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演戏
    原来这次紧急召唤,是因为基地得知在县城方向也就是西区围墙的方向,有大群丧尸聚集的迹象,而此时已经有零散的丧尸向基地的方向移动了,这次召唤陈.毅以及其他所有的队长级以上的人去开会,就是为了商讨这件事情。

     最终,基地决定派出一个先锋小队,先去查看丧尸的具体动向,统计丧尸聚集的数量,评定威胁,以及调查可能造成这次聚集的原因。

     同时,基地也开始调集人手到西区围墙构建防御工事,以此来应对可能出现的丧尸潮。

     “我们d区现在的所有的23支队伍都不会动,高层考虑到刚刚发生暴乱,所以在不必要的情况下都不会动用”

     然后陈.毅拍了怕手,对自己队员说道“好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恐怕大家都饿坏了”

     D2区的小路间,寂静的夜晚,陈.毅和刘远两人慢慢走着

     “师弟,这次去开会,我知道了负责d区的所有队伍的情况了”

     “师兄你是想要说什么吗?”

     “你猜呢?”

     刘远感觉陈.毅这是有意考自己了,便对陈.毅道:“师兄,你这让我怎么答?我刚来基地没多久,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知道的不少了,说说吧”

     听到这话刘远眉头一皱,既然陈.毅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回想自己来到基地全过程,从碰到陈.毅以后的事情一一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除了我们这支东区的其他都是西区的队伍的?!”

     陈.毅笑道“恩,西区的队伍一般是常驻基地,负责基地安全!而东区的主要负责外勤,今天本来我们也不会负责现在的d1到d3区,只是临时被抽调过来的,我还以为会有和我们一样的东区队伍被一起掉过来呢”

     “师兄,你提这个是有什么用意吗?”

     “在我说之前,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吗?”

     “其实,从东西区的划分来看,基地现在应该划分成两个阵营了,而师兄你特意提这个,我想如果是东区的,应该没有必要提了吧”

     “是啊”陈.毅感慨了一下“其实,如果都是东区的,这次的暴乱的策划者,策划了这次的暴乱,我可以看成一次针对我身后那人的行动,但是现在我知道除了我们,其他的都是西区的人”

     “师兄的意思是?”

     “你觉得,只在我负责的地区发生暴乱,如果你是d区的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

     “如果,我是d区的人,第一时间我不会想师兄是东区还是西区的,只会觉得d区不安全!”

     结合将要到来的丧尸潮,刘远的脑海里划过一个想法:“你是说,这次的暴乱是针对西区吗?借着可能再次暴乱的威胁来拖住这些西区的人?那这次暴乱的策划者是我们东区自己人?!”

     “应该不是东区的人干的”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陈.毅摇头道:“这怪我,没有告诉你我们杨局长的为人,所以才会这样想”

     “那师兄你口中的这位杨局长是什么样的人?”听了陈.毅的话,刘远有些好奇自己师兄口中的杨局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陈.毅仿佛陷入了回忆:“如果世界上还有正义的话,那这正义的人里就一定有我们杨局长了!”

     刘远很惊讶陈.毅给出的评论,这种评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的。而陈.毅说完没等刘远说话就继续说道:“这次的暴乱的策划者应该还是西区的人! 如果再加上这次可能形成的丧尸潮!你想到了什么?”

     “丧尸潮可以让东区的人合理的来到西区,而东区的暴乱使西区的人留在d区,以及现在基地的东西阵营,将这些串联起来,如果东区的人在西区要做些什么的话西区基本上丧失抵抗能力!”

     刘远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东区要对付西区了?”随后刘远又摇头道:“不过只要西区的人不傻,不会答应的吧?情理之中的表现,在遇到丧尸潮后的反应,应该是自己的力量掉回去吧!”

     陈.毅给了刘远一个无奈的眼神“显然,西区的人还在d区!况且你要明白虽然是西区的人,但是这些人名义上还是属于我们杨局长管的!”

