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6章初吻没了
    《辨宝》栏目是京都电视台在一年前推出的电视节目,针对民间古玩字画收藏热兴起之后,造假风盛,很多收藏人不知道自己手里的宝贝是真是假,故而邀请一些相对知名权威的鉴赏大家坐镇,以便去伪存真,同时也是提供了一个持宝人与潜在收藏者交流的一个平台。

     被安婷婷和牛逼系统双重打击,觉得自尊心收到了海量暴力值摧残,已经身心俱疲的宋子龙,本想偷得浮生半日闲,不再理会这个会演戏的霸王龙。

     谁知道已经彻底露出锋锐獠牙的安婷婷,硬是生拉硬拽的,将想要偷着溜走的宋子龙,拖到了《辨宝》节目现场。

     《辨宝》节目很少见的在国内采取了现场直播的形式,比较真实权威的节目流程,吸引了大量的珍贵古玩出现在现场,加上一些持宝人讲出的或真或假,匪夷所思的小故事,使得《辨宝》栏目在国内的同类型节目之中一直人气不减,收视率居高不下。

     莫名其妙挨了一脚飞踹的宋子龙,心里正在滴着血。

     你好好的当你的白富美,哥们愉快的干着有前途的北漂快递员。

     你尽情的扮猪吃虎,哥们继续积蓄力量,争取天降大运,早早地中个彩票一等奖,完成屌、丝逆袭。

     加上现在有了系统在手,哥们早晚有一天能够达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至高境界。

     霸王龙吗?省省吧!

     如今你这个标准的白富美死皮白赖的揪着哥们的衣服,就是不撒手,生怕哥们跑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面对暴力值满槽的安婷婷,宋子龙彻底的无力吐槽了!

     台上,一个戴着鸭舌帽,面色灰败的瘦高中年男子拿着一个敞口朝下,顶部带旋钮挂钩的磁罐,在主持人的引领下,送到了专家面前进行鉴定。

     “这是一个原始青瓷,胎釉完整,年份是战国时期,是模仿秤砣而烧制的冥器。”

     专家一番合议,给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这家伙就是一个盗墓的,”安婷婷在宋子龙耳边呵气如兰,小声说道。

     宋子龙白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的,说不定人家是捡漏的呢。”

     “呵呵,”标准的友情回应。

     “专家团估价十万!”

     安婷婷毫不理会宋子龙的白眼,微微一笑:“这里的专家价就是这样,差不多的好东西一律十万,谁叫某些部门喜欢给人家送锦旗呢,私下里的交易翻一百倍也是他。”

     表面上跟安婷婷斗着嘴,心里对于安婷婷的判断,宋子龙还是相当中肯的,鸭舌帽男子留着八字胡,嘴角边有一道三指长的伤疤,目光不停地来回巡视场上的专家,偶尔还会关注一下场下的观众。

     这是一个戒心很重的人,宋子龙断言,加上那一件冥器,这人有很大可能就是一个盗墓贼。

     对于安婷婷的交际能力,宋子龙还是相当佩服的,当时来到电视台门口,安婷婷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就有一个貌似私交很深,闺蜜一样的女孩子跑出来,给他们俩送了两张现场票。

     那个娇小柔弱的女孩子看向宋子龙时,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宋子龙看着感觉心里有点发毛。

     事到如今,管他什么水深火热,龙潭虎穴,哥们豁出去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进来录制大厅之前,看着走在前面娇小的刘若琳,门口的安保人员只是象征性的用仪器扫了一下,也没有验票,就放他们进去了。

     否则,这样现场录制的电视节目,对于安保要求还是很严格的,最起码也要提前预约定票,进场之前的安全检查,提供相关的有效证件也是必须的。

     人脉宽广,对于安婷婷这样背景深厚,又是白富美的女孩子,似乎并不是太叫人意外的事情。

     “系统发现包含有禄字功德值物品一件,是否吸收功德值?”系统的女声突然响起,将沉浸在陌陌里面的宋子龙吓了一跳。

     “吸,”下意识的,忘记了身在电视节目的直播现场,宋子龙张口喊了一声,一出口,他这才发现,周围的观众全部将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

     好死不死的,摄像居然给他来了一个三秒钟的特写,主持台下的电视屏幕骤然出现了他和安婷婷的合影。

     宋子龙木然,安婷婷见到自己上了电视屏幕,居然扯着他的胳膊就靠了上来,嘴角含笑,春色无边,一张俏脸不要钱似得贴了上来,像是要跟全国观众证明,他们俩就是一对恩爱情侣,毋庸置疑。

     闻着比刚才更诱人的处子体香,手臂上传来滑腻的柔软清凉。

     宋子龙想哭,苍天呐,大地啊,这种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霸王龙,哥们真的不想要啊!

     可是,某些不听话的地方怎么有反应了呢!

     还是这么的强烈,从蛰伏到怒发冲冠,似乎只需要一瞬间。

     果然,身体的渴望才是最真实的。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啊!

     “真人哥哥!”

     安婷婷嫣然一笑:“奴家怎么觉得你身上突然好烫呀,不会是发烧了吧。”

     “没有,”宋子龙口不择言的辩解,“男人够味,火力才大,你才发烧了呢!”

     也许觉得宋子龙的忍耐力有限,安婷婷这才将粉面稍稍挪开一点,口中喃喃低语:“跟那三个熊包一样,有色心没色胆。”

     声音虽小,却被宋子龙听了一个真真切切,他的心里就像是一桶汽油,突然掉落进去一个火星。

     “嘭!”

