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七夕装逼遭雷劈
    宋子龙,男,二十三岁,北漂快递员。

     从高考失利,到趴窝在这个号称国内最牛逼的快递公司,已经整整四年时间。

     是的,你没看错,宋子龙这个模样还算清秀,身高一米八二,体重一百四十斤的壮实小伙,从高中毕业,稀里糊涂的进入了这个快递公司,就再也没有挪过窝。

     每周三期双色球,不管有没有黑幕,他是雷打不动必买的,即使只中过零零散散的几个小奖,他还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每个月不就是三四百块的零钱吗?就当是捐款给残疾人献爱心了。

     说不定哪一天,大奖就突然砸到咱的头上了呢,宋子龙经常这样想着,到时候去了那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还剩下四百多万,在帝都近郊全款买一套大房子也就差不多了,然后再接着干这一份有前途的快递员。

     人就应该有梦想,没有梦想活着有个什么劲呢?

     不管梦想是不是低俗可笑,只要你愿意为了心里的梦想去拼搏,就是一个有种的男人。

     结束了一天的快件派送,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看着大街上许多相互依偎着的红男绿女,宋子龙的眼睛也红了。

     凭什么呀?

     一个小小的七夕节就可以满大街的秀恩爱,明目张胆的虐单身狗吗?

     又搂又抱,又亲又啃的,非要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单身狗,一直伤害到惨绝人寰,不忍直视吗?

     咱身材相貌样样不差,到现在还是单身狗一枚,求求老天爷赐下一个万中无一的白富美,把咱给收了吧。

     看看远处走过来的一对儿情侣,男的最多一米六七,肥头大耳,上下一般粗细,被一个模特身材的美女拉着,要不是肥男腰上的大金‘z'字腰带扣,黄灿灿直晃眼,准会被人以为美女拖着一个大号啤酒桶。

     肥男不屑的瞥了一眼路边目瞪口呆的宋子龙,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鳄鱼皮砖头包,抑扬顿挫的冲着踩着恨天高的美女喊道:“亲爱的,不用急,爷是vip,那个限量款的坤包,我已经跟他们专卖店打过招呼了,肯定会给你留着的,不用急!”

     听听人家这财大气粗的口气,宋子龙心里就是一阵止不住的羡慕嫉妒恨。

     想一想就知道了,这位肥男哥们肯定是那些奢侈大牌的常客,否则又怎么会是奢侈品牌专卖店的vip呢。

     能被宰出成就感来,还这么趾高气扬,只能说明这一位肥男是富二代中的战斗机,坑爹已然达到了一种崭新的境界。

     我辈望尘莫及啊!

     宋子龙哀叹着,伤心不已,搞不明白自己个的投胎技术怎么就那么差呢。

     他只知道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连父母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连最疼爱他的老院长,也在临近高考几个月的时候离世,受到沉重打击的宋子龙最终发挥失常,无缘大学生活。

     即便是他的名字‘宋子龙’,也是在他被抛弃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包裹着他的棉被里,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他的生辰八字,还有这个寓意很深的名字。

     既然生下我,为什么不养我?

     既然不养我,为什么又要给我一个名字?

     如今长大成人,他心里的恨所剩了了,或许未知的父母也有不得已的难处吧!

     ……

     “哎呀,哈尼,人家怎么能不急呢,听说帝都这边只有那个……只有不到二十个包包的配额,小姐妹们早就在群里面约好了,去晚了,可就真的没有了。”

     美女嘟嘟着烈焰红唇,转过头来,猛地在肥男的额头上面印下了一个红色的唇印,“亲爱的,给你加把劲,快点,步行街就这么一点不好,车子开不进来,真是烦人。”

     肥男假装生气的道:“别闹,还有几十米就到了!”

     看见两只狼眼瞪的老大,一点也没有**丝见到美女自动回避的自觉,一袭真丝蝙蝠衫的美女冷笑一声:“**丝,小心看到眼里挖不出来!”

     宋子龙蓦然回过神来,潇洒回身,留下一句话:“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了,放心,除非天上打雷把我劈傻了,不然哥这样的男人你永远也得不到。”

     话音刚落,夜幕初降的空中,一道游走的闪雷凌空劈下,直接砸在了宋子龙拿着手机的右手上。

     “哎吆,”宋子龙吃痛的将手机扔了出去,再看看刚刚被雷劈过的右手,手腕三寸处,赫然多出了一个跟陌陌图标及其类似的红痣,一元硬币大小,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个纹身。

     “我靠,不会吧,哥们不过嘴皮子过过瘾,怎么你还真的打雷啊!”宋子龙仰头向天,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郁闷的要死。

     这个怎么看也不像是下雨打雷的样子啊!

     美女闻声哑然,随即媚眼如丝的瞥了穿着整齐的宋子龙一眼,红唇上浮起一抹神秘笑容,不再说话,挽着肥男的胳膊远去了。

     远远地传来肥男的嘲弄声音:“大晴天的哪有打雷啊!看那穷**丝的衰样子,神经病吧!”