     陈.毅一开始没有跟刘远说太多高层的信息,这里和刘远的来回问答,也只是想带着刘远一起思考而已,自己的师傅也曾经这么做的

     “这说不通啊”刘远道

     “你刚来基地不知道,在西区原本的县长和他的弟弟可是不对付呢,虽然他们两个是亲兄弟,但是越是亲密的关系,当彻底决裂后的裂口也就越大,你会对一个陌生人不理你而生气吗?而这次的策划者或许就是他们两人之一吧”

     “所以说,这是西区自己的内部斗争!”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怎么看我们的杨局长也不是会做这样事情的人啊!”这时陈.毅笑着说道

     这时候刘远有些疑惑道:“那师兄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哈哈,师兄我也只是按照我们师傅的教学方式,帮你熟悉熟悉推演局势是什么样的感觉罢了,书上的东西再好,不拿出来实践实践那也只是一堆没用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如果师兄推演的局势如果真的出现呢?”

     “如果真的出现”陈.毅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刘远接着道:“那对我们也没有多少影响,不在其位不谋其职,这些事还是让那些大人物操心去吧!谨言慎行!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陈.毅在这里表现的很平静,不过在他的心中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事情什么事情被自己忽略了

     虽然不怎么赞同陈.毅的这一观点,不过刘远不会跟陈.毅在这个事情上纠结。说与做有着很大的差异,把这些放到实境中检验才是唯一的标准。

     “夜还很长,师兄要不跟我说说那对兄弟的事情怎么样?”

     “好啊,那我们边走边说”

     随后陈.毅简单的向刘远介绍了这对兄弟的情况,顺带着也将基地的格局告诉了刘远

     这两兄弟,大哥李忠国是县长,老二李宏是以前出了名的bh县的黑道大佬,只是后来年纪大了,便隐退幕后,人人都尊称他为二爷

     灾变之后,在基地建成之初,因为李宏和杨关以前就不对付,所以基地的人也出现了一次站队的情况,之后基地也在不久就划分为东区和西区,由作为县长的李忠国在中间调停

     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李忠国唯一的孙女在一次意外失踪以后,便一蹶不振,基本上把手上的事物都转给了自己的弟弟李宏,失去了李忠国在中间的调停,使得局长杨关和李宏的矛盾变得越来越尖锐,不过还好双方都是比较的克制,没发生冲突

     然而基地里在不久以后,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说县长孙女的失踪是李宏干的,因为李宏为了得到权利。而这个流言很快就在基地里传开了,但是这个流言似乎对李忠国兄弟俩没什么影响,当事人也没有出面澄清,久而久之这些流言也就像一道鱼儿打起的浪花,冒起来,然后又消失不见

     在陈.毅给刘远说着和些事以后,或许是旁观者的原因,刘远冒出了一个想法,便对陈.毅说道:“师兄,如果这两兄弟没有反目,那这次暴乱背后的人,应该就不是西区的人了吧?那如果不是西区的人干的,那会是谁?”

     陈.毅被刘远的想法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刘远说的这种情况也不一定不会出现,因为这两兄弟到底是不是不和,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啊

     陈.毅有些凝重的道:“师弟,你说的情况,如果出现的话!那就跟我们有关系了”

     刘远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西区的人干的,那么就是东区的人干的了,参照陈.毅对东区的主人杨局长的评价,那么很大的可能就是东区的其他人策划了这件事情,虽然不知道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但是这却是已经关系到自己的事情了,东区内部出现了问题,想要置身事外显然就不太可能了

     这时陈.毅对着刘远道:“看来我们师兄弟不能在一边看着了,如果真是阿远你说的情况,我们首先要确定县长两兄弟是不是真的如我们所想的一样已经不和,其次就是一定要查一查这个策划者到底是谁!”说道这里陈.毅脑中出现一个人影,随后摇了摇头,看了看四周漆黑的环境,虽然风雪很大,但是只要仔细倾听,还是隐约听到四面偶尔传来的人声,大概所有的人都在努力的保持着清醒,忍受着饥寒,以期熬过这个寒冷的夜晚吧,睡着了那就代表着死亡。

