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我认识这个人!
    当两人来到d区后,刘远这才真正看到了d区的情况。脏,乱,谈不上。不过居住的条件却是很差

     到处都是搭的简易的帐篷,或者木头搭建的小屋。那些或细或粗的缝隙,告诉刘远这并不是能够避寒的地方。因为大雪的覆盖,映入刘远眼脸的是一种灰白色的萧条。往来走动的人群,不断灌入耳中的呼叫声,有大人焦急的声音,也有小孩哭喊声

     这一刻,刘远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带入这些角色之中,仿佛那些声音的主人就是自己一般。他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压迫自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刘远的意识,陷入了一种混沌状态,不自觉的,原本被他收敛起来的气息,在失去束缚以后自然的向外发散出去……那双血红的瞳孔开始向内凹陷,仿若深渊。

     而随着气息的散发,刘远的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此刻,刘远只觉得这种突然而来的安静让他很舒服,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种毁灭周围一切,从而保持这份安静的冲动

     时间仿佛要在这一刻凝滞了一般

     直到……刘远被一双冰凉的小手握住后才发现自己的异样,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将发散出去的气息缓缓的收敛起来。

     低头看向这双小手的主人,这是一个扎着两条小辫子,因为消瘦,而显的更大的乌黑双眼,带着一种安静的气息,正仰望着自己的小女孩

     原本回复平静的双眼,仿佛又要再次变化起来,这次刘远没有失控。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在灾变前从没有呼吸过的清新空气,脑子闪现许多念头。在灾变之后,彷如末世的世界里,原本只是想带着自己的父母好好活下去的刘远,这时有些茫然了。刘远从来没有想过当救世主,因为刘远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在灾变后也是一直抱着鸵鸟的心态

     但是,走出自己的家,步入这个破落的世界,只是这微微一脚,便让刘远这颗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也明白了自己的心,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

     刘远知道自己刚才心乱了!

     “或许当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价值的时候,毁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但……不是现在!”刘远在自己心里默默的想着,而经过刚刚一次“入魔”状态,刘远发觉自己的意识仿佛得到某种升华,对自身那股气的掌控也更加的得心应手

     再次睁开眼睛,刘远对着身前的小女孩微笑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小女孩也不怕生,脆声道“小丫叫吴芳龄,爸爸妈妈都叫小丫小丫”

     “小丫。。。”刘远在心里回味了一下,因为眼前的小女孩,他才从那种“入魔”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本来就心存感激,在见到小女孩只是孤身一人后便询问道:“小丫,你爸爸妈妈呢”

     “妈妈说太累了,然后去睡觉了,爸爸。。。妈妈说爸爸去了外婆家,要很久才能回来”说到这里,小丫眼里带着泪花道“叔叔,小丫好想爸爸,爸爸很久没回来看小丫了,还有妈妈一直不起来和小丫说话”

     摸了摸小丫的头,刘远转身对边上陈虎道:“虎哥,能帮我一个忙吗?”

     陈虎看了眼小丫对刘远道:“我就知道,阿远你果然不像评测资料上面显示的那么简单,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

     刘远知道陈虎话的意思,便对陈.毅道:“虎哥,我暂时没有加入的打算,当然如果有什么我力所能及的,我肯定帮忙”

     看着刘远一脸认真的表情,陈虎有些意兴阑珊,摆了摆手道

     “随你,随你”

     “谢了,虎哥”刘远表达了自己的感谢,既然陈虎这样说,就表示已经答应帮忙了

     陈虎用拳头锤了一下刘远的胸膛,随后对着四周大声喊道“发什么呆啊,都赶紧散了!”

     然后将目光放到小丫身上,或许因为是刚刚太大声的缘故,有些吓到了小丫,在发现陈虎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后,小丫有些胆怯的往刘远身后靠去

     陈虎漏出无奈的表情,对着刘远道:“阿远,这个小朋友就交给基地培养吧”

     “好”刘远答应的很干脆

     在听到小丫父母的状况后,刘远和陈虎两人觉得,小丫的父母活着的几率不大。而小丫能够在那种状态下叫醒刘远,本事就昭示着小丫的不平凡,所以才有“基地培养一说”,这也算是刘远拒绝之后的一点补偿吧。本来想法是,刘远自己照顾小丫的

     “我们先去看一下小丫的妈妈吧”这时刘远提议道

     “好”

     随后,两人在小丫的带领下,在一张满是破洞的帐篷里见到了小丫的妈妈。刘远两人看着静静躺在那里女人,身上盖着的一张破棉被,上面已经落了许多雪,此时早就已经没了呼吸,其脸上带着留恋和不舍的神情,眼角下挂着一道早已干涸的泪痕

     不知道情况的小丫,还做了小声的手式,然后坐在自己妈妈身边,轻轻的摸着自己妈妈的头发。年幼的小丫似乎还记得,以前自己的妈妈都是这样哄自己睡觉的……身后的两人对视了一眼

     刘远上前将小丫抱起,小丫看着刘远“叔叔?”

