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血案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有的人言之凿凿的说有,而有的人,是疑心生暗鬼,下面,就让我给你们讲一个我办过的真实案件,对了,以后不要随便穿毛皮大衣,因为,它可能会“说话”。。。

     东北辽省某市中心商业广场

     “杀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广场的中央商业街,一个浑身是血,宛如血葫芦一样的东西从一家皮草店里面艰难的爬了出来,过往的行人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得纷纷尖叫逃窜!

     而皮草店里面,此时更是宛如人间炼狱一般!雪白的墙壁上溅满了斑驳的血迹,三个血人倒在血泊之中,角落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蜷缩在桌子下,脸上满是血污,手中紧握着一把长刀,呆滞的表情,空洞的眼神,嘴中不停的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嘿嘿,嘿嘿,嘿嘿。。。”

     地上,还有一件被染成了血红色的毛皮大衣。。。

     “马中元,光天化日在商场里居然发生了这么大一起血案!你这个局长到底还能不能干!”一个面堂发黑,国字脸,身材壮硕的中年男人一拍桌子,愤怒的喝道。

     X市公安局长马中元浑身冷汗直流,赶紧十分郑重的说:“能干,能干,冯厅长,我马上着手调查,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冯厅长脸色铁青,面无表情,连皱纹都绷的紧紧凑在一起:“我告诉你,这起案件性质极其恶劣!造成的社会影响非常不好!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你要是破不了案,自己给我拿着警服滚到省委会上去解释!”

     “是是是!”马中元擦了擦额角上流下来的汗,连连答应道。冯厅长大手一背,带着人急匆匆的就离开了会议室。马中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长长的舒了口气!

     就在五个小时前,市商业中心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血案!一家皮草店的老板连同两个服务人员被人在店内用刀活活砍死!案发现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而犯下如此凶案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秦向波!你这个刑侦支队队长是怎么办事的?!大白天的就敢在闹市区杀人!还不给我破案去等什么呢!”马中元松了松有些勒得慌的领带,喝了一大口水,朝我大吼。

     “是!我马上组织刑侦小组,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获这起恶性案件!”我端端正正的说。马中元指着我骂道:“刚才你也听见了,就一个星期,案子破不了,你就给我滚蛋!”

     “保证完成任务!”我敬了个礼,出了会议室直接回到我的办公室。

     “苏北!谭笑!”我朝外面大喊。“来了,来了!”身穿警服的谭笑慌了慌张的一推门跑了进来,脚下一歪,差点被崴了个跟头。

     “告诉你几次了,上班的时候别穿高跟鞋!”我扫了眼谭笑,不满意的说。谭笑把掉在地上的文件捡起来,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头发,气喘吁吁的说:“秦二哥,我可是在逛街的时候被抓“壮丁”抓回来的!”

     “叫什么秦二哥!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斜了眼谭笑。谭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秦队长。”我点了点头:“苏北呢,发生这么大案子那小子跑哪去了?”

     我一说到案子,谭笑马上不再嬉笑,规规矩矩的说:“由于案发是在白天,目击者过多,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苏北已经带人去商业广场那边做工作了。”我用手指轻轻的扣着桌子,闭上眼睛说:“先调查几名死者的身份背景,一定要查清,还有,犯人现在收押在哪里?”

     “据现场的刑警发回的报告,犯人根本没有要逃跑的意思,而且疑似有精神问题,正在准备进行精神测试,现在被关在六院(精神病院)我们的人正在二十四小时监控。”谭笑一边翻查手里的报告文件一边说。

     我沉思了一会儿,“倏”的站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去六院!我要亲自突击提审!”

