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我是修仙者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一个无视人伦,丧心病狂的活了一百多年的老蛊婆。

     明白了无论如何祈求,都难逃一死命运的毛碧莲,像是一团毛球一样的神魂,突然凶相毕露,一张大口毫无预兆的张开来,看上去,像是一个只有硕大头颅的贪吃蛇。

     对面凌空而立的神魂玉人,浑身散射着柔和的金光,一层层七彩光晕随着金光发散出去,时明时暗,宛如水波荡漾,将神魂玉人团团包围在内。

     神魂玉人看着毛碧莲神魂的垂死挣扎,面上始终一种不屑表情。

     等到毛碧莲的神魂终于扑到七彩光晕的外层之时,她的一张巨口继续扩张着,如同盘蛇吞象,整个将来自陌陌系统的神魂玉人吞了下去。

     “没想到这个毛碧莲竟然是一个暗灵根,如果她能够提前三十年凝聚神魂,那么今天本座还真有可能被她吞噬同化,至于现在嘛,你本就是我为了将你从这个身体里驱赶出去,而临时耗费本源帮你凝聚的,那么如何如何掌控你,本座早就有了打算,又怎能叫你这种毒妇如意,真是痴心妄想。”

     系统冷声呵斥,十指掐诀而动,一道道法诀随着手印打出,逐一烙印在了玉人周身的七彩神光上。

     等到最后一个指诀打出,笼罩在玉人周身的七彩由虚化实,幻化成为无数的七彩神剑,直接刺向了包覆着它的神魂。

     毛碧莲的神魂遭受到无数的神剑砍伐,虽然越来越薄,近乎于不存在,却依旧坚韧不破,毛碧莲的声音尖利而刺耳,处处透露着得意。

     “现在毛某将你吞掉,吸收炼化后,以你的神魂凝实程度,毛某人的修为,或许有可能直接进阶筑基,到了那个时候,寿元足足有两百多岁,哈哈哈哈……想起来,真是睡着都会笑醒啊!

     太难得了,老婆子困守在这里,竟然凭空可以蹦出来一个天外飞仙的神魂。

     你强大又如何,不是一样的马失前蹄,龙游浅水,虎落平阳。”

     “呃……你竟然……”只见无数的七彩神剑纷纷刺穿了原本难以穿透的神魂,无论毛碧莲的神魂怎么挣扎,依旧被神剑牢牢地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一个瞬移,系统的神魂玉人出现在了安婷婷的识海之中,看着被七彩见光控制住的毛碧莲神魂,一声轻轻的叹息,神情无悲无喜。

     或许这个毛碧莲的灵根确实罕见,如果是在灵气充足,道法昌盛的时代,她终将会成为各个修道宗门争相抢夺的修道奇才,一个世所罕见的暗灵根,一旦踏入道途,只要没有中途陨落,日后必将会成为一个时代的传奇。

     可惜她生在了道法末世,灵气稀少到根本难以感知,即便是拥有暗灵根,她毛碧莲也只是依照身体和灵根的自主本能,热衷于寻找可以踏出那关键一步的灵物。

     比如猎取胎儿的先天元气,她也是从一个地下交易的场所,无意中得到了前朝一个道士留下来的云游手记,其中就记载了这个猜想,和那个修士私下里认定的几个人,似乎就是利用胎儿的神魂进行修炼,达到了练气一二层的样子。

     而胎儿的数量也有严格要求,必须是整整一千个,不多不少,否则,少则缺憾,多则添乱。

     达到一千之数,就会在体内形成一枚元胎果,彻底炼化,内化之后,就会化为荆春德天地元力,助其接连进阶。

     若不是毛碧莲的功法已经进入了后期阶段,无数知晓消息,混吃等死的老怪物们,等着看毛碧莲的实验结果。

     若是毛碧莲成功入道,那么会有更多的孕妇遭受荼毒。

     这样一来,孕妇和胎儿的安全问题,就会成为全社会无法避免的问题。

     而一旦社会的关注度足够了,已经值得领导人关注的时候,再想要偷偷摸摸的干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就会为社会和法理所不容,终会为国家法器所彻底镇压。

     暗中为毛碧莲打下手的鬼墨,此时眼睁睁的看着毛碧莲由大喜转而迈进大悲,一张虚幻法力面具显出浮光掠影的修为,瞬间达到了筑基期,只是昙花一现,即刻消失。

     系统所化的神魂玉人在进入陌陌系统之前,将手心的一点白光直接扔给了宋子龙:“这一些记忆收好,仔细翻阅一下,对于你日后的修行,会有不小的好处。”

     “噫……这是……八仙遗蜕洞府?真的假的?”宋子龙翻看着那一点残魂里包含的记忆,终于发现了一点叫人难以置信的信息。

     不管怎么说,当今之世,能够发现任何一座跟传说挂钩的坟墓,都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大事,不只是考古界的人会兴奋,轰动,而且那些隐世不出的修炼世家,恐怕也会蜂拥而动,争相抢夺先机的。

     宋子龙压抑住内心控制不住的兴奋,转而向着医院狂奔而去。

     他可不想被困在毛碧莲残躯之中的安婷婷魂魄,在苏醒过来的刹那,因为接受不了现实的嘲弄,而做出一些傻事出来。

     虽说他心里疑惑很重,明明冰雪聪明的安婷婷,为什么会接受一个来历诡异的老人进入她的办公室,而且还是在没有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的单独接见。

     可以说,这一件事从一开始就透露着诡异的氛围。

     眼前出于弥留之际的安婷婷,老眼昏花,看着对面站着的宋子龙,干瘦的手臂,努力了几次,却始终抬不到足够的高度,来抚摸宋子龙的额头,还有死命的忍着酸楚的鼻尖。

     她不知道该怨恨谁,该记住谁,现在只有眼前的这一个男人,愿意握住那一只像是鸡爪子一样的手,默默的将手放到他那好看的鼻尖上,轻轻地摩挲着,替她完成这之前看似很轻易的举动。

     她真的有一点后悔,她后悔不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总是那么强势的欺负着眼前的男子,他是那么的英俊,鼻梁高挺,有一点世俗,更多的是对于未来的憧憬无限。

     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出身,从愿意接受她有些强制的安排,到主动地配合,一切都那么的自然。

     现在。

     这个男人又郑重的在她的耳边,轻轻而又清晰的说:“婷婷,我是一个修仙者,我不会让你这么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