     一团熊熊烈火倏忽烧到了宋子龙的头顶,无可遏止。

     仅有的理智也在疯狂的呐喊着:“你被鄙视了,还是个男人吗,男人要雄起啊!”

     宋子龙猛地转过身来,却看到安婷婷正在笑眯眯的打量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直到宋子龙略显粗糙的双手捧住了安婷婷的笑脸,安婷婷的脸上才流露出一抹惊慌,可是已经晚了,他的双眼血丝弥漫,透出坚定,还有吃定了你的霸气。

     双唇交接,一个是男人的初吻,一个是女子的初吻,两个人的唇只是机械的接触在了一起,再也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宋子龙的眼里有一丝后悔,自己居然真的亲了她,明显是个圈套,明显是个陷阱啊,知道是万丈深渊,你居然就跳下去了。

     可是你为什么心里还有一点自得呢?

     安婷婷的眼里却是满满的难以置信,他居然真的敢这么做?

     是的,他真的吻了过来,猛烈霸气。

     而且,唇是温热滚烫的。

     说明他的心也是如此的渴望着,是吗?

     应该是吧!

     在距离宋子龙和安婷婷不到五米远的地方,是那个带他们两个进来电视台的文静娇小女孩子,同时也是《辨宝》节目的副导演刘若琳。

     此时的刘若琳同样满脸震惊,本来安婷婷在今天跟她约好了,要带一个形象不错的男孩子一起参加节目,也要他们的摄像到时候重点关注一下,给一个特写镜头什么的。

     这一切都是安婷婷的拜托,她这个闺蜜听了计划,更是义不容辞,随便的几句话,就可以让摄像老师得到足够的暗示。

     电视节目上,摄像时不时的给台下观众席上面的美女们一个特写,已经成为了综艺节目普遍的惯例。

     君不见,即便是严肃的新闻类栏目,美女观众也会得到相应的特殊照顾,露脸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当然,你的颜值必须要高,不求鹤立鸡群,也要春花秋兰,有一定的颜值担当才行。

     这一点,放在安婷婷身上一点也不是问题,即便是刘若琳没打招呼之前,摄像的镜头就已经有意无意的重点关注了。

     刘若琳关照之下,无意变成了有意,这还了得,宋子龙本身形象不错,足够阳光帅气,安婷婷更是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一对璧人,勾引的摄像老师每分钟必会关注个两三秒。

     “小妮子,这回弄巧成拙了吧!”震惊过后,刘若琳看着安婷婷整蛊不成,反而将自己赔了进去,面上露出一抹笑意,倒也不是幸灾乐祸。

     刘若琳知道,七夕之前约好的,安婷婷表现的跟宋子龙情迷无间,时不时的打情骂俏,在直播现场如此这般的情浓热恋,都是为了给她的爷爷看的。

     安婷婷姐妹二人都个性鲜明,她的妹妹更是一个不叫家里人省心的主,在那个非主流妹妹的衬托之下,潜心研究过表演课程,熟知演员的自我修养,表面上乖巧的安婷婷,就成为了家人为了应付各种求亲对象,而推出来的安家应景花旦。

     可是,花旦也有自己的思想,也有自己的主见,并不想成为别人安排的棋子,除非是她自己挑中的对象,否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是不会笑脸相迎的。

     安婷婷的爷爷自从退休之后,就喜欢上了古玩字画之类的老物件,爱屋及乌,也就对《辨宝》这个栏目重点关注起来,基本上每期不落,必会观看的。

     设计的这个桥段,就是为了给安婷婷的爷爷看的,谁知道宋子龙太入戏,居然过火了。

     人非鱼安知鱼之乐。

     或许安婷婷也是愿意的,故意引导的吧!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思密周全,想做就做,便是说的安婷婷这个女孩子,再是贴切不过。

     几个闺蜜之间相处玩闹的时候,刘若琳总是取笑安婷婷,什么时候才会献出自己的初吻,心中中意的白马王子又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

     安婷婷总是抿嘴一笑,拿出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的凄婉的经典:“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我猜不到这结局。”

     说完了,几个人总是会笑场,每每都是如此。

     现在,是万众瞩目了。

     不!

     是亿万人瞩目了,亲爱的,这么火辣的场面,你应该怎么跟爷爷解释呢。

     现场摄像的镜头又拉近了不少,观众们更是毫不吝啬的献出了热烈的掌声,端庄秀丽的主持人看着话语权更大的副导演刘若琳笑颜如花的样子,并没有叫人出面维持秩序,也就稍微停顿了一下,礼貌的献出了祝福的掌声。

     “你……要死啊……你……”看着这个夺走自己初吻的男人,安婷婷知道自己应该非常气愤,应该很生气才对。

     可为什么一句过分的话语都说不出口呢,说出来的,也像是跟男友撒娇使小性子的样子。

     安婷婷粉面酡红,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自己的闺蜜刘若琳。

     刘若琳微笑着,先是双手在胸口比了一个心形,随后右手握拳,朝她伸出大拇指。

     安婷婷知道刘若琳的意思,她是说;跟着你自己的心走,宝贝你真棒。

     哎呀,羞死人了。

     想到这里,安婷婷的脸上刚要消散下去的羞涩,又悄然的添上了一抹红霞。

     看着安婷婷的不胜娇羞,宋子龙脸上的猪哥相悄然浮现,愣住了。

     妖精,你是要迷死人不偿命啊!

     “系统发现一缕凶魂恶魄,是否吸收?”机械女声传来。

     “吸,”已经当机的宋子龙应声道。

     等等,凶魂恶魄?

     哥们还没有准备好啊!

     大庭广众之下,会死人的啊!

     什么破系统,哥们迟早有一天会被你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