     如果东部出现问题,那么对于这些d区的人来说恐怕是一场灾难,因为70%的物资都是东区的队伍收集来的,不管出于公还是出于私,这都让陈.毅感到很大的压力:“师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看来要抓紧了,我负责追查这次的策划者,至于李忠国兄弟那边就要靠师弟你了,作为刚进基地的新人调查这件事应该不会引来太多的关注”

     刘远也没有推迟,不管是不是自己想到的那种可能,但这种事情宁可杀错不能发过,而且自己确实是现在调查李家兄弟的不二人选,突然刘远想到了今天在基地门口遇到的那个赵小四

     “看来是要和这赵小四接触一下了”刘远在心里默默的想着,然后将自己的想法跟陈.毅说了一下

     “好,我也觉得他见到你的表现不太正常,你去接触一下或许能获得一些有用的东西”

     “好,那师兄我先送你回去”

     “恩”不是觉醒者的陈.毅,在d区夜晚行走还是很危险的

     刘远将陈.毅送回去后,便向西区走去,在路过自己的住处时,刘远悄悄地进去看了一下,发现姜丽丽已经睡着后,便循着赵小四给的地址,很快便找到了赵小四的住处

     这是一间二层楼的独立瓦房,在见到二楼有着微弱的亮光后

     站在楼底下,刘远敲响了大门

     只听到一阵下楼的脚步声,随后一道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你找谁?”

     刘远微微一愣随后恢复过来开声道“这是赵小四,赵先生的家吗?”

     里面的那道女声便道:“你是谁,这么晚了找我家小四干嘛?”

     在确认是赵小四的住处后,刘远便继续道“我叫刘远,今天早上和赵先生在基地门口碰过面,想来赵先生应该还有印象”

     在刘远刚介绍完自己,楼上便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是刘先生吗!”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男声又起:“阿玉,快,快给刘先生开门!”

     被叫做阿玉的女子,显然楞了一下后将门打了开来

     当门打开后,刘远也看到了赵小四和他身边的那名被唤作阿玉女子,赵小四在见到确实是刘远后,显的有些激动,直接上前抓住刘远的胳膊将他拉进屋里

     刘远眉头不自觉的一皱

     一旁的阿玉,在边上点了一下赵小四

     在察觉自己的失态后,赵小四不好意思的放开手道:“不好意思,刘先生,本来我还在想着什么时候去找您,结果您就先来了”

     刘远也没有打算在这上面找些麻烦,况且自己今天来是有目的的。所以刘远微微一笑道:“没关系,倒是我这么晚了来打扰,才有些不好意思呢”

     “不,不,刘先生能来已经很给我赵小四面子了!”

     刘远这时有些疑惑,这个赵小四和今天门口的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还有为什么见到自己会这么激动?

     “刘先生,来这边坐”赵小四指着一张椅子道,原来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阿玉已经关好门,并且点了只蜡烛

     刘远也没有客气直接走到椅子边坐好,在赵小四坐定后,阿玉在楼上拿了些饼干,用一个盘子端着放在了桌上,随后对刘远礼貌的点了点头便直接上了楼

     “赵先生肯定对弟妹很满意吧”刘远笑着道

     “哈哈,确实”

     “那……不知道,赵先生今天在门口处是唱的哪一出?”刘远依旧微笑着说道

     “这个确实是小四做的不好”  赵小四原本的笑容,变成了尴尬“不过,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哦?”

     “小四当时那么做其实是在演戏”

     “演戏?那观众是谁?”显然刘远不会认为是演给自己的看的

     “这个,赵先生,我不能说也不敢说,不过对刘先生,我绝无恶意!相反小四这里还要请刘先生帮一个忙”

     刘远点了点头没有接赵小四的话,然后装作有些疑惑的道:“赵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我和刘先生你以前肯定没有见过!”赵小四摇了摇头回答道,他不明白为什么刘远会说这么一句

     “那就奇怪了,我怎么觉得你之前就是认识我?”