     谭笑说了声好,立马出去发动车子,我刚一走出警局门口,眼前黑影一闪,一条体型硕大的狼狗直接就扑了过来!我赶紧往旁边一躲,避开了大狼狗的猛扑。

     负责站岗的干警小赵见我被袭,连忙冲过来拽住大狼狗,一边给我敬礼一边磕磕巴巴的说:“不,不好意思,秦队长,我就去上了个厕所,没想到这家伙就溜出来了。”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指着大狼狗说:“这狗是哪来的?以前怎么没见过?”小赵手忙脚乱的把颈圈给大狼狗套上,这才擦了擦汗解释道:“是缉毒队的,主人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本来是要转回警犬队的,但是这两天没有地方,所以暂时寄养在市局。”

     我点了点头,蹲下去摸了摸大狼狗,大狼狗这会儿好像也安分了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我摸着。

     忽然,它抬起头,一刹那!一双泛着幽绿色光芒的眼睛与我四目相对!好像能直击人心灵一般!我的心也随之抖了一下。

     “小赵,这条狗我可以代养吗?”我稳定了一下心神说。小赵先是楞了一下,随后才说道:“当然可以,秦队长,您去队里办个手续就行。”

     我点点头:“你帮我照看一下,晚上我来接它。”小赵说了声好,就牵着大狼狗一摇一晃的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下,有那么一秒钟我好像被抽空了灵魂一般。

     “秦队,苏北的电话。”正在这时,谭笑拿着手机跑了过来,我一把接过,电话那边苏北的声音传了过来:“秦队长,我们在案发现场有些发现,您现在可以过来一趟吗?”

     “好,我这就过去。”挂断电话,我对谭笑说:“六院那边先不去了,先去案发现场。”谭笑开车,警车一路呼啸,风驰电掣般的向中心商业广场驶去。

     皮草店里的三具尸首已经被尸检部门带回到了警局里,墙上那一片片血迹触目惊心,像是刺眼的花一样,绽放的到处都是,店内的铁架子倒了一地,现场明显经过了一番惨烈的打斗,真是让人想不到,一个瘦弱的女人居然能够在这样众目睽睽的情境下接连杀了三个人!

     苏北推了推眼镜,很严谨的说:“秦队,现已查明,死者三人均系刀伤致死,不过不是一刀致命,而是因为失血过多,其中店内老板更是被丧心病狂的砍了二十七刀!”我微微颔首:“死者身份都查明了吗?”

     “局里的同志正在查找,具体的尸检报告也要等明天才能出来。”苏北站的笔直,有条不紊的说。谭笑过来拍了拍苏北的肩膀,笑着说:“小北厉害啊,这么会功夫就把死因给弄清楚了。”

     苏北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我瞪了谭笑一眼:“别嬉皮笑脸的,苏北是我从尸检部门挖过来的骨干,当然厉害!”

     “对了,你电话里说有什么重要的发现?”我问苏北。苏北看了看四周,突然压低了声音:“有一些很不寻常的地方,经过我的初步检查,店老板的身上除了刀伤之外,没有明显的搏斗伤,这跟现场的混乱状态完全不符!”

     没有明显的搏斗伤?!就是说这个店老板在凶手攻击他的时候压根没有反抗?!这怎么可能?!

     “具体点说。”我对苏北说道。苏北点了点头:“一般来说,正常人收到攻击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进行自我保护,这样就不可避免的会和凶手发生剧烈的搏斗,可是这个店老板身上除了已知的二十七处刀伤之外,完全没有跟人搏斗后造成的擦伤和淤痕,其余的两具尸体也有一样的问题。”

     “会不会是凶手偷袭,店老板来不及做出应激反应。”谭笑分析。苏北摇了摇头,很肯定的说:“不会,这个店老板是个身高一米八一的壮汉,如果他反抗的话,凶手是角没可能杀掉他的,更别说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苏北说完,我脑子里一下子犯了合计,这确实太反常了,总不能一个一米八一的大汉站着不动被人杀吧!这根本不符合情理。

     “封锁现场,联系商场经理,商场暂时停业,直到调查结束。”迟疑了半晌,我严肃的说。谭笑一边记录一边答应道:“好的,我马上去办。”

     沉默了一会儿,我开口说道:“还有,给老鬼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可是刑组长被邻市借调过去办案,还没有结束啊。”谭笑有些为难。我一拍脑门,头疼的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家院子都着火了,还顾得上帮人家救火吗!让他马上归队,就说是我说的!”

     谭笑不敢在说什么,痛快的答应:“那我马上通知他。”

     “对了,现场还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物品。”苏北一拍大腿,急忙拿过一个证物袋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来一看,那袋子里面,赫然是一件被鲜血浸染过得毛皮大衣!