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我心何忍
    住所简陋,不妨碍放下了心事的人睡一个好觉,听到长街上人声鼎沸,睡眼惺忪的宋子龙,想着起身穿衣,寻摸着弄一点早饭,填补一下肚子的亏空。

     回头看见了桌子上面整齐摆放的账本,想了一想,现在他就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太劳累了,再小睡一会也是无妨的。

     反正账本已经清算完毕,本尊传递过来的信息,可以保证准确无误,到时候王主簿那儿有的交差,也就行了。

     至于从账本的流水账里,查出来的亏空,要是王主簿不提出来也就罢了,掌握着衙门实权的王主簿,应该不会主动地将这种丑事摆在县太爷的面前。

     这样一来,他这算是手里有了一点王主簿的把柄,是和和气气你好我好大家好,还是当场翻脸,反目成仇,就要看王主簿的打算了。

     不过,出于两方面的考虑,本尊提出来两点建议。

     一本底账的结果,是顺应着流水账,出来的结果是忽视漏洞的。

     不出意外的话,王主簿应该会喜欢这一个结果,当然,若是王主簿存心刁难宋子龙的话,他不介意到时候,漏一点口风,表示还有这样的一份准确无误的底账在手。

     昨夜下过一场小雨,碧空如洗,街道上的青石路干干净净,透着一种厚重而清新的韵味。

     商贩原汁原味的叫卖声音此起彼伏,格外入耳,宋子龙闲庭信步,悠然的走进了一家饭馆:“小二,一份鸡丝馄饨不加香菜,一份葱油饼,再来一碟微辣的小咸菜。”

     来过了几次,对这里的餐点差不多熟悉的宋子龙,找到一处没人的桌子,坐好之后,转身对着在一边收拾桌子的小二吩咐了一声。

     “好的,客官您稍候,一会就好。”小二疾步过来,给宋子龙倒上一杯清茶,转身大声吩咐后厨准备去了。

     穿越过来万般好,就是一件,没有几百年后的手机拿在手里消磨时间来的自在,实在无聊,他只好将注意力放到了小店门口的人流上面。

     吃完了饭,随手放下几枚康熙通宝,敲了敲桌子,示意小二过来将钱收走,宋子龙信步离开了小店。

     方才吃饭的时候,他就看到人流向着饭馆西侧方向涌过去不少,等到出了饭馆,这才发现,在西侧百米远处的牌坊下面,有人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一堆,不知道在围观什么。

     国人向来就有围观的雅兴,不管是好的赖的,先饱一饱眼福,至于围观的是幸福还是悲惨,那就要看被围观者是真伤心,还是为了博取眼球,寻关注,还有那些围观者的素质如何了。

     有那些素质差劲的,明明准备跳楼的已经无望人生,伤心欲绝,他还要添油加醋,可着劲的挖苦,生怕跳楼者跳的晚了,他会因为赶时间看不到跳楼者的自由落体,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也会有心善的,惯常行善积德,平时见到乞讨者,也会掏出身上的零钱,略微尽一点绵薄之力,却毫不在乎接受她施舍的人,很可能身家万贯,街角就停着一辆限量版保时捷,等着乞讨结束的时候代步呢。

     宋子龙也是一个有好奇心的人,这时候他还是身为不是处在科技发达的时代而感到遗憾,要不然,他只要打开手机,搜一下周围的热点,就可以不用费劲的挤到人群里面,就可以知道里面的第一手新闻,因为总会有好事者将看到的新鲜事发送到网络上面,信息时代的方便真不是盖的。

     身着青衣,一副官面打扮,却面容稚嫩,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倘若是在闲散地方,倒是不怕有人主动地招惹他,毕竟平民百姓在街上走着,谁都怕不小心碰到一个玩心大起的纨绔大少,上街玩碰瓷啊。

     到时候官字两张口,有理你也是没理。

     现在的宋子龙,因为好奇心作祟,在人群里孤身奋战,由于身高处于绝对的劣势,被人流推过来挤过去,付出了差一点就被踩翻在地,丧命当场的代价之后,终于翘着那一根鼠尾辫,来到了人群最中心处,看到了第一手的现场情报。

     地上铺着一张草席,一个披麻戴孝的小女孩,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跪在草席上面,身前还有一副写着字的白布。

     宋子龙只是看到小女孩的第一眼,心里就咯噔一下,他确实没有想到,穿越过来后,看到的第一个美人胚子,竟然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白布上的笔迹清秀,隐有宋徽宗瘦金体的风情。

     “家母因病久治不医,撒手西去,家贫,无以薄棺一副葬母,今自愿卖身,为奴为婢,只愿生身之母,入土为安,求善人金十两,还清欠债,安葬亡母。”

     宋子龙顿时无语,小说影视剧里面被作者编剧们写的烂大街,卖身葬母的套路,今天竟然被穿越过来的他碰到了。

     那么他是买呢?还是买呢?还是买呢?

     只是有心无力,徒唤奈何!

     说句俗话就是生着一副土豪心,披着一副屌丝的身,想要仗义出手美娇娘,却囊中羞涩丢不起那个人。

     可能姑娘要求的十两金子太多,要价太高,虽说是前前后后围上了两三百号看热闹的,却始终没有一个财大气粗的出现。

     宋子龙摇头叹气,却被一根情丝骚动的心里痒痒的,思量着要是将这个小姑娘收了,给自己做一个小丫鬟,那也是相逢于危难时的一段佳话啊!

     正要下定决心,给本尊‘么么哒’,请求支援的时候,只听外围传进来几声粗暴的呵斥声音:“滚开,滚开,没见到王家大少爷来了么?”

     “瞎了你的狗眼,在这里见到了王家大少爷,还不赶紧的闪开,等着挨鞭子是吗?”

     “你个卖炊饼的三寸丁,跑到这儿凑什么热闹,平白的污了咱家大少爷的眼,赶紧滚开,别等着爷抽你。”

     似乎豪奴们口中的王家大少爷在这个小县城里面淫威十足,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热闹的,闻声散开,给外面吆喝不住的几个人,让开了一条路出来。

     一个手摇水墨纸扇,素白长衣,温文尔雅的青年公子,出现在了小姑娘面前。

     “小妹妹,快快起来,刚刚下过雨,太凉了,不要跪在地上,你这样,我心何忍呢?”

     如果没有几个家奴的怒骂开路,宋子龙真的会拍手鼓掌,衷心地祝愿这一对才子佳人一般的璧人,能够凑成一对,演绎出一段有情郎仗义疏财,佳人以身相许的佳话。

     可惜,穿越而来的宋子龙,天生就有一对去伪存真的钛合金眼,专门看透一切影帝级别的伪君子,还有小姑娘身上若有似无的一缕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