     “我确实没有见过刘先生,不过我从其他人那里知道您”

     “哦?能够方便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我很好奇”刘远看着赵小四淡淡的道“我以前很少回来,我想认识我的人并不多,并且里面大部分人和我有一些。。。”说道这里刘远并没说下去,只是平静的看着赵小四

     赵小四看着眼前的刘远,总感觉与之前门口见到的时候有点不同。这时的刘远让他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虽然刘远在他的眼里显的很平静,但这平静让他有些怕,而这让他有些琢磨不透刘远现在在想什么  脑子不禁浮现出一道身影

     咽了口唾沫,赵小四强行让自己不要失态,诚恳道:“刘先生,首先请原谅我之前的冒犯,也请您相信我赵小四对先生绝对没有恶意!”不知道这是在说之前大门口的行为还是刚才的行为

     赵小四看了眼刘远,见刘远没有接话的意思,心里也没了底,只能硬着头皮道:“刘先生,那人我真的不能跟您说,我保证那人对您也绝对没有恶意”

     听到这里刘远知道,想要知道那人的可能性不大了,于是道“我相信赵先生肯定对我没有恶意,不过我很想知道,赵先生或者说那人对我了解多少?”

     “咳咳”赵小四干咳了几声,因为他拿不准刘远的想法,所以便小心翼翼的道:“我想刘先生家那两只看门的生物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听到找小四的话刘远楞了一下,随后会意过来,直接将收敛的气势散发出来,那双血红的眼睛,冰冷的盯着面前的人,显然赵小四的话,触碰到了刘远的底线

     不过这气势一发即收,刘远的话这时也变得冷漠起来:“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当然,刘远先生,其实之前的演戏也是我想跟您做一个交易”赵小四感觉这时候自己的背后都出了一层虚汗

     “哦?什么交易?”

     “我想让先生保护一个人安全!”赵小四终于说出了自己目的

     “保护一个人?”

     “是的,当然这里不会让刘先生您白帮忙”

     赵小四说道这里,将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透明的瓶子,瓶里装着一瓶蓝色的液体“这是一瓶80%纯度的基因强化药剂!刘先生以前没有来过基地可能对这个不清楚,这瓶药剂可以强化觉醒者的能力!不管是异能觉醒者还是肉体强化觉醒者,如果刘先生答应帮忙的话,这瓶药剂可以算作定金,等事情完成另有重谢!”

     刘远看着桌子的药剂,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对于自身可以利用气来吸收变异兽结晶强化的刘远来说,眼前的这瓶药剂其实兴趣并不是很大,不过刘远倒是对赵小四口中的那个人有点兴趣,便直接道:“让我帮忙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总是要了解一下你口中说的那人是谁才好决定要不要帮忙吧?”

     “其实这次请刘先生保护的人是一个小女孩,而刘先生只要确保这个女孩出基地后以及接下来七天的安全!”似乎怕刘远拒绝,赵小四接着又道:“当然,我可以保证刘先生在这七天只要面对人以外的情况”

     “那么你说的演戏也是为了这个委托?”

     “是的”

     刘远细细的品味了一下赵小四话里的意思,看来这个小女孩的背景不简单啊,这赵小四也是听吩咐办事的了,不过联想到陈.毅不久前跟他讲述关于李氏兄弟的事情,在结合赵小四的背景,刘远决定答应了这个委托

     于是刘远开口道:“好,我答应你了”

     “真的嘛!”赵小四有些惊喜的道,发现自己又一次失态,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好意思啊,我没有想的刘先生您能够这么快答应我请求!”

     “没关系,不知道赵先生现在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的保护对象?”

     “当然,求之不得!”说道这里,赵小四猛的拍了下自己的头道:“你看我,光知道跟刘先生您说这事了,还没有问刘先生这么晚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如果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这时刘远顺水推舟的道“其实也没什么大的事情,只是我刚进基地也没多少熟人,想着赵先生你这边就过来看看,顺便从你这边了解了解基地的情况!”

     “这样啊,我请您保护的目标现在在东c区,那不如我们边走边说如何?”赵小四提议道

     “也好”刘远点了点

     随后,赵小四将桌上的药剂递给了刘远,刘远也没有客气,直接将其放入口袋里,虽说自己不用,那也可以给陈虎使用,在交代阿玉好好待在家里之后,赵小四带着刘远往东c区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