     捡起甩出去两三米的手机,宋子龙开机一看,竟然还能用。

     什么时候国产手机这么牛逼了!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在大庭广众之下,宋子龙还是很注意个人形象的,更不会随随便便的暴露他的狼性。

     不管是色的,还是事业上的。

     他可以口若悬河的跟同事大侃特侃新出炉的****一本道名角,说的哈喇子横流,然后心照不宣的将种子地址发送给同事;

     更可以跟某一个喜欢炒股的客户聊上半天的k线,基金行情,叫那客户深以为然,引为知己;

     还可以和小区门口的大爷大妈拉一拉东家长李家短的陈芝麻烂谷子,往往说的最能侃的李婶眉开眼笑,直要把自家还在上大学的侄女介绍给他。

     之所以关注面前走过的高挑美女,实在是因为他,宋子龙今日有约,还是美女有约。

     而那一个和他约定在步行街见面的美女,动态里放出来的自拍,跟刚刚走过去的拜金女几乎是一模一样,这样诡异的事情,宋子龙平时心挺大的,也说不得要失神琢磨一会了。

     莫不是这美女要趁着今天的七夕利世,将所有的备胎全部约到这里,然后大发特发一笔?

     毕竟步行街这里是帝都有名的消金窟,各大奢侈品牌几乎都聚集在这条大街上,只要撒撒娇耍个嘴皮子,有很大的可能不必付出太大的代价,就可以脚底抹油直接溜走。

     借口也很好找,比如‘达令,人家好巧不巧的,大姨妈来了耶!’

     比如‘亲,今天人家的痔疮犯了呢,你看看人家多可怜,那么疼还要陪你出来逛街,出门之前人家特意抹了很多马应龙呢,你别说,还真的很清凉呢!’

     ……

     基本上再猪哥的男人,也不会强人所难,非要来一个刺刀见红,霸王硬上弓吧!

     有时候想想,做女人真的挺好的!

     你看看陌陌上面的女主播们,一个个哥哥长哥哥短,一声声宛如林中黄鹂的婉转低吟,就叫那些土豪们狂刷礼物,美女们那是日进斗金,馋的人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当然,这是宋子龙同事的心理写照,而他早已经吾日三省吾身的将自己的境界提高到了比肩圣人的地步。

     至少,他就是这么骗自己的,记得戈培尔说过‘谎言说了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

     不过他有些惶惑,这样反反复复的自我催眠,会不会成为朱熹那样的假道学。

     真要遇到美女投怀送抱这样的好事,像柳下惠那样坐怀不乱不敢说,礼貌性的矜持个两三秒钟,他自信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美女失望的抽身而走时,拉住美女柔嫩的小手,也是有可能的。

     今天约会的女猪脚,正是宋子龙十几天前,寂寞难耐的时候,在陌陌上面偶然遇到的,本以为长得比明星丝毫不差的美女,会是高冷范的冰山美人,谁知道,几句话聊下来,两个人居然相谈甚欢,于是决定在今天七夕碰个头,逛逛街。

     说不定陌陌上面也是会有真爱的,宋子龙的同事如是者说,宋子龙呵呵的同时也是深以为然的祝福满满。

     难道老天爷看到咱的麒麟臂越来越雄壮,已然看不下去了吗?

     这是要天降一个冰清玉洁,清丽脱俗的大美女,来拯救俺这颗翩翩浊世佳公子受伤的心吗?

     看看手表,似乎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二十多分钟,宋子龙有些心里纠结的同时,还有一点小小的期待。

     话说,今天会把‘初哥’的帽子摘下来吗?

     “今天,我走在这阳光下,伸出手,感受阳光的温暖,关心你的人就像这阳光一样,永远都在那儿!可是如果为了温暖我,而燃烧你自己,我宁愿孤独前行!”

     这是宋子龙将要约会的对象安婷婷,在陌陌动态上面刚刚发表的,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温婉的女孩子,还是一个愿意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女子。

     这样的女孩子会迟到吗?

     宋子龙的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应该不会,如果有什么突发的事情,她肯定会发消息过来的,至少不会将自己晾在这儿不管不问。

     “亲,我已经来到约好的地方了。”

     “亲,快点过来,有惊喜哦!”

     像宋子龙这样的单身男人,孤零零的站在路边,很少有花童过来推销玫瑰。

     他冲着不远处看着他有点犹豫不决的小女孩招了招手,小女孩捧着一堆火红色的玫瑰兴奋地跑了过来。

     “叔叔你好,最低温馨价格二十元一支,谢谢叔叔!”小女孩满脸的期待。

     ‘你怎么不去抢’,不过这是宋子龙的心里话,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若无其事的掏出一张二十的纸币,从小女孩的手上接过了那支含苞欲放的玫瑰。

     这就是情人节经济啊!

     宋子龙感叹着,恐怕上点档次的宾馆酒店也会提价吧,起码坐地涨价百分之五十,还爱住不住。

     在七子酒吧门口又等了十几分钟,宋子龙毅然决然的拿起了电话,就要给安婷婷拨过去。

     与此同时,宋子龙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巧笑嫣然的安婷婷头像,他下意识的点下了接听电话。

     “无极真人?宋子龙?身上带钱了没?快过来!我在七子酒吧东侧的小巷子里,被人讹上了!”电话里响起了安婷婷急促的声音,还有几个男人粗鲁的喝骂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