     刘远轻声的道:“小丫乖,妈妈要休息,我们让妈妈好好休息吧……好吗?”

     “嗯!”

     轻轻拍了拍小丫的背,在那淡薄的衣服下,刘远能够清楚的感知到,那小小的身体正在不断的颤抖着

     嘴里不自觉的低声哼唱起一首儿歌,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吧……小丫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陈虎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盖在小丫身上

     刘远有些担心的道:“虎哥,这样你身体受得了吗?你抱一下小丫,用我的吧”

     “没事儿,这点温度,不打紧”陈虎拍了拍自己的胸肌道

     既然陈虎这样说了,刘远也没在这个事情上多坚持,随后问道“那小丫妈妈的后事。。。”

     “放心吧,既然基地要培养小丫,那么后事的处理以及后续基地肯定也会负责的”

     说完,陈虎向周围扫视了一圈,担心吵醒小丫,所以只是压低了一些声音,指了一名蹲在帐篷边的人道:“认识我吗?”

     那名被点名的人,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那你认识里面的人吗”

     那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帮我看住这个帐篷不准任何人进去,直到我们的人过来,能办到吗?”

     那人一个劲的点头

     陈虎点了点头道:“当然我不会让你白做的!如果没有什么不良记录的话,等这件事情办完,你就跟着我吧”

     一听完陈虎的话,那人直接跪了下来,不断的磕头道:“谢谢,谢谢,我一定会看好的”

     “走吧,估计表哥已经等急了”

     此时天空的风雪没有一丝一毫减弱,好像有下得更加厉害一些的迹象

     。。。。。。。。。。。分割线。。。。。。。。。。。

     此时在d区有一座8米高,用木头搭建起来的瞭望塔。如果有人站在这个塔上,就可以将整个d区尽收眼底。此时一名男子站在塔上皱着眉头,尽量眯起眼睛,仿佛这样做,可以让自己的视线能够穿透眼前的大雪,看的更远一些,嘴里喃喃道:“雪似乎更大了啊”

     这时一名男子爬了上来,这是一个个子中等,留着一个平头的中年人,在爬上塔后对着这名男子道:“队长,d1区已经控制住了”

     “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然后中年男子接着道“d1区这边,有18人受伤,3人死亡”

     “怎么这么大的伤亡?就这搭建的帐篷和木房不可能造成这么多的伤亡”说到这,这男子突然醒悟过来一般,带着询问的语气道:“难道是发生了暴乱?”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有些苦恼的解释道“队长,我们人少,当时场面太混乱了,根本就阻止不了”

     “抓到人了吗”

     “没有,那些人很狡猾”

     “知道那是些什么人吗?”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眼睛飘向其他方向,不敢看自己的队长。

     被唤作队长的男子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转头看着瞭望塔下的d区,缓缓的道:“看来其他区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我们就在这等着吧”

     中年男子安静的站在一旁

     这时被唤作队长的男子突然问道:“你在d1区离c区最近,有见到陈虎吗?”

     “没有”

     随后两人陷入沉默之中……

     陆陆续续,在好几个人回来报告情况后,被唤作队长的男子眉头越皱越深,这次的暴乱太巧合了吧,正好都是在自己负责的区发生暴乱?

     。。。。。。。。。。

     话说此时的陈虎和刘远两人

     陈虎押着一人走在前面,刘远抱着小丫走在后面,两人很快来到了这座瞭望塔下

     而瞭望塔上的人也随着队长下了塔,扫了一眼陈虎和其押着的人后,对着刘远道:“阿远,你怎么来了?”

     “听虎哥说了这边的事情,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所以就跟过来了,看看这里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一旁的陈虎立马跳出来帮腔道:“对啊,表哥正好我们这里缺人手,阿远我看不错!闲着也闲着不是?”

     陈.毅没好气的说道:“人家阿远客气一下,你还喘上了是吧”

     “表哥,你能给我留点面子可以不”陈虎不满道

     “懒得和你说”陈.毅说着对刘远道:“阿远,那老哥这里就不客气了,正好这里也缺人手”

     “毅哥,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哈哈,好”陈.毅笑道

     答应力量一声,陈.毅将目光放到那个被陈虎押着的人。

     而陈虎这时候,将自己来的经过给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在小丫的事情上因为答应刘远要帮忙,所以陈虎推说是自己发现,小丫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才带回来,让基地培养

     而被押着的男子,说来也有趣。当陈虎和刘远两人在路过d1区的时候,这人见到陈虎就跑。结果……就被刘远两人抓住了,因为已经花了很长的时间在路上,担心自己表哥发飙的陈虎,没有审问就直接押着这人先过来了。

     而在陈.毅正听着陈虎叙事的时候,在其身后的一个人,看着眼前被押的男子发出了一声惊“咦”,然后上前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后,大声叫道:“我认识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