又画了一个圈,然后燃了纸钱,让杨靖炤往圈里撒。

     “快,和你妈聊聊天。”霍姜催促道。

     杨靖炤又怔愣片刻,才缓缓接过纸钱,撒进圈里的时候轻轻说了句,“母亲,我想你……还有,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