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缘分啊
    凑到跟前一看,以宋子龙有限的象棋水平,一眼看出,花白头发老人的棋路已经进入了死胡同,要是真的死不认账,他也会看不起老人的棋品。

     下到这个地步,还真是不如弃子认输,来的痛快,至少落得个光明磊落,坦坦荡荡。

     “这小子年纪轻轻的,会看什么?要不赶紧的走棋,要不弃子认输,就这么几步棋了,几十年了,还这么输不起么?”

     李姓老人抬头瞅了一眼凑到跟前的宋子龙,咧咧嘴,根本没有将宋子龙放在眼里。

     咦!

     刚想着劝花白头发老人弃子认输的宋子龙,听了李姓老者的一句话,心里犯起了嘀咕。

     虽说两个人的棋局没几步可走了,李姓老者的赢面已经是相当大了,若是没有什么国手之流的棋力,恐怕花白老者也只能够一条路输到底了。

     可是咱不是还有一个牛逼哄哄的系统,陌陌001不是吗?

     记得大清有一个著名的历史人物刘罗锅,本身就痴迷象棋,更有专门的《咏象棋》流传于世:

     隔河灿烂火荼分,局势方圆列阵云。

     一去无还惟卒伍,深藏不出是将军。

     冲车驰突诚难御,飞炮凭陵更逸群。

     士也翩翩非汗马,也随彼相录忠勤。

     想必刘罗锅的棋力应是国手水准了吧,要不然不少野史里,也不会将他描写成一个棋痴。

     “这局棋也不能说输就输吧,要是现在仔细琢磨一番,胜负还真是说不定的事情。”

     宋子龙脸上挂着笑,看向那个瞧他不起的李姓老者,心想你看不起年轻人,那正好,我宋子龙还真要偏帮一下了。

     瞪眼有用吗?

     有本事你过来吃了我呀!

     “要是给我几分钟考虑一下,我倒是可以试着扭转一下您老的棋风,看一看能不能杀出来一条血路,至于后面是惨胜,还是大输,就看您相不相信我了。”

     一句话,宋子龙准备喧宾夺主,替花白头发的老人下完这一局。

     花白头发的老人目露欣赏,站起来,伸手拍了宋子龙的肩膀一下,示意他尽管坐下,替他下完这一局。

     “胜负不论,挥洒由心,我是精力有些不济了,你跟老李这个老顽固下完这一局吧!”

     李姓老人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倒是没有再次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似乎花白头发老者的借口,他根本就不想反驳,或是懒得反驳。

     看着宋子龙端坐在棋盘前面,两眼出神的看着石桌上面的残局,李姓老者也没有了跟花白头发老者下棋时候的催促,倒是不急不缓的拿起了一边泡着的茶水,端起来一口一口的小口喝着。

     看眼前的这个小伙子,精气神俱佳,很是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或许是出于一种轻视之后的另类审视,他闭着眼睛,等待着宋子龙走出下一手棋。

     “么么哒,刘墉刘罗锅!”

     一声心音在心中响起发出,刺破渺渺时空。

     宋子龙眼前一变,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着粗布大褂的清瘦老人,弯腰塌背,确实是一个罗锅。

     只是这个罗锅老汉正坐在一个竹椅上,沉沉的睡着,不时发出几下轻微的鼾声。

     宋子龙心里一愣,这真的是刘罗锅?

     看这个刘墉的穿着,应该是刘墉告老还乡之后的样子,记得他看过一些关于刘墉辞官回乡之后的生活。

     粗茶淡饭,时常下地务农,始终保持着古代读书人的清高风范。

     若是这时候跟刘墉截取一缕魂魄来用,不知道对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会有一些什么影响。

     只是逼装了个开头,要不装到底,会不会更丢脸呢,宋子龙一下子有些进退两难起来。

     也是怪他自己,跟刘罗锅刘大人连线的时候,没有设定具体的时间段,否则是不会出现这样的乌龙的。

     “若是刘老先生还有感知,不妨给个面子,默念一声‘么么哒,无极真人’?”宋子龙想到身形纤柔的董小宛在连线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异常,鬼使神差的就在刘墉心中这么嘀咕了一句。

     “么么哒,无极真人!”刘墉像是在做梦,或者也正在梦中回味着为乾隆皇帝下达的旨意,奔走操劳的时光,这一句含混不清的回应,更像是在梦里的呓语。

     在小亭子里端坐着的宋子龙,突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不自觉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脱口而出:“伸直了腰好舒服啊!”

     一低头,“呃,下棋啊!”

     略一思考:“看来我们是棋路艰难啊!待我好好看一下再说吧!”

     宋子龙这时候还有些云里雾里的分不清楚,平时找一个历史上的大咖连个线,他总是要给点甜头引诱一下才好出手,谁知道刘墉刘大人居然睡着了都这么配合,真是人要走运了,被石头绊倒了,是会捡到一块金子的。

     ‘中军八面将军重,河外尖斜步卒轻。

     却凭纹揪聊自笑,雄如刘项亦闲争。’

     宋子龙的口中吟诵着句句古诗,手上却已经开始了动作,剑走偏锋,开始的几步完全是将为数不多的棋子当成牺牲者献了出去,调动开李姓老人的围堵,随后三棋配合,直取中军,却将自家帅棋独留。

     “将军,”一声喊出,飞马而去,一举将对方的将棋拿下。

     李姓老者被宋子龙的节奏带动着,还有宋子龙身上突然之间,爆发出的一股儒雅之气,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澎湃激情,都让他极为震惊。

     他难以置信,本来身上气势并不是太出彩的宋子龙,为什么会在几分钟而已的沉默之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由青年人的锐意之气而变得渊深似海,棋路神出鬼没,不可琢磨,凭借着寥寥的残棋,配合默契,竟然单兵直入,斩落帅棋。

     花白头发的老人,心里对于宋子龙的兴趣越加浓郁了:“难道这就是孙女所说的请大神?也不像啊,没见过这么安安静静就可以请到大神上身的,再者说了,农村偏远地区的所谓请大神,有大多数都是装神弄鬼,骗一点酒菜吃食,真正的疗效不过是听天由命。”

     “嗯,小伙子,缘分啊!看你骨骼静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这有一本茅山秘术:天罡三十六密符,看来与你有缘,就一百块钱卖给你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将三人都吓了一跳。

     宋子龙还没有转身就犯起了无限的忧愁:拜托,这台词都烂大街了,你这招摇撞骗的,能不能有一点自己的创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